第184章 一门六宗师/极品透视神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这五个人出现后,灰头土脸的六长老也走了过去,站在那熟妇后面。

而所有的九峰门弟子看到这阵势之后,都是弯下半膝。

人群中一些自诩为见多识广的已经开始解说起来。

“这六个人,恐怕就是九峰门的六大长老!”

“那两个古装男子,应该是掌门与二长老,据说已经是秘境中期的真人了!另外四个,据说也已经是小宗师或者小真人了,一门六宗师,真是何等兴盛啊!”

人群中皆是惊叹。

“到底还是江海省的修炼大派啊,平常宗师、真人都难得一见,这一下子就是六个!”

不过也有人说道:“九峰门还是没落了,想当年他们中的冰川仙子,可是秘境后期的大真人!而且很有可能突破到神境!唉,那该是何等的风姿啊。”这个人惆怅的摇头叹息,仿佛有一种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感觉。

不过这个人修为才不过是一个内劲五层的人,而且来自江海省一个默默无闻的偏僻地区,恐怕这众人口中的冰川仙子真的生在这个年代,恐怕也不会正眼去瞧他一眼。

就连方慎,也对众人口中那个风姿绝代的冰川仙子有了一丝神往的感觉。

九峰门的几个长老此刻面色有些凝重。

他们来到众多人面前,但是却没有立即前来,而是在一起,低声商量。

那五长老,也就是那个熟妇担忧的说道:“大哥,这石像刚才居然动了,这群从各地来的子弟中,不会真的有跟师姐有关系的人吧?”

九峰门掌门沉吟良久才说道:“这一次,无论对方做了什么事,都要先礼后兵,弄清楚事情的原委。”

六长老急道:“师兄,那个狂妄的小子,可是杀了我徒弟啊!而且他是在弟子的面前将我的徒弟击杀,这摆明了是不把我们九峰门放在眼里啊,这种狂徒,直接杀了就是!一个小地方来的人,怎么可能跟师姐的回归有关系?”

九峰门掌门盯着那赫然睁开了眼睛的二座石像:“无论如何,只要跟师妹有关系,我们九峰门,就要拼尽全力去做,即便亡门灭种,也在所不惜!”

掌门杵着拐杖,在山风的吹拂下,雪白的头发胡须一起飘动。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似乎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

那时候,他们师兄妹七个,每日里在一起修炼,而四师妹自从跟着师父出去了一趟回来后,不但性情大变,从此沉默寡言,冷艳冰霜,更是如同开窍了一般,修为如同火箭般蹿升,到了后来,其他的五个师兄妹,已经只能去仰望了。

不过六兄妹之间感情都很深厚,而且那四师妹虽然修为强大了,但是对师兄妹门却很照顾,因此相互之间也没有生出什么间隙。

“唉,当年师妹失踪的时候,她才不过二十二岁,我亦不过是将近三十,没想到一眨眼,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一百余岁咯,若是师妹还在,也已是过百岁的老人了,唉,白驹过隙啊......”

九峰门掌门一边长叹,一边朝山下走去。

其他几个人都是一同跟上,只不过其他几个仿佛都被大师兄的这句追忆往昔的话勾起了情绪,眼神中都想着什么,只有那六长老,因为自己祭炼一辈子的白焰被方慎吞了,他脸上只有忿忿不平之色:“一群不知进取的人,只知道等着师姐回来,殊不知师姐都失踪八十年了,她当年再怎么漂亮,现在恐怕也已经化作了一堆白骨,这社会,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我们自己!”

九峰门掌门带着几人,来到了方慎的面前。

那大长老慈眉善目的,一见面朝着方慎微微拱手。

其他几个人也是做了一个同样的动作。

这倒让方慎有些意外。

他本来已经做好了在九峰门大战一场的准备。

毕竟自己出手是有点狠历。

不过若是有机会重来,方慎依旧会这么做,修炼,修的是随心所欲的本心。

不过这几个老头子对自己很客气,那方慎也不会摆谱,便一一回了礼。

只有到那六长老时,白焰冷哼了一声,并不说话。

见气氛有些尴尬,那掌门笑道:“鄙人九峰门掌门冷房山,有一事询问小友,不知小友可赏脸,往大殿中一叙?”

方慎朗声回道:“冷掌门,请。”

“请。”

九峰门几个人带领着方慎往那大殿上走去,只不过其他从江海省各处来的人可就没有这个待遇了。

这些人看到方慎居然有这么大的面子,加上几个长老后面那些凶名赫赫的黑衣卫一个个悄无声息的列队行走着,让众人都是羡慕不已。

其中几个捶胸顿足:“这下完了,看了这九峰门的圣女,是这小子的没跑了!”

“你叹气什么啊,即便不是这小子的,也轮不到你啊,不过说来也邪门,这小子是谁啊?我看他刚刚跟江海市叶家的人走在一起,莫不是那叶家的人?”

“叶家?老兄你可别逗我,就叶家那几个歪瓜裂枣,你就别拿来寒碜我了。”

这些人谈论的时候,没料到不远处就是叶家几个子弟。

这些人的脸色极其难看。

当面被人不屑一顾,说成歪瓜裂枣,搁谁脸上都火辣辣的热。

而就在刚刚方慎跟人起了冲突时,除了叶晓媚,其他人选择了冷眼旁观,装作不认识,甚至于连一度想要上去帮忙的叶晓雄,都被其他几个人拉住。

甚至在大家声讨方慎的时候,叶晓强,叶晓伟还跟着人群起哄,准备看方慎的笑话。

当方慎一招秒杀了九峰门弟子之后,叶家几个人就感觉自己脸上被人拍了一巴掌。

而当九峰门的几个长老与掌门出来亲自迎接方慎时,他们脸上又被人踹了一脚,而当周围的人说出方慎的来历,认为他绝对不可能来自叶家,因为叶家只有几个歪瓜裂枣时,他们就像是被人撕掉了最后一块遮羞布。

不过叶家几个人却只敢对着说话的那个悄悄的投去一个愤怒的眼神。

因为那人赫然是省城范家的人,叶家只不过是在江海市有那么一点势力,放在省城去,范家想怎么揉捏他们就怎么揉捏他们,叶晓强几个人又哪里有那胆色?

叶晓媚此刻却在埋怨几个哥哥:“都怪你们,这下好了,方慎哥哥被抓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