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石像出手/极品透视神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守门的少女冷娇儿见师父冲了上去,也想跟上去。

方慎冷冷道:“你想去送死吗?”

冷娇儿瞬间就停下了脚步,虽然方慎在救治她的时候,她已经神志不清了,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昏迷,但是她看到方慎,却有一种从灵魂深处冒出来的信任。

显然是回生眼的功劳,方慎几乎是用回生眼的灵力,把她的内脏整个的修复了一遍。

而在冷娇儿不远处的冷妃妃,此刻却咬着嘴唇,小心翼翼的问方慎道:“我可以上去吗?”

方慎正在苦思对敌之策,没好气的说道:“你也在那里老实站着。”

“嗯。”冷妃妃跟个乖乖女一样站好,只不过心头却有些怅然若失:“他果然记恨上我了。”

方慎在这里还在想主意,却没想到前面的战况,已经见了分晓。

那关钟拿着一把黑枪,跟发狂了一般在人群中狂扫。

而冷山峰中,几个炼武的师弟都是上前肉搏,冷山峰这种真人则在后面,狂丢术法。

只不过那几个炼武的九峰门长老修为实在是太弱,几个回合之下,就被关钟扫的七零八落。

而没了肉盾顶在前面,冷山峰这几个专注于术法的老头,等同于前面门户大开,根本不是关钟的对手。

此刻这些九峰门的人正一个个躺在地上,一个个大口吐血,有的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这些九峰门的人真是不顶用啊。”方慎摇了摇头。

虽说秘境中期跟初期之间,差距很大,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大吧?

关钟手持长枪,看着一地的手下败将,他将枪尖抬起,指着方慎,自傲的说道:“小畜生,难道你不知道,大真人一出,其他皆为蝼蚁吗?

关钟朝着方慎一步步走过来:“小畜生,把你那黑焰之术告诉我,我可以饶你一命。”

见方慎不说话,关钟又说道:“或者你拜我为师,你把黑焰之术告诉为师,为师要不会亏得了你,传授你一身神通又如何?”

方慎回道:“你这种人,修为再高,还不是给别人当狗?”

关钟也不恼怒:“这你就错了,关家仅秘境后期修为就有三个,还有一个超凡宗师的关家老祖,甚至于传说中还有神境坐镇,我给关家当狗,不丢人。”

“你保护的关家少主死了,你就不怕关家的报复?”方慎一只手已经慢慢的捂住了眼睛。

如果这关钟还要往前走,方慎只能施展月读了,但同时,方慎也只能通过谈话,尽量的拖延时间。

关钟摇头一笑:“我当然怕他们报复,但是如果我掌握了你那黑焰之术,只要方家老祖不来,我就不怕他们关家!关家老祖虽然厉害,但是死了一个关玄风,还不足以让他出关。”

关钟站定:“我最后问一遍,拜不拜我为师?”

而方慎的回答则是响彻山谷的黑鸦鸣叫声。

现在的月读里,已经能够储存有六只黑鸦,方慎这次是一次性放出,全力一搏,输了就只能用神威了。

那关钟仿佛瞬间中招了,只不过他还没有被拖入月读空间,就强行挣脱了出来,不过令方慎稍感放心的是,月读反噬的情况也并没有发生。

“小畜生,手段挺多啊,还想害我?”关钟脸上浮现出狰狞之色:“我给了无数次活路给你,可你就是不走,也罢,只能麻烦一点了,我把你抓到搜魂大师面前,我就不信,你无主的灵魂,也跟你一样硬气!”

那关钟一抖手中的长枪,一面刺来,嘴上还大叫:“小畜生,忘了告诉你,关家的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祸及家人,老子也是一样!你别以为你死了就够了,你有多少家人,就会发生多少起惨案,希望你在天上,能够看得开心!”

那关钟手中的长枪,就像是毒蛇一般,朝着方慎的胸口刺来。

那速度极快,方慎根本无处可躲。

不过方慎自筹以仙人体的强度,应该能够挡住这一击。

可是那有什么用?

仙人体挡得了一次两次,却挡不了这关钟几十上百次的突刺!

“小心!”赫然是那冷娇儿,她见方慎有难,义无反顾的扑了上来。

只不过她还没有靠近关钟的附近,就被关钟突刺时卷起的劲风给打翻。

而冷妃妃则一直在咬着嘴唇,到了最后,她也鼓不起上前一搏的勇气。

可就在此刻,大殿旁边两尊一直对着方慎做出半膝下跪姿势的两尊石像,在这一刻突然动了!

那两尊石像,身高约在三米上下,一个双手持大剑,一个一手拿着盾牌,一手拿着铁锤。

这两尊石像,因为在九峰门已经摆放了几十年之久,他们的脚都跟地面长成了一片,上面布满青苔。

此刻一动,下面的地板都龟裂了。

而且这两尊石像像是性灵沟通了一般。

那个那盾牌与铁锤的挡在了方慎的前面,举起那盾牌,挡住了那关钟的一击。

而另外那个双手持大剑的,则是闪到了关钟的背后,举起了那把石剑,随后朝着关钟狠狠的砸了下去。

不远处九峰门几人目瞪口呆,尤其是那冷山峰,眼睛都直了。

他喃喃道:“当年师妹把这两尊石像弄回来时,曾经告诉我们,这石像,就是我们门派的守护神,没想到啊,师妹都失踪八十年了,可是她布置的后手,依然在庇佑我们!”

旁边的二长老酸溜溜的说道:“师兄,你看看三弟,这石像压根就不是保护我们的,我看只是保护那小子而已。”

冷山峰看了眼不远处的三弟,此人是一个主修长鞭的秘境初期的小宗师,刚才冲在最前面,被关钟一枪通了个对穿,此刻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方慎站在原地,看着两尊根本不认识的石像,替自己跟那关钟打斗,而眼眶中,似乎跟那石像有一种神秘的联系。

“这是什么东西?啊!”关钟被两尊石像围观,狼狈不堪。

他的长枪刺在那石像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可是石像的攻击,却让他必须小心应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