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心猿意马/极品透视神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慎此时倒是看到了这个黑人,因为他的目光太大胆,太肆无忌惮。

黑人嘛,大多都是这样,头脑简单,下半身动物,全身都是精虫。

不过苏卿如现在的兴致,可就全部在赌石大会上。

看得出她是真的对赌石很感兴趣,此刻真时不时垫着脚,看距离进口处还有多远呢。

方慎也只能感叹苏卿如修养好。

要知道,这赌石大会,都是苏二哥专门为了她,才在江海市举办的。

恐怕她一句话,这赌石大会就开不成了。

她居然还会老老实实的在这个排队?

此时,那个黑人已经来到了两人旁边。

他咧着一口大白牙,对着苏卿如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用蹩脚的华夏语说了一声:“你好。”

只是很可惜,苏卿如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黑人并不气馁,他居然直接从钱包里掏出一叠美元,就要往苏卿如身上塞去。

在黑人的意识里,有美金,有长枪,那还有什么搞不定的女人吗?

一直背着手,站在苏卿如身边的方慎,一张脸就沉了下来。

这黑人太肆无忌惮了!

看他的样子,也是一个武道之人。

只不过他修炼的明显不是华夏武道。

不过修炼之道,万变不离其宗,这人的实力,放在华夏也不过是个内劲小成而已。

不过这厮身上的戾气很重,看来手上并没有少沾人命。

这人看样子是在华夏做生意的。

他手上的人命弄不好就包括华夏人。

这要是放在平常,方慎也懒得管。

毕竟方慎又不是世界警察,若是看到有杀人的疑点,社会的不公,方慎就挺身而出,那他什么事都不用干了,还不如加入警察队伍,为人民服务呢。

不过眼前这黑人既然把主意打到了苏卿如身上。

方慎就是一种恼火。

在方慎看来,苏卿如这种冰清玉洁的身躯,那黑人什么都不做,即便只是看上一眼,就是亵渎!

方慎背着手,想都没想,一句话不说,直接一脚踹在那黑人的肚子上。

这一脚的力道,方慎用了巧劲。

别看这黑人现在只是捂着肚子在地上痛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但是三天之后,他就会五脏六腑直接碎裂而亡。

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之后,苏卿如也发现了。

不过她却没有丝毫在意:“小慎走吧。”

随后她又低声说了一句:“以后别这么冲动了,你也不小了,收收性子。”

方慎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真正进入赌石大会后。

方慎四处一打量,也不禁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在一大片空地上,直接搭起了几百个棚子。

数不清的原石,就存放在这些棚子之中。

整个现场,恐怕有上十万块原石,简直成了石头的海洋,场面极为壮观。

苏卿如看到之后,眼睛都直了。

方慎在旁边笑道:“卿如姐,你也有感兴趣的东西啊。”

苏卿如恼了方慎一眼:“废话,我又不是石头。”

说罢,她就快速去挑选原石了。

方慎也快步跟了上去。

苏卿如打量着摊位,耐心的跟方慎这个第一次接触赌石的人说道。

她拿起一块原石,这原石中间已经被切了一刀了,若是用放大镜看的话,应该能看出一点端倪。

她说道:“这种被切了一刀的石头,已经被开了一扇小窗,属于半赌的兴致,还有一些石头,则是完全没有动过,那就是全赌了,一般来说,大部分人都喜欢这种开了小窗的半赌,毕竟石头一层皮,神仙也难断。”

方慎笑了一声:“姐你不是挺厉害吗,给我说说你拿的这块石头呗。”

苏卿如拿着石头把玩了半天,不过她的鉴定办法,却不是普通的赌石大师采用的那种通过观察石头的表面,是否有花纹,或者用放大镜看裂口处是否有出绿的症状,而是全拼感应。

如果石头里面有玉石的话,品质越高,与苏卿如感应的就越强烈。

当然,这种感应玄乎的很,也不是每次都有用,不过也有一半的成功率,这对于都市来说,已经是极高的几率了。

苏卿如拿着原石把玩了半天,却发现并没有感应。

她问摊主道:“老板,这块石头多少钱?”

那老板是个四十岁出头的胖子,此刻正大汗淋漓,拿着一把大蒲扇给自己扇风。

苏卿如拿的这块石头,可是他的镇摊之宝,这一刀切下去,出绿的概率极大,他也明智的选择了不切,而是选择了二十万的价格摆出来,这样风险就全部转移到了客人身上。

当这老板说出二十万的价格后,苏卿如立即就把石头放下了。

倒不是她出不起这个钱,她只要想,二十万后面再加几个零,对她而言都是小意思。

只不过赌石嘛,她玩的就是其中最大的乐趣,用最小的代价,开出极品的美玉。

那种感觉,让苏卿如颇为欢喜。

“姐,怎样?”方慎问道,此刻他还没开透视眼,否则一眼下去,别说这块石头了,附几十米的石头,恐怕全部要一清二楚。

苏卿如本来要说这块石头不行的,但是她倒也善良,若是当着那老板的面说他的镇店之宝不行,那他的脸色该有多难看?没看现在周围到处是人,若是说出来,恐怕这老板的生意就不好做了。

于是,苏卿如就把身躯往后倾了一点,嘴巴凑在方慎的耳边说道:“这块石头不行,他就切口处有一点绿,最多值个五万块钱。”

可能苏卿如自己没有注意到,此时她的香唇离方慎的耳边,已经只有三厘米了。

吐气如丝,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苏卿如小口中呼出的暖气,全部呼在方慎的脸颊上,让他有些异样的感觉。

虽然有了生死眼之后,方慎已经不是处男了。

对于女色这一方面,无论是叶兰韵,还是润娥,方慎都品尝过。

但是像现在这样,内心居然有一种少男的忐忑,恐怕还是第一次吧?

恐怕也只有面对苏卿如才会有。

正当方慎心猿意马的时候,苏卿如已经发现了他的小动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