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8章 阻止/极品透视神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做完这一切,方慎旁若无人的走到苏卿如面前说得侧:“卿如你在这里稍微等我一会儿。”

“你要去哪里?”

方慎笑道:“去给一些人,一点小小的教训。”

方慎这次是真的怒了。

他本来是打算在武道大会上,对南宫家动手,在全天下所有人见证的情况下,直接让南宫家彻底覆灭,可是这南宫家也太不识好歹,真不是东西,居然屡次三番对苏卿如下手,可以是欺负到了头上来。

毕竟,对于一个男人而言,自己的女人,时刻被人惦记,这本身就是一种羞辱!

在苏志等人的围观中,方慎冲天而起,直接像南宫家的大宅而去。

只留下了一脸震撼的苏志等人,过了很久,苏志才试探性的问向苏卿如:“小妹,这方慎的修为,到底是到了何种地步?”

苏卿如也懒得跟自己这个大哥再说话了,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大概与昼虎宗师相当吧。”

“啊?”苏志双腿一软,差一点就跌坐在地上,这个方慎,居然是达到了昼虎宗师的高度?

那可是昼虎宗师啊。

如果可以让苏志选择,他恨不得把苏卿如送到昼虎宗师的坐下去当一个小妾,这样只要抱上了昼虎宗师这条大腿,他再在几位中央首长面前说几句话,那自己绝对能爬到更高的位置!

这便是苏家这等大家族的尴尬之处了。

可能他们拥有无数的产业,也管辖着很多的人。

但一旦在某一代中,没有出现一个强者,这看起来繁华的场面,不但不会成为家族的保证,而只会成为引起祸端的根源啊。

而苏家这种情况无比的明显。

即便是那衰败的叶家,也是有着叶樉雄这样的刚刚踏入紫府丹田的超凡宗师,可是在苏家,可以说全部的武运,都是集中在了苏卿如身上,他们根本就没有一个强大的人,庇佑他们苏家庞大的世俗产业。

这也是苏志拼了命,想把自己的妹子卖一个好价钱,攀上南宫家这棵大树的原因。

在他看来,也只有如此,苏家才不会在自己手里,迅速的败亡。

“难道我真的错了?”方慎远去后,苏志一个人在风中凌乱着。

而此时,在空中的方慎,已经找到了南宫家的位置。

方慎并没有去扣响大门,而是直接来到了南宫家祖宅的上方。

而这南宫家的祖宅,所处的地理位置,也算是比较的偏僻,并不是在繁华地带。

当方慎出现后,南宫家的人立即发现,开始迅速的摆出了迎敌的姿态。

方慎在上空,施展出须佐能乎,整个人就如同是一座魔神一般,屹立在南宫家的上空,给予他们无限的压迫力,

“方慎,我们南宫家最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上门来挑衅?”一个南宫家的长老,在地上大喊道。

“神威!”方慎简单明了的直接用神威将此人击杀,随后才开始将理由:“第一,我非常讨厌睁眼说瞎话的人,第二,你算个什么东西?让你们中能够说上话的人出来!”

“你!”下面一众南宫家的人,此刻只是感觉到了无尽的羞辱。

他们堂堂南宫家,居然让人打到了家门口,而且还肆无忌惮的屠杀着他们的人,这简直就是在疯狂打脸,这件事若是穿了出去,南宫家可以说不要在江湖上混了,可偏偏他们,还拿这个人没有办法!”

自从那已经是超凡宗师的南宫瑜前往造化山,被方慎击杀之后,南宫家可以说是真正的被伤筋动骨了。

虽说南宫家现在仍旧是拥有超凡宗师,但是他们再也不敢冒险了,甚至于连让那个超凡宗师露脸的胆量都没有!

毕竟,如果那个超凡宗师,再被方慎击杀。

那他们南宫家,就可以从地球上出名了。

此时,一个头发花白的人在地上问道:“方掌门,你今日来我们南宫家,到底是所为何事?”

方慎看了一眼,颔首道:“你这老小子,修为还算不错,怎么说也是你们南宫家的太上长老了吧?不错,虽然资格还是不够,当眼下这种情况,凑合吧。”

南宫家的人一听到方慎这称谓,老小子,这实在是太羞辱人了。

方慎说道:“你们做了什么事情,你们自己应该清楚,苏卿如乃是我方慎的女人,你们难道不知道吗?三番五次的动手,真当我方慎没有脾气?”

南宫家的人苦笑争辩:“方掌门,这您就太不够意思了,苏家之女,与我们南宫家早有婚约,怎么能说是你的女人呢?”

“不知悔改,那你们南宫家,今日就从地球上消失吧!”

方慎控制着须佐能乎,直接降落下来。

而须佐能乎庞大的身躯,也是将南宫家的建筑,给猜的七零八落。

而动了怒气的方慎,也是化身成为了杀神。

除了南宫家那些妇孺,方慎只要是看到了一个宗师以上修为的人,就是直接出手,不给其任何活命的机会。

现在的方慎,因为中元层次仙人体的加固,实力比起之前,已经是强了太多。

现场这些南宫家的秘境宗师,其攻击的对须佐能乎,根本就造不成任何的实质性伤害,即便拥有再多,也只有乖乖接受屠杀的份。

到了这个地步,除非他们南宫家的超凡宗师,或者那传说中的神境老祖出来,其他人根本就阻止不了方慎。

就在整个南宫家,都是一片哀嚎声的时候。

却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中年汉子。

此人看到方慎之后,脸上带着笑意说道:“贤侄,何必如此动怒呢?”

方慎一看,来的人,正是王斗。

而看样子,此人好像是出来阻拦的?

这下方慎就有些不愿意了,冷冷的说道:“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斗笑道:“没有什么意思,只是一位好友,在外出云游的时候,托我照看一下南宫家而已。”

“你这好友,就是这南宫家剩余的那一位超凡宗师?”

“正是。”

方慎蹙眉道:“前辈,当日我要杀南宫流,是你救下了,今日我要灭了南宫家,又是你救下了,看来前辈与南宫家,还真是交情匪浅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