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5章 杀你无用/极品透视神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城中的御林军,因为是要防御敌人从外部攻进来,因此都是驻扎在城墙上与城下的藏兵洞中,这城内,反倒是成为了他们防御的薄弱点。

甚至于越是接近皇宫的地方,防守的力量就越是薄弱。

看来这京城的指挥者也知道,如果真的让龙骑兵攻打到了皇宫里,那基本上就已经是大势已去,再作反抗,也不过是负隅顽抗,困兽犹斗罢了。

无数的龙骑兵就像是潮水一般,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皇宫这叶最后的扁舟。

皇宫里面,也早已经是乱成了一团,似乎在某一处地方,还有大火冲天而起。

无数的宫女,太监哭喊着逃命,那些往日里高高在上的皇子公主也是相拥而起,瑟瑟发抖。

而皇宫中的大内侍卫,在一批死忠的人已经殉节之后,其他人都是匍匐在地上,作投降状。

没过多久,龙骑兵已经是占据了整座皇宫。

那阮忠在手下的拥簇下,身披黄袍,正一步步朝着金銮殿走去。

不过在登上那九十九步解体的时候,阮忠却是四处张望,问道:“你们中可有谁看见了掌门?”

手下的将领都是说道:“陛下,从我军神兵天降开始,掌门就不知所踪。”

阮忠正色道:“既然掌门不在,那位便在这里等他老人家。”

手下的将领急了,一个个都是跪下来,拉扯着阮忠的裤脚:“陛下,您这是何苦呢?”

阮忠说道:“我在你们眼中,甚至在清风帝国百亿子民的眼中,都是天子,可你们可又知道,我阮忠,即便是坐稳了天下,依旧不过是掌门座下一老仆,掌门不在,我心不安。”

说着,阮忠便是在金銮殿前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而此时,他口中的方慎,正在皇城的后宫中,看似随意的走着。

当然,方慎此行来,自然不是精虫上脑,来夜宿龙床的,他在找人。

悠闲潇洒的步伐,与周围狼奔豕突的人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甚至于一大群女人,其中领头的还像是个贵妃,她们也是心中慌张,急病乱投医,朝着方慎这边涌过来。

那领头的贵妃,到了方慎面前,还装作无意的拉了一下衣领,露出鼓鼓胀胀如同大白面馒头的酥胸,看来“聪明”的女人,在任何时候都明白,自己的身体,就是自己最大的资本,最强的武器。

不过现在方慎却没有这个闲心,即便是有,对于眼前这群困在深宫中浑身都是戏的女人,没有丝毫兴趣。

只是随意随手一扫,那一群女人便被扫开,齐齐蹲坐在了地上,那贵妃旁边的一个婢女还尖声说道:“你居然敢对德妃娘娘动手,你不要命了吗?”

她口中的德妃娘娘,在一开始时,仍旧是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到了后来,她见到方慎根本就不搭理,只是一个人走开了,她声色俱厉的咬牙切齿:“粗鄙的武夫!”

此时的方慎,已经走到了深宫之中,这里郁郁葱葱,似为皇家的后花园,不过往日里热闹的这里,现在却冷清的很。

当方慎走过一棵树的时候,突然就是停下了脚步。

他也没有动作,甚至于连手指都没有动,头也没有抬。

几秒之后,树梢上有一阵轻微的响动,就像是微风吹过,飘下来了一片绿叶。

不过下来的,却是一个人,其如同幽灵一般。

“你这造化门掌门,虽然是丢了道统,但好歹还有一点手段。”

方慎抬头看了一眼,一眼就已经认出,此人正是那让清风帝国公主自称为奴的焚家长老。

而此人的修为,也已经是达到了神境巅峰,这样的实力,若是放在地球上,那基本上是举世无敌,可在这个世界,却只能算一个中上水准。

可即便是中上,以方慎现在的修为,看见了此人,还是要逃。

不过现在方慎却有所依仗,那便是神威空间里面那九支因陀罗之矢。

因陀罗之矢的力量,绝对是超脱于神境的存在,射杀此人,不再话下。

即便局势再恶化,方慎也是有恃无恐,毕竟天空之城就在头顶上,大不了直接抽身而去。

方慎笑道:“看来你对造化门,所知甚多?”

“那是当然。”焚家长老伸出手指一弹:“说句让你自卑的话,我对造化门的历史,比你知道的,多得多。”

方慎微微一笑,不置可否,随后又道:“你既然熟知我造化门历史渊源,你们焚家,却又插手清风帝国之事,是摆明了与我造化门过不去了?”

“过不去?”那人先是冷笑几声,随后又是捧腹大笑,前俯后仰,半晌后方才停止,那笑容也是慢慢收敛,一字一句道:“就凭现在的造化门,你们也配?你们是什么东西?”

“嗯?”方慎眉毛一挑。

那焚家长老又是说道:“说是巅峰状态下的造化门,别说我焚值了,便是把一万个我捆在一起,都只能匍匐在地,顶礼膜拜,只不过现在嘛......可惜啊可惜。”

此人说话说到一半,故意停住,他瞥了一眼方慎,见方慎一言不发,一副全神贯注了聆听的模样,不由耻笑道:“怎么样?我没有说错吧?你对造化门的了解,可有我万分之一?”

说着,焚值的语调陡然提高:“你根本就不配拥有这枚掌门戒指!”

“想取,尽管来拿。”方慎抬起了左手。

“不。”焚值做出一个怪异的笑容:“告诉你也无妨,这掌门戒指邪乎的很,一旦认定了一个人,除非那个人死亡,否则永远也不会承认下一任掌门,我杀你无用。”

焚值刚刚说完,方慎却是拍了一下手掌,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焚值疑问道“你?”

方慎笑道:“你说这世界巧不巧,你我本来陌路,却想到一块去了。”

焚值咧嘴:“说来听听。”

方慎抬起一只手,在前方一点:“我杀了你,同样无用。”

“哈哈哈......”那焚值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好小子,够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