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 明天就回去/名门盛宠:军少,求放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开修缘寺,已经是中午了,几人便去逛了附近那条著名的小吃街,街上不止有各色美食,还有不少带着俪城痕迹的纪念品,从这头吃到那头、也买到那头,收获颇丰。

天枢手里的袋子都快拎不动了。

转战去丽水河的路上,陆莲馨听说她明天就想回雍城,很是讶异,“这么快啊?我还想多陪你玩几天呢,俪城可逛的地方可不止这两处。”

陆拂桑笑叹道,“我知道,可雍城也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呢,拍卖会啊,瓷器展会啊,还有为茶叶打开销路,三月底很快就到,我得赶在春茶上市前就搞定这一切。”

陆莲馨当然明白,只是很有些舍不得。

陆拂桑逗她,“你不是要跟着我走吗?怎么这幅被抛弃的样儿?”

陆莲馨沮丧道,“可明天我还走不了啊。”

“为什么?家里不同意?”

陆莲馨摇头,“不是,我昨晚就跟爷爷还有父亲都说了,父亲有些不放心,因为我头一回出远门,怕我在外面会被欺负,所以拦了几句,但爷爷支持,父亲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那为什么走不了?”陆拂桑不解。

陆莲馨先是郁郁叹气,而后忽然笑逐颜开,“因为我要留下抄书啊。”

“嗯?”

陆莲馨激动的道,“四姐姐,你知道吗,大哥听说你要开书斋,还要不计利润的把书斋开遍全国,他可支持啦,陆家有座藏书楼,里面拢共一万多册书籍,多半都是孤本,放到书斋他不舍得,毕竟是祖辈留下来的财富,更是咱陆家的历史底蕴,但抄写一本供大家阅览,他还是很乐意的。”

陆拂桑眼睛一亮,“真的啊,那可真是太好了,说的我都心痒难耐了。”

陆莲馨嗔道,“你就不用盼着看抄写本了,等你下回来陆家,藏书楼随便你进出,里面好多不曾面世的书籍,你一定会喜欢的。”

“你都读过了?”

“咳咳,四姐姐,你太看得起我啦,一万多本哎,我能看两百本都算多的,不过大哥很厉害喔,他至少读了千本了,对啦,他跟二哥也帮着一起抄呢。”

“这事若能成,那他们可就是书斋的大功臣啦。”

“什么功臣呀,你帮了他们那么多,他们巴不得能为你做点什么呢。”

“可抄书会不会太辛苦了?”

“我也问过大哥啊,大哥说,那些珍贵的孤本并不适合批量印刷,还是亲手抄写更有意境,大哥的书法很厉害的,能模仿祖辈的笔迹,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这样的书籍放在书斋里,才能称得上是经典,更是独一无二的镇店之宝,四姐姐觉得呢?”

陆拂桑点头,“言之有理。”

孤本之所以珍贵,便在于一个稀罕,要是大批量生产了,那价值就打折扣了。

……

一路上两人说着话,其他人都没插嘴,到了丽水河,租了条船,有船夫撑着,飘飘悠悠的顺着河流而下,两岸都是美景,目不暇接,微风袭来,心旷神怡。

陆拂桑拿出手机,不时的拍照留念。

陆莲馨一直不停的跟她讲解沿河的风物景色,有哪些典故,又有什么奇闻异事,不愧是陆家的嫡出小姐,才华横溢,很多历史人物和故事信口拈来,有些连陆拂桑都没听说过。

余光里,她看见宁负天沉默的坐在一边,眼睛望着远处,又似乎没有焦距,偶尔落在她身上,便似沉甸甸的巨石压过来,让她心口微窒。

这样的旅程,很难全身心的投入。

陆拂桑想让自己跟他平和随意的相处,可终究还是做不到了。

三分失落,三分伤感,四分酸涩,原本以为可以并肩战斗一辈子,却不想,走到了这一步,最熟悉的陌生人,多么可悲。

游览完丽水河,在附近选了一家私房菜馆,主做鱼火锅,嫩白的鱼汤在铜锅里沸腾,香气升腾,精湛的刀工把鱼肉处理的薄如蝉翼,在汤里一滚,便可以吃了,肉质鲜嫩肥美,几乎入口即化。

几人吃的好不惬意!

宁负天叫了酒,给自己倒上,也给陆拂桑倒了一杯,陆拂桑没拒绝,问了陆莲馨能否饮酒,见她点头又摇头,便知道陆家的规矩大,只怕是她自己想喝却不敢喝,便笑着给她倒了一点点。

天枢和逐月没喝。

三人举杯,宁负天一饮而尽,陆拂桑和陆莲馨都是浅浅的小酌了一口,酒是店家自酿的,醇厚绵柔,口感极佳,但后劲颇大,喝了一会儿后,脸上便染上红晕。

不过,几人都没有醉意。

陆拂桑是恨不得醉了,偏偏清醒的很,视线里,宁负天一杯接一杯,喝的很拼,说他借酒消愁也不像,到似是在麻醉自己。

最后,她看不下去,夺了他的杯子。

他这才打住了。

吃完饭,出了店门,陆家的车也来接陆莲馨回去了,陆莲馨搂着她依依不舍,问了她明天大约几点走,一定要等她来送行,陆拂桑笑着都答应了,她才离开。

四人也坐车回旅店。

路程有点长,天枢和逐月坐在前面一语不发,车里沉闷着,陆拂桑便倚在靠背上,懒懒的刷手机,网上正热议着那桩案子,案子在今天宣判了,章义德死刑,驳回上诉。

一锤定音。

除此外,他夫人被判了无期,还有a市不少牵扯进来的管员都一一被法律审判问罪,当这件事被爆出,不止是a市,雍城都震动了。

随之,当年的那桩拆迁悲剧也浮出水面,李雪澜姐弟被众人同情怜悯,不知道是谁,还指出了清平居,一时间,清平居也成了热词。

她越看下去,脸色越冷,好在到了后面,李雪澜姐弟和清平居的名字才从风口浪尖上消退了,显然是有人制止了,而之前,必然是有心人有意为之。

她给李雪澜打过电话去,那边接的很快,“四小姐,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父母九泉之下也能安歇了,这都多亏了您,大恩不言谢,我必会用下半辈子衔草结环想报。”

她声音激动到哽咽。

陆拂桑笑道,“哪有这么严重?我也没做什么,只要你能报了仇就好。”

李雪澜沙哑道,“嗯,这回报了,我总算能从仇恨里挣扎出来了,我原本还以为一辈子要为只陪葬呢……”

陆拂桑轻斥道,“别胡说了,这事就算过去了,以后好好活着,心思别再那么重,不然身体都搞垮了,我可是还指着你给我操持后厨呢。”

李雪澜破涕为笑,“好,都听您的。”

“这才对嘛……”陆拂桑语气一顿,转了话题,随意的问道,“网上的那些新闻你看了吗?”

“您是说那些帖子吗?关于我们家以前的事,还有清平居……”

“对,就是那些。”

“看了,我原本还想跟您说一声的,我倒是无所谓,可我怕连累了清平居的名声,虽然那些帖子看似都站在咱们这边,但我总觉得是有意为之,不过,秦四爷后来给处理了,现在网上都消停了,您才看到吗?”

“嗯,我白天没顾上上网,秦烨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对吗?”

“对,秦四爷早上去法庭看了审判后,就匆匆离开了,我听说好像是他的哪个亲人要做手术,他应该是紧张手术,也没顾上上网吧。”

陆拂桑就想起他舅妈来,看来他说的那个瑶光到了,跟李雪澜打完电话,她便发了个信息过去,过了一会儿,才收到他的回复,“拂桑,舅妈还在手术中。”

短短几个字,她就似能感受到他的沉重和紧绷。

这时候,安慰什么都显得苍白,她也只能说一句,“放宽心,会成功的,好人有好报不是么?”

“嗯,但愿如此,不然,我妈和舅舅还要再承受一次打击。”

“都会好的,别太担心,我明天就回去陪你。”

“真的?”

“嗯,这边的事基本忙完了,顺利的话,明天下午就能到雍城。”

“好,那我去接你。”

“不用,你在我家等我就好。”

“一言为定。”

“嗯……”

收起手机,忽然肩膀重重的被压了下,她不用转头,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旁边的人睡着了,头歪过来,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