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大魔王叶九霄,恶名昭彰之地(3更)/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雨林气候潮湿黏腻,刚刚下过雨,此刻头顶烈日更是焦灼得让人心情烦躁,遮天蔽日的高大树木,将雨林包裹起来,宛若一个巨大的蒸笼,几人又穿着军装,走了几分钟,已然热汗淋漓。

“我去,这群人真是疯子,怎么把基地弄在这地方。”尉迟抱怨,黏腻的汗水顺着脸颊滚下,落在眼睑,有些刺目。

“这里位于四国交界地带,是四不管地带,所以之前才有各国联军一起围剿。”一起跟过来的还有钟虎宋义,二人几乎一直紧跟在叶九霄身后。

“这里环境恶劣危险,每年有不少人游客会在外围游览,光是这样,也有不少游客因为遭受鳄鱼或者别的动物攻击,死伤无数。”宋义接着解释。

钟虎他们曾经随孟绍酉进来过一次,一场恶战,孟绍酉还把自己弄伤了。

不过这次有叶九霄带路,他们进军速度明显快很多。

“叶九霄,你确定你还记得这里的地形?”燕殊挑眉,这种地方怎么看都差不多啊,没有一点可供辨识的标记物。

叶九霄沉默不语,依旧往前走。

“前面有个沼泽,你们跟着我绕开,千万不要走别的地方。”叶九霄叮嘱。

燕殊挑眉,这特么前面和刚刚也没差别,不是树就是草,哪里就看出来有沼泽了。

他是长了什么激光镭射眼嘛。

尉迟手中拿着树枝,为了方便行走,往身侧狠狠一戳,树枝忽然下沉,他差点失去重心,整个人栽到一般,幸亏燕殊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等他身心稳定,就看到那两只手指粗细的手指,飞快地下沉浸没。

“真特么的变态!”尉迟咋舌。

也不知是说这沼泽,还是说叶九霄。

“之前围剿过一次,这怎么还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了。”钟虎扯着嗓子,这地方若非不得已,他死都不想来。

“听说这地方拐卖人口泛滥,聚集了许多全球恶名昭彰的蛇头贩子。”尉迟来之前还是做足功课的。

“呦,挺了解啊,之前我们过来,也是打击这个的,说来也是巧了,不过拐卖人口,这东西就像是牛皮鲜一样,怎么就根治不了啊。”宋玉叹了口气,神情却异常紧绷,不敢有丝毫松懈。

“得有人买家,才会有卖家和蛇头啊。”钟虎咋舌。

尉迟刚刚准备开口说什么忽然看到走在他斜前方的叶九霄忽然转身直勾勾盯着他。

那双眸子,阴鸷诡谲,宛若暗夜猛虎,锋利霸气,他都没看清他是怎么从裤侧拿出匕首的,只瞧见那利刃已经朝他直直飞射过来。

我靠——

难不成他要死在自己人手里?

他们距离太近,尉迟刚刚要动作!

“别动!”

男人声音沉冽,他身子僵直,下一秒匕首从他耳侧滑过,沿着他的头皮擦过,“砰——”的一声钉在他身后的树上,一只长舌蜥蜴已经被他刺破身子。

“多注意周围的情况。”叶九霄大步走过去,将匕首直接拔出来,暗红色的血液顺着刀刃滴落在草叶上,说不出的诡异。

尉迟长舒一口气,只见他手臂一甩,匕首那凌厉的光从他眼前一晃而过,已经被他贴着裤腿插进了军靴外侧。

动作干净得令人发指。

“愣着干嘛,还不谢谢人家。”燕殊抵了抵尉迟的后腰。

“谢谢叶队。”尉迟知道这边毒物很多,若是被咬一口,恐怕自己都出不去,那蜥蜴还藏在叶子后,自己距离这么近,都没发现,他是如何注意到的,简直可怕。

倒是燕殊都打量了他一眼。

难怪莫首长总是和他说,叶九霄退役简直是一大损失,他是天生的军人,果真不假,光是对危险的这份灵敏度,那可是无论经过多少训练都无法企及的。

“老叶!”燕殊忽然抬手揽住叶九霄肩膀,“你要不要考虑重新回部队啊,来我这里,我提你当副队,怎么样?”

叶九霄挥落他的手,头也不回往前走。

“老叶——”燕殊不厌其烦的追上去。

他这人实在闷得很,燕殊之前是客气的喊他叶九霄,这会儿就直接喊老叶了,倒是让叶九霄很是无语。

“我和你说认真的,不出任务,你帮我去训练人怎么样?工资翻倍。”

“我不差钱。”叶九霄拧眉,这人话怎么这么多。

燕殊觉得无趣,顺手扯了个草枝,叼在嘴里。

叶九霄偏头看了他一眼。

燕殊眸子一亮,“怎么样?答应我了?”

“这草有毒!”

燕殊身子一僵,那草还含在嘴里。

“不过没事,最多就是起点红疹,你继续含着吧,反正都要起红疹的。”

燕殊嘴角抽搐两下,自己都含了这么久,他才开口,分明就是故意的。

**

他们行进了一整天,直到天黑,他们才找了个落脚点休息,轮流值守。

晚上的雨林比白天危险十倍。

借着微弱的手电光,几个人只能坐着睡觉,叶九霄连树都不让他们靠着。

“饼干要不?”燕殊侧头看着身侧的人,从进入雨林开始,他加起来说的话还不到十句,当真闷得很。

他从包里翻饼干,却不小心带出了几张照片。

叶九霄眸子闪烁,“你藏着我媳妇儿照片干嘛?”

燕殊愕然,“我是想要她的签名。”他本来是藏在车里的,那车子后期会被人开回军营,他怕照片遗失,才重新塞到自己身上。

叶九霄轻哼,“你一三十出头的大老爷们儿,还追星?倒是时髦。”

燕殊嘴角狠狠抽了抽,“是我女儿喜欢,不是我,倒是你,真没想到,你会娶个明星。”

“我也没想到你会娶一个心理医生,专门治疗心理疾病的,很适合你。”

燕殊怎么觉得这话听着这么不对味啊,心理医生怎么了?

这家伙难不成是暗戳戳得说自己有病?

“对了,还没恭喜你夫人怀孕了。”燕殊嚼着难吃的压缩饼干,又扭头拿过之前在路上割得椰子,拿着匕首,准备将椰子挖开。

“嗯。”叶九霄仰头看着夜空,遮天蔽日的雨林遮挡,连一颗星星都看不到。

“生个女儿吧,女儿贴心。”燕殊想起自家那小丫头,嘴角笑纹逐渐加深。

“再好的菜,迟早都会被猪拱。”叶九霄一句话,戳得燕殊心疼。

这一想到自己闺女会嫁人,他心里就已经开始不舒服了。

“总有一天会有另一个男人从你手中接过她。”叶九霄继续扎心。

尉迟刚刚值班回来,就看到自己队长,正拿着匕首,在角落戳着椰子,还一脸愤恨。

“我们队长怎么了?”尉迟坐在宋义旁边。

“受刺激了。”宋义咋舌。

“戳死你,戳死你——”燕殊一边戳着还一边念叨,越想越难受。

**

这一夜总算是有惊无险过去了,天色微亮,几个人就继续出发了,倒是燕殊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找叶九霄说过话。

这人着实太讨厌,说话好伤人。

“隐蔽!”走在前面的叶九霄忽然抬手阻止大家行进。

所有人立刻警觉起来,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人说话的声音,都是外语,他们听得不太真切,应该是巡逻的人。

叶九霄忽然和燕殊打了个手势,示意先把这几个人偷偷解决掉。

燕殊点头。

叶九霄已经小心翼翼寻了个最佳狙击点,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们枪支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有消声器,他架着枪,手指轻轻摩挲着扳机,慢慢对准目标。

宋义等人只安静等着,周围安静得只能听到虫鸣草动,不远处的谈话声忽然禁止,传来人倒地的声音。

他身边的人刚刚看向叶九霄的位置,从另一侧飞出的子弹,直接命中头部,他连张嘴呼叫的功夫都没有,一共五个人,只有两秒左右的功夫,尽数落地。

“吁——”燕殊吹了个口哨,利落的将枪收好,偏头看着叶九霄,“枪法还是和以前一样精准。”

“你才是老刀未老。”叶九霄将架起的枪收好,目光沉冽,自始至终都平静如常。

燕殊深吸一口气,这个混蛋,你才老!

宋义等人贼负责将尸体拖到一边藏好。

除却有一枪是燕殊射出,从太阳穴穿过,剩余四人,全部都是眉心纵穿,没有丝毫分差。

“我去,叶队还是人吗?”尉迟咋舌。

“论射击,我们队长还没输过。”钟虎说起这话,骄傲得很,“大魔王可不是白叫的。”

“变态!”尉迟心里一百个卧槽,就是射击机器都没如此精准的吧。

这水准,就连现役军人都比上吧。

“你们队长平时有没有偷偷练习啥的。”尉迟不死心。

“他平时要上班,还得陪嫂子,哪有空。”宋义笑道。

“不过我看八卦新闻说队长最近喜欢抓娃娃。”钟虎想起那被人偷拍的照片,就笑得前仰后合,他们英明神武的队长,居然去抓娃娃,他咋不直接上天。

几个人几乎是贴着草丛的高度,匍匐前行,知道看到他们的根据地,方才全员进入一级警备状态。

因为怕打草惊蛇,对方杀掉那些少女,也怕被人察觉,他们来的人人很少,而根据情报,这个基地过百人,就是说,他们每个人平均得解决掉十几个人,又不能强攻,只能智取。

“说先得保障被拐少女的安全,根据之前汪队发回来的消息,她们是被安置在后面的小屋子,并且有重病把守,只有中午吃饭的时候,那地方的人最少。”燕殊压低声音。

“待会儿尉迟你带人现在周围负责安装炸弹,等你安装好我们再行动,一旦人救出来,上面的指示是,可以不留活口。”

毕竟他们人数有限,若想活抓那些匪徒,太难。

“钟虎,你负责大后方,负责支援和联系后方,一旦行动顺利,立刻让指挥所派人过来。”那边有直升机,速度自然比他们徒步快多了。

“好!”钟虎点头。

“那老叶你带人救人,我负责帮你前面……”燕殊有条不紊的吩咐完任务,尉迟已经带人出去。

“以他们吃中饭为号,大家行动。”褪去了以往的流气雅痞,燕殊目光迥然,严肃认真。

尉迟那边已经没了问题,他们又等了约莫三个小时,那边才传出吃饭的信号。

“我靠,这群人怎么没被饿死,这都两点多了,才吃饭。”燕殊揉了揉腿,“老叶,我……”

他一抬头,身边的人没了。

“队长,叶队已经带人走了。”尉迟摸了摸鼻子。

“卧槽,我不是让他听从指挥嘛!”

“你也和人家说,以吃午饭为号啊。”

“我擦,你是谁的手下,帮谁说话呢!”燕殊气急。

**

叶九霄到达后方的时候,已经耗费了五六分钟,索性他们都陆续去吃饭,只有两个人端着碗蹲在门口吃饭,前面不是划拳就是在喝酒,动静很大,十分有利于他们行动。

都没等周围的人反应,叶九霄手起枪落,门口两个人已经直直往一侧倒去。

宋义飞快的跑过去,将两个人拖到一边。

“队长,门是上锁的!”

“我来!”身侧有个负责密码机械的,只是他还没动作,叶九霄已经对准那锁匙,猛地一枪,子弹撞击金属锁匙,声音极大,只是前面太热闹,这声音直接被淹没。

“蹦——”的一声,那锁应声而开。

边上那人,嘴角抽搐两下。

这特么也太简单粗暴了吧。

真搞不懂叶九霄专门找连队找他过来干嘛,锁都让他自己开了,让他何用。

叶九霄瞥了他一眼,“马上就有你的用武之地了。”

他抬手轻轻将门推开,阴暗潮湿的屋子,六个人紧挨着贴墙席地而坐,手上脚上都戴着镣铐。

因为嘴巴里被塞着布条,他们根本叫不出来。

只是在看到叶九霄那身衣服,都开始使劲挣扎。

“唔——唔——”

她们头发凌乱,身上更是污浊不堪,除了那双眼睛,都看不清那张脸具体是何模样。

“嘘——”宋义示意她们别叫唤,“我们是来救你们出去的,别说话!”

几个人立刻点头。

这种镣铐的锁,若是用枪强行打开,势必会伤到她们。

叶九霄目光从女孩身上一个个扫过,终是落在了最角落靠前的人身上,因为那一头短发,在这群女孩中显得格外扎眼。

他快步走过去,“灵犀!”

汪灵犀身上没一处好的,靠在墙边,已经彻底昏死过去,手腕脚踝被镣铐磨得破了皮,血水裹在镣铐上,将镣铐都浸染成了暗红色。

手腕上最深的摩擦声,皮肉翻飞,叶九霄眸子紧了紧,俱是森然的寒光。

身上衣服破烂,伤口更是不胜枚举。

也就数月不见,怎么就变成这番模样。

叶九霄是看着她长大的,又是他唯一的徒弟,感情自是不一般,活剐了那群人的心都有了。

“她之前帮我求情,被他们拿鞭子抽了一顿。”一个小姑娘怯生生开口。

“叶队,我帮汪队将镣铐弄开!”

“动作轻点儿。”叶九霄咬牙,“宋义,你先带人护送他们几个离开,我稍后带着灵犀出去。”

“他们马上就会给我们送饭了。”一个女孩开口。

“那时间不多了。”叶九霄手指收紧。

“啪——”镣铐被打开,叶九霄脱了衣服,裹在汪灵犀身上,将她直接背在身上,用披在她外套上的袖子,绑在自己腰上,轻松将她背起来。

叶九霄这组速度很快,燕殊等人得了信号,便火速开始行动。

“砰——”震耳欲聋的爆破声,然后是此起彼伏的枪林弹雨。

“唔——”汪灵犀身子一个激灵,那是身体听到枪声的本能反应,下意识就要动作,叶九霄按住她已经卡住自己喉咙的手指。

“是我!”

汪灵犀手指一顿,“九哥——”那声音无力到发抖。

------题外话------

和大家普及一下【蛇头】就是指带路人或者组织者,负责将人偷到国外,从中牟利,在人口买卖中,多是中间中间商的角色。大家不了解的可以自己百度一下,更加详细。

话说九爷说燕小二宝刀未老,真是扎心啊!

九爷:实话!

燕小二:(╯‵□′)╯︵┻━┻我要和你拆伙!

九爷:我又没和你搭过伙。

燕小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