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劝解/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同和陈墨言两个人都在生意场里经营这么久。

怎么可能会看不破这些?

林同看着陈墨言苦笑,“这次,又是为什么?”

在他的记忆里头,除非是帝都某些局势大变,或者是军队那边某些人动荡。

不然的话,肯定不会牵扯到顾薄轩的。

也就是因为这样。

这些年来,林同他们的生意基本上就没遇到过什么坎坷。

一路坦途!

顺畅无阻!

这乍一被人背后阴了一把。

再想想陈墨言的话,林同本能的想到是顾薄轩那边的问题。

“怎么样,事情大吗,好扛吗?”

“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对于顾薄轩,陈墨言虽然不是盲目信任。

但是她却是始终坚信一条:

如果事情真的超出了顾薄轩的掌控。

他肯定会第一时间安排她和几个孩子还有家里这些人出去!

但是他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对于这件事情,陈墨言虽然担心,但却也并没有太过不安。

因为她始终觉得,现在这情形,肯定都在顾薄轩意料之中!

看着林同,她直接道,“她们要毁约那就毁约,赔偿金你一会让财务去看看到账没有,还有,顺便问问他们,余下的那几个单要不要一块毁了,要是想的话索性把赔偿金一块算,一块给。”

林同,“……”

“你也别心疼或是觉得生气什么的,做生意嘛,有赚有赔有亏损这些都是正常的。”

陈墨言看着林同安慰他,“你忘了咱们之前最开始那几年经历的那些事情了啊,那时侯何止是别人反悔呀,好几回咱们单子都出去了,人家不照样以货不对为由而退回来吗?”

那个时侯的她们公司规模尚小。

好多事情可没有现在这般的挺直腰杆,理直气壮,财大气粗!

林同被她这么一提,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

他摇摇头,“可不是过去好些年了嘛。”他家小子都读高中了!

说起林诤,陈墨言倒是笑了起来,“怎么着,那孩子还嚷着要去少林学武功?”

林同,“……”这熊孩子!

你说去哪不行啊。

非要去什么少林寺,说那里的武功最正宗!

真是气死他了。

瞪了眼陈墨言,“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吧?”

“行了,要我说呢,你也别拦着了,没听说过堵不如疏吗?”

林同脸更黑了,“那也不能让他去少林寺呀。”

这万一去的时间和次数多了。

真的想当和尚了怎么办?

他和朱兰两个可就这么一根独苗!

家里头老太太还一心想着抱重孙子呢。

要是知道自家孙子天天念叨着要去少林寺学什么狗屁倒灶的武功。

估计得气晕!

陈墨言白他一眼,“外头那些人不都说你精明的像头狼吗,怎么到你儿子身上犯起蠢来了?”

“可见得真是关心则乱了。”

“你家林诤是什么性子你不知道吗,你觉得那小子是能耐得了那份寂寞的人?”

她看着林同摇摇头,“我以为他现在这个年龄,正是对什么都觉得好奇的时侯,对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而且,不都说什么叛逆么,估计正是时侯呢,换句话说,你越拦着,他越想!”

“那你的意思是,让他去?”

林同眉头拧了下摇摇头,“不可能。”

他不能放着学习不管,让他去做那些不务正业的事儿。

“你啊……”

“请个人来家里,或者和他约好,寒暑假过去不就得了?”

陈墨言看着他笑了笑,“当然我也只是一个建议,还有,不管你怎么做,都得和他约定好,学习一定不能耽搁,只要发现他学习退步,那立马就得给你收心,全部精神用在学习上。”

“这中间的这个度,你自己看着办。”

林同揉了下眉心,“行,这事儿我再好好考虑考虑。”

他看着陈墨言叹口气,“还是你家那几个小子懂事。”

像他们家这一个臭小子。

他有时侯被气的,想把他塞回去重新再生一遍!

“行了,那是你没看到他们四个淘的时侯。”

就差没把家里头屋顶给掀起来了。

不过,这样也高兴啊。

“哎,要不怎么说,这儿女都是父母的债?”

林同对着陈墨言叹了口气,接下来他有些不好意思,

“本来是想让你过来解决公事的,没想到帮着我们家的事情操起心来。”

“你别嫌我多管闲事儿就好。”

陈墨言笑了笑,一本正经的看向林同,“其实,林诤的脑子很好,不管是学习还是什么的,主要的就是看他用没用心,分没分心,以及想不想和喜不喜欢。”

“行,我知道了。”

陈墨言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即然来了公司,自然是要下去转一圈的。

中午和孙丽一块吃了个饭。

与刘素方小满几个女人的选择不同,孙丽选择嫁给了自己的一个大学同学。

这些年下来,两人也算的上是举案齐眉。

不过对方只是一个小科长。

在陈墨言的帮助下,孙丽一家人的户口也早早调进了帝都。

早些年在陈墨言的劝阻下买了套房子。

虽然到现在还没有还完。

此刻,面对着陈墨言,她有些感慨,“没想到我们这一届能出了你这么个能耐的人。”

“我这算什么能耐啊,还不是和你们一样整天的折腾过日子?”

“你怎么和我们相同?”

大家都这么多年的朋友,孙丽在陈墨言面前也没那么多的顾忌。

只是白了她一眼。

不过她自己却倒是先笑了起来,“你赚的呀,都是大钱,我们不过就是为着能过日子罢了。”

这一顿饭只有两个人。

孙丽站在地下看着陈墨言远走,突然间心里头就涌起一阵的低落。

不甘心吗?

有点吧。

可是现在这日子是她自己选的。

再说了,以前很早的那个时侯,陈墨言不是没有问过她的打算。

可她想来想去,最后还是选择了踏实过日子。

虽然看着陈墨言以及方小满等人或者有偶尔的意难平。

可是,孙丽却也没什么好怪怨的。

路,是你自己走出来的,不是吗?

她笑着摇摇头,才走了没两步,接到家里自家男人打过来的电话,“家里头水管好像有点漏水,你回去看看呀,我这会儿没空,走不开……”

“行,我这就回去一趟。”

挂了电话。

孙丽笑呵呵的摇摇头,看了眼时间,约摸着能赶一个来回的。

她便也没回办公室再请假。

直到坐在公交车上,看着车子外头的景色如飞般后退。

孙丽把脸贴在窗上看着看着突然就笑了起来。

就比如这外头的大树街景。

到底是它们在后退,还是她的车子在前进?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罢了。

而眼前的一切,就是她的活法!

陈墨言回到家的时侯顾薄轩还没有回来。

田子航也不在家。

甚至连奎子这个受伤的人都不在!

田素气呼呼的正坐在沙发上拿着本书忽呼呼的翻呢。

也不知道她看的啥。

那书翻的又快又响的。

抬眼看了下坐在另一侧沙发上的陈墨言,她撇了下嘴,

“回来了?”

“嗯,姑父又惹你生气了?”

“别提那混蛋。”

田素气呼呼的把书拍在茶几上,语气恨恨,

“你说说,那些人怎么就没把他给真的打死呢,就身上那一身的伤,我说让他在家好歹的休息个两天呀,可是他到好,和我说出去交待点事儿就回,结果这一出去好了,大半天不见人!”

胆子是越来越肥。

连她都敢糊弄了啊。

回头等他看来,看她不让那混蛋跪搓衣板!

“言言你说,我当初怎么就嫁给了他?”

陈墨言看她一眼,一本正经的,“因为你喜欢他呗。”

就她姑这小脾气。

要真是不喜欢奎子,别说一个她。

就是加上她爸和她爷爷一块出面,这事儿也成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