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口嫌体正直】/八零纪事:军少宠妻成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宁私下里听到贺敏的疑惑,只是笑而不语。

贺敏和秦湘是亲姑嫂,她与秦湘不过就是表姐妹,远近一目了然。

而且现在秦湘是真的安分生活了,她还能冷着脸把这个改邪归正的人给轰出去不成?

他们来到许家,许宁就算现在是谢家的儿媳,那也同样是许家的一份子,在这里她就是主人。

客人上门来拜年,她若是板着脸对秦湘不依不饶,那就是她这个做主人的没素养了,至于是否要亲近或者多么亲近,也只有许宁心中自己清楚。

说到底,她和贺敏的立场是不同的。

她都现在这个年纪了,如何处理一些人际关系,心中有数。

一行人除了秦荡,其余的都是要在这边住一晚的,至于秦湘则是想多住一段时间,毕竟帝都离着西江影视城很近,而明天徐家森就要回到剧组了,那部清宫戏可还没有拍完呢,目前拍摄了差不多四个多月的时间,还需要两三个月才能杀青,秦湘之前好几个月不怎么能看到丈夫,这次既然过来了,自然也想多住一段时间,这样隔三差五的还能去片场探班,以解相思。

下午几个爸爸得空带着家里的孩子们出去玩,至于去哪里,许宁他们也不担心,反正不会丢了。

到了这个年节,家里人的电话都是很忙碌的,不管是朋友还是商场的友人,都会纷纷打电话来拜年,从早到晚都不带停的。

当晚众人纷纷回房准备休息。

徐家森熟悉一下回到卧室,看到妻子正在哄着女儿睡觉。

他上前双臂撑在床上,低头看着秦湘怀里这个粉嘟嘟的小肉团子,心里喜欢的不得了。

上了四十岁才有了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不用说也是他的掌中宝,尤其长得还非常的可爱,而且看到他的时候,女儿总是笑呵呵的,甚至被女儿尿一身,他也觉得这是幸福的事情。

小嘟嘟原本乌溜溜的大眼睛想要眯上了,却不想一张脸出现在她眼前,然后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小家伙伸出胳膊,冲爸爸挥舞着小肉手,咿咿呀呀的叫着。

徐家森心里喜欢的紧,将女儿抱在怀里,手掌拖着她小小的身子,“嘟嘟想爸爸了是吗?”

秦湘忍俊不禁,“我就差点把她给哄睡着了,你就知道添乱。”

“明天我就要去剧组了,让我多和女儿玩玩。”徐家森在房间里抱着女儿走动着,“你要在姑姑家里住些日子?”

“嗯,难得来一趟,住段时间吧,我趁着天气暖和的时候还能去片场看看你,也让你看看嘟嘟。”

“那感情好。”徐家森笑的合不拢嘴,说实话,每次去片场至少好几个月,他可是很想念她们娘俩的。

结婚这两年,他和秦湘的感情很好,虽然有时候秦湘的过往还会被拿出来炒冷饭,不过他们夫妻俩都不在乎这个,他本身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外地拍戏,能陪伴妻子的时间不多,因此他对妻子也就更加的宽容和感激,最让他高兴的莫过于妻子和母亲的婆媳关系非常的好,虽然老人家都有点看中孙子,小嘟嘟在家里的地位可是牢牢的霸占着金字塔顶端,父母都特别喜欢疼爱小嘟嘟。

两位老人大概也是觉得自己儿子年纪大了,有了一个女儿以后再生一个的可能性不大,就算退一万步说两人还能生,下一胎还是个孙女呢?

所以对他们俩来说,孙子孙女的差别还真不大了,况且小嘟嘟长得粉嫩可爱,就连哭起来也是娇滴滴的让人爱不释手,这个孙女也是盼望了好多年才生下来的,先用尽全力疼着,别的事情不需要考虑。

小嘟嘟被爸爸抱在怀里,溜达了两圈,没一会儿就打着呵欠,捧着肉呼呼的小拳头,在爸爸怀里睡着了。

他低头在女儿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口,上前将他很谨慎的放在婴儿床上,这还是许宁家三个孩子用过的,如今正好让小嘟嘟睡在里面。

“你比我厉害。”秦湘见状噗嗤一笑,“不管是哭了闹了,你一哄她保证没事,我这个辛辛苦苦十月怀胎把她生下来的,倒是排在后面了。”

徐家森回到床上,搂着秦湘的肩膀,“你们母女连心,她是吃定了你,我难得能陪在你们母女身边,自然更加的珍惜这点时光。”

次日上午,白格和助理开着保姆车来到了许家,接徐家森去片场。

家门口,所有人都出来送徐家森,他和众人打过招呼,将怀里乖巧的女儿交给秦湘。

“外面冷,都回去吧,我走了。”

秦雪娟作为长辈,道:“有空就过来吃饭,反正距离也不远。”

“知道了姑姑!”

说罢,他钻进车里,保姆车从胡同的另一头离开了。

出帝都的路上,助理小鱼赞叹道:“来几次都觉得那宅子漂亮的不像话,生活在里面总感觉好像在不同时空似的,森哥,是不是有种与世无争的世外仙居的感觉?”

“是很舒服。”徐家森含笑点头。

许家的生活节奏很慢,待在许家哪怕是站在廊檐下,都有种天高云淡之感,那瑰丽精美的木质结构房屋,蜿蜒曲折的抄手游廊,才在木质地板上,抬头看着廊上悬挂的灯笼,或者在清晨的薄雾中踱步其中,真的会让你全身心的平静下来。

“看视频宣传,宁瑞和帝森合作开发的度假山庄就是以重视结构为重要基调的建筑风格,等这部戏拍完,让白格安排一下,咱们一块去度假。”徐家森说道。

四个助理齐齐欢呼,度假山庄啊,他们在电视和网络上看到视频宣传的时候就已经蠢蠢欲动了,奈何那价格真的超贵,他们就算比起很多人来说,薪水已经非常丰厚了,说句丧气话,也依旧不舍得去那边花钱,最便宜的一晚上都要几千块,抵得上他们一个月的薪水了,也就是说辛辛苦苦赚一年,也只够他们在度假山庄住半个月的。

现在徐家森说要带他们去,岂能不兴奋。

白格却开口泼冷水,“那度假山庄可不是有钱就能去的,你看看国内多少大佬都想去那边度假,没地方不是。”

这还真是!

助理们想起这点都觉得扼腕。

“昨晚我和许锐聊过,第三家度假山庄在港城同湾区启明山脚,今年六月份就能竣工,我已经提前和他说过了。”徐家森没有和别的艺人那样,腕大了就出来自建工作室,可即便如此他也对身边的人很宠,“到时候不管什么事情也要到场,不然会浪费的。”

“谢谢森哥。”车内再次变得活跃起来。

白格可以预测,这次的清宫剧上映后,徐家森的咖位还会再登一个巅峰。

出道至今,徐家森将各大颁奖典礼的配角奖杯捧得满满当当的,可是主角的奖杯还只有一个,作为他的经纪人,白格知道徐家森长得好看,演技超群,品性良善不争不抢,他一步步走来都是靠着自身的努力,不红没有天理。

这次接下这部戏,也是因为导演非徐家森不可,尤其是在试镜以及定妆照过后,杨导大呼徐家森就是他心目中的康熙。

可在白格看来,不管是什么角色,徐家森都能凭自己的实力演绎的入木三分,丝毫不会让人出席。

如今他也已经娶妻生子,虽说是个女儿,可整个团队都特别喜欢那个小姑娘,乖乖巧巧,嫩嫩软软的,曾经遭到感情背叛的徐家森能走到圆满,白格是最高兴的那个。

“拍完这部戏,下一部就是时导的那部现代戏了,中间虽然有两个月的空闲,可你也有两支广告,都需要出国拍摄,另外还有央视的一档访谈节目,同时还有杂志的拍摄,行程还是比较赶的,当然因为时导的这部戏是讲述的小律师成长记,你作为男一号,在里面的台词分量还是很重的,有非常多的专业术语和法律条文,都需要你费脑子背下来才行,后期就算是有配音,嘴型却要对的上。”

白格的意思很明显,就算是有两个月的空闲,你也闲不住,还是会如同一只陀螺那般的不断旋转。

“我还忘记说,晓曼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徐家森闻言倒是没什么意外,“是应该恭喜她,我之前听她说是今年春末,现在就成立了?”

白格点头,“来之前我去公司里转了一圈,晓曼已经单独辟出去了,你也知道,晓曼家的父母就指望着她能回去扶持一下自己的弟弟,工作室里她弟弟和弟妹都要进去工作,也是不容易啊。”

“嗯!”徐家森点点头。

的确不容易。

明星绝对不像表面看上去那般风光,于晓曼今年快四十岁了,始终都没有结婚,他多少也知道晓曼父母对这个女儿有些意见,毕竟女儿这么大年纪还单身,就算是明星未免也不太好看。

再说出道这么多年,晓曼也积累了一定的财富,没有子女以后这些钱自然也就被其父母和弟弟弟妹给惦记上了。

之前于晓曼和家里闹过,说是就算不结婚,这些钱她也能花的完,不需要家里人操心,惹得她父母差点没因为这句话,闹出丑闻。

身为现今圈内的一线女星,于晓曼看似风光,可绝对做不到恣意行事,尤其是中间牵涉着的还是家事,闹出来那将会引来全国围观,甚至还会让于晓曼这么多面打拼下来的事业和人气就此折戟。

她如何能甘心,可不甘心也没办法。

之前她每月支付父母一笔赡养费,哪怕那个时候她的父母还有工作能力,却因为这个大明星的女儿,心安理得的在家里享福,三天两头的伸手和她要钱,不给就闹,说于晓曼有了钱和地位就不管父母的死活。

就连她弟弟结婚买房买车的费用,全部都是于晓曼掏的钱,如今她的弟弟都结婚好几年,孩子也有了,依旧因为于晓曼的关系,每日里就是吊儿郎当的混吃等死,反正有钱花。

工作室的成立,也是为了让她的弟弟不再瞎折腾,至于赚多赚少,总之他们俩懂得下功夫,还是能保证一份收入的。

但是在徐家森看来,于晓曼这步棋走的很险,万一他弟弟和弟妹在背后做点什么,于晓曼的前途照样会被毁掉。

甚至比起在公司里更加的容易。

以前出事至少还有公司给你做公关,可现在你成立工作室,哪怕是挂靠在公司上,依旧和从前的性质不同。

凡事都需要你的工作室打理,靠着她亲弟弟,悬。

为人父母的很奇怪,一个孩子还好,孩子多了这碗水是百分百无法端平的。

若是一个孩子很出色,一个孩子很懒惰,父母绝对会让出色的孩子无条件的帮助另外一个懒惰的孩子,不帮忙就说你冷血无情,不顾兄弟姊妹情谊。

可做父母的难道不应该反思一下,为什么同样环境下长大的两个孩子,人生会相差这么大?

而且又为什么,凭自己努力获得优质生活的孩子,就要无条件的去帮助那个自小不懂得努力的兄弟姐妹?

他们不知道去劝诫那个不思进取的儿子,却要去束缚住另外一个出色的孩子,怎么想怎么奇怪。

于晓曼的父母就是这个样子,他们认为于晓曼成功了,就应该帮着弟弟,不帮你就是个心肠狠毒的。

可于晓曼有孝顺奉养父母的责任,却没有养活弟弟弟妹一家子的义务。

他们的儿子无能,或许有他们纵容的结果在里面,可这个儿子不思进取,只懂得伸手和姐姐要钱才是不对的,其父母居然还来压迫自己的女儿去养活儿子一家子,这未免太过分了。

真的说起来,于晓曼不是个硬心肠的人,若是弟弟真心想要做点什么,身为亲姐姐的于晓曼肯定会尽心尽力的帮忙的,找工作或者是自己创业,都可以。

坏就坏在他们的父母,做法真的是最下乘无疑,两人如此的不顾及女儿的感受,逼迫于她,早晚会让这个女儿和他们离心的,到时候于晓曼真的撕破脸对他们不管不顾,他的弟弟一家子真的就废了,于晓曼没义务养活弟弟家一辈子。

徐家森觉得,这大概是于晓曼给父母和其弟弟一家子,最后的机会了。

若是他们懂得这点,自然会好好的工作,若是这个工作室关门大吉或者是于晓曼被自己亲弟弟给折腾惨了,那么这家人估计也就真的要失去于晓曼这个女儿和姐姐了。

届时面对什么结局,他们恐怕无法接受。

现在想来,于晓曼这恐怕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办法。

徐家森有些喟然。

在娱乐圈,艺德不好,演技再精湛,也是枉然。

白格大概也是早就想到了这点,旋转着手中的电话,说道:“莫总也觉得可惜,却也没多说什么,不过听他的意思,大概是到时候晓曼遇到难处,公司能帮还是会帮的,就是不知道那时候晓曼是否还有那心情留在圈子里,据莫太太说,她似乎在国外买了一套房子。”

“到底同事一场,事业没有折戟在同行手中,却有可能被至亲的人给毁掉,搁在谁的身上也不好受。”

“是啊!”白格惋惜的叹口气,“她的弟妹似乎也想往这个圈子里面钻,来接你之前我遇到了晓曼身边的圆子,似乎是因为晓曼不肯帮她,惹得她父母很是埋怨晓曼,还真是够嘲讽的。”

哪怕那个儿媳妇给他们生了个孙子,可于晓曼却是他们俩的亲生女儿,怎么搞得好像这个女儿是捡来的,儿媳妇倒是家里的祖宗似的。

况且晓曼的弟妹那长相,那脾性,怎么可能适合在娱乐圈里混,这个圈子看似华丽,可实则都是软刀子捅人,就那个女人的狭小心思,在这个圈子可是玩不动,甚至连转起来都做不到,说不定仗着晓曼的身份,就能在圈子里颐指气使,到时候指定会被人给按到泥巴里站不起来,到时候倒霉的还是晓曼。

别说是和晓曼这个咖位的,对付那个弟妹,十八线的女艺人都能让她无法应付。

到底是谁给她的错觉,让她以为自己能在这个圈子里大红大紫,甚至还要大言不惭的超越于晓曼?

那女人既没有于晓曼的长相,也没有于晓曼的智商,更没有于晓曼的心性和雅量,真亏的能说出那种话,可笑至极。

“晓曼……大概是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徐家森轻声道。

若是别人,依着于晓曼在圈子里的人脉和公司的实力,必然是不会忌惮的。

难就难在给她难堪的是自己的亲人,再加上到时候记者的断章取义甚至是为了噱头颠倒黑白,于晓曼肯定是要深陷其中的。

一些上了年纪的或许会说于晓曼不孝顺,同行的也会暗搓搓的下脚踩踏,再加上她没品的亲人,想要明哲保身是万万不能的,最终的结果,还是会被这个圈子边缘化,遭到广告商的抛弃。

她不试着妥协,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于晓曼的身份,决定了她的家事绝对不能私下里解决。

普通人和父母闹矛盾,也仅仅是矛盾。

可公众人物和父母闹矛盾,就会被夸大歪曲事实,怎么吸睛怎么来,想要无声无息的解决,做梦来的比较快。

初三过后,所有人都开始走动亲戚了。

今天谢铮夫妇只去了殷家和另外一家老将领的家中拜年,往年都要去陈家的,奈何陈老爷子不在了,他们也就不再过去了。

不过陈倩雯还是约了许宁去她家聚聚,谢铮因为闲下来,已经和殷恪约好了,这天倒是没有和许宁一起去。

来到她家,杜远航带着儿女出门了,大概是知道谢铮和孩子们今天不来,他也没在家里带着,把空间留给了她们俩。

“瞧着你似乎气色不太好!”许宁看到陈倩雯的样子,微微蹙眉,“有没有定时去医院里检查?”

“有,每年定期检查两次,身子就是底子弱,没有其他的大毛病。”陈倩雯笑道。

上辈子的陈倩雯这个年纪早就因为癌症去世了,这辈子却没有走到那一步,可身体却在生下孩子后多少有些虚弱,毕竟两个孩子都生的很辛苦,至于说调理,她每月还是会去念归堂里吃饭的,真的已经非常不错了。

可能因为这辈子和杜远航是相爱的,再加上膝下有儿有女,对于商场,陈倩雯只是稳中求进,倒没有和上辈子那般雷厉风行,偶尔关注她的微博,总能看到这家人休息日的时候到处去游玩,夫妻之间的感情非常好。

看许宁一脸的沉思,陈倩雯道:“或许也是被陈静文给闹得,真的是让人懒得招架!”

“她做什么了?”许宁问道。

“三天两头的打电话和我哭诉,不想理会她,她就会亲自来登门!”陈倩雯苦笑着说道:“这人呐,还是很看重面子的,她如今娘家婆家都不受待见,日子过得苦水泡着似的,就想着来折腾我,可能是觉得她反正都已经丢脸了,也不准备让我好过。”

陈倩雯好歹是杜家的儿媳妇,公婆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若是自己这边不管不顾的和陈静文闹起来,就算是她占着理,杜家和她父母脸上也不好看,大家族有大家族的底蕴,当然也有大家族的无奈,别人不敢来招惹你,可陈静文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人性是无法揣测的,哪怕这件事剖开来分析,陈静文千万般的不是,也会有人同情她的。

都是陈家的孙女,她陈倩雯嫁得好,丈夫是当今知名男演员,自己也是效益很好的公司老板。

可她的堂姐却日子过得很不如意,娘家落魄,婆家不待见。

似乎在有些看客的眼里,她就该无条件的去帮助陈静文,你们是一家人嘛,帮忙也是应该的。

可这个世上哪里来的那么多“应该的”?

她为什么就“应该”帮助陈静文?

原本陈静文也是手握一副好牌,自己打的稀烂,就要缠上别人,而且还是隔房的堂妹?

她好歹也是有亲爹亲妈亲弟弟的,自己这个隔房的堂妹,凭什么要忍受她的死缠烂打。

这边小区住的都是帝都有头有脸的人物,杜远航也是红三代,若是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将陈静文收拾了,杜家的脸面往哪里搁?

“我真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欠了她的,这辈子来折磨我。”

许宁不知道该如何宽慰她,而陈静文上辈子如何,她也不怎么清楚,之前听铮哥偶尔提了一点,上辈子的陈静文似乎没有混的这么惨。

“江越那边去年就说要和她离婚,陈静文不答应,然后江越就搬出去住了,女儿也给了他父母照顾,小姑娘……”陈倩雯想到这里,轻叹道:“她女儿也被我二婶养的胃口很大,自小就对她的要求无所不应,再加上我二婶这些年背着二叔收了不少的钱,花起来自然大手大脚,作为唯一的孙辈,自然是惯得不成样子,相比较起来,那孩子就没个正常的生活环境。”

“分居三年没有夫妻生活,是能够起诉离婚的。”

“是啊,关键江越在外面是真的没有情人,都是陈静文凭空臆想的,这段婚姻到底是被她给折腾散了。”

“你也不用想那么多,这种事情还是要和你老公多商量,你不方便出面可以让你父母帮帮忙,人多力量大嘛。”许宁劝道。

“哎,她是破罐子破摔了,都劝过,没用,我是服气了。”陈倩雯端起桌上的热茶,“之前她可都是对我爱答不理的,自小就什么都和我攀比,现在却来找我说什么姐妹情分,我和她可没有这情分。”

这边和陈倩雯聊完天,元宵节过后,江越就向法院递交了离婚起诉。

许宁当时正在家里和铮哥黏糊,毕竟孩子们刚开学,家里的四位老人也在昨天打包去了海城度假,这一两个月是不打算回来,他们说要在海城等待春暖花开。

看到陈倩雯的电话,许宁接了起来,然后斜睨了铮哥一眼,打开了免提。

“许宁,你忙吗?”

“不忙,陈学姐听声音情绪有些低落,出什么事了?”

陈倩雯“呵”了一声,“江越今天上午发起了诉讼,要和陈静文起诉离婚。”

“之前听你说,他们不是暂且分居的吗?”许宁看着铮哥,疑惑的问道。

“所以说啊,陈静文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元宵节当晚出去买醉,带了一个男人回家,被早上回家取东西的江越给堵着了。”陈倩雯说完,似乎有些忍不住的笑了,“这两天她天天跑到我家里,让我帮着想办法,说是自己的青春被耽误了,不能人财两空,让我帮忙找律师,缠的我精神很差,明天去你店里好好补补。”

“好啊!”许宁答应,“不如这段时间你先去别处躲着,会娘家或者去你公婆家里,等一切尘埃落定,或许能好处理一些。”

在许宁看来,陈静文的做法,还真的是让陈倩雯快要解脱了。

婚姻存续期间出轨,居然还胆大包天的带到家里,话说两个男人没打起来吧?

又说了一会儿,许宁挂断电话,扭头看着铮哥:“你怎么想的?”

“哪方面?”铮哥淡淡问道。

“把男人带回自己家呀。”

铮哥眼神凝视着许宁,好一会儿才缓缓笑道:“我对不会发生的事情,不予置评。”

见许宁眉开眼笑的模样,铮哥抬手在她头发上撸了一把,“我对自己的颜值和能力还是很有自信的。”

“哟哟哟,你莫非姓王?王婆的王?”许宁捧腹大笑。

“胡闹!”谢铮有撸了一把媳妇的脑袋,“今晚好好调教你一下。”

许宁美眸发光,“真的?”

“……”铮哥内心无比曲折,“假的,别想占我便宜。”

“无妨,我允许你占我便宜。”许宁猫儿似的,一头扎进老公怀里,“衣柜里还有一套兔子装呢!”

“……”

“小狐狸装也有,小猫的也有……”

“宁宁,你哪里来的这些衣服?”铮哥简直大开眼界。

许宁美眸左顾右盼,嘟嘟囔囔的道:“自己做的。”

手臂圈着媳妇的纤腰,铮哥想用力将她勒死在自己怀里,这个让人操心的媳妇,简直要了他的老命。

“兔子装。”

许宁愣了一下,然后捂嘴笑的好不荡漾。

她家的男人,标准的口嫌体正直。

当晚,谢铮看到从浴室穿着兔子装出来的媳妇,直接攥着她的手腕,将人给狠狠的按在了床上,很快气氛变得无法控制起来。

铮哥在出大力的时候,看着许宁那一副媚入骨髓的妖艳模样,只想着最好今晚是能折腾死她才好。

他在之前,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件兔子装居然是开档的,他家这媳妇还有什么是干不出来的?

以前床上如何全都不说,这一夜消耗的精力,铮哥觉得自己必须要大补特补一番。

睁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了,许宁扭头看着还在沉睡的老公,揉着腰去了浴室。

“铮哥……这是上年纪了?”许宁嘀咕着。

以往不管夜里如何折腾,谢铮总是比她起得早,可这次居然还在睡,她多少有点过意不去。

昨晚她可能浪的有点大,铮哥没能抗的住。

以后应该节制一点了,她可是想和老公长长久久的做运动的。

许宁不晓得的是,天光乍亮的时候,谢铮抱着昏睡过去的她洗了个澡,然后下楼吃了点早餐,处理了一下公务,睡下还不到四个小时。

昨晚折腾了五六个小时,四个小时的睡眠哪里够,最差也要八个。

洗漱完她下楼去了,看了眼时间,先在客厅里看会儿电视,到点再准备晚饭。

今天晚上打算给铮哥做点补身子的药膳,不然长此下去,她真的要哭断肠不可。

想到昨晚的疯狂,以及现在还睡得深沉的整个,许宁想着要不要将衣柜里的那些动物装“封印”起来,她是完全没想到,铮哥昨晚居然能那么兴奋的。

------题外话------

许宁:二妖,你说我铮哥是不是上年纪体力不行了?

渣作者:emmmmmm

谢铮:宁宁,你说什么?再重复一遍。【温柔笑】

许宁:【惊悚】我重复什么?谁说我老公体力不行了?谁,给老娘站出来,二妖,你滚出来,看老娘不打死你。

渣作者:o(╥﹏╥)o我一个字还没说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