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相敬如宾/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夸她们呢,春兰听了便笑着道:“少夫人快别这么说,少夫人与二夫人也是有福气的,哪是我们这些丫头可比的。”

牛小花听了直乐,知道她们可能出身显贵之家,却并不拿乔,也算是松了口气,暗忖这两个丫头气质与旁人不同,估计是从侯府出来的。

到了地方,牛小花拉着春香一起进去了,又指了二宝的屋子以后,春兰秋兰才又带着钟根生和何阿秀回屋了。

牛小花和春香的屋子倒在一处院子里,隔的并不远。

春香还有些忐忑,牛小花笑着道:“让你别这么担心,你还这么担心做什么?!我早说过,我们家土妞虽出身显贵,但却是极好相处的,她对自家人最是护短,你呀,别多想,相处着久了就自会知道,以后也自在一些,家中也没这许多规矩……”

“我知道了,今天看了才算是信了,原来我还担心,毕竟小姑子是公主……”春香低声道:“她来京城许久,我原本以为现在肯定有大家小姐的气派来,脾气大着呢,我还挺害怕的,现在看了才算是明白,小姑子虽然有气派,却并没有脾气……”

“她不是没有脾气,只是对自家人没脾气罢了,你瞧着吧,若是有别人欺到咱们头上来,她第一个不依……”说完牛小花又笑了,道:“来京城这许久,也不知道她有没闹出笑话来,等歇足了气,咱俩去问问,还不知她怎么大闹京城呢,偏信上又说不清楚,大宝也只说开了几间辅子,其它的也并不知了,我猜该是很热闹……”

春香听了便是一笑,此时才算是彻底松了口气,来的时候,钟家所有人都将沈思思的底透给她了,也是真当她是一家人看待,所以才并不隐瞒。

春香也是个有数的,自是不会胡乱说的,只是心里难免忐忑,现在看这里安排的妥妥当当的,屋子精致又暖和,笑着道:“……小姑子心里是有我们的……”

“那是自然……”牛小花还想说两句,大宝已进来了,看他热切的眼神,牛小花便红了面,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春香见了脸也一红,便又笑了,道:“嫂子,我先回屋去歇着了……”

“你急着走做什么?!”牛小花想拦一拦,春香却早一溜烟的回自己屋去了,哪肯多留。

回了自己屋子以后,见一个小丫头在呢,她笑着行了礼道:“二夫人,我叫玉珍,是姑娘分到二夫人屋中来伺候的……”

春香有点不太自在,她哪会讲究这个,便笑着让她起来了,觉得挺过意不去的,不过自嫁入钟家以后,她也是有人伺候的,生活虽与娘家时不同,但也并没有多难,想着也是小姑子的一片心意,便与她说了几句话才让她下去了。

春香看着这屋子也是布置的十分精致,心中满是感激,看着梳妆台前有一只精致的匣子,便打开看了,看里面美丽俏佳人的护肤品彩妆都有一套,一样不缺,她的心顿时就热了起来。

在她还没进门的时候,小姑子就已经让大宝也捎了她的一份回去了,所以她很是稀罕,现在这里又是一份,心中就温温热热的,对这里的生活也少了一份忐忑不安,暗想着小姑子如此有心,她可不能让小姑子烦心才好。以后能帮忙的她也要帮一帮。

春香一走,大宝便关了门,牛小花脸更红了,欲上前来开门,道:“……大白天你关门做什么?!这里可不是边城自家,这里的丫头婆子们看到了像什么……”

“不是老家也是自己家啊……”大宝才不管,一把将她抱住了,牛小花哭笑不得,却身子也软了,心也软了,许久未见,她也很想他的。

“算一算也半年未见了……”大宝委屈的道:“小花,你就不想我么?我可想死你了,不过我很乖的,从来没去过不干不净的地方……”

“你的性子我是知道的……”牛小花心一热,也抱住了他,道:“罢了,依你便是,看你猴急的……”

大宝一乐,抱着她就往榻上抱,牛小花催他道:“去拉上帘子,急吼吼的做什么?!”

大宝便急忙的去拉上了帘子,扑了上来,道:“虽然还有很多话想与你说,不过现在先做了再说不迟,先依着我,我可憋坏了……这半年委屈了我的两只手……”

牛小花听的眼睛里直带着笑,闷笑着道:“亏你这出息……”

这半年牛小花也养回来了,好吃好喝好睡的,再加上沈思思的护肤品,真是容光焕光,大宝早眼睛看的亮了。

她这娇嗔的样子,引的大宝咽了咽口水,也不说话了,急吼吼的开始扒衣裳,一面道:“……我这半年买了许多的好衣服,好首饰呢,以后再换,今天来不及了……”

牛小花被他的手摸的直笑了不停,想取笑他一回,又觉得实在不忍,她也想他了,他一欺上来,她自也是软了十分,只是娇笑连连,屋子里本就温暖,现在更是火热万分。

大宝却突然停住了,低声道:“你带了药没有?!”

牛小花一愣,道:“带了,只是还要吃吗?!我们年纪也到了,你不想要孩子么?!”

“不是不想要,而是现在不能要……”大宝低声道:“现在京城不安定,往后一段时间内可能要出事,我不能冒险,你现在若有了孩子,万一……”

牛小花一顿,轻声道:“……土妞她是不是很辛苦,遇到难事了?!”

大宝点点头,道:“一时也说不清楚,还有四宝的事,以后再说与你听,只是你自个儿知道就行了,却是不能说出去的……”

“我自是有分寸,不过春香也要继续吃药了,她年纪虽不小了,但也不适合现在要孩子,我一会儿去与她说一说,还好她算尊敬我这个大嫂,这事也肯听我的……”牛小花停顿了一下,见他进来了,更是抱的他的脖子极紧,满足的不得了,想了半年了,现在一触即发,哪里能忍得住,顿时这榻也乱晃起来,真是久旱逢甘霖,牛小花更是娇007喘连连……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了。

大宝哪还有闲心再说话,只是抱的她紧紧的,压在榻上,大动起来,更是喘吁吁的,两人急的是连衣裳也半耷拉在身上,根本就来不及脱007完,不过这也算是别有情趣。

久未见面的二人,屋子里软语侬侬。

地底的炭火真是烧的旺旺的,看来沈思思是早预料到这种事了,乐见其成,本来她对大宝就有亏欠。大宝为了她一直没回过家,呆在京城守着自己,现在看他们夫妻团聚,沈思思心中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听见丫头们回报说大爷屋里门紧闭,便笑了起来,让人别再去打扰,这才继续与二宝三宝说话。

三宝笑着道:“爹娘过中秋的时候才叫没味儿呢,爹还养了螃蟹也大了,中秋吃的时候,他一个劲的念叨着土妞不在家,土妞没吃到,一个劲的叹气呢,酒也没喝几口……”

二宝听了便闷笑,道:“是啊,娘也是,总念着土妞有没有衣裳穿,会不会在京城受气,如今看到你这样,我们也放心了……”

“以后一家人总在一处,也不用时时念着了……”沈思思听了心中热乎乎的,笑着道:“至于科考之事,你们先不用着急,这两天我寻个机会,给你们找一个好的学院进去,不过里面的人若是你们相处不好,便回家来学也一样,大不了我请几个老师回来,京城学院里多败类,若是学风不如外界传的那样正,不如不去……”

“我们省得……”三宝笑着道;“若是实在学不到东西便回来,如今我倒是有点把握的……”

“二宝,你呢?!”沈思思笑问他道。

二宝道:“我也只是考一考,考不考得上还难说,若是考不上便罢了,以后捐个官去做个什么也好。”

看他想的挺通的,沈思思便放了心,道:“以后你们的仕途倒不必担心,即使做不了官,家中也缺不了你们一口吃的……”况且,他们是她至亲的兄弟,以后她自有安排,自家人做事,绝对比外人放心一些,二宝三宝的性子,她又是知根知底的……

两人看她过的好,倒也笑着道:“原本在家还有些担心,来了看你这样也算放心了……”

沈思思一笑,道:“二宝,你与春香相处如何?!还满意么?!”她是怕造成一对苦命的怨偶,尤其是万一话不投机什么的最痛苦,夫妻是要过一辈子的,若是说不了几句话那肯定十分难受。

二宝听了便笑着道:“虽说我们没有大宝与大嫂那么情笃,但她也是个很乖巧的人,在家时也学了认字读书,现在又跟着大嫂学算账理家,与我也能聊到一处去,这样的妻子我也很满意了,感情还没有培养出来,但日久情深,现在相敬如宾也挺好的,她对我也很尊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