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血脉相连/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不容许有任何闪失,所以十分着忙,或者说他兴奋的一夜未睡,也根本就睡不着,一早上起来怕精神不济,还特意的服了补品,并且用鸡蛋滚了眼圈,看起来更有精神一些……

金狐在他身边十分的无奈,道:“……你这样真的很好看了。真的。”

穆泽宸还不确定的看着他,眼神疑惑的很。

“……好吧,如果她不喜欢你,你再好看也没什么用……”金狐忍不住打击他道。

穆泽宸的表情呆滞了一瞬。

金狐一时间都不忍心看下去了,这样的主子,真的是它要保护的人吗?!它扭了下头,叹了一口气,暗想,这呆子,真的越来越不如沈思思了,与她无论何时都淡定的样子比起来,他在面对她的时候,还是真的好呆的。明明在处理别的事情上那样的淡定自若,十分冷静……

人人都有克星呐。唉。

“如果她喜欢的是成熟冷静的男人,你现在还太嫩了一点,如果你一直这样,她又怎么可能会喜欢你,我看她十分成熟,也许等有一天你成长为一个十分成熟的男人,你们就有可能了……”金狐无奈的道:“……之前的你真的很冷酷,现在才发现你这么幼稚,像个呆子似的,哎……”

它的眼光是不是错了?!

穆泽宸低了一下头,半晌才道:“……我明白,我会的。”

虽然青涩的他,还是稍显稚嫩,但是,他眸中全是坚定,以后一定会成长为一个极优秀的男子,成为她的保护和依靠,成为她可以全心信赖的人。

金狐跳到他的肩头,道:“……今天你要特别小心,如果连命也没了,就什么都没了,无论发生什么,一定要活下来。记住我的话……你活着,才能拥有她……”

穆泽宸郑重的点了点头,金狐这才跳了下来,立在椅子上,道:“……至少十之八九是冲着你来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你现在这个时期,有一个大劫,只希望能顺利度过……”

金狐与他相处久了,毕竟也是有很深的感情了,哪怕知道他十之八九不会有凶险,但是,还是会忍不住担心,一次又一次的叮嘱着。

穆泽宸身着红色礼服,面如冠玉,看着它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

他揉了揉它的脑袋,道:“……即使为了我们的主仆之情,我也会活下来的,不然岂不是枉顾了这么多年你的陪伴……”

金狐一怔,眸中闪过一道金光,心中涌过感动。眸中也有点酸酸涩涩的,它想,这大概就是人类的感情吧。它总算深有体会了。

穆泽宸低声道:“……虽然你们族人的规矩是护着我,认我为主,但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么多年你一直陪伴着我,与其说是主仆,不如说是兄弟,我一向都很喜欢你的,从来没有当你是个仆从,你是我的兄弟,比亲兄弟还要亲的人,虽然我没有兄弟,但看普通人家的兄弟姐妹的关系,也差不多吧,我小时也没什么人陪着我说话,寂寞的时候,也是你一直在陪着我说话,陪我练武,教我武功,陪我打发时间,上一次我遇险,差点丢了命,也是你在护着我,才保得我一命,不然,如何有现在的我呢?!更没有机会拥有幸福了,金狐,我真的感激你,有你在,才有现在的我,才能遇上她,也是因着你,我才下了决断,将她接了回来,我和她的姻缘,也是你成就的……”

金狐的金色的毛发都绷了起来,胖乎乎的身体也坐直了,一直盯着穆泽宸看,眸中若有湿意,都要哭了,看着穆泽宸十分欣慰,那种感觉,像是要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要成亲的感觉。

此刻金狐胸怀中涌出一股为父为兄长的感觉出来,看着穆泽宸的眼神十分的自豪。

穆泽宸半跪下来,摸着金狐的毛发,道:“……谢谢你,我的兄弟。”

他的声音轻轻的,却十分郑重,认真和感激。

金狐终于泪崩,差一点都刹不住车。

“……你要成亲了,你是故意引我哭的吧,”金狐郁闷的道:“……我还从来没有这样哭过,呜呜……”

穆泽宸轻笑一声,眸中也似有湿意,道:“……所以今天不管如何,如果真的避不开去,你一定也要好好活着,若是有可能,帮着护着她一二,我也会……知足了,就当是有缘无份吧……”

金狐冷瞪他一眼道:“不会的,我绝不会让你有事的,你放心……”它站了起来,道:“……反正记住,你活着,才能拥有她。”

穆泽宸释然的笑了起来,道:“……我知道,我一定会尽量的好好活着,但我也知道,他们都会冲着我来,只因为我的命格……从小到大我都是靶子……”

金狐眸中都有点控制不住了,忍不住想要泪奔的感觉。

穆泽宸一笑,道:“……别哭了,别人看到你哭,会吓疯掉的……”

金狐瞪他一眼,又给跑走了,道:“……婚礼上小心一点,我去找我的族人,你放心,我会一直在婚礼边上护着你的,今天好好的成亲,别给本大仙丢脸,哼……”

它一跑走,穆泽宸便轻笑起来。

侍女们继续为他梳妆,穆泽宸站了起来道:“快一些吧……”

“……是。”侍女们也不敢看他,帮着他整理仪容,穆泽宸直检查了三四遍,才放了些心,压抑不住的心跳,总是担心自己哪里失了礼仪,像得了强迫症似的一遍遍的检查才能放心……

想到要与她成亲,他就高兴起来。

哪怕真的没命与她走下去,继续姻缘,但是能拥有一次与她的婚礼,他也满足了。

土妞,钟土妞,宝嘉公主……

穆泽宸努力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脸上忍不住的压不住的喜悦。

正想起来出去,就有侍女过来叫他,道:“……回禀宸王爷,穆王爷请小王爷过去,说是有话嘱咐……”

穆泽宸顿了一下,对于新封的这个宸王的封号还有点不习惯,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看时间还早,便也不着急,道:“……带路,莫要耽误了时间。”

“是……”侍女应了一声,将他带到了偏厅后的小花园。

穆王爷坐在亭子里等着他呢。

穆泽宸顿了一下,走上前去,道:“父王,你找我有事?!”

穆王爷抬眼看着他,红色的喜服,一表人材的样子,心中微喜,叹了一口气道:“……看你今天成家立业,我也能向你母妃交代了。”

作为父亲,他的心情是复杂的,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虽然从小有点冷静过人了一些,与他也不算是特别的亲,但他还是很疼爱他。

穆泽宸见他提到母妃,表情也好了一些,点点头,没说话。

穆王爷心中十分欣慰,看着穆泽宸,道:“你从小一向是个精明的孩子,我知道你一向心思很多,人也不是不通世事,吾儿,告诉父王,你怪不怪我?!”

“父王在说什么?!”穆泽宸的表情不变,只是眼一直敛着,没有抬头与他对视。

穆王爷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你是怪我的,我们父子的确也疏远了不少,我只你这么一个儿子,若是儿子多,我也不在乎,但是……自那以后,我才知道自己失去的是什么,虽然我知道捡回来很难,但我们毕竟是父子情深,我希望你成家后能明白我的苦心,不要再怪父王了好吗?!当年父王也是逼不得已……”

穆泽宸没说话,一直低着头,面无表情。

穆王爷看他这样,难得的心中滑过一丝难过,叹了一口气,道:“……这些年,你一直是靶子,的确是父王当年做错了。可惜人生没有后悔药,可当初那般的难,父王也是毫无办法,那是当时最好的办法了,今日的穆王府的确是如日中天,可当初,却是如履薄冰,你母妃也是那时没的……想起来我就悔恨,我该早些下手的,也不会牵连到你和你母妃,害得我们一家三口阴阳相隔,父子隔阂……”

穆王爷的脸上涌出一丝恨意,穆泽宸的脸上也微微有些松动,他看了一眼穆王爷,动了动唇,道:“我明白,我知道你当初是迫不得已,但我已经没什么可以为你牺牲的了,宝嘉公主,更不可能。你以后不能再利用任何人……”

“……父王保证。”穆王爷看他说了话,心中也柔了起来,看着他道:“……绝无可能了,因为父王会很快动手,没有人能阻挡到我们父子,不过这些事我会去做,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好好去成亲要紧,我叫你来,一是与你说说这些,因为明天你就成家了,二也是要将这个交给你……”

穆王爷递给他一块玉玦,奇怪的是,那玉触到手上,似有丝丝流动,与血脉相连之感。

穆泽宸拿到手里的时候,就有点发怔,因为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让他十分动容,心都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