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姻缘/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王爷道:“这是灵玉,找来的上好的玉,找大法师开了光的,注入了父王和你母妃的一些精元之气,这块玉从你出生起就一直准备着了,只等合适时机给你度过难关,大法师说过你命中今年有一大劫,现在是最好的时机,这次婚礼十分凶险,此玉有灵力,定能助你化险为夷,保你一命,若不是你坚持,父王也并不赞同你现在成亲,等事情尘埃落定之后,不是更好嘛……”

穆王爷还叹了一口气。

穆泽宸微微动容,知道他的无奈,便抬眼去看他,道:“……今天父王也有大事要做,父王也要小心……”

穆王爷眼眶微润,点了点头,父子之间再无言语。

好半天,穆王爷才道:“……去吧,玉要随身携带。”

穆泽宸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穆王爷的脑子里只浮现十二个字:君子端方,如玉如松,高贵如斯。他的儿子已经大了,当年的他只有野心,而随着年纪增长,他在意的也有父子情深……

看着他能成家立业,正式成人,他也高兴不已。

穆王爷闭了闭眼睛,忍了这么多年,今日终于能得偿所愿,虽然他的爱妃不在了,但儿子还在……

一切都是值得的。

穆王爷欣慰一笑,只等一切尘埃落定之时,便是最好的开始。

穆泽宸走了一段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心中似有暖意。

父王,母妃……当年的状况的确很艰难,那样的状况也是无可奈何。只是当年失去母妃,他还是很有怨气的,加上自己的声名之所以被传出来,也是穆王爷当初为了造势所为,不是不怨的……

但穆泽宸也知道此事不能全然怪父王,当年父王也有他的无奈。只是生于帝王家,难免会有这样的抉择。

这样已经很好了,穆泽宸知道他不能完全怨下去。因为有些东西必须要挽回,不可能怨一辈子,失去的已然失去,所拥有的必须得珍惜。不然一切都会来不及。

穆泽宸平定了一下情绪,便去了沈思思的院落。

他站在院门外,将院内的侍女们惊了一跳,她们走了出来,对视一眼,无奈的道:“……宸王爷,马上就是吉时了,这时过来是……?!”

每天对于穆泽宸的报到,她们也习惯了,只是今天已然是吉时了,难道今天也不落下?!

穆泽宸脸一红,顿了顿,用尽量平静的语气道:“……她的贴身侍女在不在?!我有东西要传给她……给我找一个过来,叫秋兰或是夏兰吧,不要找春兰……”

侍女应了一声,应声去了。

整个院落谁不知道小王爷与公主的侍女春兰不太对头?!

过了一会,秋兰也过来了,其实她的心里也很是郁闷的,不过她不动声色,也没有傻乎乎的像春兰一样将所有心绪都给透出来,她心内吐糟不已,小王爷真是一天也不肯落下啊,这种执念,也真是让她们佩服。

她看着穆泽宸,笑着道:“小王爷马上就到吉时了,不知小王爷有何吩咐?!”

穆泽宸有点不好意思,却还是执着的将手中的玉给递了过去,道:“……麻烦姑娘给交给公主,请她今天随身携带,这是灵玉,能护身的。”

秋兰一愣,接了过来,便已感觉到此玉的不凡。

她一笑,道:“是,我一定亲手递给公主。”

穆泽宸这才走了,秋兰看着他一表人材的样子,身着红色袍服,更加精致了,生的竟比女孩儿还要好些。

她叹了一口气,想到自家公主不咸不淡,除了对家人,对其它都有点无所谓的样子,无奈的道,若是公主喜欢小王爷,其实也真的是良配,两人站在一起,一个俊美无俦,一个倾国倾城,绝对相配。

可惜了。

但愿这亲成了以后,能成就彼此的姻缘吧。

只是姻缘这种事,也是急不来的。

秋兰想了想,便带着玉来到了屋里,其它三个丫头都在围着沈思思,给她梳妆呢。

看她进来,春兰问道:“……小王爷叫你出去做什么?!我该出去的……”

“今天大喜日子,你就别凑热闹了,你啊,这脾气真该改改……”秋兰笑着走上前,将玉递给沈思思,又将这话给说了。

沈思思听了倒是一怔,捏在手心里的玉流动着一股灵力,她一捏就明显的感受到了。

沈思思顿了半天,才有些感动,道:“……他倒是有心了。”

四个丫头也有点感动,明知道今天可不止是婚礼这么简单,没料到他却把玉送了过来,虽不知来历,但也知道这玉肯定价值难求,只怕世上也没有第二块……

给了公主,他又怎么办呢?!

明明知道很多人针对的人是他穆泽宸,可他还是怕她出事,不敢冒一点点风险。

光冲这一点,穆泽宸就是一个好夫婿的人选。

秋兰虽没说什么,但也是赞同的。对穆泽宸也是浓浓的欣赏之意。对于公主与他的姻缘,其实更看重了。

春兰的脸色也好了不少,叹了一口气,道:“……其实小王爷挺好的,只是怕公主不喜欢,若是喜欢也没什么不好。”

以命托付,这样的情谊,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

沈思思没有说话,只是表情缓了许多,对穆泽宸也更添好感,她之前一直看这件婚事是一场不得不办的亲事,而现在,她必须要……开始正视穆泽宸对她的感情了。

不能再坐视不理下去,让穆泽宸成为第二个四宝。

其实这些日子沈思思想了很多,四宝的事,她其实要负很大的责任。是她当初做错了……

真的错了。人的感情虽然不可控制,但若是当初能正视,能说开,也许四宝还不会如此纠结。

就是她当初一直想着这只是一时的感情,以后会变的,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她没料到的是,少年的感情,会一直坚持下来,持久不变,变成他浓浓的解不开的心事……

的确是她做错了,怪谁都是没有用的。

沈思思脸色稍好了一些,道:“……继续上妆吧,别误了吉时。”

四个丫头虽然不知道她有什么想法,不过她们也没问,反正不管公主有没有感情,小王爷既有这种心意,就说明,这段婚姻,还是有持续性的,还是会有未来的……也许能将错就错也不一定呢。

她们也开始期待起这场先婚后爱的感情来。

公主与小王爷,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绝对是良配。

妆好以后,沈思思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点恍神,其实前世的她有点平淡,但这一世的自己,美到惊人,尤其是妆扮好以后,真的是倾国倾城的佳人……

她都有点看呆了,不知不觉中,先天的条件,加上后天的保养,她竟长成了如此的绝色。

冬兰和夏兰看了都赞叹不已,冬兰道:“……以公主的容颜,别说小王爷了,什么类型的男子都得被迷倒,怪不得小王爷这些日子以来一直无所事事,团团的围着公主转了……”

众人都笑了起来。

沈思思瞪她一眼,眼神却如洛神,顾盼生姿,十分灵动,犹如天女下凡,其它的侍女们也都赞道:“……公主真美。”

沈思思转过身,拧着眉头道:“……我父母和哥嫂他们怎么样了?!安排好了吗?!”

“都安排好了,不会出事的……”秋兰低声道:“……他们的位置特意安排的偏了一些,身边围了大批的高手,大爷他也不会容许家人出事的……”

“实在是因为我的婚礼,他们才一定要来,我都不愿意让他们来,太危险了……”沈思思有点忧虑。

“不会出事的,公主只出嫁这么一次,他们若是不来,如何心安?!”秋兰劝道:“……反正会小心的,绝不至于有事。公主且宽心吧,安心的等待吉时,上轿成亲就好……”

众人都笑了起来,已有嬷嬷围了上来开始说喜庆的话,看着她十分惊艳,道:“……还是公主的丫头不凡,这上妆的手法,真将公主衬的更美了,比宫装还好看……”

沈思思笑了笑,免了她们的礼,她们也不敢托大,讨喜的话说过以后,便开始按照规矩做事。

因为此事重大,穆王爷为了避免风险,所以有的礼节能省就省,省不掉的也就按着来。此举自是合沈思思心意。

对于古代的繁文缛节,她也十分无奈,能省就省,也省力气。但其实省了一些去,还是有许多的规矩,而且还是东原的规矩,有点古怪,但也无法。

出阁,出院子,上轿,然后按照规矩到了礼堂。

沈思思盖着红盖头,慢慢的被嬷嬷扶着走向穆泽宸。

东原的规矩与大禹不同,新郎是不踢轿的,需要媒婆或嬷嬷扶着走向新郎。所以穆泽宸在此时,恨不得自己奔过去自己扶着她过来,但他还是给忍住了……

他的心砰砰的开始乱跳起来,连眼睛都开始发着光,手心也在出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