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伤情/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命托付?!真心换真心?!

沈思思看着他眸中了然的炯炯之色,也有了然,却也有点茫然。她动了动唇,似乎想说什么。

大法师却笑了起来,道:“……痴儿,时日久了,你自会明白我的话,不管你是否是异世之魂,既已投生,不必再执于往生之事,不负今生才好。”

沈思思怔了半天,追出去想问几句,却见他已飘然离去,广大的袖袍在空中形成一道风景,看上去极有仙气,他的话语还透过空气传过来,喃喃的道:“小王爷对你情根深种,可不要辜负了他,也不可辜负了自己,看着他,看着东原……拜托了……”

沈思思怔怔的听着,看着他的身影消失,才回过神来。

她闭了闭眼眸,难道她真的是极有福气之人,所以才影响到穆泽宸的命格?!

这一切,真的是注定的吗?

沈思思其实并不太信命,可是……

管家匆匆到来打断了她的深想,道:“……王妃娘娘,其它人已在大法师的救治下,转危为安,太医说,只需服几贴药,再将养一段时间便可恢复身体了……”

“那就好……”沈思思顿了一下,松了一口气,道:“让太医们费力救治就好,王爷呢?!王府里的情况怎么样?!”

“王爷出去有事了,不过在离去之前,封锁了王府,让奴才们除非有重大之事,否则不许出王府一步……”管家低声道:“……这是王爷老早就嘱咐下来的事,说是,帝都城里有大事发生,不要出府,免出意外……”

怪不得,除了她的人守着王府内院,外面不知不觉中也加了重兵,别人都以为这只是为了穆泽宸的婚事做的防备,沈思思现在才明白,穆王爷是早有准备,早就将王府守的如铁桶一般了,看来帝都城的确是有大事要发生了……

穆王爷也是一个铁血之人,只怕今天的帝都人是睡不好觉了,而宫中肯定有变。

沈思思做为穆泽宸这边的人,自然是站在穆王府这边的,不说穆王爷的是非,只说立场,他们就必须要赢,否则这穆泽宸这么躺着,的确是个大麻烦,还不是死路一条……

如若真的输了……沈思思皱了一下眉头,她也一定要拼尽全力带着穆泽宸走的。

不过……穆王爷既然赌的如此的大,肯定不会输,但沈思思也要做好输的心理准备。

“王府中其它宾客呢?!”沈思思低声问道,原本这些沈思思是不管的,可是现在穆王爷不在,穆泽宸受了伤,而她就成为了这个王府的女主人,必须要管,是为了安全起见,也必须得管。

管家显然也是当她是主人了,便低声道:“……王爷也早吩咐过,一旦出事,不管任何事,闲杂人等一律清理出王府,王妃放心,现在王府内守的跟铁桶一般,不会出事,那妖道也已被收了,现在很安全……”

“那就好……”沈思思点了一下头,道:“……劳管家费心了,接下来的几天一定要更加费心,趁早治好小王爷,等王爷回来……”

“是,奴才遵命,一定全力协助王妃娘娘救治小王爷……”管家毕恭毕敬,现在也隐隐的猜测这个公主并非常人。

沈思思定了定神,道:“……王府内的杂事,也劳管家多费心了。”

“这是奴才该做的……”管家低声道:“……王妃只管照应好小王爷就谢天谢地了,其它的杂事,老奴一定会处理好。”

见沈思思没什么吩咐,管家这才退下去。他知道如不出意外,公主就会是这个王府的女主人,当家人了,他是绝不可能得罪她的。况且,宸王爷对她上心,在意,她又有着高贵公主的身份,他也不可能敢去得罪她,更何况她说话做事干脆利落,全在点子上呢,绝对是个不输于王爷和小王爷的精明之人,管家又怎么敢糊弄她?!

见他下去了,沈思思这才回了内室。

她让秋兰去打开了一点窗子透透气。又去查看了一下春兰的伤势,和穆泽宸的伤情。

秋兰惊呼道:“……公主,春兰她好像发烧了……”

沈思思吃了一惊,又走了过来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是有点烫的很。她拧着眉,道:“……大哥,小王爷有没有发烧?!”

“没有,正常的很,小王爷是练武之人,体质肯定是要好一些的,再加上他的伤势本来就不算重,春兰反而更重一些,她体质弱,发烧也是正常的,得要退烧才是……”大宝在屏风后皱着眉头,道:“……只是退烧是个大麻烦,若是处理不好,温度降不下来,人脑子都会烧坏了的……”

沈思思听穆泽宸没发烧,松了一口气,又将穆泽宸的事丢开在一边,忙道:“……夏兰去拿些烈酒来,越烈越好,冬兰,去叫太医过来,赶紧开药退烧……”

“是……”两人红着眼睛匆匆的去了。

沈思思将她们拿来的烈酒给用毛巾沾了,擦在春兰的手上身上,额头上,又用沾了酒的毛巾放在她的额头上,道:“这是物理降温,有些用的,等酒精干了,再换一块,太医呢,赶紧看看……”

那太医战战兢兢的上前,真怕王妃给劈了他自己,给春兰把了脉,皱眉道:“……伤上加伤,又烧了这么热,情况不容乐观呢……”

众人都急了起来,那太医也不敢耽搁,忙开了药方,然后紧急的抓药去煎了,后面的事就都手忙脚乱。

春兰灌的药最多,她还没有意识,完全是靠灌进去的,还漏出来不少,看的秋兰她们直掉眼泪,却得忍着使劲的灌进去,低烧的伤药,治外伤的药,补药,敷的药,一大堆,弄的众人眼泪都包包的,十分心疼……

敷的药更没什么时间提纯,急急忙忙的直接磨烂了,糊在伤口上,然后用布巾给包起来。

相比而言,穆泽宸就体质好的多,没有发烧,喂药的时候,感觉好像还有点下意识,喂进去会直接吞咽,虽然慢,但也并不让人着急,看他这样,沈思思也算是放了心。

她松了一口气,在穆泽宸身上就没怎么费心,全放到春兰那儿去了。

这个丫头跟在她身边很久,沈思思在内心里其实早将她们当成姐妹一样的疼,况且这个丫头处处为自己着想,担心,其实,沈思思心里真的很疼她。

秋兰她们更是哭的眼睛都肿了,沈思思虽没掉泪,眼睛却红着。

这个时候,只有她不能哭,没时间哭,她必须要拿主意,不能乱了分寸。

喂了药,又进行了物理降温,几个人一起守到天黑,月亮升上来以后,春兰的温度才渐渐的降了下去,沈思思他们狠狠的松了一口气。提着的心也松懈了下来,连太医们也松了一口气,暗想脑袋总算是保住了……

他们还不知道宫里发生的事情,但他们是知道穆王爷以后十之八九是要为人王的,穆王府的人是绝对不能得罪的。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金狐一直蔫蔫的守在穆泽宸旁边,它用尽了力气,现在全身都是软的,趴在穆泽宸旁边,眼皮都耷拉着,抬不起来,只是耳朵边听着动静,听着穆泽宸虽轻但却稳稳而绵长的呼吸,心里总是轻松的。

只要他好,它就放心了,它看着沈思思忙忙碌碌的来来去去,嘴角勾出一个笑意来,放心的睡过去了。

耗去的法力太多,它一下子吃不消,后来又一直担心穆泽宸,一直强撑着支持着精神,现在一疲惫,整个人精力不济,又给睡过去了。

沈思思过来轻轻的给它盖上了一个毛毯,眼眸柔和,她低声道:“……让厨房准备些鸡,做好了,等它醒了给它吃……”

夏兰红眼应了一声,匆匆的去了,过了半晌端了饭菜过来,道:“……公主,大爷,你们也吃一些儿,不然怎么支持得下去……”

沈思思应了一声,看春兰稳定了一些,便摆开了小桌子,将大宝和秋兰,冬兰和夏兰都拦到小桌子前道:“……大家都吃一些,晚上春兰的状况可能还会有反复,不管能不能吃得下,都要吃……”

众人应了,虽然没什么胃口,却还是强迫自己给吃下去了一些,却食不吃味,匆匆的吃了一些,便给收了桌子,众人一直守着夜,轮流着来,偶尔还会在小榻上趴着眯一会儿,只是精神却足的很,身体虽吃不消,却怎么也睡不着,担心的很……

沈思思看大宝一直守在穆泽宸身边,便轻声走了过去,蹲坐下来道:“……大宝,他也稳定了,现在只需按时服药,等他醒就好了,你先回去看看吧,家中的事我也不放心,你不在家,家中也没有主心骨,老的老,小的小的,怎么能放心?!这儿我守着。你再不回去,爹娘他们估计也吃的不安稳,睡不踏实,担心的估计都还没睡下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