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欺君/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正在忐忑中时,大法师已开口了,道:“皇帝陛下,吾为太子之事而来,此次前来是想与皇上说一说太子的命格……”

智帝也是提起了心,众臣更是心中忐忑不已,提着心,七上八下的。

大法师笑着道:“……其实太子的命格十分特殊,天下女子,也唯有太子妃能配,至于其它女子,却还并不是时候,现在呆在太子身边,反而阴气太盛,对太子不利。”

他这么一说,众臣都松了一口气,感激的看向了大法师,暗自庆幸着,只觉得大法师的声音可真是相当悦耳。心中也在纳闷的想,莫不是大法师也有了什么问题,所以才会说出与以往不同的言论来?!

不过,这对他们有利,众臣便也沉默不已,心中却暗想,大法师,果然也有了自己的小心思。虽说是方外之人,可是,与政局搅在一块的,也没几个干净的。也不知这个大法师是被谁给委托了。哎……

众臣心中嘀咕,却不敢说出口,此时头也不敢抬了,因为他们明显的感觉到了智帝的怒气,生怕又被这条喷火龙给牵连,最近皇上可真的是怒气很盛,他们这些做臣子的可真是比较郁闷。

族中女子虽进了宫,不过位份都并不高,皇上也并未多显示出宠爱。但他们还会自我安慰的想,只要皇上喜欢,以后等事情过了,总会好起来的。皇上也总有气消的一天,而皇上也总有要一直倚仗着他们的一天。

君臣君臣,君靠臣,臣忠君,才是朝堂。反正,他们的目的达成了就好,现在受点怒气也心甘情愿。

智帝脸上变了色,一双眸牢牢的盯着大法师,可是,大法师的眼神十分的笃定,至少智帝是没看出什么来。

智帝心中不愉,心下狐疑的很,现在众臣都在,他却故意的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这秘密还怎么保得住?!

大法师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私下说,现在这么一说,谁还敢进太子府,谁敢背负一个克太子的名声?!

智帝并不怎么愿意相信,只沉了声道:“……大法师,卿可知,这名声传出去,会有怎么样的影响?!对太子,太朕,对东原,对整个朝堂会有怎么样的影响?!”

大法师见智帝不高兴了,却还是轻笑,并不动声色,只道:“回皇上,吾自是知道,不过,此事事关重大,关乎东原未来,庙堂之高,吾哪怕不顾性命,也要为东原保留最后一点火种,皇上一生只有此子之缘,而太子,命中劫数太多,若是犯众女阴气桃花,只怕,于性命有碍……”

智帝气的笑了,恨恨的盯着他,他现在已经深深的怀疑这大法师究竟是不是神棍了,是可以随意用金钱就能收买的神棍,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智帝威严日盛,那眸中锐利的视线,真的很吓人,但大法师不动如山,一点也没有心虚的表情。

智帝深恨他不已,他这么一说,传了出去,太子就更难娶妃了,智帝更有点怀疑是不是沈思思捣的鬼,可大法师神色如常,又是东原人,不可能与太子妃暗中勾结才是。

况且自那妖道之后,大法师一直都呆在观中修行,并没有出过观。

智帝心下虽疑虑,却也知道他这可能是多想了,这是几乎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不过,智帝心口还是很郁闷,神色不大好,任何一个父亲听了这话都不大会高兴。谁不想儿子儿孙满堂,结果倒好……

智帝很不高兴,大法师也看出来了,来之前,他就知道,看智帝不说话,众臣也没有一个敢开口的,全都吸气禀声的样子,让他有点想笑,他也不再多言,说多了反而不可信了。

大法师便笑着告退。

智帝和一众大臣继续沉默,众人都没心再议论朝事,更不敢去触智帝的龙须,所以,老太监倒是马上宣布退朝了。

智帝一回内宫,便有人回禀道:“……回皇上,大法师一出宫就回观中了,并未在城中停留多久,据观中附近的侍卫说,每天大法师也会早中晚会出现在观前一次,从未离开过观中。”

智帝打消了一点疑虑,不过眉头还是紧紧的拧着,做为皇帝的疑心病果然重。

“皇上……”老太监低声道:“……这?!”

智帝心中烦躁,却打算静观其变,道:“……此事先搁着,事后再议。不着急。”

他打算冷处理,看看究竟是不是真如大法师所说。其实内心里是真的不怎么信的,以为是他们在搞鬼。

这种好像被人算计了的感觉,智帝非常不喜欢,心中非常的不爽。

老太监低声应了一声是,也不敢再多说。

但朝上有这么多人在,纸毕竟包不住火,这流言就又传的越演越烈了。

原来太子的命格这般的脆弱,不能承美人恩,以后当上皇帝也是无福消受后宫三千佳丽了,不过众臣民心想,只要宝嘉公主一个,已抵千万个了,世上最美的女人已在太子身边,其它的女子,倒也不重要。

他们越传就越是相互安慰,都有点同情起太子来。又有点心疼太子,因为还猜度着皇上是因为顾忌太子名声,故意不赐给众臣之女的。

太子越是弱势,越赢得臣民的同情,弄的智帝非常郁闷,但也没再理会这些流言。

与他们比起来,他这个做父亲的更关心儿子。

深夜的观中很是寂静,只能听到一些风吹过树叶间传过来的声音,沙沙沙的十分悦耳。

大法师此时在观中研究典藉,突然窗子被打开,一阵风吹过,蜡烛的风差点熄灭,但好歹稳住了,又给稳定下来,因为金狐又将窗子给关上了。

“来了?!”大法师轻笑道。

金狐无奈的跳了过来,坐在小几上的蜡烛旁边,道:“……晚上的山风真冷啊……”

大法师想笑,疼爱的摸了一下它的脑袋,这只狐狸,虽已活千年,可尚保持天真。真是可爱。

其实他是爱金俗之物,也爱美食,但他这一次选择帮忙,看的也是这只小狐狸的面子。毕竟他们相处也很久。

大法师心中暗叹,这太子妃的确是会忖度人心,让金狐来,又能达到目的,又让人十分不防。

所以,他才会在一点金银财物和点心果子烧鸡的攻势之下给答应了这事。反正太子妃与太子,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人的确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不如卖个面子,以后他们两人掌权,他日子也好过一点儿。

大法师想了想,又笑了起来,道:“……我进宫之后,观前观后侍卫更加多了起来,你避开了吗?!小心别被人看到了,若是看到了,可是欺君之罪……”

“都是凡夫俗子,我又怎么可能避不开……”金狐不屑的道:“……放心。”

“不过我说归说,但皇上不信,你们还不是没有办法?!”大法师轻笑道:“罢了,帮人帮到底……”

他站了起来,清朗的身影十分清爽,走到书柜前拿了一个小瓶子过来,道:“……回去给太子吃下,太医查不出来,等事毕,达到你们想要的目的后,只要再喂一颗既可解。”

金狐笑着收下了。

大法师又坐了下来,看它还不走,便笑着道:“自你离开我身边去了太子身边之后,你也一直呆的好好的,每次与我见面都匆匆的,恨不得立即回他身边去,我真是养不熟你啊,不过你与他,也许是天生的缘份,后来我也想开了,之前还曾纠结过一阵子,怎么?!现在怎么不走了?!”

金狐听他这么一说,又有点内疚,蹭了一下他的手指,道:“……我刚来东原时,谢谢你曾照顾我。”

大法师眸微软,柔声道:“……我们是互相照顾。我一直都是寂寞的,所以很感激那段时间你的到来和陪伴,虽然你给我添了不少麻烦……”

金狐一乐,它刚来人间之时,很多事都不懂,的确给大法师添了不少的麻烦,一想又有点内疚起来了。

金狐眸光放软,道:“……总之,谢谢你的陪伴。”

大法师眸光也微微变软,道:“……我也要谢谢你。”

两人对视轻笑,大法师又笑了起来,揉了揉它的脑袋,道:“……说吧?不是为了与我叙旧才不走的吧?!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关于太子?!也只有他,才能令你这么关注,纠结了……”

金狐一囧,道:“是啊……”

它叹了一声,道:“……我能看出他们是天生地设一对,我能看出穆泽宸的命格,但却看不出她的,我明明已有千年修为,为何看不透?!我不懂,是我法力不够吗?!”

“你纠结的是这个?!”大法师轻笑道。

“是啊,我纠结的是,她的命格究竟是怎么样的,她是不是也能专心以待穆泽宸……”金狐低声道:“……我看不透她的内心,但穆泽宸真的在我面前,就像个透明的,我心疼他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