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 随心/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法师眸光微闪,道:“……想问我她的事情?!”

“……嗯。”金狐立起了身子,专注的看着他。

大法师笑着道:“缘份天注定吧,不要纠结,我只会说她本不是这世之人……”

金狐微微瞪大了眼睛,盯着大法师看。这个人类,明明只能两百年可以活,修为也并不如它,但是,他有一双更加精明世故,看透一切虚妄的眼神。那是虚空之眼。

“所以,她的想法与我们有着很大的不同,但我也不知她身处的那个世界是什么样的……”大法师笑着道:“转告穆泽宸,惜时需惜。”

金狐郑重的点了点头,犹豫的道:“……那她的桃花呢?!她和大禹的君王之间?!会不会……”

大法师轻笑道:“……我只能看到东原的未来。”

大禹的君王他见不到,自也看不到他们的国运。

金狐有点失望,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谢谢。”

“毋须庸人自扰……”大法师笑着道:“随心而走,一切可解……”

金狐点头,应了一声,这才恋恋不舍的跳窗离去了。

风更大了一些,一开窗烛火就被扑灭,看着它金色的身影在夜色中消失,大法师站了起来,看了一下繁星点点,然后才将窗户关上。

两颗帝星都极亮,东原和大禹,也该走上同样的命运了,但却是好的运势,他只看到两颗帝星都是被这个女子纠缠在一起,纷纷扰扰,延绵不绝,惠泽千秋万业,子孙后代……

这样的功德,哪怕真的私人之事上有什么忌讳,也不碍的。反正,都是小事。

大法师一笑,继续翻阅典藉。

金狐回去将药给了沈思思,这才去找了穆泽宸,犹豫着,还是将大法师的话给转告了他。

穆泽宸微笑道:“……我知道了。”

金狐有点担心的道:“……你,不担心吗?!”

“连大法师都这样说了,还有什么好担心?我不会多想,也不会自寻烦恼。况且大法师既然肯说,只说明……”穆泽宸笑着道:“他肯定是看到了点什么。”

金狐无语,耷拉着脑袋,道:“……这方面我不及他,他的卜算能力,比我强得多,要是我也能算得到就好了……”

“随心吧,别多想……”穆泽宸笑着道。金狐这才不纠结了,暗想,穆泽宸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活着的,这样的心态,在一国储君身上,的确难见。但大概也是它喜欢他的原因。

他身上的味道很干净,他的灵魂很透澈,但却不掩聪明才智,只是心中却也藏着大智慧。

这样的穆泽宸让人心生喜悦,欢喜不已。

沈思思拿着药,有些疑惑到底该不该相信,要不要给穆泽宸吃,她内心犹疑的来找穆泽宸,穆泽宸早知道此事,看到她有点犹豫,便笑着道:“……大法师是信得过的,放心吧……”

沈思思安心了一下,想到还有自己的空间水,若真是有问题,这水也许也可以泡出来,便释然一笑,道:“也好。估且相信他吧。相信你和金狐都信任的人,应该没问题,不会欺骗我们……”

沈思思其实对这个神棍,的确是有点犹疑,但由于他的威信,其实也不得不借助这个人,来解决这件事。

穆泽宸却一笑,道:“你尽管放心,大法师是绝对信得过的人,他从小都几乎一直在护着我,还有金狐也是,其实他是一个好人……”

沈思思点点头,道:“……好。不过这药过几日再吃,大法师一进宫,你就突然出了问题,难保皇上不会多想……”

穆泽宸点头,道:“我也正是此意,姑且再等几天吧。”

过了七日之后,穆泽宸才服了药,沈思思一直护在他身边,真的担心他会出问题。

但是,穆泽宸服下药之后,呼吸变浅,几乎吓了她一大跳,脸色都变了。想到是大法师的药,又很快镇静下来。

报到宫中之后,智帝大吃一惊,他立即派了太医院所有太医前来医治,闹的皇宫上下人仰马腾。

但太医院所有人竟然都束手无策,都完全查不出毛病来。

智帝心下焦急,却又有点狐疑,想到大法师说过的话,顿时一愣,急道:“……快去请大法师……快……”

但去的人,很快又报了回来,道:“……大法师说太子殿下府中犯阴,去女子可保太子平安。”

智帝更是纳闷不已,又有点愉的道:“……大法师没有亲自来?!”

“大法师正在练丹,不能离开丹炉,无法前来,但大法师说夜观天象,太子殿下其实并没有大碍,请皇上放心……”

智帝脸色不大好,一众太医也面面相觑,不过他们查不出原因来,不管怎么样,只要智帝别找到他们头上才好。

院首便出列道:“……皇上,不若姑且一试吧。”

智帝脸色微黑,皱眉道:“……那就将两位侧妃和朕赐的十二美人,送入庙中安置吧……”

“……是。”十四个人很快就被送入庙中去了。

说来也奇怪,就在智帝和众太医焦心如焚的等待着的时候,那十四个人一走,太子就渐渐好转了起来,不过这么一折腾,太子的身体依旧虚弱。众太医也是捏了一把汗,智帝更是无可奈何,但内心却也是有点相信了的……

看着太子转危为安,众人心中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智帝,此时也不太敢折腾了。看着儿子有点憔悴的样子,智帝又有点内疚,又有点心酸。又看沈思思衣不解带的照顾着儿子,忙了几天,都消瘦了不少,智帝也稍宽了些心。

他心下暗想,哪怕就她一个,只要她对儿子真心以待,其它的就这样吧。

智帝没再为难沈思思,看儿子稳定下来,继续休息,他这才回宫了。

懒得折腾的智帝也让穆泽宸和沈思思松了一口气。

沈思思低声道:“……辛苦了。”

“不碍事的,大法师也说过这药也只是看上去身体虚弱罢了……”穆泽宸笑着道:“这样才能以假乱真,反正要养伤,慢慢的养吧,只是天天吃药,确实是真的要吐了……”

沈思思无奈,嘴上却轻笑起来,看着他的眸光也微微柔和。

没有不透风的墙,众臣民见太子好转,也松了一口气,太子的流言更加的多。不过帝都城倒没有不稳定的现象,也算是好事。

只要穆泽宸还活着,不管他是不是命格奇特,只要他这个储君还在,就能起着安定人心的作用。

穆泽宸好转以后,帝都城也活灵活现的开始述说太子以及太子妃的长情。这倒是令沈思思和穆泽宸没有想到的,他们依旧不想闻窗外事。不过沈思思却对那十四个女人,充满歉疚,私下也做了安排。

一月之后,大法师再次进言,说那些女子无辜,只不过是与太子犯冲,但一直挂着太子府上之名,放在庙中,有损太子阴德,让皇上给那些女子一个妥善的安排。

这次智帝倒是听进去了,他甚至想哪怕事小,也算是为儿子做了一些事,是他这个做父皇的唯一能为太子所做的事了。

所以,智帝在众贴身侍卫中寻了几个高级将领,将这些女子一一许配给他们为妻,并赐了嫁妆和一品女官身份,倒也风光无两,十分体面。

众女子也很欣喜,虽然太子府很好,但是她们为侧妃,为妾,又连太子一面也见不着,况且太子真的有点可怕,她们也害怕,如今嫁与皇上近臣为妻,更是幸事了,比在太子府中还要好。俗话说,宁为穷人妻,莫为富人妾,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更何况这些人是皇上近臣,并非穷人,在一定的程度上,其实已经算是有权有势了,她们十分满意。

原本以为被送去家庙,可能就只能了此一生了,没想到,竟然能峰回路转,去过一趟太子府,又顶过太子府中的人的身份,竟然还能再次嫁人,众女都十分感激,集体出嫁那天,她们带着一品女官的封号,带着满满的嫁妆,郑重的向皇城方向磕了三个响头,哭的泪流满面,然后才上轿风光出嫁。

听了这些,智帝也有些唏嘘,沈思思和穆泽宸也松了一口气,这些人无辜,的确是不该一早就搅和进来的。如今安顿好她们,她们也有了归宿,两人总算是放心了。

穆泽宸便开始全心全意的养伤,再也没有了心事,对沈思思更加迷恋。

而此事也让智帝在臣民们心中的好感大升,甚至一度传为佳话,甚至被戏班子排成戏曲广为流传,而智帝也真的在臣民们心中地位大升,成为明君的典范。

这倒是智帝没有想到的,不过是正面的流言,他倒也不在意,况且有了这些正面的印象,智帝先前对太子防备的流言,倒是渐渐的消散了。

半年的时间很快过去,时间恍若白驹过隙,从不停留,穆泽宸的伤好了大半,春兰也休养的差不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