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眷侣/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思思对她毫不吝啬,给她护肤品保养,教她相处之道,极尽本能。而穆泽宸也对她十分用心。

穆婉云自是越来越出色,成为一个站在那儿亭亭玉立的绝美佳人,大气雍容,十分有气势。

她自己的变化,她自己也能感受得到的,所以十分感激沈思思。

真心能换到真心,沈思思对她的用心,她是真的感受到了,十分喜欢,尤其是真的很感动。

她站在湖前,想着东原夺嫡之事期间发出的所有事情,想着穆泽宸封王大婚以来的所有点点滴滴的变化,想着沈思思从大禹公主嫁来变成宸王妃,再成太子妃后的变化,这期间不管沈思思有什么样地位的变化。穆婉云都只是看到同样的一个她。那是温暖大气,不动如山的她,她脸上永远带着自信,笃定,仿佛什么事也难不倒她,仿佛所有的变故都无所谓,那是对自己自身的自信,其实穆婉云想,她从沈思思身上学到的东西更多……

如今,她这个温婉公主,对朝局也有点猜测。

想到父皇对大禹的野心,穆婉云有点害怕东原与大禹对立了,以前她是无所谓的,而现在,她更怕会因此事将沈思思推的更远,沈思思虽已是东原太子妃,但她知道,如果战事再次触发,她一定会护着大禹,因为她对大禹的归属感更强,那里是她的家,并非为忠心,而是一种对政治的选择。

沈思思虽然接受了太子哥哥,但是,在大禹和东原对立之时,她一定会站在大禹一方,到时候真正难做的会是哥哥和她这个温婉公主。

她是真的很怕,他们兄妹会失去沈思思。

她只希望天下永远太平。

穆婉云一笑,她叹了一口气,暗想,还有哥哥在呢,他绝不会让大禹和东原反目的。

父皇虽存了这种野心,只怕这心思也只得打水漂了。

她移步,慢慢的走向了主院方向,经过小厨房时,看到那只狐狸又在偷吃了,她摇了摇头,进来笑道:“太子妃做的吃的全给你塞肚子里去了,你现在真的太胖了,也要节制节制,刚刚嫂子在这儿做饭的吧?!”

每天沈思思都会随兴的做几个菜的,她也能吃得到,味道越来越好,吃的人真的食欲大开,但像这只狐狸一样,毫不知节制,也挺无奈的,穆婉云看了几次,这一次,终于忍不住给说了。

金狐却十分淡定的扫了她一眼,道:“我又不用找对象,不用像你一样,保持苗条……”

穆婉云听的脸一红,没料到它会这么淡定的说出这种话来,顿时又羞又气,瞪着它。金狐却感到事情不妙,想到她的性子,它又淡定的跳窗跑走了。

等穆婉云反应过来时,哪还有它的影子,穆婉云气急不已,恨恨的跺脚道:“……该死的臭狐狸,你给我等着。”

她追了几步,无奈的羞红着脸又进了主院去了。

其它侍女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十分好玩。谁不知道公主已到了年纪,太子也已成亲,下一个就是她了,所以皇上三番五次的要接她进宫,这一次,只怕是不进也得进了。前些日子还以兄妹情深为借口,要住在太子府中看着哥哥养伤势,而现在只怕是不成了……

这一次皇上是铁了心要将她接进宫,为她议亲了,况且兄妹虽是情深,但也不好总住在一处,于礼不合,总是要进宫的。

穆婉云有点不舍,却也知道这是人生最重要的一步,她必须要走好,虽然不怎么愿意现在就嫁人,但是,与其逃避,就不如好好的挑一个如意郎君。

走进院子里,果然就见到沈思思和穆泽宸都在,穆泽宸脸色极好,两个人正在下棋,不过都不怎么认真,随兴的胡乱的下着,说是下棋,还不如是在眉目传情,他们没有说话,不过眉目间全是情意,偶尔看对方一眼,但那种全是包含情义的眼神,令穆婉云有点羡慕,如果她也能找到这样的一个人,过着神仙眷侣的日子就好了……

一定很美好,就像哥哥和嫂嫂一样。

不过她会找到的,一定会找到的。

穆婉云一笑,走上前坐了下来,先看对方下棋,倒是沈思思看到她,笑着道:“来了怎么不说话?!”

“观棋不语真君子……”穆婉云笑着道。

沈思思一乐,推开棋子,道:“不下了,盘先留着,一会儿再说,我们说说话……”

穆泽宸也看向穆婉云,道:“我知道父皇的意思,也看到他的旨意了,这一次,你进宫吧……”

“嗯。”穆婉云应了一声,笑了笑道:“太子哥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幸福的。”

穆泽宸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道:“若是有不顺心,给我传信……”

“……嗯。”穆婉云眼一酸,应下了。

沈思思执着她的手,道:“我们去花园走走……”

两人走到花园里,在一处亭子里歇下坐了,沈思思笑着道:“旁的我也不多说,此事是大事,进了宫就好好谋算,不要吃亏,若是皇上选的人不对,就与我们传信,我们不会不管的,不过皇上不至于会让唯一的女儿受委屈,倒可能是我多虑了。”

“谢谢嫂嫂……”穆婉云有点不舍,道:“我舍不得嫂嫂。”

沈思思看着她濡沫的眼神,笑着道:“迟早都有这一天的,与其拖着,不如尽早谋算。”

沈思思顿了一下,又道:“无论如何,不要丢了东原公主的风范,也不要忘记这些日子我和你哥哥教与你的东西,还有……以后还要努力修炼,后宫很残酷,以后你嫁的男人,肯定后院也不简单,你是东原公主,注定了不平凡,但你不会吃亏,因为你父皇是皇帝,你哥哥是储君,无论何时,你都有最大的依靠,所以,不要丢了身为公主的脸,也不要被人给拿捏住了,是你决定别人,而不是别人来踩着你上位,明白吗?!婉云,何时何地,不要怕,不要输,这就是一场争斗,要勇敢,才没有人敢欺负你……”

穆婉云点了点头,她知道,没有人比这些亲人对她更好。而她进了宫以后就是一场争斗,她必须要为自己竭尽全力。

“嫂嫂……”穆婉云抱住她的胳膊,道:“……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也不要逞强,记得还有我和你哥哥,若是你父皇有所顾忌不肯出面的时候,记得找我们,我和泽宸一定会帮你出头,你是公主,是东原最尊贵的人,没有任何人可以让你受委屈,知道吗?!”沈思思笑着道。

“嗯。”穆婉云使劲点了点头。

沈思思轻叹了一口气,东原的贵族其实家族里更加复杂,穆婉云随便挑哪一个嫁过去,如果立不起来,只怕会被吃的渣都不剩,而这也只能靠她自己了,她必须一定要自强自立才可以。

东原的贵族家族,有的有几百年之久,势力之大,绝不可小觑,只怕皇上到时也会委屈求全,让女儿忍着。

但是,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所以沈思思绝不想穆婉云为任何人受委屈, 因为不值得,没有任何人可以让她受委屈。

她应该是最尊贵的公主,只是……也是唯一的公主,只怕皇上招她进宫,也是想用她来联姻了。

真是一场说不清的乱,只希望穆婉云不要吃亏。

“婉云,朝堂势力错综复杂,那些贵族势力也根深蒂固,”沈思思不放心的道:“……在没有得到真心之前,千万不要付出真心,才能看得更清,抽身的更快,更加冷静。”

沈思思牢牢的抓着她的手,道:“任何时候,都不能,明白吗?!”

穆婉云有点惶恐,道:“……可是,我怎么分清真心和假意?!”

“日久见人心……”沈思思笑着道:“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冷静以待,你就会明白。”

穆婉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沈思思看她就跟看妹妹一样,看着她懵懂的眼神,无奈的道:“这是你必须要经历的一步,历此之后,你才能更加坚强,你从小就被皇上和泽宸保护的太好了,而现在,你也要出来历经风雨,但你是穆泽宸的妹妹,绝不输于任何人,大器晚成,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长为一颗参天大树,对女子而言,情劫是劫难,也是获得新生的土壤,相信你自己就可以,我信你会是最美的女子……”

“……嗯。”穆婉云点了点头,看了一会沈思思,又道:“……嫂嫂,你和哥哥是不是要走了?!”

沈思思吃了一惊,看着她,道:“……你怎么知道?!我本来想与你告别,没想到你倒先察觉出来……”

“……直觉,就是强烈的直觉。”穆婉云轻笑道:“谢谢嫂嫂,还记得与我告别。”

“至少不能不告而别啊,你是我的妹妹……”沈思思笑着道:“怎么忍心不说一声就丢下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