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1章 春功/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顿了一下,沈思思看着他又道:“我也想过几年两人世界的日子……不过你如果有意见,不妨说出来,我听着……”

穆泽宸听她是说这个,松了一口气,道:“……没关系,我也不急着要孩子,我也想与你过两人世界的日子,况且,我还没有做好做父亲的准备,若真是有了孩子,我不知道该怎么教……”

穆泽宸有点茫然的道:“……我也想再等等,等我成熟一些,那药既是对身体无害,我就放心了……”

沈思思有点感动,却也理解他的心思,心疼的摸着他的脸,道:“……放心,以后我们再生,等再平和一些的时候……”

“……嗯。”穆泽宸低喃道:“……到那时,我想我已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了……”

“……好。”沈思思心中温和起来,笑着道:“……就这么说定了,第二件事是这个……”

她从空间里掏出原先珍藏的春007宫图集,递给他道:“……好好学一学,技术很重要……不然全是蛮力,我也受不了的……”

穆泽宸接过来以后脸更红了不少,道:“……你,你怎么有这个?!”

一个女孩子的图集比他看到过的还要鲜艳,还是民间所得,十分的放007浪,比他得到的宫中送来的保守点的图丰富多了,原先他也看过一点,看不大懂,哪像这一本,画的那么清楚,甚至连最隐007密的地方也是清清楚楚的,还是彩页的,活灵活现……

看着他的反应,沈思思噗哧一笑,道:“……你真单纯……从小到大难道也没看到过这一种的吗?!”

穆泽宸摇了摇头,道:“……父皇在婚前给我的,是一本很简约的,我没怎么翻看过,那线条很粗糙,也很模糊,看的不大清楚,我也没看懂……”

沈思思笑了出来,看着他真的心里乐的不行,这个孩子,的确是太单纯了一些,可是,她很喜欢这样的穆泽宸……

沈思思笑了笑,又道:“看不懂?!”

“……嗯,我没怎么翻看,第一是看不大懂,第二也是因为不大了解,有点害羞,想着新婚之夜的时候再看的,可是一直到现在都没什么机会,养伤一直拖到现在……”穆泽宸低声道:“……就在屋子里,我去翻找给你看……”

他下了榻,找到一个叠柜前从盒子里掏出一本薄薄的书出来,又钻进了帐子里,递给沈思思。

沈思思接了过来,翻了几页就真的乐了,道:“……这么薄,才这么几页能看懂什么,小孩子看了还以为是妖精打架,太不清不楚的了……”

穆泽宸点头,道:“……没你那本细致,你从哪儿得来的?!”

“坊间买的,是我八岁还是几岁的时候买的……”沈思思笑着道:“那个老板还不乐意卖给我,不过我有银子啊,谁能跟银子过不去啊,那点良心,他也就丢开不提了,我只说是买给我哥哥成亲用的,人家就卖了,不过当时我是男装打扮,那时我又黑又丑,人家也想不到我是女孩子,若是知道我是女孩子,只怕就没那么容易卖给我了,想一想那时候也挺好玩的,那个老板还神神秘秘的很,坊间的东西的确是真不错,这画功的确是绝了……”

穆泽宸翻看着点了点头,两相对比,的确是不能比。

“……你那时候真大胆……”穆泽宸低声道:“……不过也难怪你会懂,你有前世的记忆……”

“是啊,我还记得老板当时那副被雷劈过的表情,太逗了……”沈思思笑着道。

穆泽宸也眸光柔和的笑了起来,他其实很快就接受了她有前世记忆的事实,他不是庸人也不会自扰,所以不至于多想,反而觉得她既有经验,也能指导他,不至于第一次两人弄的一团糟……

他对比的翻看着这两本图集,沈思思也看了,轻笑着道:“的确是不可同日而语,不过说实话,你们东原宫廷中这类东西未免也太不丰富了吧?!按理说宫中这类的东西肯定有很多才对啊……”

穆泽宸顿了一下,道:“……可能是父皇当时只拿了一本相当保守的给我……”

“不光只那么几页,还画的这么不清不楚的,完全要靠领悟力,也难怪你这个呆瓜看不懂了,你又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沈思思笑着道。

穆泽宸以前完全对这种事无感,对女人更没什么兴趣,直到遇到她。所以不懂也完全是在沈思思的理解范围之内。

不过这样单纯的呆瓜,在这个世界中真的极少了,也只除了穆泽宸,只一门心思的全放在武学上,压根对这些不感兴趣。

穆泽宸脸红了一下,看着这本清晰的画册,心中砰砰直跳,刚刚经历过什么,现在这么清楚的一看,更是脸红耳赤,心跳如鼓。

倒是沈思思啧啧称奇的盯着这本简陋的画册看的津津有味。

穆泽宸反而眼睛黏在那本彩色画册上,眼睛都睁不开了。

画面无感,线条粗陋,像鬼画糊似的,的确让人看不大懂,再加上只那么薄薄的几页纸,沈思思看了看就没什么兴趣了,不过她还是笑着道:“……这个时代的确保守,我猜宫中之所以全是这一类的原因是因为男人的尊严不可侵犯,其实看这彩色画册,有很多的姿势都并不在乎是男在上,还是女在上,但是这一本旁的不说,只说这姿势,的确是单调了一些,全都是男在上的,所以,也难怪只有这么薄薄的几页了,因为那样子的是进不了宫中的,认为是冒犯男人权威的,自然宫中也就没有这样的了……”

穆泽宸怔了怔,对比一下,果然如此。

“只这么一个姿势,能画几张纸?凑成这本书就不错了,不过翻来翻去的还是只这么一个姿势……”沈思思笑着道:“……古代宫廷真是保守啊,还是坊间不在乎这个,平民百姓更不在乎这个,反而自得其乐的很……”

穆泽宸两相对比,这本简陋的图集,只十来个图纸,的确是只有一个姿势的,相对那本彩页的,就不一样了,那姿势,看的人眼花缭乱,很多都是匪夷所思的,想都没想过的,真是让穆泽宸大开眼界,越看越惊奇,眸子里带着好奇和好学的光芒……

看的沈思思都一颤,男人啊男人,果然学这些最是通透的,若是让他们感兴趣了,其实点拨一下也是无师自通了。

“思思,你一说,好像真的是这样……”穆泽宸低喃道。

沈思思叹了一口气,道:“……前世我记得古时候的图集挺丰富的啊,买到这本书的时候,我还以为人人都如此呢,现在才发现,根本不是……”

“可能是皇宫对此甚严……”穆泽宸低喃道:“……也是怕帝王会沉迷于此,不可自拔吧,所以连根底都给抽掉了,让人想象不到这些,况且,帝王培养出来的威严,也的确只能用这么一个姿势,可能是习惯,他们心中也认为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不会沉迷于此,东原皇室对这些管教甚严,至少我从小到大没见到过这些东西,坊间的东西更是连看也没看到过了,皇室子弟也是如此,管的极严,其它的皇子世子,只怕也没见过,风尘女子更是从来不被皇室成员所接受的,相比而言,大臣子民们的夜生活的确是丰富的多……”

“所以皇室子弟拿这个当义务,传宗接代的义务,不沉迷于此,把剩下的时间用来练骑射,读书,经营其它事务,所以野心这个东西也随着自身的身份而膨胀……”沈思思顿了一下,道:“……难怪东原很强了,马背上的民族,不是没有道理的,男人的精力都发到其它正事上去了,不强才怪。相比而言,大禹的确是弱的多,不过自古平原也会出英杰,能出那么几个特别杰出的,你们东原也没办法,比如成王和韩侯……”

“是啊,成王和韩侯一脉,的确是不一样,自大禹传下来开始,成王一脉和韩家祖上一直到韩侯,都是很厉害的人……”穆泽宸道:“……可能也是跟传家教育有关,不然不可能代代出色,只不过到了韩骥这一代底下,的确是有点失色了……”

只怕韩骥会无子继承。

韩家到这一代好像断了,连成王一脉也是,只不过又过度到了成帝,只希望大禹皇室还能继续好好传承下去吧。

沈思思一笑,道:“凡事都有盛有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舅舅和成帝的事,自有他们的因缘,以后会如何,得看天意了……”

穆泽宸点头,道:“……虽然东原存于世间比大禹早,有千年之久,但若不是大法师一族相护,只怕不可能到现在,而现在大法师和金狐会是最后一世相护,以后的命数,也得看天意了,这千年间,东原也有盛有衰,其实也有自身的原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