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火器营/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的力量是无穷尽的,尤其是被洗脑了的这些学子。用他们的热情,这造船术,也许李琛瑜指点一番,他们的创造力更加惊人呢。

李琛瑜得到好处,这才舔了舔唇,满意而笑。此时夕阳也渐渐升上来了,天边一片火云,已快到放课的时间。

李琛瑜与沈思思一面往火器营走,一面笑着道:“泽宸能做到心中无私,一方面是因为你,最重要的其实还是他自己心中无私,人在大禹,虽是东原太子,却并不局限于东原方寸之土,他这个太子,以后成就,也不会小。虽然他与四宝一样,除了军事方面,没有其它方面特别的才华,但最重要的帝王之气概,他们早已经具备了,那就是心胸和气度,这两点,就已经足够他们做一个好皇帝。他们都有容人之量。泽宸更是并未局限于东原之太子身份,对大禹的什么抱有希望,他感有兴趣的也只是民生,看到拼音和商事也会为东原着急,他是真的向往和平的。我终于明白,你为何能与他相处的好了。他这个年纪,也的确还是求知的年纪,真难得,这性格还可以好好塑造。你捡到宝了……”

沈思思走进火器营办公室的院子,进了来看到穆泽宸盯着地上的火药类的火热眼神,笑着道:“他本性就是如此。”

穆泽宸似乎有感应似的感觉到了她的视线,下意识的回头看她,眼睛就亮了,然后笑了起来,很亲切,温和的光芒,初见时那种脸上的冷酷也早已不知不觉中渐渐消失不见了。

沈思思也对着他笑,两人没有说话,但却感觉时间在这儿停止,岁月静好,没有轰轰烈烈,海誓山盟,有的只是平静相处着的心境。

李琛瑜在她和穆泽宸的表情之间来回打着转,最后笑叹道:“你们之间有一种平静的气场,让人看了心情都会好起来,我现在渐渐明白你们的相处之道了……”

沈思思笑看他一眼,道:“也没什么相处之道。只是我与他两人都心性坚定罢了。”

李琛瑜看着穆泽宸向他们走过来,眼睛一直是看着沈思思的,才笑着道:“穆泽宸与以前有很大的不同了,以前脸上的冷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眼神也不知何时渐渐转变了,现在的他的表情很温和,心里散发出来的气场也像信邻家少年郎一样令人心安……”

沈思思笑着没有说话,李琛瑜却想,这两人在一块,不光穆泽宸变的温和了,连思思也变得爱笑了。

李琛瑜正感慨的时候,穆泽宸已经走过来了,细心的拍去手上的灰,这才牵住了沈思思的手道:“……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火器营的新成果……”

沈思思众善如流,李琛瑜紧跟其后。

“李小院长……”

火器营的其它人也纷纷笑着与他打招呼,虽知他位高权重,但李琛瑜没有架子,他们这些手工匠人的也都习惯了,便也没有站起来,只是笑着对李琛瑜招呼了两句。

李琛瑜也全不在意,显然是与他们这样相处惯了的。他笑着道:“是不是取得了一点成果……”

匠人们都是微喜,道:“是啊,虽然一开始按着图纸弄出来的还有点磨合,不算精致,但现在我们也能做出枪管来了。李院长,你且看看……”

匠人们都围着李琛瑜,将手中的枪管递给了他。

李琛瑜接过看了,细细打量着道:“不错,以现在的工艺水准能做成这样就算不错了,不过还有进步的空间,慢慢来,不能急,这火药是极危险之物,一定要实验成功了才可投入使用,不然很容易发生擦枪走火爆炸的事故,伤了自己人是个麻烦……”

“我们明白……”匠人们如今也是工部的行走,都是挑出来的最精锐的手艺匠人,又笑着听李琛瑜指点了几句,这才围在一起,拿着枪管去讨论了。

穆泽宸听的也头头是道,连连点头。他看着李琛瑜,眸中带着一点敬佩。

李琛瑜看他这样子有点好笑,道:“我记得以前穆公子可是很看不上我的……”

穆泽宸一囧,道:“以前的小事,也请你别放在心上,那时不知道你是……”他的表情有点尴尬。

李琛瑜成功的戏弄到了他,窃笑两声,道:“罢了,我大人大量,可不是小器之人,跟你开个玩笑罢了。”

穆泽宸佯咳了一声,脸微尴尬的胀红着道:“……对有才之人,我一向都很敬重的……”

沈思思听的囧了囧。穆泽宸是真的有将李琛瑜当成是长辈先人那样敬重的架势。以前这两人见上面都互相看不顺眼的,没想到现在还能和谐相处,虽然有点怪异吧,但至少她不用再心烦了。

“走了,回家吧……”沈思思对枪械类的东西本来就不怎么在意,这是工具,只要琛瑜能弄出来就好,看到进步,她也高兴,不过也并没有太在意。

“是啊是啊,早点回家……”李琛瑜连连点头笑眯眯的道。

穆泽宸有点好笑,三人便一起回家了,大宝也走了过来,四人相谐着出来上了马,这才一起回家去了。

二宝三宝反倒不急,他们舍不得早离开,一直磨磨蹭蹭的打算着再晚一些回家吃个晚饭便成。

这两人倒疯魔了。如今能学到更多更多的东西,两个人似乎找到了更多的人生乐趣一般,疯了一样在努力的学习。

不过他们年纪小,正是好学的年纪,这也是难怪的。加上工科院志同道合的人,无限的多。也是正常。

回了钟家以后,一进院子就闻到一股香味。

李琛瑜使劲的嗅了一嗅道:“这坛菜果然就是不一样,明明密封了,还有这样的香味冒出来,一会开了封得有多好吃呐,今天有福了……”

沈思思哭笑不得,看着他往勒了袖子往厨房冲去。

三人紧跟其后。李琛瑜和金狐就各蹲在一边,眼巴巴的看着沈思思开坛子,然后装了两小坛子,送去宫中与林阁老府,再装了大半坛子留着给二宝三宝。剩下的才一一的分着吃。

李琛瑜眼见着要分完,急道:“留一点给我带回家让我娘尝一尝……”

他知道带半坛子也不现实,不说旁人,只怕金狐也不肯,他也不好真的吃独食,良心上也过不去。只求能带小半坛子回家给家里人分一分,尝一尝味道就知足了。

沈思思看他今天这么老实用功的份上,倒笑着道:“留着呢,一会儿你用小坛子装了给带回去……”

李琛瑜这才老实而满意的笑了。

金狐吃饱喝足,舔了舔爪子,看了他一眼,也没反对。这个李琛瑜虽然有时候与它抢吃的,怪讨厌的,不过倒真是个记挂家人父母的孝子。

只这一点,还挺识相的。难得的入了狐大仙的眼,金狐表示很满意。

李琛瑜吃饱,也不敢久留,将最后坛子里的东西用小坛子给装了,裹在怀里,兴冲冲的跑了。

沈思思哭笑不得,看着空的连一点汤汁也不剩的坛子无语的很,道:“只是坛口太小,不然只怕他得舔个干净……”

穆泽宸也笑了,道:“谁让这汤确实是天下无双的好吃呢。也难怪他天天惦记着,还有孝心记着带点回家,琛瑜人真的挺不错……”

沈思思笑看着他,暗忖也不知谁当初那么看他不顺眼的。不过如今穆泽宸的心胸真的开阔了不少,大约也是想开了,日子顺心,有更高的追求,也就不会被眼界所限,天天琢磨这些急风吃醋的小事了。

这样倒是好事,省得心胸狭窄了,还无事生非。

沈思思笑着将二宝三宝的小坛子给炖上,等二宝三宝回来给他们吃。看金狐还眼巴巴的盯着坛子,她摸了摸它的后颈,道:“不许再看了,这里可没你的份了,刚刚你可吃了不少,看看你的肚子,跟怀胎了一样……”

金狐瞪她一眼,知道她这边没什么指望,跳着又跑远了。心中却思忖着等二宝三宝回来,总能哄得到吃一点子的。

沈思思摇了摇头,道:“它越发懒了,最后出门都不爱出了,真奇怪。”

“天渐渐热了,它有点脱毛,山中极冷,它一向是耐寒的,倒最怕热,懒一些也正常……”穆泽宸无奈的笑着道:“大禹夏天本来就比东原热一些……”

“难怪如此,它还苦夏……”沈思思想了想,笑着道:“等再热些,给它塞空间去避暑也罢……”

“它哪能真甘心进去不出来,外头这么多好吃的,它惦记的很,怎么舍得进去总不出来,只怕热一些,它也乐意……”穆泽宸无奈的笑着道。

沈思思囧了囧,道:“那就没办法了,这个小吃货,与琛瑜倒是绝配……”

穆泽宸眸中带笑,道:“这坛子炖上就好了,二弟三弟回来,让大哥给他们吃,思思,你也累了一天,进屋歇着去吧……”

沈思思眸微软,笑着握着他的手,道:“……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