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 孝心/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琛瑜回了家,将坛子热了,端到厅中去,李院长与苏夫人,以及李琛琮和李琛瑾以及夫人都在,他大嫂笑着道:“小叔子每每带回来的吃食都是最最香不过的,这香味,真的绕鼻三日呢……”

二嫂也笑着道:“是宝嘉公主的手艺吧……”

李琛瑜笑着道:“嫂子们也尝一尝……”

两人应了,极卖这个小叔子的面子,以前他就把握一家经济命脉,如今又是家中官位最高的,她们自然更卖他面子了。尝了,眼睛就发亮,连赞不绝。

当初李家不过是个清流人家,娶的大嫂二嫂门户都不算高,但都是清贵人家的女儿,如今李琛瑜官位大升,深受帝宠,连带着她们出门交流的地位也水涨船高,一家子都是极喜爱李琛瑜的。

苏夫人尝了也笑着道:“好吃,确实好吃,老爷,你也尝一尝……”

李院长尝了,连吃了好几口,嘴倒是挺硬,道:“就爱折腾这些有的没的……没个正经……”

李琛瑜撇了撇嘴,干脆不理会他,翻了个白眼,让两位大哥去尝,一副求夸奖的小表情。

李琛瑾笑着道:“宝嘉公主统共只做了这点东西,难得你还记挂着我们家人,辛苦你磨着公主要这些了……”

李院长脸上也是微微一软,心中微热,语气放软,道:“公主金贵之身,你也少讨要这些,多丢脸……”

公主天天为自家儿子洗手做这些,也真是够辛苦的,以前李院长还曾担心过公主与儿子之间的关系,但现在看来,纯粹的知己也是有的,哪怕是男女之间。虽然这种关系很少,但却是真的,如今想来这也真真是极难得。

连太子现在都不介意这知己难求之情,他这个老古董,的确如儿子所说,要开放思想了。

所以,李院长的脑筋虽然还是有点顽固,但是,但是却依着儿子的要求,正在慢慢想开。

李琛瑜笑着道:“爹,你也再尝一尝……”

李院长笑着心中却是温热的很,夹了一块给苏夫人,笑着道:“你也尝一尝……”

苏夫人吃了,还笑着道:“老爷,难得儿子这么有孝心呐,虽不是什么精贵的东西,但这个却更珍贵啊,难得他能拉得下脸皮为我们求来这些……”

李院长虽没有应声,便心中也满满的有了点得意的想法。儿子孝顺,他心里也很满意,加上李琛瑜在工科院所做的,他也很骄傲的了。

苏夫人这般说,也是想拉近他们父子间的感情,如今见李院长这笑着,毕竟是夫妻,便也是知道李院长是心里真心的对这个儿子看法不一样了。她心里也高兴着,比吃着这筷子下的山珍海味心里还舒坦……

李院长也知道夫人这意思,便也不至于在一家人面前对李琛瑜怒骂,更何况,他现在的想法与以往大不同,所以对三子也越发满意了。

倒是李琛琮还是那副表情,他与旁人不同,不管心情好坏,总是崩着一张脸,跟个面瘫似的。

不过他没有皱眉头,就说明他心情还不错,他虽没说什么,但对李琛瑜也是挺满意的,吃着还点了点头,暗忖这公主的手艺怎么就般的好,一个女子,做到这样,真真奇怪。

公主虽出身民间,现在倒也没有公主的架子,果真是奇女子。

李琛琮和李琛瑾,一直都挺想见一见这个奇女子的,只是贸然而去,又觉得不大好,又听说公主现在在工科院主农事,心中对她也越发佩服。

“大哥,如何?!”李琛瑜笑问道。

“不错……”李琛琮点了点头,道:“很好吃。”

大嫂和二嫂也喜笑颜开的点了点头,道:“真的挺好吃。小叔子辛苦了……”

李琛瑜这才得意的笑了起来,一副志得意满的小人表情,明明俊帅的脸,这么一坏笑,凭添的一副猥琐的相貌,弄的人心中想笑的很。

“咳……”首先看不惯的自然是李院长,他咳了一声,才忍住没有骂他,只是道:“别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你好歹也是朝廷命官了……”

李琛瑜没理会,只是低头喝着茶。

李院长也知道讲不过他,干脆做罢,只转移话题,道:“你今天说的什么地理志又是什么,能否与我说一说……”

“爹,我今天可说了一天了,再说下去,我嗓子都要哑,你要听,下次请早,我公开课的时候,你再听……”李琛瑜道。

李院长气极败坏的道:“……不孝子,我只不过是向你解惑,你还敢这么敷衍我,我堂堂三甲探花问你是看得起你……”

这父子俩总是这样,家里人也都见怪不怪了,尤其是大嫂二嫂,抿嘴直笑。

李琛瑜敷衍的笑着道:“是是是,探花郎大人,既然你这么有才,何必问我?!你不用看得起我,娘,哥,嫂子,你们慢吃,今天累死了,我洗洗睡去了,拜拜……”

他拿着扇子,说着便一溜烟的跑了。

李院长气的想追,被家里人一把拉住。家人也知道他不是真的生气,只是拉着他,好让他下台罢了。

李院长真是吹胡子瞪眼,道:“不孝子,跑的这么快……”

“他还歹还带着东西回来给你尝,心中有你呢?!别总是一口一个不孝子的骂他了……”苏夫人道。

这个小兔崽子。家里人人向着他……李院长气结。

其它人也笑劝了几句,李琛琮才问道:“爹,地理志是什么?!”

“新的学问……”李院长被拉回神,摸了摸胡子道:“虽然怪异,不过听起来也怪有趣味的,很有意思……”

“我们也略有耳闻……”李琛瑾笑着道:“如今三弟在学子们中也毁誉参半,名声也没那么难听了,说好的说坏的都有,不过朝上林阁老说,三弟其人有怪才,爹,你也这么想的吧?!”

李院长不说话,不过心里是默认的。

李琛瑾心中暗笑,道:“这样爹要高兴才是。”

李院长道:“我好心问他,他还不肯说,哼。”他一把老骨头接受从未学过的新知识,也是很累很不解的好吗?!儿子竟然不搭理他,他怎么能不生气。毕竟不是年轻人,理解起来更难,所以,难免的就想多问问,没料到……李院长心中气结不已。

再加上还有其它的一些学问,他都跟不上了,尤其是什么数学,化学,物理学科什么的,简直就是难题,越学越深奥。他难免的就想着开小灶,毕竟是院长,怎么能什么都不会,所以这自尊心也让他想要好好的学一学,偏偏儿子不配合,真是郁闷!

“我已经让人编教科书了,”李院长道:“这个样子,以后也能有更多人去教,更多人去学会更多的东西。更好……”

他叹了一口气,道:“只是工程量庞大啊……”

李琛琮道:“三弟究竟哪儿来的那么多歪论?!奇怪……”

李院长默了一下,倒是苏夫人道:“……三儿说过的,他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醒来之后,这些就都在他脑子里了,说是有了新帝登基之时,便是大禹最好的时代来临,那时才让他都教出来,所以他才会直到现在才说呢……”

“原来如此……”李院长虽然还有点怪异,以前也疑惑过,不过这个解释倒也最好的解释了,不然怎么解释都不通。他也有些下意识的维护儿子的心思,自然不想儿子被人抓去当做妖孽给烧死了,所以,他也就默认了这个说法,没有究根追底。

李琛瑾心中却暗笑不已,这个乖张的三弟,还会编出这样的理论来打圆场,不过他是不怎么信的。

虽然,他也不知道三弟这些究竟是从哪儿学来的。但绝不是做个梦这么简单就可以解释得过去。

但一家人都不想追究,他们不想想太多,而失去这个乖张的儿子和弟弟。

李院长沉吟一声,道:“夫人,大子,二子,你们也是,以后若是别人提起,你们便只说琛瑜从小得高人指点,只是胜帝朝时,一直没有展现其才,如今得遇明主赏识才如此,万不可提梦境之事,若是说的不好,便有杀身之祸……以防有心人做文章,你们都要记住了……”

众人都应了一声是。

大嫂二嫂也对着公爹应了声是,心中却是一凛,知道此事可大可小,便小声的道:“若是旁人问起来,我们也统一个口径才好。若说那高人来自何方,去向往处?!”

李院长笑着道:“只说他是山野高人,教了几年,便云游去了,家中的下人,你们也要管一管,让他们都这样说,以后三子的成就只会越来越大,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为免这些麻烦,你们也要小心防范,万不可因三子得宠,而忘了本份,我们李家,终是清流之家,不可因富贵荣华而迷了眼心……”

“是,儿媳们记住了……”两人笑着应下了,道:“也会管束家中下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