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杀孽/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的眸渐渐的坚定起来。看着碧玉,又将手中最重要的东西递给了她,道:“……这是哥哥留给我的,也许父皇会看在这个面子上,留下你一命……”

碧玉看她果决了不少,便也没有拒绝,道:“……好,如果我没死,就一定会在东原等公主平安回来,等公主能自己掌握命运的那一天……”

穆婉云眼睛发胀,郑重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车队从宫中出发,向观中行去。公主的仪仗队也是十分壮观的。穆婉云从马车中看出去,只是暗想,以后这些都与她无关了,她也要像哥哥一样,任性一回,奔向新的未来了。

她闭了闭眸,与碧玉对视一眼,紧抿着唇,眸逐渐的果决起来。

到了观中之时,穆婉云下了撵,底下有人上前提示道:“……公主……”那些人有些为难的道:“以下路途只能步行上山了,大法师的规矩是这样,哪怕皇上来了也是一样……”

穆婉云点点头,道:“本宫省得,本宫自己慢慢爬上去吧,你们在山下等本宫便是……”

“……可是。”那人为难起来,道:“……不若就派几个护卫陪着公主也好,大法师的性子古怪,一向都不爱有人进他的山,去观中,也不许人多喧哗……”

对大法师这个全东原人的信仰,哪怕皇上在呢,也得老老实实的按着大法师的意思来。

众人都以为穆婉云会发火,他们会为难,没想到穆婉云此时却好说话的很,毕竟这也正合她的意。众人在宫中被她折腾的人仰马翻的,如今她突然懂事起来,众人都有些不习惯了,一面又暗自庆幸,不必为难……

心中都暗忖着大法师的名声好像好用,哪怕是公主也不得不顾忌一些颜面,不敢太作。众人都暗自松了一口气,以为公主是来求姻缘的,便也没有多为难。便看着穆婉云带着几个人上山了……

她身边跟了两个侍女,一个是碧玉,另一个是小宫女,帮着公主拿着行李的,其它的都是两个小太监,和几个护卫……

众人抱着虔诚的心往山上走。

这山历来都是大法师诚心修炼之所,倒也不用担心有什么危险,至于说山中野兽,也不可能,这山本就不高,加上大型野兽早就都被清理干净了,还有什么野兽呢?顶多也只是一些小兔子,小山鸡之类的东西,连野猪也没有。这里皇家必来很看重,绝不可能有。

而这山中说要有刺客也绝无可能,因为智帝对这些看的很严,有很多监视着的,尽管大法师很厉害,但智帝这个人一向对谁都不放心,这是他的本能,所以这儿极度安全……

众人也都放心的让公主慢慢步行上山去。

公主这般的乖巧起来,众人都不大适应,不过想着公主来观中肯定是想请大法师测一测什么,便都释然起来,既心有所求,想必心中也带着虔诚。也必不会过于为难他们这些普通人。

想一想,众人又都高兴起来。

穆婉云到了观中的时候,就让其它人都退开了,在观外等候,只带着碧玉进去。

众人皆以为公主是有什么不可与众人说的话要问大法师,便也怕听到不该听的,便老老实实的等在了观外。

穆婉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走进去,大法师就已经迎面走了过来,看到她嘴角也带着笑意。

穆婉云突然间一愣,心沉淀了下来,她上前一步,道:“……大法师……”

“公主可是为求转机而来?!”大法师笑问道。

穆婉云先是拜倒,然后愣住了,呆呆的看着他。大法师虚扶一把,道:“你起来吧,不用多礼,该是我向公主拜倒才是……”

“我是来求大法师的……”穆婉云道:“……只是,大法师何以知道呢?!或是看得出来我所求为何?!”

“自然。”大法师指了指旁边的蒲团,笑着道:“且跪坐吧,上有老君,下有君王,公主的心思,在这儿我都能看得透……”

穆婉云惊愕的看着他,只觉得以往所传言的,看来的确是真的了,大法师的确有看透一切的本事。

她怔怔的道:“大法师如何看出来的?!”

“我每日都会夜观星象……”大法师笑着道:“一切皆有缘法,而你的缘法不在这儿……”

穆婉云眼圈便红了,扑倒在大法师脚边道:“大法师帮帮我,哥哥和嫂子留了口信让我来找大法师,大法师既已看出来了,能否帮我?!”

大法师笑了笑,只是他的表情有点深不可测的意味,实在好笑。

穆婉云看他不吭声,便忙道:“……我没什么可报答的,只是这份恩情,我一定会谨记于心,永生不忘!”

大法师笑着道:“你心中可有计较?!”

他扶着她起来,让碧玉扶好了穆婉云,碧玉让公主坐了下来,也是盯着大法师看。

既然这么问了,肯定也是想要帮一帮公主的了,碧玉的眸便高兴起来。

穆婉云便将心中的计较说了,道:“只是来了观中,怎么离开这儿是个问题,还得大法师协助一二,这山中周围可全是父皇驻的兵,我既是生了旁的心思,也是不敢如何的,只求大法师相助……”

大法师笑了笑,道:“其实有更好的法子,我看这侍女与公主也是义结金兰,十分情深,若是因被皇上牵怒而被杀,只怕公主与皇上这些恩怨便是结下了,公主也会怨皇上一辈子……”

大法师笑着道:“这是我不想看到的状况,皇上如今已经儿女情薄,手上也血腥颇重,杀孽太多,若连这唯一的儿女情缘也失去,以后皇上也不知会有怎么样的心性变化,实在是非善事。于东原也无益,若是更生杀心,绝非这片大陆之福。”

穆婉云眼睛一亮,抓住碧玉的手道:“碧玉与我情同姐妹,若是能带走,我一定要带走……”

“其实是有办法的……”大法师笑着道:“只是怕会暂时惹怒陛下……”

穆婉云撇了撇嘴,道:“他除了发怒,还有什么可做的,所能做的事,所会做的事,也只是怒事冲天罢了……哼……”

“皇上手上孽气太重……”大法师皱了皱眉道:“……以后要结善缘才能冲淡了……”

穆婉云没有说话,她也知道皇室的残酷,也知道父皇的性子,想了想,才道:“……以后我也会多做善事,帮父皇减轻罪孽……”

“最重要的是,皇上要收敛戾气,修身养性,尤其是杀伐之事,绝不可再有……”大法师道:“逆天而为,必会受罚,尤其是现在和平是趋势,皇上心中有着一统江山的念头,想在毕生之年完成的野心,想要改变很难呐,只是,万事有因后有果,只希望皇上因你而能够改变,有所悟吧……”

穆婉云没有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大法师,总觉得他的手意犹未尽的很,良久才道:“……是不是我走了,父皇会再造杀孽,是……因为我吗?!”

穆婉云手攥的紧紧的,眼中带了点心痛和不忍。

大法师摇了摇头,道:“与你无关,只是这些杀孽也是命数,罢了,我也不再管,这些血流成河,也是必然的牺牲,只是不影响东原的总体趋势才好……”

大法师劝道:“我只是怕皇上会有执念,凡事顺势而为方可好……”

“大法师的意思是大禹的势?!”穆婉云想来想去也明白过来。

大法师点点头。

“那些世家大族……”穆婉云道:“……父皇早就想动了,只是嫁我进去,不过是……”

“公主不必多想,公主离开,以后皇上也能少受一份来自亲人的怨责,所以我才会帮公主,不然事发之时,公主受到牵连,只怕,公主会怨会恨,皇上会自责懊悔,只怕太子殿下也会与皇上反目了……”大法师道:“这非详兆,所以为了国运,我也会送走公主……”

穆婉云点点头,她现在明白了一些,大法师所说的势是指大禹的势,而父皇心中有一统的执念,只怕会逆势而行。而他手上杀孽太重……还得再造杀孽,只是却是在清理阻碍东原大势的人的血。那些世家,父皇早如眼中之钉,看来他们难逃此次了……

东原又将兴起一场腥风血雨,穆婉云脸色白了白,离开也好,眼不见为净。

那些世家有几百年的历史,想要动,必会动摇国本。也会伤一些元气,只是治病,不好好痛一场,又怎么能治得好呢……

罢了。

穆婉云想了想,既是大势,她也就认了,不管怎么样,反正大法师是会帮自己的,不管他是为何原因。

他或许不止是为了她,而是为了东原的国运罢了,但对穆婉云来说,只要这是她想要的结果便成了。

只是父皇的确杀孽太重,以后她也会多做善事,改变些什么。哪怕只是一点点运势也好。哪怕很微不足道……却是她必须要做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