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 卖女儿/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饭吧,菜都要冷了……”沈思思无奈的道:“说了这么多话,家里饭也吃不安稳……”

说不安稳还真是不安稳,这刚吃完饭洗了碗,家里正在烧水准备洗刷时,牛老根就来了。

天色才刚刚擦黑,牛老根就急匆匆的来了,根本就等不到天色黑尽,他是为女儿的事操碎了心,怎么能不担心呢。

一家人看到牛老根就又是一叹,怎么又来事儿了呢?!昨晚他就来过,田桂花今天又来闹过了,现在他又来了,村子里都不知道传的风生水起的,实在太难听了。

沈思思看着他眉头紧紧拧了起来,“牛叔,今天田婶实在做的太过了,牛叔,不是我们家……牛叔,你……这是干什么?!”

沈思思正想打发他走呢,哪知道牛老根就朝着他们父女的方向跪了下来,把沈思思惊的大叫,一时间责备的话也说不下去了。

“老根,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钟根生也脸色大变,急忙去拉他,道:“你这不是折煞人吗?有话起来好好说,别这样了老根……”

牛老根老泪纵横,伤心的道:“根生,你也是有女儿的人,我想你应该也懂我的心吧?我们都是一样生了三个男娃才得这么一个闺女,你疼土妞我都看着呢,我也疼我家小花啊,我知道我家婆娘做的过份,我知道我的要求也过份,可……看在我为父亲的一片心上,能不能,能不能……呜呜……”

他实在说不出口啊,他知道这太强人所难了。

钟根生听了也微微动容,可想到儿子,他又心疼儿子,到底是人家的女儿,他到底最最心疼的终究是自己的孩子。

“根生,求求你了……”牛老根哭的实在狼狈,看的沈思思心中也微痛,到底要经过怎样的挣扎,才这么令一个耿直的汉子这么跪在地上哀求。

“根生,给我们家小花一条生路吧,求求你行行好吧……”牛老根的哭声实在凄惨,听的何阿秀眼睛都红了,心也软了。

两夫妻都是心软的人,一时间也没了辙,明明答应过沈思思的话,现在有点动摇了,便纷纷的看向了沈思思。

沈思思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看向牛老根松了口,道:“牛叔,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她为难的道:“只是我有个条件,可能你不会答应,但这条件只是表面上的,并不妨碍什么,我们家的人品相信你是了解的,只是面子上可能要过不去了,小花进了我家的门,自然我们待她也会像家人一样……就看牛叔肯不肯答应了……”

牛老根急忙道:“你说,只要小花能有条生路,我都答应。”

“我们家可以让小花进门,但大宝却背了这样的名声,这样对大宝很不公平,所以,现在不能娶……”沈思思顿了顿,看着牛老根的目光,道:“但也不能定亲,定了亲也等于是认了,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

沈思思终究还是不忍的,“让小花签了卖身契进我家门吧,以后……与你们牛家也就没关系了,这样以后对谁都公平……”

牛老根脸色一白,嘴唇都颤了起来,“……卖身契?!”

他简直不可置信的看着沈思思,他们牛家怎么会到了要卖女儿的地步。

“这是唯一妥协的条件,抱歉,牛叔,虽然很难堪,但我们家必须这么做……”沈思思硬了心肠道:“你也知道田婶是个什么样子的人,这卖身契也是为了防止她找由头来找我家的麻烦,我们不可能因为娶了牛小花,不光背了这名声,还要惹来无尽的麻烦,牛叔你能管田婶一时,能管田婶一世吗?!只要你能舍得,我保证小花尽管签了这卖身契,但却跟平常人一样,我们家里人也会当她是家人一样,她以后会与大宝在一起,我们兄妹也拿她当嫂子看,绝不欺她辱她,我土妞可以对天发誓……”

牛老根神情痛苦的看着沈思思,道:“土妞,我知道你是个良善的,你们老钟家也是老实人家,我自然是信的,只是毕竟是我女儿,我还是心疼她的……”

“我知道你舍不得,但……”沈思思加重语气道:“这是唯一的可能。以后牛叔可以来看她,田婶就不必了……”

牛老根闭了闭苍老的眼睛,痛苦的道:“……好。我答应。”

如果这是唯一的方法,他认命了。

牛老根年纪不轻了,他怕自己哪一天双脚一蹬,女儿落在田桂花手里才是真正的毁了她。

罢了,钟家人是信得过的。能让女儿有活命的机会,他真的认了。

钟根生和何阿秀震惊的看着沈思思,也不知道她怎么想出来的这种点子,他们穷人家只有卖儿卖女的,没想到竟然要买一个媳妇回来!?这种点子……也只有这丫头能想得到了,可确实是目前最好的办法,或者说是不是办法的办法了。

虽堵不住村民们口中的声音,却可堵住田桂花这张破嘴了,以后她就无法过问了。

牛老根虽然痛苦,却明白这样对女儿却是最好的,她在家里也没日子过,来了钟家,也许日子还好过些。

“我们家出二十两吧……”沈思思叹气道:“省得田婶又来吵闹,不得安宁,只是收了这银子,以后她来一次我也打一次,以后麻烦牛叔别让她进我家的门了……”

“我明白……”牛老根嘴唇哆嗦道:“我不要这银子,我还想给女儿一些嫁妆,你们家就收了罢,只求大宝对我家小花好……”

“他们年纪还小,以后等到了年纪一定让他们风光成亲,我向牛叔发誓……”沈思思道:“只是嫁妆免了,这二十两我们是绝对要出的,我家钟家虽然穷,但绝不能连这个志气也没有,就当……是给小花的彩礼吧,只是名声不好听罢了,牛叔以后也别太意,只要她过的好就行了。”

“嗯。”牛老根神情悲戚,沈思思看了实在难受,便叫了一旁呆住了的大宝道:“大宝,你过来……”

大宝呆愣愣的走过来了,沈思思道:“跪下来,向你老丈人磕个头,以后……就没有机会磕了……向他保证,以后一定待小花好。”

大宝呆呆的下意识的跪了下来,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道:“我一定会待她好……”

不管怎么样,他都得对自己的婆娘好。

“好好好……”牛老根一下子就老泪纵横了,急忙将大宝扶了起来,道:“大宝,小花以后交给你了,你这个孩子我信得过……”

钟根生拉着牛老根起来,道:“以后咱们就是亲家了……”

“是啊……”牛老根神情依旧有些悲戚,道:“我马上去里正家,再把小花带回来,把这件事给办了吧,迟了我不放心……”

看他这么急,钟根生只能无奈答应。其实也理解他作为父亲的心情。只怕是牛小花在家里郁结于心,他怕她再想不开吧。

“我们一起去吧……”钟根生叹了一声,扶着牛老根一起趁黑走了。

大宝依然呆愣愣的,沈思思拉住他,他才道:“……土妞,就这么定下了?!”

沈思思有些不忍,没有问过他的意见,但是这个时代,又能有什么办法,在现代这就只是一庄美事,却绝无这后面的污糟事了。

“大宝……”沈思思拉着他道:“若是……算了,来日方长,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也许你们相处久了,你也喜欢上了她呢。”

沈思思叹了一声,拍拍大宝的肩膀算是安慰了。

若是以后真的没有感情,到时候自己家发家了,还可以为牛小花寻一个称心意的丈夫,只是不知道牛小花愿不愿意了,而且大宝已经认了牛老根当老丈人了,罢了,不想了,头痛。

想来这个时代她想的也算多余,哪一家儿子成亲不是家里给做主的,她就做一回盲婚哑嫁吧。

何阿秀直哭着叹气,“这叫什么事儿啊?!本来一桩美事,硬是给田桂花给弄成了这样,若是……唉……”

若是没有田桂花在河边的一顿闹,这不就是一桩美事了吗?!

何阿秀没有再说下去,沈思思都能猜到她想说什么,安慰着娘道:“以后就当多了一个女儿吧。”

“小花也是一个苦命的人……”何阿秀无奈的叹道,倒真的没有迁怒她的心思,只有心疼的多,遇到这样的亲娘,这牛小花也是没办法,不过幸亏亲爹还靠谱,不然哭都没地方哭去。

很快里正带着纸笔过来了,表情很是严肃,他听了此事也很震惊,但知道这其实是最好的办法了。

“你们都要想好了,这卖身契一旦签下了就没的改了,还是死契……”里正严肃的道。

牛老根眼泪包包的,道:“想好了,里正,你写吧。”

钟根生站在一边一脸无奈。

里正叹了一口气,写下契书,牛老根颤着手按了红手印,然后用手盖住脸唔唔的哭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