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王屠夫/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午,隔壁村的杀猪匠吃过饭就匆匆赶过来了,一进门就笑,“你们家猪在哪儿嘞?我给你们家杀完,我还得赶回家再杀几头呢,村里有户人家要办喜宴……哟,还在吃午饭哪……”

那杀猪匠笑着走进来道:“伙食不错嘛……”

钟根生急忙站起来,笑道:“吃过午饭了没?要不做下吃一点子再做事?!”

那杀猪匠也有点心动,看着桌子上的菜,闻着香就很想坐下来,但考虑到第一次来,又不熟,加上村上还有一户等着他去杀猪,他自然就不敢耽误了,便笑着回绝道:“……下次吧,今天实在赶呢,我们村王秀才继弦娶妻,所以,我得给赶回去他家给他杀三头猪,今天只怕要弄到很晚了,瞧我连早摊出了就没出了,是我婆娘现在在守摊呢……”

钟根生和何阿秀对视一眼,王秀才?!

“这么快啊,前几天才传到我们村子,这么快就娶亲了?!”钟根生笑着道。

“是啊,也是本村里的,王秀才今年都四十多了,就看上那小丫头年纪轻,他还想给家里开枝散叶嘞,说起来也是造孽,那小丫头也是死也不肯的,差点投了河……”杀猪匠笑着道:“只是她家里穷,爹娘都给她跪下了,才把她给嫁了,家里穷的揭不开锅,加上还有三个弟弟要娶亲,真是造孽的很,不过但凡有点条件的,爹娘哪里舍得亲女儿嫁过去?不过有想要那彩礼的也难说,听说后来给了二百两……王秀才就看上她了,那丫头是我们村出了名的美丫头,长的周正又老实……村里不知道多少年轻后生想娶她呢,哎,真是造孽哟……”

杀猪匠的语气里带着点惋惜之意,说了说,便又停住了没敢再继续说下去。

这些,与牛小花的经历还真是相像……

他们也不敢再深问,就怕牛小花想到不开心的事,沈思思转移话题,道:“叔叔贵姓啊?!”

“什么贵姓不贵姓的,我姓王,小娃子你就叫我王叔就行了……”王屠夫笑哈哈的,看来也是一个乐观的人。

此时,何阿秀已经和牛小花在收拾碗筷了,急忙收拾好了便躲进了屋子里去做衣服,血腥场面,她们还是有点忌讳的。

何阿秀还想拉沈思思进去呢,但沈思思能怕啥,上次杀野猪她也在场呢,杀个家猪,她怕个鸟,所以何阿秀叫了两声,见她不肯,便无奈的进去了。

大宝在厨房烧热水,二宝三宝在屋子里读书,只有沈思思,牛根生,以及四宝在院子里帮忙。

王屠夫以为沈思思是个男娃呢,当她是好奇,也没在意,只让钟根生拉了一头猪出来,便开始磨刀霍霍了。

沈思思眯着眼睛坐在一边,她能怕个啥,平时剥蛇吃的时候,她都不怕,还能怕个杀猪?!

不过她人小,也没怎么帮忙,就坐在一边看。

当王屠夫一刀进去,拿盘接猪血的四宝溅了一脸血,身子都抖了抖,吓的手差点一松,还好反应过来紧紧的抱着了,听着耳边撕心裂肺的猪叫声,四宝都有点受不了,可他下意识去看沈思思时,只见她连眉头也没皱,甚至正眯着眼睛看呢,他就抖的更厉害了……

这个女娃,这个女娃……还真的是女娃吗?!

四宝真是又疑惑,又惭愧,他明明比她年纪大,他明明比她长的壮,他明明还是名门之后……

可为什么,他打不过她,又老受她欺压,被她摆布,现在连看杀猪,他都比她害怕,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他堂堂一代名门,为什么要沦落到与一个村姑去比,为什么却还连一个村姑也比不上……

四宝真是扭曲,越是扭曲,就越是伤心,他知道他完了,他现在总是下意识的与这个女娃去对比,这真不好,很不好……

可最要命的却是真的什么也比不上,这算什么?!他只想心里咆哮。

心理活动复杂的四宝盯着沈思思的眼神都不善了,为什么这个女娃,明明只是一个又矮又小又馋又懒的女娃,却样样都比他强,甚至连胆子也是,为什么!?

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古怪眼神,沈思思转过头,朝他幽幽一笑,那笑容别提有多渗人了,四宝浑身抖了抖,别扭的扭过了脸,脸上真是痛苦又纠结。

沈思思心中微哼一声,小样儿,还想跟我比?!切,你一古代老古董,能跟我这个受到穿越大神照顾的现代女吗?!哪怕是个宅女呢,在经过了饿肚子和现代富足生活的对比和催残后,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王屠夫毕竟杀了许多年的猪,经验丰富,在他的一刀一刀下,一只猪很快就被分解了,变成了零零碎碎的猪肉。

沈思思已经让四宝将猪血加了盐给搅拌了均匀,然后让它们凝固了,她自己则一等这凝固就去做猪血糕吃,上次那只野猪的猪血,她都没吃到多少,现在可以放开了肚皮来吃了……

她的速度是很快的,毕竟她已经做过一次了,加上有了空间后,她的记忆力,领悟能力也大大的得到提升,所以,这一盆猪血,她很快就做好了,在厨房里都香气扑鼻的。

王屠夫正弄好了拎了猪肉,收了三十文钱正准备回村呢,就闻到钟家厨房里飘来的奇异香味,顿时就有点走不动路了,他嗅了嗅鼻子,又嗅了嗅鼻子,对钟根生道:“你们家在弄啥这么香呢?!听说你们家在卖卤肉呢,这是卤肉的味儿吗?!”

“不是,肉不是还在院子里吗?!刚土妞把猪血拿走了,在烧猪血吧……”钟根生无奈的道。

王屠夫瞪大了眼睛,道:“啥?猪血?怎么会这么香?!”

王屠夫说着就已经冲进了厨房,沈思思正在尝自己做的味道呢,看到王屠夫也是一头黑线,没办法,这里的人太豪放,而且也没什么隐0私可言,就这样冲进厨房的事可不算大事儿,她却只能迎起笑脸,道:“王叔,我做的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要是不嫌弃就带几块回去给孩子们尝尝鲜……”

王屠夫眼睛都瞪的脱窗了,“好香啊,我尝尝……”说着也不拿筷子,直接用手拿了一块丢进了嘴里,嚼一嚼,连忙道,“真香,真好吃……”说着又拿了一块。

沈思思有点无语了,却也只能看着他这样,总不能为点子吃食跟人家闹翻吧?!

她决定以后要做吃的,绝不能在王屠夫在家的时候做,太悲剧了,全进了他的嘴了。

她急忙盖上了锅,道:“王叔,我给你盛点儿带回去?!”

王屠夫这才察觉到自己失了态,忙尴尬笑道:“小娃,你别生气,你王叔我今天是被这个味道给折服了,得,我今天吃了这许多,这一斤肉我也不带了,你给我点猪血我带回去吧……”

钟根生忙道:“那哪行,肉得带着,不然你回家还不得被婆娘骂死啊……”

沈思思也不在意这点子猪肉,况且她还要跟王屠夫长期合作,他又没有做天怒人怨的事儿,一点子猪血,她也就不小气了,忙盛了些递到他手里,笑道:“肉和猪血都带着,不是啥好的,王叔别嫌弃就行……”

王屠夫便不好意思的走了,一面还嘀咕道:“……猪血怎么烧的,咋这么香?!”

等他走了,她才看着锅子里所剩无几的猪血糕欲哭无泪的很,叹了口气,盛了一碗给其它人分了吃,自己则把剩下的小半碗给吃掉了。

大宝把锅刷了出来,就准备两个锅同时卤肉。

大宝问沈思思道:“土妞,这猪头也卤吗?!还有猪蹄,猪内脏呢?!”

“猪头和猪蹄都给卤了……”沈思思笑道:“猪内脏我今天要红烧,烧一个大锅的猪杂豆腐汤,我买了豆腐呢,还有那个豆干,你也放锅里卤卤,晚上当下酒菜不错的……”

“知道了……”大宝应了一声,便去卤肉了,烧好了火旺了,则弄了小火慢慢煨,他又去村头买了些酒,今天家里第一次杀猪,大宝想买些酒给钟根生喝一喝,今天钟根生赶两只猪出来是真的吃了苦头。

大宝身上还有不少的零用钱,倒是舍得的买了一大瓶中等的酒,想着今天喝不掉就留在家里慢慢的喝。

一整只大猪有两百多斤,即使放了血,掏了内脏,加上猪头猪蹄等,也有一百八十多斤,他们家今天就准备做这么多,明天一起给卖了……

晚餐的时候,闻着熟悉的味道,个个心里都是幸福满足的很,觉得只有有这种味道在,家里就好安心,日子也会越过越好,他们家也会越来越富足。

钟根生拍开酒瓶的泥封,又夹了一筷子菜吃到了嘴里,笑着道:“……哪怕八年前天灾之前的日子呢,我也从来没有料到有一天会天天能吃到猪肉的日子……”

“爹,看看这豆干好不好吃?!”沈思思笑眯眯的递给他一块卤干笑着期待的看着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