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卤料/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钟根厚自然喜不自胜的答应了。

不过黄氏和秦氏就没那么高兴了,哼了一声,上了车走了。自始至终也顾忌着没敢再说话。

合同是昨晚当着里正的面签字画押的,整整写了六张纸,条件很是苛刻,她们是真的有所顾忌,不敢再得罪钟老二了,但心里总是不服气的。

钟元看着二儿子,实在也不知道说啥才好,半天才幽幽叹口气道:“好好干……”

钟根生应了一声,钟元上了车便也没回头的就走了。

车子里的气氛显然不太好,黄氏冷笑一声道:“他是发达了,爹娘回来竟然连份礼物也没备着让我们带走,眼里还有我们吗?!真是白生了这个儿子,早知道生下来就溺死他,真是养了一只白眼狼……这么期待的赶我们走,老头子,你也不说说他……”

“行了行了……”钟元不耐的道:“当初分家时就说的清清楚楚的,现在他不过是好混了一些,若不好混,你会回来看他吗?!说他之前,先想想你自己做地过不过份吧?!”

“我怎么过分了?!”黄氏显然很不甘心,脸上全是怒容,“对爹娘是这样,对亲哥哥也是这样,弄点子卤料还要收这么高的银钱,我看他是钻进眼钱里了,根本没我们这些人……”

钟元很是不耐的扭过了头看向了车窗外。

昨晚里正虽然表情淡淡的,但他看的出来他与钟家关系极好,他们这些常年不在不村子里的人,基本上是没有说话的余地了,里正早站到钟根生那边去了……

罢了,以前是他们做的不对,还能再要求他什么?!

况且黄氏也是双重标准的对两个儿子,态度完全不同,一个是包容到极致,一个是挑剔到极致,如果说儿子不将他们放在眼里,连礼物也不备是问题,钟元却完全想到的是自己的问题……

是他当初对儿子太不公平了,在最最困难的时候丢下了钟根生,他自己其实真的有很大的问题。

“都别说了,他们也都分了家,以后各过各的日子,你别瞎操心了……”钟元叹气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是太顾大儿子,小儿子发了家,你就这么看不惯?!”

黄氏瞪着他,没说话,其实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极其不喜欢小儿子,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她就是不喜欢。

钟元看着自家大儿子一家人,他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一个个的都不如钟根生一家人了。

钟根厚倒是还好,就是太听婆娘的话,秦氏又太刻薄,金宝元宝又太好玩,明明与大宝一个年纪,偏偏比大宝生事多了……大妞二妞……与秦氏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反观钟根生家里,何氏安安分分,老实到不行,又不愿生事,大宝老实,二宝三宝现在进学,四宝嘛,虽是养子,可也是个得力的,连一个小丫头土妞都这么有主意。

差别怎么就这么的大呢!?难道一开始就错了吗?!

钟元所想甚多,可也只有叹气而已,事到如今,早已于事无补。

他只愿大儿子一家以后能上进一些,将下一代好好的培养出来,别被秦氏教的太小家子气了,没心胸没心概。

钟元他们走后,钟根生家终于安份下来,总算才叫过上了一个好年。

只是何阿秀心里比较忐忑的很,她私底下与钟根生商量道:“……爹娘走,我们连一份礼物也没备,他们心里会不会怨我们呐?!”

何阿秀毕竟是心善的,钟根生听了欣慰的笑道:“此生能娶你回家,真是人生幸事,爹娘那样对我们,你心里没有怨吗?!”

何阿秀红了脸道:“你说什么呢,老夫老妻的……”想着又道:“怨是有怨的,怕也是怕的,可是,不管怎么样,他们总是我们的爹娘……”

钟根生叹了一口气,道:“他们若能如你所想一样认为我们是他们的儿女就好了……”

顿了一下,又道:“不是我小气不肯备这些礼物,其实也不值几个钱,只是心里就是不舒服,不服气,他们回来的时候可带什么东西给我们家了?不说我们,孩子们呢,年夜饭更是一文钱也没掏出来给孩子压岁钱,不光是大哥大嫂,爹娘也是这样,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做什么都不甘心了……”

何阿秀闻言也叹了一口气,“何以偏心至此呢。”

“谁知道呢……”钟根生自嘲一笑,又振作道:“不管他们,就当他们是来走亲戚,反正已经分了家,他们也不耐烦来烦我们,不愿意跟我们过,我们也能乐个清净,每年规定的赡养费我是一分不少的给了,其它的,无论我多富,多穷,这永远不会改变,再没有多的给了……”

何阿秀听了只是不吭声。

钟根生道:“不是我不孝,而是……他们拦着我的孝心呐,做这么令人寒心至此的事,我怎么还能心甘情愿的孝敬他们,况且……我们给的,也进了大哥大嫂的口袋,落不得一句好不说,最重要的是,大嫂那个人最是抠门贪婪,一旦给了,她会永远惦记着,以后我们还不得被吵死……”

何阿秀重重叹了一口气,道:“这些天她还想拉着我说话,都被我想着法子给溜了,其实不用想也知道她想说什么,只是我没给她开口的机会,我这个人嘴笨,怕招架不住她,她那样的人,热情起来真的让人消受不起来,刻薄起来也让人恨的牙痒痒……”

“我们就别操心了,反正以后大哥也能挣一些钱,足够他们一家所有人吃喝,还能存着钱了,只要他别瞎折腾……”钟根生笑道:“事事还是土妞想的周全,那么全的合同,也不知她是怎么琢磨出来的,我看她啊,比我们家两个读书的人还聪明……”

何阿秀闻言就咯咯的笑了起来,低声道:“再聪明还不是我们家的儿媳妇,又是女儿又是儿媳妇,以后不知道跟我多贴心,这样多好,小花再跟着我两年,我看也是个贴心的,以后呐,我们就有福气了……”

钟根生笑着道:“可不是嘛,我们啊,前半生吃了这许多苦,这后半生大概上天要补给我们了……”

说的何阿秀更是笑容满面,道:“是啊,土妞也九岁了,我看啊……快了,以后等咱们老了,在这里养老,带带孙子,多好啊……”

钟根生就是一笑,道:“……不过还得等几年再说吧,土妞这么瘦小,我看她至少等十七八再说,听李赖头说体质不好的丫头孩子生早了对大人小孩都不好呢……”

“那是自然……”何阿秀笑着叹道:“她呀,就是小时候没吃到什么东西才这么瘦的,捡到她的时候,咱们俩有什么呀,一份奶水还要分给三宝和她两个人喝,结果这两个娃都又瘦又小,可偏偏都很聪明机灵,你说,根生呐,这是咋回事,养大宝二宝的时候,虽然家里没啥钱吧,但奶水是够的呀,怎么大宝就这么老实呢,二宝嘛,也谈不上老实,也说不上是机灵,只有三宝和土妞不一样……”

“可能是天生的吧……”钟根生道:“大宝二宝比较像我俩……”

两人在屋子里说笑着,沈思思在外面听的是一清二楚,反正她自从有了空间后,听力也越来越好,即使还隔着院子不少路呢,听的极清楚。

她悠悠的叹了口气,她才九岁,他们已经盘算着让她为钟家生娃了……悲催的这个时代的人,生娃可真早哇……不会有问题吗?!这么早的话?!

哎……

从这一天起,钟家人都比较闲了下来,因为没有亲戚可走,倒只是去了一趟里正家,去了一趟牛老根家,各家都备了礼物,此外,这两家来过拜过年走过礼,以及二狗子他们几家也带了些果子糕点的送了过来,算是一个意思,这几家倒是没必要回礼的。

因为至少要等到正月十五过后才开工,所以,这十来天的时间了,沈思思就督促了督促二宝三宝背书默字,他们倒是很认真的,也不用沈思思总是盯着,再让大宝和四宝算算账,学学管家管理,顺便鞭策他们磨磨卤料,制作不少份放在柴房里锁了起来……

她闲来无事就多炒了一些底料备着,防止何掌柜那要的急,她来不及备。

而且年后,她是真的要忙起来了……

正月十五一过,一到正月十六,何掌柜带着礼物来了,匆匆的饭也没吃,话也没说几句,只丢下了礼物,然后又拉了一车的火锅底料走了,脸上全是笑呵呵的模样,显然这个年过的极好……

下午,王屠夫就来了,他手上拎了一些拜年常用的糕点和果子进来,只是却不怎么正式,只是顺带的一个意思,问过礼后,便开始杀猪了……

因为从正月十七开始,大宝要开始开工了,要去城里卖卤肉,大宝闲了许多的身体终于动力十足起来,磨拳擦掌的去帮王屠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