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下毒/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骥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状况,看着便笑了,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站在院子前将马缰递给长生,道:“这丫头,真是镇定,真有一股当奶奶的派头,哈哈,果真是我韩家人也……”

长生也朝里看了一眼,估计着也发生了什么事了,他便笑着牵着马道:“……是呢,小姐可是独自撑起了整个钟家,这样的作派,真不枉身上流着侯府的血呢,我上次可偷偷听到了呢……”

长生更小声的道:“钟家从一无所有,到现在已超过万两白银的身家,我们家小姐可真是小财神转世……”

韩骥吃了一惊,其实四宝虽然管账,但从来不会跟他说钟家的事的,他也看不懂阿拉伯数字,所以,根本不知道钟家竟然已有这么多身家了,韩骥呆了一呆,道:“……白手起家,谁有这等魄力和能耐,这件事别说出去了,免得村上人有人起心思……”

“一开始听了也不敢确定,后来才相信了,其实算着钟家每天的收入也能算的出来……这才与将军说,不然我也不敢胡说,若说有人起心思……”长生往里指了一下,笑着道:“这可不就是……”

韩骥一笑,道:“我们且进去看戏罢了,钟家的事,我们也不管……”

“也轮不到我们管呢,将军,我看小姐倒是挺护短的,有什么话也从来背着我们说,不过我经常偷听就是了,呵呵……”长生笑了起来道:“进去看看小姐怎么处理这事吧……”

韩骥笑了一声,便让长生先牵了马去了后院牛棚里栓了,主仆两人这才进了院子里。|ziyouge.com|

沈思思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打了一声招呼,便又淡定的去摸着手炉了,这架势,连韩骥看了都忍不住发笑。

倒是挺能沉得住气。这样的性子,能独自支撑起门户,也很了不起了。不过她性子这般强势,日后一定要给找一个性子合得来的才行,不然委屈了她,韩骥可舍不得……

“将军回来了……”沈思思打了声招呼,便道:“家里发生了一点事,将军可以回避,不过若是想看热闹的话,夏荷,就帮两位将军搬两个椅子出来,干脆多搬一点,呆一会儿人更多……”

夏荷忙应了一声,自去了。

韩骥听了便发笑,其实知道这丫头是想让他回避的,却也知他不可能回避,所以才说看热闹呢,是看热闹,不是参与,所以,是让他别插手呢。

这么个小丫头,讲话倒是挺有艺术。韩骥笑意更深了,这个丫头既然都已经开口了,他自然不可能插手,况且他还只是住客,并不是钟家人呢,还是得分一分里外的,所以他便笑道:“……好,我且看一看热闹吧,不过若是有要帮忙的,你与我说一声,我自然恭无不敬……”

沈思思嘴角抽了抽,扭过头去掩饰了一下,又恢复了淡然表情,也没吭声,不知道对他的话是赞同还是否定,看的韩骥真心觉得这丫头的情绪掩藏的太好了。

但他韩骥是什么人,哪有感觉不到的,反正从来没有感觉到过这丫头对他的喜欢,心里恐怕还挺不忿的呢?!

此时钟根生跟着大宝去了县城买东西去了,顺便还要去看看辅子,二宝三宝在学堂,四宝还在作料坊根本不知道消息,每天上午,四宝都要在作料坊做一些事情的,所以一时也不会回来。四宝现在每天做事都是很有激情的,以前是能想着偷懒便偷懒了,能少做就少做,可现在不同了,心态早不同了,他更想为钟家做一些事情,所以,他一般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才会回来。

家里就只有沈思思,牛小花在屋里,是不顶事的呢,何阿秀去叫人了,沈思思这时才想起来,何阿秀也是未经过事的,出去喊人能说得清楚吗?!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

正担心着,里正,族长,李赖头,以及牛老根就全都到了。他们路上都听了何阿秀说的,虽然有些没有条理,但众人都是经过事的,一联系,再一细想,哪有不懂的,便都黑着脸来了。

尤其是牛老根一进门,脸色黑肃着,捏着拳头,额上青筋直跳就冲了上去,一巴掌就扇到了田桂花的脸上,怒道:“……你这个毒妇,竟然还存着这么个心思,你说,你是不是这段时间都在演戏呢,啊?!老子要打死你,免得你再害人,你想害死小花还是怎么的?!老贱妇……”

里正,族长,李赖头,也只是干看着,并不动作。韩骥更是闻风不动。

牛老根一巴掌就将田桂花给打歪了脸,嘴巴里的布条就掉出来了,可嘴巴空着了能骂人了,却嘴角被打流了血,牙齿也打松了,脸更是高高肿起,一时也顾不上,加上头脑发懵,心里害怕,竟是一个字也没说,只是却哭了起来了,恐惧的颤抖了起来。

她知道事情这下大了。

牛老根恨极,眼睛瞪的跟铜铃一般要杀人了似的,还要再上来打人,沈思思便笑着道:“风生,你们两个拉住牛叔,要打人别在我们家打坏了,我们还得有一长段的公案要解决呢……”

风生这才拦住了牛老根,牛老根气的喘着气,脸涨的通红的,虽然被拦住了,可一双眼睛死瞪着田桂花,恨不得吃了她的心都有,他知道对不起钟家,对不起小花,可他真的太气了,竟然也没顾得上与沈思思说句话,当下就被风生按到了椅子上,只气喘如牛的,脸色铁青,一个字也气的再说不出来了……

沈思思笑了笑,道:“里正叔,你们也坐着呢,这事长着,得慢慢说……”

众人脸色也不太好,但依言坐下来了,里正更是道:“土妞,有啥事,我一定替你们家做主……”

沈思思点头,笑道:“那就谢谢里正叔了……”

何阿秀看天还下着小雪,记挂着沈思思,心疼的道:“……土妞,你这么坐在外面,冷不冷?!”

“娘,我不冷,把这件事弄清楚了再说,娘,我没事,你先回屋暖暖去吧……”沈思思低声安慰她道。

何阿秀哪里肯走,记挂着沈思思,又记挂着这乌糟事,自然是舍不得走的,她便回屋又拿了一件棉袄出来给沈思思盖着了,低声道:“你还病着,可得保养好身体,若是留了根,可怎么好?!”

一面又与里正他们道:“……我们家土妞上次病着还没好,就失礼了。”

“无碍……”族长他们自然知道钟家土妞还病着的事,自然不计较她失礼,便道:“那就快点弄清这事,也好让土妞歇一歇……”

“不急,这事得慢慢说,先喝点茶水吧,也暖一暖,里正叔来的路上也受寒了……”沈思思笑着道。现在已经都是村民们猫冬的时候了,一般都不怎么出来,麻烦了人家,自然礼数和话都要说的做的周到。

众人先接了春婆子端来的茶喝了,轮到牛老根的时候,他才像反应过来似的,端了茶碗也不喝,只是手却抖着,稍回了些神,道:“……惭愧,土妞,是牛叔对不起你……”

“牛叔,先喝些茶水暖一暖吧……”沈思思安慰他道:“这件事本来就是她做下的事,与你和小花都没什么关系,牛叔也没什么对不起我们家的……”

虽然是安慰之词,可是牛老根还是心中惭愧,只是心不在焉的喝了一口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脸色瞬间苍老。

韩骥也喝着茶,看着沈思思觉得有些好笑。

沈思思看众人都坐了,这才笑着道:“此事说大就大,我没有送田桂花到衙门评理,也是看在牛叔和我们家亲家的份上了,也不想闹的太僵,但我还是想请里正叔和族长叔为我们钟家做主……”

族长应了一声,黑着脸瞪了一眼田桂花,道:“你且说。”

沈思思便笑看李赖头,道:“李叔,你且看看这井水里面下了什么药,这井边还有残留……”

李赖头应了一声,放下茶杯,道:“我且看看……”

他上前粘了一些闻了闻,道:“是迷魂药,与上次的一样……”

上次,还有上次?!众人都瞪大了眼睛。

沈思思笑着道:“田桂花上次还爬过我们钟家的作料坊,拿这药药了狗,也亏了王叔警醒也没有让她找到什么东西,这件事李叔也是知道的……”

牛老根瞪大了眼睛,吃惊不已。众人都脸色更青了。

“上次的事情有她留下的软梯为证,还有几个肉包子,不过肉包子估计也在土里烂掉了,找到也没有用……”沈思思让夏荷将软梯拿了出来,丢在了院子里,沈思思笑着道:“……田桂花,这是你的东西吧,可别否认,这事有很多人证的……”

“我也是人证……”韩骥笑着道。

长生也道:“我也知道……”

田桂花哪怕想否认,一时也哑了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