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证物/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牛老根更是面如死灰,盯着软梯道:“这是我们家的东西,没错……”

“还有,娘,把她端来的腊八粥端过来让李叔验一验……”沈思思道。……www.ZiYouGe.com……

夏荷急忙去了端了过来,李赖头闻了脸色不太好看,道:“……这里药下的很重。”

何阿秀脸色更僵了,幸亏她留了心眼没往锅里倒,不然,他们家人可都得……她也瞪着田桂花,心中满是恼恨了。

沈思思道:“我估计她是带着这碗粥过来想倒进锅里给我们家人吃的,没想到我娘因上次的事情留了心眼,没倒进锅里,她这才想要在井里直接下药的,不得不说,她真是两手准备了……”

何阿秀道:“她一开始就是想往锅那边冲的,是我给拦住了……”

“若不是娘拦住,我也看不到她往井里下药了,我们家人可不得都中招?!”沈思思低声道:“这一次人赃并获,也请里正给评个理,看看这事怎么处理……”

牛老根咬牙道:“……上次的事情,为什么没告诉我,若是告诉我,也饶不了这个老货,免得再来祸害你们家人……”

沈思思低叹一声道:“还不是为了小花嫂子,上次的事小花也是知道的,我们家人和小花都想给她一个教训就算了,只想下不为例就好,没想到她却死不悔改,我们钟家这一次是不能再纵容她的了……”

“你们早该告诉我的……”牛老根瞪着田桂花恨道。田桂花看他眼神不对,就打了个哆嗦,他,他想做什么?!

沈思思看牛老根拳头捏的死紧的,便是一叹,道:“恐怕上次我们家柴房失火也是她了,除了她我想不到别人,但是却是没有证据的……”

所有人脸色都更黑了。

里正的脸色更是不好看,怒道:“这种恶毒的妇人,就该下猪笼,太狠毒了,这次下迷药,下一次就是毒药了……”

族长也道:“话虽如此,可她是牛家人,老根,这件事你怎么说?!是处置了她休回家呢,还是按族规来办?!”

牛老根闭了闭眼睛,有些难受的道:“……这件事能不能交由我来办,我保证一定会让大家都满意。”最后的话音里都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里正和族长点点头,道:“也好,她是你的婆娘,你出面解决是最好的,本来族里也是该出手的,可是……罢了,你自己解决吧,钟家能不闹上公堂,就已经给我们村人留了面子了,也给你们牛叔留了面子了,这种丑事,也要速度解决为好……”

牛老根点头,站了起来,往田桂花走去。

沈思思道:“……牛叔,若是休了她,只怕是不行,你们还有三个儿子呢,他们总对她有赡养义务的,若是老了再接回来,岂不是等于没有解决?万望牛叔想个万全的办法才好,这件事也只有我们这里的人知道,我也不想闹出去,大家脸上都不好看,也只当给村子里人,给牛叔,给我们所有人留个体面了……”

里正和族长看了一眼沈思思,对视一眼,却暗心惊,这个丫头……果真不是一般人。这是要以绝后患了……这样的七窍玲笼心的姑娘,以后得有多么大造化的人才能有福娶得到,两人从来没有小觑过她,现在更是有些敬畏了。

人证,物证,全留着,还会攻心术。这个丫头,只怕是就等着这一天呢。

韩骥也暗暗吃惊,这丫头说这话是想要田桂花的命了。看来她下药的事早触到她的底线了。

不过,他却暗叫一声赞,这种魄力,这种威压,也只有他们韩家人才有了,必要的时候绝不心软。这种品格,韩骥都心里欣赏的不得了,便笑的有些欢,像捡了宝似的。

牛老根果然一颤,道:“……好,我一定给所有人一个交代,也给小花一个安心的家……”

田桂花一抖,支吾了什么,却看着牛老根凶狠的眼神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吓的瑟瑟发抖。

牛老根只怕此时已然起了杀意了。

沈思思却又再加了一把火,对牛老根道:“牛叔,田桂花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当初为了卤料包,连逼着小花帮她偷方子的法子也想得出来,小花不肯,她甚至跑进门来打了她一顿,掐的身上全是青紫的,我还是跟李叔要了药给小花擦好的,她更是抢了小花身上唯一的银钱,还是我后来抢回来了,不然呐,小花还不知道被欺负成什么样子,她一向木讷,这种事,她也开不了口,更是说不了,心中的酸楚,牛叔只怕是不知道的,牛叔是做爹的,女儿再亲近爹,有些事也是不能说的,牛叔心中清楚才好,田桂花老早就开始打卤肉的主意了,当初你给了小花的二十两银子,她就一直惦记着呢,不止是她……”

沈思思看牛老根都气的发抖了,便有些不忍心,可是,她今天必须都得说了,“还有小花的三个嫂子也来过多次,不过没有田桂花过分就是了,但心却是一样的……”

牛老根气的倒仰,道:“……我回去一定好好约束三个儿媳,至于这个老货……”他咬牙道:“你且放心……”

想到小花受的苦,牛老根气的牙都咬的紧紧的了。

沈思思看他这样,有些不忍心,但她这个人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对田桂花,她不会有多余的同情心。

在她对自家下药的时候,她就已经存了绝不肯放过她的念头了。也许以前田桂花吵吵闹闹的还能忍一忍,但现在,绝无可能!她不可能让家里人出事的,想到她做的事越来越狠,沈思思早存了容不下她的心了。

若是不够狠,下一次整个钟家都得要倒霉了。

他们家现在日子越来越好,而田桂花是越来越羡慕,嫉妒眼红,只怕贪念越来越大,心都扭曲了,人也就越来越狠了,只怕是是成了永远喂不饱的狼了呢。

牛小花一直在窗边听着呢,一边听一边哭,知道沈思思是想不闹出来解决此事了,可她上次说过下不为例的,此时也不能说什么,况且她也并不同情亲娘,她只是心疼爹受不受得住这样大的打击。

对钟家来说,能悄无声息的解决了这些事就算是给了他个牛家的脸面了,若是闹出来,或是上了公堂,他们牛家只怕是……连牛老根也要有责任的。想到爹,牛小花就心疼的哭到肝肠寸断了……

韩骥,长生,里正,族长和李赖头都不得不为沈思思说的话点一句赞。这个丫头的脑子真是聪明,估计是怕牛老根还会心软,才说的这番话呢。

不过这话中的真假,他们自是相信是真话的,尤其是牛小花在牛家一直不如意的,也正常,后来田桂花不是要将牛小花嫁给王秀才家做继室去?!若是心疼女儿的,哪会贪图个彩礼这么做的。

所以,他们都没有吭声。

牛老根上前一把拖住了田桂花,恨的咬牙道:“老货,跟老子回家……”

说完就拖着她走,一点也没了心疼的迹象了,想到她对小花做的一切,牛老根真恨不得现在就掐死了她,可这里还是钟家的地盘,他便只能拖着她走。

田桂花知道大事不妙,便急忙的杀猪一般的使了吃奶的劲大叫了起来,“……啊……”

牛老根气急,一巴掌又扇了过去,怒道:“……还嫌不够丢人吗?!还想喊人来看看是不是?!”

他已经想私下解决了,哪知道这老货偏偏还要再叫,牛老根这次是真的恨极了她,急忙又捡了布条,凶狠的堵住了她的嘴,这才将她拖走了。

不过田桂花哪肯就犯,嘴虽被堵住了,可是,嘴里还是哼哼着,像猪哼似的,磨蹭着在地上就是不肯走,眸中全是惊恐,现在披头散发的样子,真的蛮吓人。不过她的体力始终都是比不上牛老根的,还是被牛老根给拖着走了。

随着田桂花渐远的哼哼声传来,钟家的院子里恢复了安静。

何阿秀就在抹泪。

沈思思道:“让各位看笑话了……”

里正他们都叹了一口气,道:“那你们家的井岂不是不能吃了?!”

“是啊……”沈思思无奈的道:“以后吃水得要费力去村口的井中去挑了呢……”

顿了顿,她又道:“李叔,这些物证我还留着,以防有变,若是田桂花还有什么后招,这也能派上用场,到时希望李叔能给我做个人证。”

“当然可以……”李赖头应了一声,顿了顿道:“可是,田桂花真的还有招吗?!我看老根这次是真的不会轻饶了她的了……”

沈思思一笑,道:“我只是以防意外,并未确定。”

里正和族长也道:“这你可以放心,到时候我们也会帮着你作证的……”

沈思思点点头,便笑着道:“真是劳烦到各位了……”

几个人也知道钟家有不少事要处理,便也不再留,站了起来告辞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