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最后一面/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个儿媳也没说出什么,只是撇了撇嘴,心中却是不服的。-www.ZiYouGe.com-三个儿子却是听出了不太对劲,怎么感觉像是在交代遗言似的?!难道……

三人吃了一惊,忙道:“爹,她们年轻不懂事,以后做的不对的地方也得要爹这个做公公的管教呢,我们也指望着爹爹呢,我们也年轻,自然也管不了多少的,还要靠爹爹教我们怎么做人呢,日子还长着,以后爹不满意的地方,尽管教训她们便是,她们做儿媳妇的哪能不听话……”

钟根生根本就没听进去这话的试探之意,又一一的道:“我和你们娘的银子都在屋子里的衣柜子里,你们三个公平的分了,你们妹妹过的好,也不必分与她了,想必她也不会要的……”

他们是不会分银子与小花,可是听牛老根再这么说,他们若是再听不明白就真的是傻瓜了,顿时急的脸色都白了,道:“……爹,你说什么呢!?我们又不急着用银子,爹和娘百年之后把银子留给我们就行,现在急什么……”

“还有鸭棚,你们也要好好管理着,三个人一起弄这个,日子也好过的多了,时间长了,只要好好的做,你们光靠这个养家尽也够了……”牛老根低声道,声音也变得极为平淡。

现在连三个儿媳也听出来了,脸色也变了,颤着道:“……爹,你,你说这些做什么?!”

明明活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

三个儿子更是急的不行,难道爹想和娘一起自杀?!不……

其实钟根生是怕自己过不了自己这一关,若休了田桂花回家,她还是有的折腾,可是眼见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好,若是他哪一天突然去了,她岂不是又得被三个儿子儿媳给接回来奉养,到时候她只以母亲之名,去钟家胡闹,再也无人去管着她,到时候小花可怎么办?!

所以牛老根就萌生了这样的想法。

牛老根冷嘲一笑,道:“我还没有想怎么样?自然也不会去自杀,只是眼看我的身体越来越不好,等我哪天要死的时候,桂花,我走了就也得带走你了,为了女儿,为了牛家的名声,你做了这许多恶事,就跟着我一起走吧……”

牛老根早在说遗言的时候,田桂花就有不详的预感了,现在再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就更吓的不行,她呆呆的看着牛老根都有些傻眼了,怎么也没有料到他会这么狠心。

一时有一种激愤就涌上了心头,那股恨意怎么也消之不去的了。

六个小辈吃了一大惊,急道:“爹,你怎么能这样做?!娘她……”

牛老根双目含泪,怒瞪着他们道:“你们知道什么?!这一次若不是钟家放过我们,我们都得要倒霉……都到这个时候了,你们还想再包庇她,非得闹得家不像家的才安宁吗!?以后你们可怎么做人?!就这么说定了,爹娘总会去的,不过是早一日晚一日罢了,给你们带去了祸害,你们日子也好过,只要别学她瞎折腾……”

“若是再留着她,她再做什么事来,完全不顾忌你们怎么在村子里立足的问题,你们可怎么办!?丢人丢到全县城吗?!”牛老根怒道:“但凡她是个省心的,我也不会做这么绝了……还是说你们真的想上县衙。”

六个小辈就说不出话来。

牛家三个儿子心中一酸,只觉得天都要踏下来了似的,出了这样的事,他们一面怨田桂花太贪,一面也怨自从跟钟家扯上关系后,总有不尽的麻烦,又觉得牛老根太狠,一时心情悲愤,就呜咽着哭了起来。

牛老大道:“……爹,儿子们还没有孝敬你和娘,怎么能就……就这么啊……”

“我们走了,你们自然就过的好了……”牛老根道:“这是爹唯一能为你们和小花做的事了,若说孝顺,以后上坟的时候,多烧些纸钱就行了……”

这一下子,连三个儿媳也哭起来了。

牛老根嫌烦,皱眉道:“走吧,都给我回去,老大老二老三,鸭棚以后就靠你们照料了,我不管了,我得在家看着这个婆娘……”

看他们还是呜咽着哭着,牛老根道:“……走走走,都回去,哭什么哭,老子还没有死呢……”

六个人被他嫌烦的给赶出了院子,六个人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一时之间就扑在关上的院子门上哭,只是哭叫着,“爹,娘……”别的却什么也没说。

外面热热闹闹的,里面就是诡异的安静,田桂花扑在地上,连骂人的劲也没了,自知道这牛老根是存了这种心思以后,她是真的不想再与他说什么废话了。

她垂了眸,也不再与他争吵,心中却涌上一股恨意,手指紧紧的攥在一起,多年的夫妻,却还是抵不上钟家的一切,还是比不上牛小花在老根心中的地位。

既然想带走她,她就偏不认命。

牛老根一双眼睛也死死的瞪着她,可是,却是下不了狠心立即就要了她的命的,他只想着等自己快不行的时候,两人也一起走,可是,他却忽视了田桂花眼中的惊恐以及恨意,还有不甘。

原本只是好心让她多活一些,也不想他杀了她,背负一个恶名让子女承受,所以才心软了,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田桂花当初买迷魂药的时候,还买了老鼠药……

牛家安静了好几日,每日里牛老根和田桂花也不出来,说看着她就真的寸步不离的看着她,他的三个儿子每日都去送饭,却再也劝不了什么,只得作罢,他们看住鸭棚,其它的就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

但,七天后,变故陡生。田桂花终于寻到了机会避开了他的眼睛,将药给下了……

牛老根突然暴毙。田桂花看着他僵硬了的身体还有些疯狂,她冷笑着道:“……老东西,还想带走我,你做梦,既然这么想死,就一个人去地下吧,哈哈……”

田桂花扭曲了的心,让她做了疯狂的报复,可她还是恨,恨牛小花,恨钟家所有人……

但她还尚有理智,帮着把牛老根七窍的血给擦去了后,伪装成自然死亡,甚至不让人看出他青黑的脸色,她还帮着他化了妆,让人看不太出来。

这才平静的开了院子门,去了三个儿子家报了丧。她已经下了狠心,不管会不会被发现,她也得这么做,不然等死的就是她了,她不甘心,就这么被牛老根给宣判等死了,天天被他看着像做牢一样,她做不到……

此时已经是腊月中旬了,眼看就要过年了,却出了这样的事,牛家顿时也没了过年的心情,一家人哭哭啼啼的回了老屋,跪在一起哭成了一团,倒是真没有人会想到他是非正常死亡,主要是正常人想不到啊,所以,小辈们倒是真伤心……

田桂花倒是挺平静的,心中闪过快意,不过还是做着悲伤的表情,装的还挺像个样子。

消息传回钟家,牛小花立即就瘫倒了,差点背了气去,秋菊急忙扶住了她,牛小花脸色煞白,眼泪就刷的下来了,哭道:“……爹,爹啊……”

哭着就爬了起来,往牛家奔去,此时悲伤已经淹没了她了,她只想去见爹最后一面。

沈思思听到消息时,就皱了眉头,也有点伤心,可是为什么死的不是田桂花,而是牛老根,她就觉得不对劲了。

可是现在钟家听了这消息也忙乱了,哪里能想到这一层,钟家夫妻脸上都有些悲戚,道:“……老根……”

何阿秀道:“他爹,你带着大宝小花去奔丧吧,看看能帮上什么忙的,也帮一帮……”

钟根生点头道:“……可怜老根一辈子也没有享过福,竟然就……这样去了,是不是气的太狠了……”

他们都太善良,自然就不可能把人想到那样坏,自然也就想不到那一层,只以为那件事让他气狠了,这才回家病了去了。一时心里也挺复杂的,只是抹眼泪叹气。

钟根生便带着大宝和牛小花过去奔丧,哪知道……刚进牛家的大门,田桂花就跳出来了,拿了一根大扫把,道:“……扫把星,你走,你走,还是你克死了你爹,你这个扫把星,刚生你的时候老娘差点连命也没了,现在更是你爹也被你害死了,你来干什么,还想害我们家人吗!?滚,我没你这个女儿,滚……”

“……爹……”牛小花被田桂花推着往外赶,一时哭的几乎要倒了,她本来就哀切,哪知道田桂花竟然连爹的最后一面也不让她见,更是不准她进去跪灵哭灵,一时差点就倒下去,幸亏大宝扶了她才没栽倒。

这样的报复,也只有田桂花能想得到,尤其是牛老根最疼女儿,而牛小花最濡沫亲爹,现在不让她见,就是最好的报复。牛小花真的急的要哭晕过去,可是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她满脑子只想见爹最后一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