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威远侯府/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生便笑了起来,看着韩骥神色飞扬,他也挺高兴的。(ziyouge.com)本来立了功,被六道金牌给这么命令着招回来,他们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可却因为有了沈思思在,这心情真是没得说的兴奋。

只是可惜,自他们的马车出了村,都不见影子了,钟家人还是呆呆的站着叹气。

直到里正听了过来问了,他们才回过神来。里正还有些纳闷,低声道:“你家土妞怎么跟将军走了?!”

千万别是他想的那样,将军这么大年纪,配土妞也太大了,虽然他是真的很英俊,但英俊也年纪大了啊,别是逼的吧?!

看钟家人脸上都有哀戚之色,心中是沉着的。

钟根生摇了摇头,道:“……那是她……亲舅舅,现在接她去寻夫家,唉……”

“怎么回事?!”里正吃了一惊,钟根生却摇头,道:“一言难尽,以后再与你细说罢……”

里正也知他心情不好,便也不逼问,只安慰道:“别想那许多吧,不管怎么样,将军寻的夫家铁定是好人家的……”

钟根生却苦笑没说话。才刚走,就已经想女儿想的不行了。呆在身边十四年,从未离开过,现在走的这般远,跟挖了他的心似的……

大宝低声道:“……爹,我也得出去看看生意了,呆在家里不是办法,经过京城还能去给土妞送些东西,她手上可什么也没有……”

钟根生点头,道:“……路上可要注意安全。”

大宝应了一声,也与何阿秀打了招呼,这才回了屋,让牛小花帮他收拾东西去了。

因为金牌召回,所以一路上也快马加鞭,并没有拖延行程,沈思思心情一路都不怎么好,沉默着只与她的袍子玩,韩骥虽然担心,但让长生弄了好些新鲜物什给她,她也不怎么喜欢,他便只能想着到了京城见了老太太可能就会好些了……

所了,行程倒是更快了一些,沈思思倒也没有不适应,也不晕车,紧赶慢赶的经过半个来月就到了,边城其实离京城并没有多远的,所以边城危险,那一位才急的要命的让韩骥出兵来守……

韩骥早早的就写了信与家里人,所以一入京,韩骥首先得入宫面圣,不然就是藐视君王了,他不甘的将沈思思托付给长生道:“……你先带土妞回家里安顿了,我面完圣就回来……”

长生倒是没有担心,只是笑着道:“……将军且放心,想必此时老太太已经在等着的了。”

韩骥这才掀开车帘,与沈思思打了一声招呼,这才单匹马往皇宫方向奔去。

沈思思百无聊赖的掀开帘子看了,果然热闹,她也没什么忌讳,管别人能不能看到她脸,她摸着袍子的小脑袋道:“这就是皇城了,果然还挺热闹的……”

她叹了一声道:“再热闹也不是家啊……”她一来就已经想家了,不知道何阿秀会不会想自己哭到眼睛肿了。想了心里挺不是滋味。

她摸着它的肚皮,笑着道:“不管怎么样,来了就要拼出一条路来,也得站稳了,不然岂不是来得不值,我一个现代人,还不信玩不过这些老古董。”

马车又晃晃悠悠的走了好久的路,然后路上就变得安静了,看来是进入豪宅区了。

沈思思往外看了一眼,果然两边的府院的墙都很高,路上也没什么行人经过,路面也干净整洁,并非那边的闹市可比。

走了一段,马车终于停了下来了,长生低声道:“小姐,到了……”

沈思思点头,牵着她的袍子下了马车,看着这威严的将军府,上面烫金的四个字:威远侯府。

她顿了一下,没有动,门上来了两个管家妈妈,笑着对长生道:“老太太让我们出来迎接小姐……”身后跟了一顶轿子。两个妈妈脸上带着三份笑,不过眼神挺犀利,一点也不客气的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沈思思,见她穿的这么土,根本入不得眼,心中早哧笑了。

沈思思本来就是穿的家中的衣服,她也是不爱奢华之人,身上的布料还是棉的,图个舒服,哪比得上这两个管事妈妈身着的绫罗绸缎。

沈思思皱了一下眉头,冷笑一声,果然好大的威风。

长生也皱了一下眉头,道:“……怎么是两位妈妈出来?!”

两个管事妈妈轻笑道:“小姐请上轿吧,站在这外面引人注目的,实在有损颜面,于小姐声誉也有毁,我们还得进去拜见老太太呢……”

沈思思看他们分明是从侧边的小门出来的,此时哪里肯入轿,只是笑着道:“长生,你们将军府就是这么待客的吗?!我虽然认了将军为义父,可却不敢这么糊涂的就进去呢,拿人当什么?!”

沈思思似笑非笑的看着长生,一改路上的沉默劲头,变得有些尖刻了。两位管事妈妈脸上一僵,脸色也不太好看了,道:“小姐,这是说的什么话……”

“你们两位请闭嘴吧……”长生也早不高兴了,但见沈思思发飙,更是有点郁闷了,一路上倒是像只忧郁兔子似的,现在倒好,一下马车就变身老虎。真是难伺候的小祖宗。

长生心中暗暗叫苦,想着这丫头向来不是个蠢笨的,现在不定怎么想将军府呢,若是让她印象差了就麻烦了。

长生便讨好的笑着道:“小姐,你也别跟这些奴才们生气,他们不懂事,你何必理会……”

长生是将军亲随,又会军功和官职在身,哪会将这两位妈妈放在眼里,他阴狠的瞪了两人一眼,两人敢怒不敢言,心中早不屑了。

她们却没料想到,长生去了门上一脚踢翻了两个看门的兵士,怒道:“瞎了你们的狗眼,没看到将军的马车回来了吗!?还不快开大门……”

两个兵士吓的脸色都变了,长生一向和善,这一次看来是真的怒了,他们还是看他这么发飙,顿时脸色一变,也不敢分辩什么,顾不得腿疼,立即爬了起来,将大门给缓缓的开了……

沈思思淡淡的看到了将军府的前院,脸上毫无胆怯之色,却站立不动。

长生又怒道:“把二门也给开了……”两个兵士急急忙忙的跑去通知二门上了。

长生这才回转身道:“小姐,我们进去吧,老太太在等着呢,一会子将军面完圣也回来了……”

沈思思这才应了一声,长生的面子她是会给的,只是才来,就差点被下了马威,她心中微沉,真要进去,看来是要杀出一条血路来了。

擦。擦。擦。

沈思思心中连爆粗口,忧郁不已。

她淡定的往里面走,后面两位管事妈妈眼中却有些震惊,又皱了眉头,却立即又笑着上来,也不敢说什么,只是想来掺扶沈思思。

沈思思向前走了两步,淡淡的道:“不敢劳动两位妈妈,我出身低微,可不敢让两位这般伺候,两位还是在前面带路吧……”

轿子是用不上了,只能又从侧门抬进去了。

长生跟在她身后,只能送到二门上,男的却是不能再进去了。他便安慰她笑着道:“小姐,将军一会就回来了……”

“……嗯。”沈思思轻应了一声,跟着两位管事妈妈进去了。

两位管事妈妈敢怒不敢言的,心中却早不屑的很了,什么东西,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野东西,还敢冒充义女,铁定是将军的野女人生的,不然怎么这么像韩家的人?!

一想便更是不屑,进来了还不得任由夫人折腾,就不信折腾不了这么个贱皮子。

还敢拿乔,好大的架子,以为身后站着将军就了不起了,在内宅,可是夫人的天下,夫人说了才算。

不知所谓的东西,一来就敢下夫人的面子。

沈思思看着前面两人的背影,其实也没什么知道的兴趣,她皱着眉头,心中有些不爽。她知道这种内宅都是很可怕的,但她就是不想融入进来,一来就遇到这种事,谁会高兴?!不行……她又不是来讨饭的,凭什么要看别人脸色过日子?!她身上有钱,大不了就在外面买个宅子住的还更舒服一些,不过,韩骥那里是个问题……

怎么出去,也是一个问题,韩骥必不肯答应,那么……就要找一个由头了,她看着前面两个人冷笑,这个由头,其实很好找,想必等着她的才不是好事,慢慢找总能找得到……

以为她是林黛玉那种性子啊?!想把她当软杮子捏啊,做梦呢。对于韩府内的这些女人,她是一个也不想讨好,反正她们只在这内宅横行,她出去了可与她们没什么关系了,所以,她根本毫不关心,只是也不想与她耗来耗去的,让自己局限在这里……

所以,她根本问也没问这两个管事妈妈的姓氏,一点讨好打交道的意思也没有,两位管事妈妈心中很是不忿,她们早听好话惯了,来了这么一个不知深浅的东西,竟然还这么猖狂,她们早恨的咬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