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放火/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李琛瑜压根就没怎么醉,只是那红葡萄酒与那白酒在胃中一冲突,一混合,直冲的他有些头晕,意识却是清醒着的。www.ZIyOUge.com 澳门永利赌场

扶着脑袋疼的慌的太阳穴,哀哀的想,喝酒还是最忌讳喝两种酒啊,真是倒霉,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放倒了……

擦。

不过看着穆泽宸好像也晕乎乎的样子,李琛瑜的心情好歹平衡了一些,不然他真是要郁闷死了。

恍恍惚惚的就被人给扶到了房间里的一张榻上睡下了,他翻了个身也没多想,就跟随意志睡下去了……

穆泽宸却是真的有些醉意了,他没有想到酒这个东西这么烈,竟然喝的脑袋像炸了一般的疼……

被丫头们扶到榻上的时候,真是痛苦的说不出话来,一直紧皱着眉头,直到那些丫头们都出去了。

那金狐才从小箱子里钻了出来,跳到了他的身上,叹道:“不能喝就别喝嘛,你以为酒是那么好拼的啊?!这么拼命做什么,现在知道痛苦了吧,唉,为了一个女人,啊,不对,是为了你未来的命定之人,也不能这么拼呐……”

它似乎也有些苦恼,看着穆泽宸叹气道:“……这得要气成什么样子,你才开了酒戒的?真是麻烦,哼,竟然连我的晚饭也忘记给我打包了……”

它相当不爽,用爪子结了个印点入他的眉心,看着穆泽宸慢慢的放柔了表情,似乎不那么痛苦了,陷入熟睡以后,金狐这才跳下了床,从窗子里腾的就钻出去了,趁着夜色就钻进了厨房,心中超级不满,一个个的只顾着自己吃饱肚子,全部都忘记它的存在了,哼,大不了它自己去找吃的……

熟练的翻开厨柜,找到了他们晚上吃剩的大餐,开始埋头大吃起来……不过,现在它一个人倒是挺悠闲,不必赶时间一般了,吃到最后就开始细品慢咽的,顺便还挑挑口味……

到最后,它觉得还是鸡肉最符合它的口味,顿时就高兴了起来。

春兰秋兰忙完了以后,才一身汗的回了主屋,道:“……姑娘,穆公子和李三公子都送到客房去休息了,给他们都盖了被子,不过也没给他们洗漱了,家里的丫头子们不太方便,毕竟他们还是外男……”

“随他们去吧,明天等他们醒了自己弄,谁让他们拼命的喝的……”沈思思倒是不在意,她刚洗好澡,正在做全身的SPA呢,用的是空间出品的芦荟制成的凝胶,敷在脸上身上清清凉凉的,能赶走全身的疲惫和烦恼,感觉人都轻松了一大截似的。

秋兰听了,心中默念道:还不是为了小姐你,你倒好,什么也不知道,不过不知道才是她们乐意看见的。

两人便都不再说话,帮着沈思思拿走了换下来的衣服,又倒掉了洗澡水,沈思思躺在床007上,笑着道:“天色不早,你们也洗洗早点休息吧,护肤品什么的别舍不得用,自家的东西没什么舍不得的……”

春兰秋兰听了便笑着道:“知道了,服侍小姐睡下了,我们再弄便是,小姐别烦心我们,早些休息吧……”

沈思思应了一声,便翻了个身睡去了。那膜敷在身上也不必急着洗去,所以倒是很快就入睡了。

春兰秋兰这才收拾了收拾,把自己也给敷了全身后,这才准备睡下呢,但就在睡的朦朦胧胧的时候,总觉得能听到噼噼啪啪的声音。

春兰还算警觉的,立即就惊醒了爬了起来,推了推秋兰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秋兰也立即就醒了,当下就肃了脸色,两人对视一眼,道:“……不会又出鬼了吧?我们一起去看看……”

“好……”春兰迟疑了一下,心里却依然有些慌张,总觉得心神不宁的很,两人便披了衣服,打开房门后,便看到前院那头和后门那里火光冲天的,那噼噼啪啪的声音是柴房那里的柴火在爆起来了呢……

两人顿时脸色都变了,急道:“……小姐,小姐,快起来,着火了,家里着火了……”

沈思思也惊醒了,听了便面色一沉,道:“快,快把家里所有人都给叫起来,快点去……”

春兰秋兰这才急了,先把怡香和玉珍给叫了起来,四个人便急忙的去叫人。

那金狐早在厨房里偷吃东西呢,后来就听到有人的呼吸声,当时它就肃了脸色,一双金狐紧紧的眯了起来,以为是来偷东西的,哪知道那些人别的不干,就开始扔了放了火油的东西到院子里到处放火了起来……

金狐一看,脸色就变了,它就跳了出来,也没有在那些人面前现身,生怕连累了穆泽宸,它一心记挂着穆泽宸,便飞一般的往他的房间中冲去……

沈思思也披了衣服出来了,看到金狐闪的身体嗖的一下从空中出现又消失了,便眯了一下眼睛,春兰秋兰自然也看到了,她们脸色微变,当时在客栈中的不好印象又上来了,便低声道:“……小姐,会不会是它啊……今天穆公子也在呢……”

沈思思摇头道:“别胡思乱想,这世上没什么神鬼之说,再说了,即使有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找我们的,走吧,快去叫人……”

春兰秋兰当下也没时间胡思乱想,也认为自己是胡思乱想的了,便收敛了心思,急忙的去叫熟睡中的人去了。

李琛瑜自然也听到了动静,他本来就没脱衣裳,当下就惊的醒了,冲出来院子道:“……思思,怎么回事?!怎么着火了?!”

沈思思摇头道:“……你跟我来……”

两人对视一眼,便轻手轻脚的去找人,打算把那纵火之人给找出来,现在这火势并不大,可见那些人应该还没有走远,或者还在这院子里。

那边金狐也早将穆泽宸给拖了出来了,穆泽宸也清醒了不少,看到这状况,脸色都变了,以为是冲着自己来的,当下就肃正了脸色,跑到了沈思思身边来,无论如何,他不能因为自己连累了她……

沈思思看到他来,手上还抱着金狐,便竖了食指,三人一狐都没有发生声音,竖着耳朵听着动静,却听到屋顶上有咯吱一声响的声音,沈思思便皱了眉头。那边穆泽宸早怒不遏的轻轻一跃,上了屋顶,追过去了,他的身影像弧线一般在夜色中并不太分明,但那金色的一点却极为夺人眼球,令人惊艳……

李琛瑜也怔了一下,道:“……好棒的轻功,这个人……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沈思思虽然身手很好,反应也敏捷,也杀过蛇,可是,她不会轻功,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穆泽宸追人追到不见了……

她与李琛瑜对视,道:“……你也不会武功啊……”

李琛瑜摸了摸鼻子,道:“……京城所有人都知道我文武不通,一无是处,只会吃喝玩乐……”

“……”也是,沈思思哀叹,若是现在有人帮忙,也能分担一下穆泽宸的精力,他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呢,若是再妄动内力的话,还不知道怎么样,沈思思便心中有些愧疚,若是因为她让他受了伤,她才难受。

可惜,她的想法与穆泽宸的相去甚远,穆泽宸也是怀疑是追自己的追兵,所以才不遗余力的逮人呢。

穆泽宸显然是怒极,所以催动了三四成的内力,那人的武功明显不如他,追了不远,前面那人就有些吃力了。

穆泽宸冷眼一眯,瞅准了时机,用脚借势,就狠狠的腿风扫了过去,那人被劲风扫到,当下就跌下了屋顶,穆泽宸立即就跟了下去,点了穴卸去那人的一身内力,翻身看了,又用指尖探了对方的脉象,这才发觉弄错了,当下也没了杀意,改了心思,知道沈思思还有用,可能有话要问,这才冷着脸将人的领子提了又给捉了回来。

那边院子里的人都已经爬了起来,又急急忙忙的在张铁文的安排下开始打井水灭火,也幸亏发现的早,不然这屋子火势蔓延起来就真的难说了……

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火势给灭了,众人又是后怕,又是胆战心惊的,全身狼狈,身上又是水又是黑炭的,弄的不堪入眼的很……

张铁文收拾好了,这才上前道:“……小姐,柴房烧掉了,前院烧了半间房,不过有两间屋顶也蹋了,后院的门和草棚全烧没了,还好没有烧到主屋和下人房,估计那人臂力不够,我看这火是有人纵火的,我找到好几个油罐子,小姐,你看,那些人臂力不够才没扔到小姐的屋顶上……”

沈思思的脸早黑了,脸色极冷,眸中透出寒光来,冷笑道:“……我倒没想到,有人这么想要我死,真是费尽心机。”

她最恨火,以前在边城就被田桂花放过一次,那时候姑息养奸,最后连牛老根都给搭进去了,而现在她绝对不会再手软……

李琛瑜看了她两眼,皱眉道:“……你得罪过什么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