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韩骥的解释/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冬梅也没在意巧玲咬着齿不忿的跑出去的身影,以及她的态度,她现在可在为自己唾手已得的喜悦和幸福中还没有清醒过来呢,一脸的娇羞和喜悦。ziyougecom

看她这么高兴的模样,巧思也只是冷眼旁观而已,真正的宠爱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哪有在书房行这事的……只怕是这新姨娘一个勾007引将军的差名声是去不掉了,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致命的,只怕她还会失了老太太原本的喜欢。

真是不明白,这个新姨娘有什么需要高兴的。

巧思服侍她好了,才将冬梅给送进了二门,这才回转身去了花厅,韩骥正淡定的坐在那里用餐呢,一点也没有得了新美人的兴奋,果然如巧思所想一般。

巧思低声回头,道:“将军,新姨娘已经送进二门了,巧玲也早去了后院,只怕此时已与大太太回禀了此事了……”

“那就好,盯紧一点,别让新姨娘受了惊吓……”韩骥阴晴不定的道。在没有分出你死我活之前,她也不能让这个新扶上来的冬梅真的被压下去,他正想给她如日中天的宠呢。

“是……”巧思心窍也灵透,前后一想也明白将军为何独独选她了。

韩骥放下了餐碗,只觉得心中堵的慌,唤了新兵进来吩咐着先去兵部告个半天假,打发了亲兵,这才起了身。

巧思低声问道:“……将军要去老太太屋里吗?!老太太年纪大了,将军可别刺激到了老太太……”

韩骥叹了一口气,没说什么,径自离开了。巧思的眸中露出一抹心疼,都道韩侯如何风光,实际上……全是焦头烂额的糟心事,府内更是无一份清净之地,连母子母女,夫妻,兄弟姐妹也全都是相互算计……

唉。

韩骥心情沉重的来到了上房,那边老太太却早已经得到了消息,昨天冬梅一晚没回来,她也不是个吃素的,哪有不明白的,当下就问出消息来了,老太太现在虽然不管事了,可眼神如刀,心思也通透,老当益壮的很,手段也很多,只是现在懒得使罢了,所以,得知此事后,她心情也挺沉重。

见韩骥进来了,老太太这才打发了屋中的丫头全出去了,屋中的丫头们也因为出了此事,个个真的是大气也不敢出,生怕触到了老太太的哪根神经,她们可白受气了,还是为冬梅那个不知羞的贱人受气,多不值。

见他们有话要说,摒退了她们,她们退出来了,反而松了一口气,然后三人在彼此眼中看到的都是无奈,夏兰,冬兰还有秋菊,个个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原本秋菊和冬梅是一起提上来的,她倒是一点也不知道冬梅竟有这个心思……

见人都走光了,老太太才叹道:“……那个丫头真是心大了呀,我也是老了,才没有注意到,平常也没怎么管她们,没想到心思竟然用到你的身上去了,心大的贱丫头……”

说到最后,老太太都有点恨恨的语气来说话了,显然是气的不轻,钻了牛角尖了。

“母亲,小心气坏了身子……”韩骥忙安慰她道。

老太太叹气道:“……上次我还与你说过我屋里的大丫头随你挑,可是上次她就听到了起了心思的?!你也是,既然看上了,有这个心思,又何必拒绝呢,现在倒好,弄成这么不好看的局面,哪有母亲屋子里的丫头主动去外书房勾007引儿子的道理,传出去,我们侯府还要脸面不要?!你若有心,与我来说,娘亲主动为她开脸,送到屋子里岂不好看?!”

“母亲,实不是为此……”韩骥低声道:“儿子也并不是好色之人,只是母亲说的自然是有道理的,我也是知道这么做有损府上的面子,只是……”

韩骥顿了顿,道:“……母亲知道她是林氏的人吗?!”

老太太吃了一惊,怔了一下,道:“……什么?!冬梅是她的人,她将这丫头放到我屋里头做什么?!”

韩骥冷笑一声道:“母亲该是清楚的,有其主才有其仆,两个人心都大着呢……”

老太太脸色微微变了变,捏紧了手怒道:“论这些年,我也没有亏待过你媳妇,她竟然敢……呵,真是心都大了啊,都大了……”

“母亲,你以后一定要小心,林氏现在只怕是深恨着我们呢,以后饮食方面一定要小心谨慎,一定要用信得过的人……”韩骥低声道。

老太太一凛,怔了半天,才道:“……冬梅原本是二等的,新进才提了上来……”想着又抖了起来,怒道:“……她敢有这个心思,她敢?!”

韩骥安抚着激怒的老太太,道:“……只怕冬梅去了,她会想法子弄别的人来,只怕这屋里还有她的人也不一定……母亲一定要当心,千万别让儿子担心了……”

“真是老了……”老太太目光微犀利,怒道:“……论当年,还没有人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弄这些小动作,只是人老了,想清净一些了,才没管事,没想到她竟敢公然在我的底下弄这些事情,可恨……”

老太太当年也是极厉害的角色,龙有逆鳞,只怕林氏这一举已经引的老太太深恨了,当家之者,最忌讳的就是身边有异心之人。

老太太心中有了主意,倒也算是平静了下来了,她低声道:“所以你才有意的提拔了冬梅?!”

韩骥点头,道:“她是母亲屋里的,各种名份和脸面都给足了她便是,其它的母亲只别管,后院已经够乱了,就是再乱一些也没什么……”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老太太眸中透出精光来,道:“……好,我来为冬梅开脸。”

这个儿媳妇做的事令她这么失望,老太太也懒得再为她着想了,此时也更懒得理会什么侯府的名声不名声,再不好听,也做了,况且二儿子做的糊涂事更多,大儿子这事还真不算什么,她只是对一向严于律己的韩骥突然做出此事来觉得诧异而已,只没想到,竟然还有这原因在里头。

“那就谢谢母亲了……”韩骥低声道:“……老太太以后就在小厨房里用餐吧,也别出上屋的院子里了,若是后院闹起来了,老太太只管装病,什么也别理会,身上也要配个银针……”

“我知道,你且放心,母亲绝不会拖你后腿……”老太太顿了顿道:“……无论你想做什么,母亲都支持你,这侯府也确实是该整顿整顿了……”

韩骥深以为然。

母子俩商量定了,这才说了一会子体己话,等老太太乏了,韩骥这才出来,老太太看韩骥走后,闭目养神了好一会,这才睁开了依然犀利的眼睛,低声喊道:“……冬兰,你们都进来……”

冬兰听到动静,这才与夏兰秋菊一起进来了,三个人都有些忐忑,以为老太太脸上一定会带着怒容呢,毕竟出了这么丢脸的事,哪知道老太太满脸的笑容,态度极其的温和。

众人心中发愣的很,明明早上起来还一脸的不高兴,怎么现在将军一来一去的老太太的态度就变了。

老太太也没理会她们的腹诽,只笑着道:“……把我箱子底下那两套头面给拿出来,一套珍珠的,一套金镶玉的,还有底下的几匹布,好歹冬梅也是姨娘了,她又是我屋里出去的,总不能让她跌了我的脸面,这些年她也尽心的很,都赏她吧……”

夏兰满是忐忑的应了一声,自是拿了出来,两套头面零零总总的竟有五六十件,满目都是珠翠,老太太似乎还不太满意,又将手上的一对玉镯给拔了下来,笑着道:“这也给她,难得骥儿这么喜欢她,以后让她尽心的服侍着骥儿,夏兰,你亲自送去,把我的话也传给她,再送她去菩心院收拾安顿了,再通知了当事的太太,把丫头仆妇的都安顿好了,别委屈了她……”

夏兰被老太太这态度弄的有些发懵,但还是应了一声是,便走了。

老太太似乎还挺高兴,笑眯眯的道:“冬兰,你去通知大太太一声,以后她屋里也多个人服侍了,让她好生的歇一歇,专心的照顾好渊儿就成了……”

冬兰嘴角一抽,只觉得老太太是故意给大太太添堵呢,哪有这样埋汰人的,她也不敢深问,便也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秋菊一人,她总觉得老太太的目光总若有若无的在自己身上打转,弄的秋菊很是发毛。

良久后,老太太才问道:“……你与冬梅感情不错的吧?!”

秋菊心中一突,吓了一大跳,跪了下来道:“老太太,我虽与冬梅同是二等提上来的,但从来都话不投机,实在说不上感情好的,老太太,如今冬梅贵为老爷爱宠姨娘,秋菊哪怕高攀……”

她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头也不敢抬,也不知老太太在想什么,良久后,才听闻一声,“罢了,你起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