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关祠堂/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知道今天这事善了不了了,便哀求道:“……大,大哥,我知道你疼她,可我也是一时糊涂,大哥你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我就是有点缺银子,才这样的……大哥,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说着便声泪俱下的,也不顾什么了,就怕被韩骥罚,便忙认错的膝行到了他的裤腿前,抱住了他的大腿。ziyougecom

韩骥咬着牙,怒道:“……放手,好好跪着,我还有话要问你,你好好说话……”

韩骁被喝住了,吓了一大跳,便忙松了手,跪在他的面前,真是怕死了这个严厉的长兄。

“我只问过,这件事是谁怂恿你的?!”韩骥眼眸极为厉害,盯着韩骁,有些恶狠狠的,那眼神逼的韩骁根本躲都躲不掉,他一下子就怔了一下,呆呆的看着韩骥,然后打了个激凌。

他咬着牙,低了头道:“……没有怂恿我,大哥,是我自己缺钱了,听别人说那个辅子很赚钱,这才,……这才去打了这个主意的……”

“是么?”韩骥冷嘲的勾起了唇角,他这个弟弟太没用,平常也想不到这种点子出来,平时也随便一问一吓就问出来了,而现在,他却硬咬着牙什么也不说……

呵,他要保护谁,其实韩骥此时已经一清二楚的了,他低头看着韩骁的发顶,心中微微叹息了一阵。人心不足啊……

这个弟弟,虽然一无是处,可还是有点可取之处的,至少他很护妻护子,没有十分胡作非为,对妻子和儿女还有几分尊重和爱护之心。

韩骥心中跟明镜一般,他紧抿着嘴唇,道:“……真的不说?!”

韩骁硬咬着牙,道:“……没有人怂恿我,大哥,真的没有……”他这么护着妻儿,可惜那对母子对他也只有利用之心,甚至小看和轻视他。

“是我自己起了贪心才想了这损招出来,大哥,真的……我对不起你的……义女,对不起,我愿意补偿她……”韩骁心中打鼓,嘴巴却闭的死紧,死不承认。

他其实只觉得韩骥真的是相当的厉害,简直细察入微,也不知他怎么查出来的,他做为将军和家主的手段,他这个做弟弟的,明明一母同胞的亲弟弟是永远也不会明白的了……

只是,他却不得不护着儿子,总不能把儿子的前程也给搭进去。

韩骥见他死不承认,又听他说这种话来,冷笑一声道:“补偿?!你搭着手把她的名节毁了,你怎么补偿,偿命么?!混帐……”

韩骥见他死不悔改,一点也不受教,更是气极的一脚踢开了他,怒道:“废物,我把你的亲生女儿名声也毁了试试?!你怎么补偿,就凭你那几间被败的差不多了的店辅,你赔的起吗?!没用的废物……”

韩骁被他一脚踢在肚子上,当下就摊在了地上,直也直不起腰来了,疼的脸色发白,却不敢回嘴,韩骥的脚力大,他几乎是被踢离了三五米远,见韩骥还是怒不可遏的样子,他是再也不敢说话的了,只小声的支吾着,显然也是疼极了的……

韩骥见他如此,想到沈思思受的苦,被牵连的无辜的受得罪,更是恨这个弟弟。

他怒气腾腾的道:“……来人,给我拉出去打二十棍,脑子不清醒的混帐东西,也让你好好清醒清醒,打完了直接丢到祠堂去好好反省,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再出来,告诉任何人,一个也不许求情,求情者同罪并罚。”

“是……”那边已经涌过来了好几个亲兵,将韩骁给拖出去了,见韩骥脸色不好,阴沉的能滴水似的,竟一个也不敢留情,那军棍打的真的是十足的力道,直把韩骁给打的皮开肉绽。

听着外面叫苦讨饶的声音,到最后只剩有进气没出气的哼哼声的时候,韩骥心头还是怒火难消,可此时也只能打一打这个亲弟弟出出气了,至于其它人,慢慢的来……

只要韩骁别再添乱,把他关到祠堂,算是保全他了,他只想以后不管什么事,这个弟弟别再插手,当了现成的靶子,这么一个蠢弟弟,他又有什么办法?!

若是以后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来,只怕是……惹怒了沈思思,他想求情也不行了……

那丫头的那股狠劲,韩骥是再清楚不过,他既有为这个亲弟弟打算的准备,也有为沈思思打算的心情,再怎么样,不能让沈思思背负一个打杀叔父的名声……

这样就好吧,也算是杀鸡儆猴,只是其它人,他要留待最后,慢慢的收拾。

二十军棍其实说快也不快,说慢也不慢,就这么想了一会儿的功夫,外面已经停了。当下就有人进来汇报道:“……将军,二十军棍打完了,只是二老爷他晕过去了。”

韩骥冷冷一笑,道:“用水泼醒,抬到祠堂去……”

“是。”那亲兵应了,便急急的出去了。

巧思看韩骥这么狠,还打了一个寒颤,隐隐的,她有更不详的预感了,韩骥低声道:“吩咐下去,此事不可传到老太太上屋里扰她清净,谁若是敢将此事传到老太太的屋子里去将老太太的病气出了个好歹来,我一定不饶他……”

“是……”巧思忙应了一声,道:“我马上去通知各处……”迟疑了一下又道:“……将军,要请太医么?!二老爷他的身子骨毕竟不比兵士,会不会……”

韩骥冷笑一声道:“太医?!让太医来看了看笑话吗?!在外面请个郎中就行了,这伤,死不了……”

巧思心中一沉,低声道:“是……”应了一声后便又匆匆的出去办事了。

韩骥却心中冷笑,这下子李氏得了消息,会不会与老太太提呢?!提也是错,不提也是错……

韩骥也弄不清到底是想她提,还是不想让她提了,只是不管她提不提,他都饶不了她。

提了气着了老太太,韩骥更是不会轻饶,若是不提……那可是她的丈夫,她若不提,韩骁如何冷心,而韩骥自然也更能看的明白,只怕弟弟并不入弟妹的眼了……

光想着,韩骥就心中有些不悦起来。这一对母子啊……也不是省油的灯,只是他们会如何?!

韩骥想着便又冷笑了一声,表面上看上去好像真的夫妻情深一样,只怕她是不会提的……这个时候明哲保身,十分有可能。韩骥心中微沉,对李氏母子的不满达到了顶点……

这些人,他一个个的都不会放过。算计的连家也不像家了,父子不像父子的,这个侯府成了个什么样子?!

那边韩睿临忐忑不安至极的很,在院子里焦急的等待着,生怕已经被韩骥知道了自己的事,又怕韩骁嘴上不严,真的说出来了。

等了快忍不住的时候,便见那边有人将打的皮开肉绽的韩骁给抬了过来,他吃了一大惊,想扑过去到底是没敢,但还是急道:“……爹,发生什么事了?爹……”

韩骁身上都是湿着的,被水泼醒了以后,整个人都打着哆嗦,疼的要命,但看到儿子,他还是挤出来一点笑容,道:“……没事……”

那几个亲兵却是面不改色,道:“……三少爷请让路,我们还要抬二老爷去祠堂……”

“去祠堂做什么?!”韩睿临吃惊的道。

“将军吩咐了让二老爷在祖宗面前好好反省反省……”那亲兵便避开了韩睿临径自去了。

韩睿临呆了一呆,几乎是猛然惊醒了过来,又跟了上来,急道:“……爹,你没事吧?!”

此时韩骁早有进气没出气,看着实在狼狈又虚弱的很。韩睿临看了便涌上来一股恨意。

大伯怎么能这么狠,这么对待自己的亲兄弟呢?!

“爹,大伯为什么要打你……”韩睿临红着眼睛道:“……为什么?!”难道有权力就可以连兄弟都可以随便下手吗?!凭什么?!只凭他承了爵,那是不是代表只要他也承爵,也可以随意的打杀了人?!

韩睿临此时又是恨又是怕,又是忌讳,又是担心的,他是真的怕有了家主地位的拥有生杀大权的韩骥知道了自己也有份后对自己的惩罚,他想问却又不敢问,也不知执着着什么,便跟在亲兵们后面到了祠堂,至少他对韩骁是真的还有一点点父子之情的……

看他这么执意的跟了过来,韩骁也心中有着事困扰着的,看儿子这么亲近,自然也是心中一热,挤出了一点笑出来,看亲兵们没注意这边,他便轻声的道:“……临儿,爹没……说,你,你……放心……”

“爹,你说什么?!”韩睿临没有听清,只看韩骁困难的又复述了一遍以后才听清了,顿时眼睛就红了,他低声道:“……爹,爹,你……”

韩骁却释然一笑,浑身无力的瘫软在地上,只是那笑容挤出来的却比哭还要难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