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稀奇事/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狼狈了。|ziyouge.com|

那身上也不知是汗还是水渍,狼狈至极。

而韩骁已经疲惫的疼的闭上了眼睛,更是没了出气的感觉,那笑容里全是释然,看的韩睿临心中直发抽,他也不敢摇他,低声道:“……爹,爹你……”

韩骁却再也没有回应他的话,韩睿临的眼红的像只兔子似的,手都微微抖了起来。

爹没说,他心上涌过来一股复杂的情感,曾经,他是十分嫌弃这个没用的爹的,可是,……可是,他现在还是十分没用,可他……是真的疼爱自己,护着自己的。

不容他多想,那边亲兵放下了担子以后,便拉着韩睿临道:“三少爷,跟我们出去吧,将军说过不容人探视的……”

韩睿临红着眼睛挣扎了起来,怒道:“……那爹怎么办?!他一个呆这里,大伯是想让他自生自灭吗?!放开我,放开我……”

那亲兵不耐的道:“呆会儿自然有人来伺候……”他们不容分说的将韩睿临给带了出来,一点也不客气的提了出来,扔在了外面,道:“三爷可不要让我们难做,我们只听命于将军……”

韩睿临的眸中涌出滔天的恨意来,他又急又恨的追问道:“……爹伤成这样,会请大夫么?!请了太医了吗?!”

那亲兵皱了一下眉头,没理会他,只充当门神一样的守在祠堂前了,而韩睿临是想飞进去也不能。

他见这些人不理自己,呆了一瞬,便敛了脸色,转身飞也似的跑走了。

大汗淋漓的跑到了李夫人院子里的时候,他几乎是惊叫着道:“……母亲,母亲,爹被打了,被关在祠堂里了,你快去看看吧,想想办法才好,爹他重伤,还不知道请了太医没有,若是再不看,可就……母亲,你快去看看吧,爹他全身都湿的,这样下去可要发高烧啊……”

李夫人却很淡定自苦的拉住了韩睿临的手道:“我儿,别着急,先坐下来再说……”

“娘……”韩睿临有些急,根本不明白怎么李夫人遇到此事还能这么冷静,毕竟是他爹啊,再怎么没用,再怎么糊涂还是会护着他的亲爹啊……

看儿子一副焦急的神色看着自己,带着不解的样子,李夫人叹了口气道:“刚刚将军已经过来传过话了,说已经请了大夫去照顾你爹,我们却是不能去看他的……”

“娘,不如我们去找老太太吧……”韩睿临亲昵的道:“……好不好,老太太一定能为我们做主的。”

“胡话!”李夫人斥道:“将军可是明言说了,若是谁敢将此事捅到老太太那里,或是为你爹求情,两罪并罚的,我们可不能这么得罪了将军,枪打出头鸟,罢了,忍一忍,你爹也确实是糊涂的很,让他吃些苦头也好……”

韩睿临张大了嘴巴,吃惊的看着李夫人,她这是想明哲保身吗?!他们可是夫妻啊,夫妻之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李夫人似乎也看出他的疑惑,便低声道:“……我们的荣辱与你爹却是不搭界的……”

她叹口气道:“你爹已经被打了,也已经背了你的事了,所以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不是挺好的吗?!总不能因此把你也给搭进去了,那我们二房才是一无所有……你别忘了你大伯现在可是说一不二,他还是家主,我们都得看他的眼色,甚至你的爵位也是要看他的脸色的,你明白吗?!只要娘管着家,在后院有了实权,得了老太太的宠,而你又上进,我们母子总能上进的……”

韩睿临的眼睛却有些充血,为了保全自己,所以……连亲情也可以牺牲?!那可是他的亲爹啊……他看着李夫人,只觉得浑身发寒,有些陌生的很。今日他可以牺牲爹,明日呢,若是他不能承爵,是不是也会被她毫不犹豫的给抛出去了?!

李夫人却没注意到儿子的异色,只是继续劝他道:“我们捅到老太太那儿又能讨到什么好?!弄的侯府大乱不说,万一气坏了老太太,那可就罪过大了,你爹虽然受些罪,但好歹也是将军的亲弟,他能真的见死不救么?!既然传了话过来警告我们,我们就得听着才是,万不要再触怒你大伯了,他现在可在气头上呢……”

韩睿临听了只是不说话,只是眼睛却红着。

李夫人看他这样有些心疼的道:“……你爹有大夫照顾着,不会有事的……”

是不会有事的,可是……大夫和下人们照顾,能有身边的亲人细心吗?!韩睿临突然明白了很多的事情,心里不住的往下沉。

见儿子不说话了,李夫人以为劝住了他,便笑着道:“……好了,别想了,帮娘看一看这账是怎么算的……”

韩睿临心中真是说不出的一股滋味,爹被打的皮开肉绽关了祠堂,而亲娘现在却只关心后院的账务问题?!

呵……

那边韩骥也得了消息,听着巧思的汇报,巧思低声道:“……三爷倒是挺紧张的,出了事以后飞奔着去了二太太院子了,看他神色也不似作伪,是真的关心着二老爷的……”

韩骥不动声色,又问道:“二太太呢?!”

巧思似乎顿了一下,道:“……二太太没什么动静,我去传话的时候,她还笑着,神情也没什么变化,还给了我赏银,后来……我各个院子都通知了以后……去了祠堂那边,看着请的大夫已经到了,下人也到位了,只是都是我安排的人去了,二太太那边……并没有过去,也没有派人过去……只送了一些东西……”

巧思越说声音就越小,连头也不敢抬了,而她也在这时听到上面啪的一声脆响,便适时的停了声音,低着头再不敢说话了。

韩骥脸色阴沉,气恨的就折断了一支毛笔,好一个李氏,够狠的李氏。

这侯府一个个真是心大着的人多,该做事的时候该关心的时候人就少了,一个个的,全都打着小算盘,没有一个能令人省心的……

韩骥连连冷笑,一句话也没有说,良久后,他的脸色微恢复了正常,才淡淡开口道:“……叫那个大夫嘴巴闭紧一点,好好治伤,药用好的,好好照顾着二老爷。”

“是……”巧思应了一声,知道这里不能再呆下去,便小心的退下去了。

韩骥虎着一张脸,怒气腾腾的很,李氏,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以往他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些后宅的事,也没时间管,现在注意到了,才发现这些女人的心思,这背后的主张,简单比虎狼还狠,与她们没有硝烟的战争比起来,他们在战场上的血腥又算什么?!

他一直以为李氏还算仁慈,没想到……真是没想到……透过一些事才能看清更多的人,这一点真的是一点也没错。

估计他韩骥也被这女人轻看了吧,以为自己想不到这一层上来呢,所以才会小心谨慎的听话,以防出错,却不肯越雷池一步,因为她根本不在乎韩骁的死活……

哼,她在乎的也只有自己的利益。

以往韩骥没管过后宅之事,所以这女人压根就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想到这方面来了……

这其中的一切,真是令他相当的惊喜。

一个个的全各怀心思,这侯府早人心散乱了,可他韩骥容不得这种恶毒心肠的女人,一个对丈夫重伤都毫不动容的女人,有什么资格以后掌管侯府内院?!哪怕她儿子真的承了爵,也轮不到她的事。

韩骥心中打定了主意,倒是不急了,如今,按照计划一步一步的实施来就好,而这侯府……需要好好的清理干净了。哪怕人少一些,也不能乌烟瘴气的好……

春兰秋兰这两天频频外出,这天下午就带着消息,有点八卦的,有点振奋人心的跑回来了,一副很是高兴意外的模样,一跑到主院就冲进了屋子里道:“……姑娘,侯府出了大事了……”

沈思思听到她们的惊呼,嘴角一笑,道:“哦?什么大事,好事还是坏事?!”

春兰笑着道:“不知道算好事还是算坏事,不过发生了两件稀奇的事,姑娘要听吗?!”

“别拐弯子,快说吧……”沈思思道。

春兰便咯咯的笑了起来,看了一眼秋兰,道:“……我和秋兰一提,老太太屋里不是提了两个二等丫头上去吗?!有一个叫冬梅的,倒是真有本事,她昨天晚上跑到外书房里爬上了将军的榻,今天就住了菩心院,成了新姨娘了,可真是风光无两呐……呵呵……”

沈思思一囧,暗道,这有什么好稀奇的,不过她还是笑着道:“真是个有心计的丫头,也挺有本事,只是没想到将军也能看上她……”

秋兰觉得在姑娘面前讨论她亲爹的风流史也有点不太好,看她也兴趣缺缺的便想转移话题,但春兰是个二的,还眉飞色舞的道:“……大太太可真是气坏了。侯府里现在可真是热闹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