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暴打/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秋兰翻了个白眼,拽了拽春兰的袖子,春兰这才反应了过来,才止了笑意,不敢再说下去了。ZiYouGe.com

其实也不能怪她这么高兴,主要还是八卦太少,难得遇到这么一个稀罕的八卦,自然就想与人分享,这种与别人尽情说八卦的乐趣是什么都代替不了的,春兰又是个活泼的,自然也就兴奋了些,不过秋兰一拖她的衣袖,她一凛,便回过神来了,这才不再说话。

不过沈思思却没想什么多,她皱着眉寻思了一下,然后笑着道:“……将军倒真是个手段高的。原来如此……”

春兰秋兰有些纳闷的道:“……姑娘,怎么了?!什么原来如此?!”有她们都参不透的道理吗?!

沈思思却神秘一笑,道:“没什么,只是你们等着看便是了……有好戏看,比这些精彩的多了,这只是开始而已……”

春兰秋兰更是纳闷不已,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便笑着转移了话题,道:“第二件事嘛,就是二老爷今天被将军打了二十军棍,关祠堂里去了,真真是解气……”

沈思思听了却并不惊讶,只是一笑,并不发表意见,她的事,只想以二十军棍的代价来结束,也要问她答不答应。

她也懒得关心这其中的细节,反正此事也与她无关,她也懒得买韩骥的账,只笑着道:“别只顾着说八卦了,正事打听的怎么样了?!”

秋兰笑着道:“都打听清楚了,二老爷这些年的产业都变卖的多,也不知是贱卖了还是被别人骗去的,估计还是赌输了的,所以他的产业是真的不多,在京城也只剩下六间辅子了……”

“是啊,这也太快了,以前还以为他至少有十几间呢……”春兰接过话道:“不过他在郊外倒是有几个庄子,只是管理混乱,好像都快入不敷出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底下人给糊弄了,那几间辅子也不怎么赚钱的,怪不得二老爷这么缺钱花呢,心思不在这些产业的经营上,用到别的地方去了,这些店辅里能不混乱么?!”

“是啊……”秋兰低声道:“打听侯府其它人的产业还真打听不出来,只有二老爷是个没心眼的,用的身边人也是草包,一五一十的随便套套话就一清二楚了……”

她们两人从侯府出来的,现在看到侯府中人是个这么个境况,真是不知道是何滋味。

沈思思听着,却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

春兰把单子递了上来,道:“……姑娘,二老爷的产业全写在上头了,姑娘拿主意吧……”

沈思思接过看了,便哧笑道:“……真穷,怪不得眼红我的店辅。”

春兰秋兰听了便有些囧然。

沈思思笑着道:“你们也累了,下去休息吧,我这里也不需要你们伺候,等精神足了再过来……”

“唉……”两人应了这才回了外屋去了,反正沈思思一般在内屋的时候,不叫人的时候,她们是不能进去的,她们也没特别的住处,就是住在沈思思的外屋。沈思思其实说奇怪也挺奇怪的,有的时候在内屋里头能呆着几个时辰不出来,一开始两人还挺好奇的,后来就不问了。

两人辅了辅盖,洗漱了一下,各自歇下,不过却睡不太着,春兰是兴奋的,秋兰却是担心老太太,她低声道:“老太太因为冬梅的事也不知会不会生气,听人说老太太自上次大少爷的事后身子骨不怎么好了,一直在院子里没怎么出来过呢……”

春兰有些沉默,半晌才道:“……我们都出来了,别想了,这些事不归我们该操心的,我们的主子可是姑娘了……”

“我知道,只是担心,那个冬梅也太不是东西,老太太的脸也不知往哪儿搁,哪怕面儿上笑着,心里不知气成个什么样了呢,老太太的心思我们跟了她这么久也明白,是个顶顶要强的,唉……”秋兰叹道。

春兰无奈的道:“……别想多了,没瞧见姑娘自来这里后从来没有问过老太太的状况吗?!刚刚我还特意的提了是老太太身边的冬梅,姑娘愣是什么也没问,估计是一点也不上心呢,罢了,别瞎想才好。我看姑娘是个主意大的,以后跟侯府也亲近不了……”

“姑娘心里还有些恨的吧?!”秋兰叹道:“老太太也为难呐,一边是嫡长孙,一边是……姑娘,可……唉……”

春兰没有再接话,两人叹了一口气,各自睡了。

这些话沈思思倒是没听见,她在空间里忙了一会儿,大汗淋漓的酣畅的洗了个澡才出来,披头散发的晾着湿了的头发,抹了点护发的精油,这才随便的松松的挽了一下才出来外屋。

看春兰秋兰睡的沉,便放轻了脚步带上门出来了。这两天她们到处找人打听消息,也忙坏了。

她很贴心的吩咐院子里的人都小声一些,这才慢腾腾的走出了主院,去了花厅里坐了,又让侍女端了水果和茶上来,慢吞吞的吃了一些,打发惬意时光,良久后,大宝便兴冲冲的回来了,带着一脸的得色,脸上还带着一点笑意,看到沈思思便很高兴,道:“土妞……”

沈思思看他这么辛苦,也有点不忍,道:“大宝哥,你也擦擦汗……”

“不碍事……”大宝笑着坐了下来,喝了一杯沈思思递过来的温茶,这才笑着道:“……今天等到那个管事的了,与你画上画的真有七八分像。”

沈思思便笑着道:“怎么处理的?!”

大宝只笑着道:“我没出面,叫人把他给绑到僻静巷子里爆揍了一顿,打的他是连亲娘也不认得,不过只是皮外伤,并不伤内脏的,问了不少的话出来,可惜他也是个草包加笨蛋,也并不知道多少的事情呢,只知道一些吃喝玩乐的混帐事,不过倒是问出来韩骁的辅子了,这管事的也私底下吞了不少的东西。”

“哦……”沈思思笑着道:“看样子韩骁真是一个草包,被底下的这种草包糊弄,是多没脑子……”

她顿了顿,又道:“春兰秋兰她们也问出了一些产业出来。”沈思思将纸递给了他,笑着道:“不知与哥哥打听的是否符合。”

大宝打开看了,笑着道:“是一样的。这些可都是送到我们手上的,不接收我们都对不起为这些流言所受的气了,他们这么草包,简直就是白送到手上的……”

“是啊,大哥看着办便是了,只是我觉得有点奇怪……”沈思思笑着道:“韩骁是个草包,可他儿子韩睿临,上次来过,看他倒是挺精明的,怎么没有接过去管一管?!任由这些辅子慢慢的被外人给捞钱去?!”

大宝笑着道:“越是这种世家越讲究孝道呢,万万没有儿子伸手向老子要东西的道理,只要老子不说,儿子是没法抢的,不过私底下的争归争,只要别摆到台面上就是了……”

“这也是……”沈思思释然一笑,道:“只怕韩睿临也看不上这么些东西……”

“侯府三少爷应该有钱的,我打听了,二太太可真是个有钱的……”大宝道:“这些不放在眼里也正常,况且,哪怕韩骁真的让他沾手呢,他也不敢……”

沈思思听了便噗哧一笑,道:“这倒是,他亲爹可是一个无底洞,他辛苦挣钱打理产业,结果全被老子败光,他哪肯甘心,还不如不管算了……好像是真的没什么好处的事情……”

“可不就是嘛,这些人可都是人精……”大宝笑了笑道:“这婆子和这管事的,我还是先留着,有用呢,把这些辅子接手过来,还需要这管事的帮忙……”大宝腹黑一笑,脸上全是阴森之意。

沈思思看了便想道:难得的连大宝也学会腹黑了,真是近她者赤啊,呵。

“这些只是第一步罢了,我的名声难道就只值这么几个辅子,哼,便宜他了,想的够美……”沈思思笑着道:“以后我要的利息可多着呢……”

“不管你做什么,大哥都帮你……”大宝低声道。

沈思思点头,“这些事就要你出面了,多费些心……”

大宝却只是宠溺的看了她一眼,满眼是疼爱。

沈思思便将侯府发生的两件事当笑话说给大宝听了,听的大宝有点纳闷的道:“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有心情纳妾,哼……”

他的脸色说不上好,显然很不齿这些所谓的大人物的事。

沈思思却只笑着道:“纳了才好,他的后院才热闹,大哥只等着看笑话便是了……”

“好。”大宝也没这么通透能提前想到这些阴私之事,便笑着道:“那个韩骁真是打的好,只是二十棍还真是少了,又不伤根本,有什么用?!他这是作秀呢,还是安抚你呢……”

“不管是怎么样,反正心里出了一些气了,他被关起来了,我们也能处理这些店辅顺手一些……”沈思思笑叹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