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杨氏的不安/冷宫公主种田记【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免得还要与韩骁斗勇,斗智就算了,这韩骁的智商与韩骥真不是一个级别的。ziyoUge.com她可不管韩骥打他的用意在哪儿,反正,她现在只想靠自己,并不想把一切寄托在韩骥身上了,已经给过一次机会,这一次,她不想再被动。

“这倒是……”大宝想一想道:“没他碍手碍脚,放心,我会很快处理好。”

沈思思便对他默契一笑。

剩下的事便极为简单了,大宝在那个管事的身上下了狠手,慢慢的开始把那些店辅低价的给弄了过来,这事情其实也并不算难,只是需要费些时间,不过大宝相当有耐性,这些店辅全在京城的好位置,偏偏店主经营不善,不然呐,开的好了一定日进斗金,让那个草包管理着真是可惜了。

所以,大宝真的是一点也没有留情,以狂风扫落叶之势开始去收购了。

而威远侯府内也是挺混乱的,一开始杨氏得知了冬梅的事的消息以后,不禁冷笑又怒骂,对着灵婵道:“……老太太身边也出了这么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不要脸的贱蹄子,也好意思爬上老爷的床,呸……”

灵婵笑着道:“……听说她是走到外书房的榻上勾007引了爹的,也是个没轻重的玩意,娘不必在意……”

“我自然不在意她,在意这么个东西没得还降低了我的身份,我可不像她,我好歹也是府上用轿子从外头抬进来的体面,而她,哼,一个奴才,爬上了主子的床也是个奴才罢了,说到底还是一个贱胚子,哪比得上我……”杨氏冷笑着道:“她这种身份,一辈子也别想比得上我,我好歹是贵妾,又是有一子一女傍身,将军也从未冷落过我,她,哼,将军只是一时迷了眼,过不久还不知道要抛到哪个脑后面去了……”

“可不是嘛……”灵婵笑着道:“娘,既然你是知道的,你又何必泛酸呢,你看看你,说话都这么酸溜溜的,哎……这种人,何必与她计较,只是一个奴才罢了……”

杨氏虽是这么说,但还是会泛酸的,但权衡利弊之下,她虽然知道冬梅对她造不成威胁,可她心里还是难受,她对韩骥毕竟也是有感情的……

杨氏看女儿这么拆穿自己,也不掩饰,叹了一口气道:“……娘虽是这么说,可……”她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低声道:“你和你哥哥都这么大了,娘也老了,容颜不再,而那个冬梅,却正是颜色正好的时候,娘是怕娘这么没资色的容颜留不住你爹的心呐,你和你哥哥的前程,可全在你爹身上,若娘没用,只怕是……”

说着杨氏便叹起气来。

灵婵忙安慰她道:“娘又何必担心,好歹你还有我们呢,那个冬梅在府上毫无根基,虽年轻,又能成什么器,她跑到外书房的事,只怕早惹恼了老太太和太太,我们不必动,就等着看她的下场便是了,她又如何能比得上娘呢,娘在府中这些年自也不是白呆的……”

杨氏点点头,道:“她这一举动就等于是打了老太太和太太的脸面,哪怕现在没什么,以后也难说,娘耐心的等着看吧,只是她真是不要脸,这种事也做得出来……”

灵婵点头,笑着道:“本来我们该担心太太现在对付我们才是,不过我看太太的智商也不太高明,她最近因为睿渊的事已经焦头烂额的了,而冬梅的事一出来,只怕她不知要被气成什么样子呢,所以啊,我们只看她怎么收拾冬梅就行了,坐山观虎斗罢了,最后两败俱伤,我还真是好奇爹会帮哪个……”

“娘不插手?!”杨氏显然也有点不太甘心,她与林夫人斗了这些年,结果插进来第三人,这让她真是郁闷。

“不插手,我们家的太太可真是个不太聪明的女人……”聪明的女人只怕早来对付她们母子三人了。

“好,到时候娘就再加烧一把火便是……”杨氏冷笑道,帕子攥的紧紧的,天知道她有多想收拾冬梅,可是,也只能忍,这个时候就是拼谁能不动声色的定力了。

“就是,不管是谁输谁赢,娘,我们都不会吃亏……”灵婵笑着道:“这个时候我们的注意力该在外头才是,我听说二老爷动手了呢,结果做事露出了马脚,被爹给打了关进了祠堂了……”

杨氏一惊,道:“……这?我只听说他被打,却不知他是为这件事被打,没想到你爹她这么疼那个小贱人,连自己的亲弟弟也不留情的下手……”

“是啊,娘……”灵婵似乎也有些忧虑的道:“……这下子,我们更要小心一些了,哪怕慢一点,也不能让爹看出什么,我看二太太也许也露出马脚来了……”

杨氏点点头,有些心神不定的很,似乎想的很多。

灵婵低声道:“……娘,你要去看看新姨娘吗?!”

“哼……”杨氏撇撇嘴道:“昨天太太不是去过了吗?!我就不去了,这个时候我也不想看到她这副嘴脸,反正娘也只是个妾,也不用像夫人一样非得过去做善人做面子,我还是眼不见为净的好……”

“也好,真怕她还注意到娘了就麻烦了,娘最近还是少出门的好,免得被人撞上了打趣你,冬梅正是风头无两的时候,我们还是避一避的好……”灵婵道:“听说爹把菩心院给她住了……”

杨氏的帕子绞的更紧了,嘴唇紧紧的抿着,显然很是郑重严肃。

“娘……”灵婵顿了一顿,道:“昨天只有太太和二太太去过她的院子里,今天有不少人都去了……其它的姑娘们,丫头们,一个个全都去了,我……要不要去?!”

灵婵有些郁闷。

杨氏怔了怔,皱眉道:“怎么一个个的全都去讨好那么一个东西?!”

“可能是抹不开老太太的面子吧,她毕竟是老太太屋里的丫头,老太太和爹又给了她天大的体面……”灵婵低声道。

“……”杨氏怔了半晌,才苦笑道:“……到如今,娘也分不清她这到底有没有犯了老太太的忌讳了,难道是老太太授意她如此做的么?!娘也曾经听说过……老太太是有意将屋里的丫头赐给老爷的,被老爷回绝了,老太太……是想为侯府开枝散叶呢……”

灵婵听了也有些不安,道:“……难道真会如此?!既使如此,爹既已回绝了,估计也不会再放在心上,娘,你且安心吧,那个冬梅得不了多久的宠的……”

杨氏点了点头,天知道她现在真的有点患得患失的很了。

她想起了曾经韩骥警告过她的话……是不是她们母子真的……永远没有机会?!

杨氏一时心里就猜忌万分,总觉得若是韩骥存了再生儿子的心思,那岂不是……

所以,她心里真的有点顾忌着冬梅了。

母女俩一时间有些莫名,杨氏只好道:“……你还是去给个面子吧,再替我打探打控菩心院的情况再说,总不能别人都去了,你却不去……”

灵婵点点头,道:“娘不去了罢,她若是问起来,我就说你身上不爽利,改日再去……”

“好……”杨氏点头,实在不想看到一个糟心的得了宠的妾氏。她心理不平衡,也是因为韩骥常年不在京城,所以根本没什么机会纳新妾,所以杨氏一直都挺得宠,让她现在更是对新人接受不能了。

灵婵安慰了安慰她,便自去了。

杨氏却翻来覆去的在榻上歇午觉,却怎么也睡不着,熬着精神,只觉得身上更无力的很了。

良久后,才等到灵婵回来,她悬的心似乎在看到她的时候才放了一些下来,便低声问她道:“……怎么样?!”

“就闲话了几句,她也没有怎么变,反而态度还是与以前一个样子,并没有多傲娇,对人也挺客气……”灵婵低声道:“只是今天一看,她确实是变得漂亮了许多,打扮的也挺精神,怪不得爹看得上眼了,以前做丫头的时候倒是没看出来,可能是头一直低着的缘故,也是我们从未在意过的缘故,这冬梅是个有姿色的……”

杨氏心里咯噔一声,沉默不语了起来。

“而且菩心院里收拾的挺不错,爹他……”灵婵顿了一下,道:“……送了不少的好东西过去……”

“……”杨氏闭上眼睛歪在榻上,再也没有睡意了,只觉得心头更加沉重起来。

“娘……”灵婵低声道:“娘还是只管放心才是,以太太的心胸,绝对容不下她的,我们且等着吧……”

杨氏苦笑,却也不想再对女儿唠叨了,便强自笑了笑,道:“我没事,我们尽量的避开风头便是了,且等着看吧……”

“好,娘,你休息一会吧,我先回去了……”灵婵低声道。

“好……”杨氏挣扎着想起来送她,灵婵却笑着道:“娘,我偷偷来的,你还是别跟出来了,被人看见了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