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8章 贱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年对安南的自卫反击战,其实原因有多种多样,但安南侵占领土确实是很重要的一条。

于是苍浩这句话一说出口,于大红哑口无言,求助似的看了一眼蔡玉昌。

蔡玉昌一摆手:“安南是安南,北高丽是北高丽,两者完全不一样,不能混为一谈。”

“不是常说要以史为鉴吗,怎么这会儿反而忘了?”苍浩冷笑着说道:“两个问题类似,完全可以拿来做类比,你把人家当同志加兄弟,人家把你当同志加兄弟吗?”

蔡玉昌马上回答:“当然了!”

苍浩试探着问:“你确定朴正金是这样想的?”

蔡玉昌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没错。”

“奇怪了,全世界都不知道朴正金是怎么想的,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苍浩呵呵一笑:“看来你跟朴正金的联系很紧密呀!”

“这……这个吗……”蔡玉昌猛然间发现,自己掉进苍浩的坑里了。苍浩这一番话的意思,明显是暗示自己被朴正金给收买了,但同时苍浩的话说的很含糊,只能让人意会,从字面上又挑不出来毛病。如果苍浩是直接说出来的,蔡玉昌可以要求苍浩拿出证据,还可以指责苍浩诬陷自己,但此时蔡玉昌却做不到。蔡玉昌深吸了一口气,强压着怒火说道:“你可以问一下谭耀明,我都没去过北高丽,跟朴正金不可能有任何私下联络。我说这一番话,完全是本着对国家民族负责的态度,考虑到双方的血盟关系,应该信任朴正金。”

“我们之间不是血盟,而是贱盟……”苍浩缓缓摇了摇头:“准确的说是因为我们犯

贱才形成的所谓同盟!”

蔡玉昌拍了一下桌子:“你竟然这样指责我们的战略,你胆子实在太大了,太放肆了!”

“别跟我拍桌子,我力气比你大……”苍浩微微一笑,随后抬手拍在桌子上,发出“碰”的一声,把周围的人全都吓了一大跳。

连苍浩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明明没有怎么用力,可桌子表面竟然有了些许裂纹,这可以市长非常结实的实木桌子。

苍浩发现自己的力气变大了,尤其是今天,身体感觉非常好,而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先前苍浩做的手术虽然是微创,却也不能等闲视之,那可毕竟是在颅骨上开孔。手术之后,开孔处一直都严密包扎,而且要定期换药,时不时还会传来一阵极其剧烈的疼痛。

今天,这种疼痛感也减轻了许多,只是如同蚊子叮了一下,有些疼的同时还有些痒,不像先前那样难以忍受。

苍浩很快意识到了,这是以赛亚提供的病毒提取物发挥了作用,难怪以赛亚一把岁数了还活蹦乱跳的,没想到超级黑死病竟然有修复人体的功效。

“苍浩你敢跟我拍桌子,你件事太放肆了,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首长?”蔡玉昌很是火大:“我要追究你的责任!”

“拍桌子的责任?哪条法律规定不能拍桌子?”苍浩耸耸肩膀:“既然不能拍桌子,干嘛你刚才还要拍!”

“我是你的上级……”

“你说错了!”苍浩打断了蔡玉昌的话:“我是军事承包商,直接对孟阳龙和谭耀明二位首长负责,而不是对其他任何人。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华夏军人,所以华夏的将领并无权力直接领导我,你那套可以收起来给别人用。”

蔡玉昌正要发火, 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眼珠一转,换上了一副阴鸷的笑容:“好吧,咱们先不说拍桌子这事儿,还是继续讨论先前的话题……”顿了一下,蔡玉昌缓缓说道:“你总是针对朴正金大放厥词,同时却又对南高丽表现高度信任,难道你就没有想到过,可能正是南高丽制造各种事端挑拨关系。你这么聪明的人,不应该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老实说,我怀疑你被南高丽收买了。”

“如果你有证据就抓我吧,如果没有证据,我要告辞了……”苍浩看了一下时间,丢过去两个字:“回见。”

随后,苍浩起身离开,即不管蔡玉昌和于大红还要说什么,也不管谭耀明是不是有其他事情。

苍浩买了最近的一张机票,直接飞回了运河城,刚下飞机打开手机,谭耀明的电话立即打了过来:“你怎么说走就走?”

“我留下来干什么?”苍浩一个劲摇头:“这种会议开下去没有任何意义,只不过是浪费更多口水,谁也不可能说服对方。大家都是已经预设了立场,我有这份时间精力,还不如干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你说得对……”谭耀明非常无奈的长呼了一口气:“这个会,继续开下去也没什么结果,大家说的全都是车轱辘话,一遍又一遍绕圈子。”

“没错,很多话先前已经说过很多次,我不想再重复了。”

“在你来开会之前,蔡玉昌和于大红已经对我难……”说到这里,谭耀明苦笑了两声:“如果你看了新闻,就会注意到,我们已经重启赴南高丽的旅游业务,这是我跟国家旅游局通气之后做出的决定。于大红对此非常不满,先是指责我任意妄为,接下来又说这个旅行团太高调了,想要玩就过去玩,干嘛说什么破冰之旅……”

“他们既然对这件事情不满,总是找的出来借口的。”

“我要说明一下,首先我认为你不会被欺骗,确实是接触到了南高丽方面的特工,而不是其他势力李代桃僵。其次是我也相信你确实在奥克兰摧毁了一家伪钞实验室……”顿了一下,谭耀明补充道:“也就是说,整件事情完全是真的,我丝毫不怀疑。”

“但你不能代表其他人。”

“是这样的。”谭耀明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蔡玉昌和于大红坚持认为,整件事情都是你虚构出来的,根本不存在伪钞实验室,甚至连南高丽情报都不存在。”

“然后呢?”

“你当时离开了,之后我们又讨论了一会儿,结果在蔡玉昌和于大红的坚持之下……”长叹了一口气,谭耀明更加无奈了:“我想结果你应该已经猜到了,暂时先不修改对南高丽的政策,当前状态还要暂时持续一段时间。”

苍浩苦笑了两声:“看来闵智孝要失望了。”

“听起来你好像很同情她?”

“她满怀热情来到运河城,想要建立合作关系,还跟我远征奥克兰,腿上为此中了一枪。最后她发现所有这些努力全都是白费……”苍浩耸耸肩膀:“说起来倒是我对不起人家!”

“明白你的意思。”

“别人找我合作就是信任我,既然信任我,我就应该给人家一个交代……”说到这里,苍浩重重哼了一声:“我真的应该好好感谢蔡玉昌和于大红!”

“说起来,你当时离开也是对的,这个会继续开下去也没什么意义……”谭耀明一边说着,一边不住摇头:“蔡玉昌和于大红只相信自己需要相信的东西,根本不管到底是不是事实,至于他们两个心里是否清楚事实,那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正因为他们这种人的存在,而且数量还不少,导致我们在半岛问题上一错再错,进一步导致朴正金成了无法收拾的麻烦。”

“话说孟老今天怎么没来开会?”

“我也不知道。”谭耀明摇了摇头:“孟老可能另有事情吧,毕竟是我的上级,我无权过问。”

“于大红和蔡玉昌这二位去干吗了?”

“不知道,我也懒得关心……”谭耀明很奇怪的问:“你该不会真的怀疑他们两个串通朴正金吧?”

苍浩没有正面回应谭耀明的话,而是说道:“这种会议应该让警务部门参加,但部长毕竟是杜春辉,就算杜春辉本人太忙不能出席,也应该让吕思言来,怎么反而是于大红参会?”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于大红还不够格。”苍浩不留情面的说道:“吕思言毕竟是常务副部长,这种重要会议就算正职不能参加,也应该常务副职参加。于大红级别上就不如吕思言,工作经验和履历更是差了一大截,怎么反而比吕思言出风头?”

“我跟你多说一点吧……” 谭耀明长叹了一口气:“吕思言是杜春辉的学生,外界普遍认为杜春辉退休之后,应该由吕思言接任,但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苍浩点了点头:“继续说。”

“我也不喜欢于大红,这个人总是让我想去过去的罗清武,但于大红能够站稳脚跟,人家也是有靠山的。”叹了一口气,谭耀明又道:“于大红的靠山当然不是杜春辉,而且这个靠山想让于大红上位,吕思言和于大红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吕思言想要成功上位也不是那么容易。”

“明白了。”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暂时没有。”苍浩摇了摇头:“我最近身体不好,准备先休息一段时间再说。”

谭耀明很关切的问:“对了,我发现你头上包扎着伤口,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