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16章 退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武宗是专门猎杀修者的组织,你这样肆无忌惮把他们招来,简直就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唐铮冷冰冰地说。

“你是说这世界上有个武宗,专门猎杀修者?”

“对,上次你见到的那个女人就是武宗之人。”

“那你为何还帮她?”

“我不是帮他,只是不想让你们魔族来到这个世界。”

“哈哈,那你就不能如愿了,我今天先杀了你,然后再去找那个狗屁武宗,敢猎杀修者,我要让这个组织从世界上消失。”魔神杀气腾腾。

见他对武宗没有丝毫忌惮之意,那是因为对武宗不了解,既然武宗可以让那些大家族都如此忌惮,那当然不可能是绣花枕头,实力非凡。

虽然唐铮看不透魔神的修为,但以他一己之力想对抗武宗,也未必会成功。

“小子,你放心,即便那武宗再了不起,我们魔族不久之后就会来到这个世界,到时候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去取武宗,何足挂齿?”魔神不屑地说。

“我不会让你得逞。”

“谁也别想阻挡我,更别想阻挡魔族的步伐。”话音方落,魔神就朝唐铮攻了上来。

呼!

一道红光从天而降,斩向唐铮。

风起云涌!

唐铮默默地运转天外飞仙剑法,狂风大作,一道剑光冲天而起,与红光撞击在一起。

唐铮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传达到手臂上,震的手臂发麻,他却并没有退缩,反而迎难直上。

剑破千钧!

势大力沉的一剑狠狠地击中那团红光,红光四溅,向后退了一段距离。

魔神瞳孔一缩,惊异道:“咦,天外飞仙剑法,你和清虚门有什么关系?”

“清虚门?”唐铮心头一动,这不就是天禅子的门派吗,这个魔神显然并非西贝货,眼光不错,一眼就认出了这套剑法。

“清虚门怎么会有传人在这个世界,莫非当初清虚门也留了后手?”魔神惊疑不定地说道。

“哼,清虚门想与我魔族争,痴心妄想,小子,既然你身后是清虚门,那我就更要杀掉你,不让你有机会让那些正道修者来到这个世界。”魔神大吼一声,一道血光从身体内四散开来,这小巷子之中登时血气弥漫。

“哈哈,吸光了你的鲜血,那我的实力肯定又可以恢复一截,小子,纳命来吧。”

嗖!

一道血光从这些血雾之中穿透出来,正是方才被战魂剑逼退的武器。

“让你尝一尝我的血刃的厉害,你这件黄级法宝在我的血刃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血刃?

唐铮心头一动,他已经看清楚了这是一件地级法宝,比他的战魂剑高了两个等级。

这是唐铮第一次见到地级法宝,完全可以猜测其厉害程度。

这把血刃只有三寸长,像一把匕首,但通体泛着血光,诡异无比。

嗖!

忽然,血刃划破夜空,袭向唐铮,唐铮连忙运剑抵抗,他已经完全悟透了天外飞仙剑法的第一二招,如行云流水一般使将出来,一道道剑光在他身体四周飞旋,就像是一道坚固的堡垒,让血刃竟然无处下手。

“只可惜你没有完全学会天外飞仙剑法,只有这两招翻来覆去,我要杀你易如反掌。”

魔神低吼一声,向前一挺身,一把抓住了血刃,陡然间,血刃红光大作,魔神向前一刺。

噗!

空气被割裂,而连带唐铮四周的那铜墙铁壁一般的剑光堡垒也被瞬间洞穿,血刃直接朝着他的脖抹去。

唐铮没有丝毫慌乱,眼见血刃到了面前,他一边向后飞退,一边大手一招,困龙索从须弥袋中飞了出来,就像是一条灵活的毒蛇迅速地缠上了魔神的身体。

“困龙索?就这也想困住我吗?”魔神不屑地说道。

唐铮心头冷笑,我当然没有奢望困龙索可以捆住你,我还有后招。

唐铮急速后退,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而困龙索终于发挥了作用,瞬间就把魔神捆成一个粽子似的,阻止了他凌厉的攻势。

魔神手中的血刃反手一划,就在困龙索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似乎再加上一刀,那困龙索就会断裂了。

唐铮却顾不得困龙索了,因为他手中已经握住了震天弓,这才是最终的杀伤利器。

嗡!

弓弦震荡,魔神对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他可是被震天弓被直接震散了神魂。

一道无形的箭射向了魔神,魔神急忙向前挥动血刃。

砰!

血刃表面的血光猛烈地跳动了几下,终于抵挡住了震天弓。

“小子,这究竟是什么神弓?”魔神对震天弓颇为忌惮,再次尝到震天弓的滋味儿,他又惊又怒。

有震天弓在手,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真的杀了唐铮,他以前并不确定这一点,方才吃了这一击已然明白了这一点,又愤怒,又不甘。

“哼,你没资格知道它的名字。”唐铮冷哼一声,再次拉动了弓弦,嗡,一箭又飞速射来。

砰!

血刃再次抵挡了这一击,然而,这还没有完,只见唐铮迅速地拉动弓弦,先后射出了三箭,三道凌厉的气势成“品”字形眨眼即至,就到了魔神面前,与此同时,困龙索猛烈地收缩,魔神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闷哼一声,血刃再次划在困龙索上。

咔嚓!

困龙索断成了两截,迅速地从他身上掉落下来,唐铮勃然大怒,心痛不已,困龙索竟然就被这样毁掉了。

魔神重获自由,血刃飞舞,砰砰砰,把三股无形的箭纷纷挡了下来,但没挡一箭,他就后退了三步,到最后竟然后退了九步,可见这三箭的威力。

恰此时,唐铮再次拉动了弓弦,魔神面色铁青,琢磨道:“这小子的神弓太厉害了,除非我完全恢复实力,否则想杀他绝非易事,真他妈邪门儿,他怎么会有这样一柄神弓?”

眼见唐铮再次拉动了弓弦,魔神迅速地后退,大叫道:“小子,我还会来找你的,不久之后,就是你的死期。”

唐铮心知对方肯定是要逃跑了,可他根本没办法阻拦,虽然震天弓威力不凡,可他每拉动一次弓弦,功力就迅速地消耗一部分,这接连几箭已经让他功力消耗了一半。

若是魔神继续坚持下去,那最终唐铮就会危险了,可魔神显然并不知道这一点,再次见识到震天弓的威力,他就准备想逃遁了。

“哼,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杀我吗?这下怎么只知道逃跑了?”唐铮气势十足地讽刺道。

“小子,你不要嚣张,等我功力完全恢复,那就是你的死期了。”魔神四周空气震动,血雾翻滚,刹那间就遮挡住了他的身影。

唐铮根本瞄不准他了,只听见一道劲风声向后向远处掠去,他知道肯定是魔神逃跑了。

唐铮松了口气,连忙捡起困龙索,也不知道以后是否可以修复,他的目光落在了昏迷在墙角的丁小婉。

丁小婉并没有死,只是昏迷了,只不过她失血严重,恐怕一时半会儿也醒不了。

唐铮并没有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而是把她带到了最近的一个医院,放在了门口,然后远远地躲在一旁见到医生发现她并把她给带进医院才离去。

此刻,他的心情并不平稳,这接连两起命案极有可能引起武宗的注意,到时候这京城的局势就会越来越复杂了。

他所料不差,这次京城的诡异命案确实引起了有心人的怀疑,但并非无踪,而是天下情报最为丰富的离宫。

朝阳初升的时候,离宫圣女栗笑天面前就摆放着这件命案的相关讯息,她蹙着眉头盯着这份情报,喃喃自语:“鲜血被吸干,这肯定不是常人可以办到的,莫非这是修者所谓,呵呵,武宗肯定会对这个情报感兴趣。”

“圣女,武宗有人来访。”忽然,一个女子走进来汇报道。

“说曹操,曹操就到,不知武宗究竟是要做什么。他们派的谁过来?”

“武。”

“哦,武?这个练武天才么?”栗笑天嘴角一勾,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宫主经常说武是百年一遇的练武天才,天分尚在我之上,我一直无缘得见,这次倒是要好好地瞧一瞧对方究竟有什么厉害之处。”

栗笑天还没走几步,又一个女子快步走了过来,毕恭毕敬地说道:“圣女,京城燕家燕青衣来访。”

栗笑天愣了一下,道:“燕青衣?那个传说中十分聪明的女人?呵呵,真是有趣,今天大家都凑到一个块儿了,一个练武天才,一个聪明女人,似乎越来越精彩了。”

“把他们都带去会客厅,我要同时见一见她们俩。”栗笑天吩咐道,然后朝会客厅走去。

“宫主在闭关修炼,离宫由我掌事,弄的我都没办法去找唐铮索要震天弓了,真是气人,整天呆在离宫之中,简直要闷出病来了,幸好来了这两个解闷的人,希望事情可以变得精彩一点。”

栗笑天踩着小碎步来到了会客厅,只见武和燕青衣各自坐在椅子上,武闭目养神,而燕青衣若有所思地望着对方。

突然,武睁开了眼,朝栗笑天的方向望来。

【作者题外话】:第二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