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324章 杀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腾宇悔恨交加,唐铮简直就是他的命中克星,自从遇见唐铮,他的生活中就没有一件顺心事。

这次好不容易来到京城,没想到也没有摆脱这个克星。

“唐铮,你真的要杀了我吗?我可是龙轩辕的儿子,你杀了我,老爷子不会放过你的。”龙腾宇图穷匕首见,准备用老爹的名义来吓唬唐铮。

“你仗着龙家这颗大树不知害了多少人,今天我就要为民除害,想让我放过你,没门儿!”唐铮态度坚决,攻击愈发凌厉,瞧见对方一个破绽,一掌拍向他的胸口。

砰!

龙腾宇撞在玻璃窗户上,哗啦一声,玻璃四分五裂,他径直朝外面飞去。

“啊!”龙腾宇惨叫一声,这里可是十多层的高楼,他吓的魂飞魄散,一把抓住了窗沿,大叫道:“唐铮,求求你别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不就是女人吗,大不了以后我再也不碰你的女人。”

唐铮眼中杀机闪现,他很明白这种纨绔子弟的话绝对不能轻信,期望他们改过自新,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

砰!

唐铮又是一掌拍在龙腾宇抓住窗弦的手指上,咔嚓,指骨碎裂,龙腾宇下意识地松开了手,身体飞快地向下坠落。

“啊!”惨叫声响彻夜空。

唐铮没有多看,直接拉住柳轻眉的手,道:“眉姐,我们走。”两人迅速地下楼,刚走出酒店大门口,就见酒店的工作人员朝龙腾宇坠落的方向跑去。

没有人发现这两人消失在了夜色之中,直到走过几条街道,他们才停下脚步。

柳轻眉气喘吁吁,方才肾上腺激素快速分泌,如今那股劲头过去了,她才感觉到有些后怕,双腿有些发软。

“唐铮,你真的杀了他?”柳轻眉惊惧不定地问道。

唐铮淡定地说:“别担心,这种人死有余辜。”

“可他是滇南龙家的人,你会惹上麻烦的。”柳轻眉担忧地说。

唐铮摇头不语,反正他已经得罪了京城楚家,也在乎多得罪一个滇南龙家,况且方才那种情况,唐铮真的控制不住一腔怒火,不可能不做一点什么。

见唐铮说的轻描淡写,柳轻眉琢磨不透他,还是劝道:“我们一起离开京城吧,回常衡去,即便龙家想对付你,在常衡我也可以让我爸牵制龙家。”

见她竟然不惜动用自己家的实力化解这一场危机,唐铮心中淌过一道暖流,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腰部,大义凛然地说道:“我是男人,怎么能躲在女人背后?放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龙家若是来了,想杀我也未必会如他所愿。”

唐铮有最后的底牌,最终大不了躲在皇城下面,龙轩辕也不可能破开阵法,想杀他,难于登天。

见他豪情万丈的样子,柳轻眉的心都快要融化了,靠在他怀中,感受到他澎湃有力的心脏,脸颊不由自主地泛起了红霞,心道:“他身上的男子气概怎么越来越浓烈了,比以前高中时成熟了不少。”

登时,她情不自禁地抱紧了他的身体,唐铮感受到她的动作,低头一瞧,发现她满脸红霞,不由看的痴了,一低头就吻住了。

呜呜!

柳轻眉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就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回应起来,在大街上做这种事还是破天荒的头一次,两人的心脏都加快了几分,虽然是在夜晚,但还是有不少行人投来注目礼。

柳轻眉的身体渐渐发烫,感情像火山喷发一样,似乎要把她给融化了一样。唐铮也感受到了这股炽烈的感情,紧紧地抱住她,恨不得把她给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许久,柳轻眉因为缺氧才松开,脸蛋儿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鲜艳欲滴,娇媚地说道:“我们回去吧,不要在这里。”

她已经彻底卸下了冰冷的伪装,展现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

“我现在住学校,我那里不方便。”

“你真的来京城上大学了?”

“当然,燕京大学。”

“我们当然不回你的学校,我们回我家,我在附近租了一套房子。”柳轻眉地说。

“要打车吗?”

“不用,你陪我走一走吧,我来京城这么久了,我还没有好好地逛一逛夜景呢。”柳轻眉深吸一口气,说道。

空气已经有些凉意了,她紧了紧外套。

“我把外套脱给你。”唐铮说。

柳轻眉摇头道:“我不冷,你抱着我就行了。”对于她而言,唐铮的怀抱是世间最温暖的地方。

唐铮搂着她,静静地漫步在街道之上,像是一对十分亲密的情侣。

而此刻,酒店却闹翻了天,龙腾宇坠落的动静很大,他并没有直接坠落在地面上,而是坠落在了大型广告玻璃幕墙上,然后才摔在地上,经过了一次缓冲。

但即便如此,几十米的高空坠落下来,造成的伤害依旧很大,不知断了多少骨头,陷入了昏迷之中

酒店工作人员围了一圈,已经有人打电话叫救护车了,而不少酒店的客人也指指点点。

在这样的五星级酒店发生这样的事是绝对的大事,大家都在纷纷猜测这坠楼者的身份以及原因。

泽田一郎也在人群之中,他是被龙腾宇的惨叫声给吸引的,当看到落在地上的龙腾宇时,他脸上明显露出震惊之色。

他可是很清楚龙家在这个国家的实力和影响力,竟然有敢在杀害龙腾宇,这绝对是破天荒的事。

况且,他与龙腾宇乃是合作伙伴,若是龙腾宇死了,那他的利益将会受损,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龙腾宇死去。

见龙腾宇胸口还有轻微的起伏,泽田一郎知道对方并没有死,于是连忙大步走过去,推开酒店工作人员,说:“让开,我来救他。”

“不行,等医生来。”酒店工作人员已经认出了龙腾宇,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让其他人靠近龙腾宇。

泽田一郎冷哼一声,一闪身就越过了人墙,蹲在龙腾宇面前,运功救治起来。

不得不说,龙腾宇真是命大,在千钧一发之际,他运功护住了内脏,虽然巨大的冲击力让他的骨头不知断了多少根,但性命确实给保住了。

当然,若不是因为有那广告幕墙的缓冲,他也必死无疑,这是唐铮没有预料到的。

“龙少,你醒了,究竟是谁伤的你?”在泽田一郎的救治下,龙腾宇终于缓缓睁开了眼,让其他想冲上来把泽田一郎赶走的人纷纷停了下来。

龙腾宇呲牙咧嘴地倒吸凉气,这次真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在坠楼的那一刹那,他仿佛就看见了死神。

可他侥幸活了过来,不禁一阵后怕,但更多的是满腔怒火,双目圆睁,仿佛眼珠子要挤出来一样,咬牙切齿地低吼道:“唐铮,是唐铮想杀我。”

“唐铮?”泽田一郎愣了一下,大吃一惊,今天他的徒弟江川原野不也是被一个叫做唐铮的人给打败的吗?莫非这俩是同一个人?

“龙少,唐铮是谁?”

“一个卑贱的家伙,我要杀了他,我要报仇……啊!”龙腾宇怒吼道,却牵动了伤口,又痛苦的呻吟起来。

“唐铮是燕京大学的学生吗?”泽田一郎问道。

“不知道,我不管他在哪里,我一定要掘地三尺把他给找出来。泽田一郎,我们的合作我再加一个条件,那就是必须让唐铮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只有他死了,我们的合作才能继续。”龙腾宇恨恨地说道。

泽田一郎沉吟了一下,道:“放心,龙少,只要查明了这个人,一定如你所愿。”

如论这个唐铮与打败他徒弟的人是否是同一人,泽田一郎都没有理由拒绝,因为在他眼中唐铮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

这时候,救护车来了,龙腾宇被抬上车迅速地送去医院,而关于龙腾宇坠落差点死掉的消息也在京城迅速地传播开来,并且是认为造成的,但这个人究竟是谁,却没有人知道。

龙家的大本营虽然是在滇南,但在京城也有不小的影响力,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龙家。

于是纷纷调查龙腾宇坠楼的真相,冥冥之中,大家心中升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这段时间京城真是多事之秋,先是楚少锋,后是龙腾宇,似乎这些大家族的子弟最近真是流年不利,坏事一桩接一桩。

许多人都在纷纷猜测这次又是谁这般针对龙腾宇,不知又会掀起多大的风浪。

泽田一郎也命令江川原野对唐铮展开调查,并且锁定唐铮的行踪,无论如何,他也必须把这块绊脚石给碾碎。

与此同时,没有人发现一个人影潜入了京城警方的法医鉴证中心,看到了两具被吸干鲜血的尸体。

这个人影淡然就是武了,看着这两具尸体,她终于确认这二人确实是魔神所杀,说明魔神真的就在京城。

她立刻向武宗宗主汇报了此事,并且也着手展开了调查,势必要追踪到魔神的下落。

而作为这一切的当事人之一,唐铮搂着柳轻眉走进了一栋公寓之中,长夜漫漫,似乎还会发生一点什么。

【作者题外话】:第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