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330章 架到火上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有人窃窃私语,议论纷纷,这一堂课真是出人预料,大家都很好奇最终结果究竟会怎样。

不过,大多数人都还是相信齐邵文的话,毕竟在国内考古领域他的话几乎代表着权威。

周炎几人凑了上来,担忧地问道:“老三,这位美女什么来头啊,敢顶撞齐教授,你不知道他可是出了名的硬脾气,连校长都敢顶撞,这下你有苦头吃了。”

唐铮看了栗笑天一眼,故作神秘地笑道:“那可未必。”

“哦,难道你相信这位美女的话?国家博物馆的《九天仕女图》真是假的?”几人诧异不已。

这次,唐铮确实相信栗笑天所言,道:“等一会儿自然就会见分晓。”

栗笑天闻言,揶揄道:“你不是一直不相信我的话吗?怎么这次又相信我了?”

“感觉。”

栗笑天似笑非笑:“原来你们的老师也不怎么样嘛,我还以为大学中的老师都多厉害呢,真假不辨。”

齐邵文走了进来,恰好又听见了这句话,脸色涨的通红,却没有出言制止,然而,他脸上的复杂神色在有心人眼中却一览无余。

齐邵文径直走到栗笑天身前,沉声问道:“老朽请教一下,敢问同学你为何知道《九天仕女图》是假的?”

此言一出,众人恍然大悟,莫非真的让这美女给说中了,国家博物馆这些年珍藏的都是赝品。

这是闹大笑话了。

“因为我见过真品,当然知道其他的都是假的。”栗笑天淡淡地说。

“你见过真品?”齐邵文面色骤变,变得激动起来,“真品在哪里?”

栗笑天似笑非笑地说:“这么说你承认博物馆珍藏的《九天仕女图》是假的了?”

齐邵文深吸一口气,艰难地点头:“学术是严谨的,虽然我很不情愿承认,但最终还是不得不承认,你的话是对的,那幅画上的玉佩沾上水之后确实会出现一个‘离’字,这在古籍中明确记载这是不可能出现的事,这就像是你说的只可能是后来的仿制者精心留下的一个破绽。”

“你这老头虽然脾气停倔,但至少敢于实话实说,既然如此,那我就满足你的好奇心。《九天仕女图》两百年前被一个秀才所得,而他就是这幅赝品的制作者,而真品他却送给了另外一个人。”

“送给了谁?那个‘离’字代表了什么,是不是这个秀才的名字,这秀才又姓甚名谁?”齐邵文也没有去理会栗笑天说他脾气倔的事,反而像是一个好学的学生,虚心求教。

“我只能告诉你离字并不是那秀才的名字,至于那秀才的名字,我也不知道,另外,其他的事无可奉告。”栗笑天决绝地说。

齐邵文执着地说:“这件事若是弄清楚,对考古界是一件大事,同学,切不可敝帚自珍啊。”

栗笑天坚决地摇头,《九天仕女图》的真迹珍藏于离宫之中,说起这幅画的来历就牵扯到了离宫的第一任宫主,也就是离宫的开创者。

当年第一任离宫宫主与一个秀才相恋,而秀才真是把自己珍藏的《九天仕女图》送给她以表心迹,而这秀才也是一个奇才,竟然又临摹了一幅《九天仕女图》,并且艺术价值不属于原作,但他故意留了一个破绽就是那个离字,而这个字则是离宫宫主名字中的一个字。

但好景不长,这个秀才最终另寻新欢,始乱终弃,伤透了离宫宫主的心,从此以后,离宫宫主与之分离,这才创造出离宫这个神秘组织,并且离宫之中没有男人,因为离宫宫主为情所伤,恨透了男人,也不准男人踏足离宫一步。

“我说不说就不会说,你再劝也没用。”栗笑天态度坚决。

齐邵文还是第一次如此低声下气地求人,而且是求自己的学生:“你若是让我去看一眼《九天仕女图》的真迹,那这门课即便你以后不来上课,我也会给你高分。”

其他人闻言羡慕不已,据说这门课是最难的,有了这个承诺,那以后岂不是爽歪歪了。

岂料栗笑天依旧拒绝,因为她本来就不是这个班的学生,又哪里会在乎什么高分低分。

齐邵文没辙了,垂头丧气,就像是一个战败的将军,摇摇头,道:“你们坐下吧。”然后走回了讲台。

“你就给他看一眼不行吗?”唐铮劝道。

栗笑天撇了撇嘴,道:“那幅画珍藏在离宫之中,我从小也没见过几面,平常只有宫主有资格见到,我怎么可能拿给他看。”

唐铮心说难怪如此,却对这幅画也很好奇,问道:“那这幅画究竟是怎么回事?“

“无可奉告。”

齐邵文继续讲课,但明显精神差了许多,有点魂不守舍地感觉,直到他拿出两件古铜器才稍稍焕发了一点神采。

“这是三千年前的古人制作的青铜面具,大家看有何不同?”齐邵文问道。

众人纷纷聚精会神地望着青铜面具,这两个面具都略显斑驳,具有古物的特征,而且面具本身是一个狰狞的表情,似乎像一种猛兽,令人一看就有点心虚。

“这个面具乃是古人对图腾的一种崇拜,这个面具上的猛兽就是古人崇拜的对象,一般只有大型祭祀仪式的时候才会佩戴面具,这是三十年前在一座古墓之中考古发现的,具有重大的考古价值与审美价值。”

“不过,我要说这两个面具之中,有一个乃是赝品,不知谁可以分辨出来。”齐邵文期待地望着栗笑天。

其他人也不约而同地看着栗笑天,希望她又能够创造奇迹,分辨出真伪。

然而,栗笑天却下意识地摇头,显然他看不出来真伪,不过她一扭头就发现唐铮正直勾勾地盯着面具。

“喂,你看什么呢,这么认真?”栗笑天好奇地问道。

唐铮的眼珠子仿佛要陷入那青铜面具了一样,这由不得他不惊讶,因为他竟然看见了一个青铜面具之中有一道气流在缓缓流淌,并且那个青铜面具上有一种古朴沧桑的气息。

而另外一个青铜面具却没有丝毫异样,和普通物体毫无二致。

“莫非有气流流淌的就是真品?”唐铮若有所思。

齐邵文见栗笑天摇头,不禁露出遗憾之色,然后又扫过其他人,却发现基本上都低着头,似乎深怕被他抽中回答问题。

不,有一个人例外。

这人竟然目不转睛地盯着青铜面具,显得十分感兴趣,还难掩眼中的惊讶之色。

这人不就是方才和栗笑天窃窃私语的男生吗?

齐邵文心中多了一份期待,指着唐铮,说:“你说说看这两件哪个是真品?”

唐铮毫不犹豫地指着有气息流动的面具,说:“这个面具。”他笃定的语气令齐邵文愣了一下。

“你怎么判断的?”

“感觉!”

“感觉?”齐邵文皱起了眉头,不少人则嗤之以鼻,瞎蒙的吧。

齐邵文也猜测对方肯定是瞎蒙的,不过对方蒙对了,他点点头道:“你运气不错,这件确实是真品。”

不过看着唐铮脸上的严肃表情,齐邵文心中一动,道:“鉴定古董可不能光凭感觉,而要知道其历史以及相关知识,感觉蒙对一次两次那只是运气,却不算是真正的本事。”

栗笑天却不服气,反驳道:“有时候感觉比那些乱七八糟的知识有用多了,比如你知道那么多知识,怎么也没有鉴别出《九天仕女图》的真伪呢?”

齐邵文老脸一红,道:“这位同学,话可不能这样说,对于考古人而言知道相关专业知识是必修课,光凭感觉怎么行?我进入这一行一辈子了,还从来没有听说谁光凭感觉就可以鉴定古董。”

栗笑天继续说道:“别人不行,不代表他不行啊,唐铮,你说我说的对吗?”说着朝他挤眉弄眼。

唐铮心头一惊,靠,又被这腹黑女给坑了,她就是一个坑货,她说这话明显就是把他给架到火上烤,其心可诛啊。

果不其然,齐邵文愤愤不平地说:“你说他光靠感觉就可以是吧?那好,我今天就验证一下,大家也都看清楚,考古这一行不是光靠感觉说话,而是需要真材实料的学问作为基础。”

其他人暗呼过瘾,这堂课真是一波三折,原本以为会平静了,没想到又闹了这么一出,纷纷好奇地看着唐铮。

对于这个考古系的第一猛人,大家充满了期待,不知道他是否还能创造奇迹。

不过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不太可能出现奇迹了,毕竟靠感觉瞎蒙是不可能长久的。

王世纪担忧地劝道:“老三,没必要和齐教授顶,否则期末的时候挂科就惨了。”

“你若是真的能够靠感觉就辨别真伪,那我的课你就不用上了,期末我肯定可以给你一个高分。”齐邵文抛出了一个巨大的诱饵。

唐铮眼睛一亮,这个老教授如此难缠,恐怕以后要逃他的课会很难,若是能够有了这一张免死金牌,那以后就可以用这门课的时间做其他事了。

“好,我就来验证一下我的感觉究竟准不准。”唐铮斩钉截铁地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