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331章 考古界的未来之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他人不可思议地看着唐铮,心说你这是搞笑吧,真的要用感觉来判断古董真伪。

“好,那我就来证明你的感觉是错的。”齐邵文从箱子里又取出了几件东西,分别是两个瓷碗,两个小香炉以及两把短刀,说:“判断吧,而且我还可以让你走过来看,也可以用手触碰。”

唐铮跃跃欲试,大步走上了讲台,几件东西一一展现在他的面前。

“我就不相信你用感觉可以全蒙对。”齐邵文说,“这三样古董每一件都有一个是赝品,一个是真品。”

唐铮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他已经看出了端倪,这三件古董都没有青铜面具的气流,但历史的沧桑感觉却扑面而来。

“咦,为什么只有青铜面具有气流呢?”唐铮大为诧异,不过即便没有气流,他也可以判断出真伪,这种历史沧桑感是不能作假的。

普通人无法感知到这股沧桑感,因为他们的感觉没有唐铮敏锐,随着他的修为越来越高,他似乎对外界的感知也越来越敏锐清晰。

唐铮狐疑地拿着青铜面具,只见上面的气流嗖的一下就钻进了唐铮的手心,然后迅速地沿着经脉流向他体内。

“啊,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道气流明显没有威胁性,反而夹杂着一股清凉感,让唐铮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并且,最后气流融入他的丹田,然后转变会真气,让他的真气又充盈了几分。

“咦,这股气流竟然可以转变为真气。”唐铮大喜过望,“可这青铜面具究竟有什么特质呢,为何其他三件古董没有气流?”

“感觉的怎么样了?现在可否判断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齐邵文追问道。

见唐铮沉默不语,人群窃窃私语起来:“他是不是故弄玄虚啊,靠感觉判断真伪,闻所未闻啊。”

“我看他十有八九猜不出来了。”

“那可未必,唐铮每次都能创造奇迹,没准这次也可以呢。”

人群分成了两派,都目光灼灼地盯着唐铮。

唐铮猛地抬起头,看了齐邵文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飞快地挑出三件中的真品,自信满满地说:“这三件是真品。”

齐邵文面色骤变,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唐铮,惊呼道:“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办到的?”

唐铮神秘一笑:“感觉。”

齐邵文将信将疑:“你真的是全靠感觉?”

唐铮点头。

齐邵文还是有点不相信,又飞快地从箱子里取出几件东西,说:“这几件并不是一样的,而是各种不同种类的古董,其中有真有假,你看看哪些是真品?”

唐铮扫了一眼,没有一件内部有气流流动,但有几件有一股沧桑感,所以他信手拈来,飞快地指着那几件古董,说:“这几件是真品,其他都是赝品。”

其他人见他像挑大白菜一样鉴别古董,真是大开眼界,一个个眼睛瞪的像牛眼一般,不由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齐邵文,希望他公布答案。

齐邵文原本脸上很震惊,尤其是当唐铮没指出一件真品时,他的脸色就严肃一分,可当唐铮指出最后一件古董时,他的表情变得格外古怪。

这件古董是一个玲珑小塔,乃是铁铸的,雕刻的很精美,甚至显得很新,色泽光亮。

一丝笑容渐渐地齐邵文的嘴角绽放,最终,他忍俊不禁地大笑起来:“哈哈,你认为感觉真的靠谱吗?我告诉你,大错特错,考古还是要专业知识,不是感觉糊弄一下就行的,你还是太年轻了,年轻就自负,自负就骄傲,骄傲就会犯错误。”

唐铮狐疑地看着他,问道:“什么意思?”

齐邵文拿起玲珑塔,问:“你说这也是真品?”

唐铮清晰地感受到了其中的沧桑古朴气息,与其他古董一样,便点头道:“当然是。”

齐邵文脸色变得格外精彩,就像是一个小孩儿炫耀自己最满意的玩具一样,说:“你错了,这一件绝对不是真品,而是赝品。”

“赝品?”唐铮运转功力,耳聪目明,确实从这件东西上感受到了古朴的气息,甚至比另外几件古董的气息更浓,所以应该是更久远的古董,这种感觉绝对不会错,是人伪造不出来的。

“不,这件绝对是真品。”唐铮言之凿凿。

齐邵文自信地摇头:“你错了就错了,这是我们几个老伙计统一判定的,这绝对是赝品,所以收起你的感觉吧,以后这堂课若是你缺席一节课,期末你就别想及格了。”

其他人目光复杂地看着唐铮,善于创造奇迹的考古系第一猛人也失败了,看来感觉真的不靠谱,还是专心学习专业知识吧。

唐铮却不相信,坚持道:“我继续坚持我的判断,这件东西肯定是古董,而且年代比你这几件还要久远。”

说罢就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虽然没能够争取到免课的机会,但唐铮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某些古董内的气流可以帮助他提升修为。

但这些古董究竟有什么独特的特性,他却琢磨不透,还必须仔细研究。

栗笑天撇了撇嘴,揶揄道:“你不是很自信吗?怎么还是失败了?”

对这个善于挖坑的腹黑女,唐铮没好气地说:“还不是你搞的鬼,栗笑天,你真的要一直跟着我?”

“那当然了,你不把我的东西还给我,我就一辈子跟着你。”

“那好吧,你就一辈子跟着我,最好跟着我一起回男生宿舍,一起睡觉。”

“睡你个大头鬼,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宫主平常的教诲果真是至理名言。”栗笑天愤愤不平地说。

叮铃铃!

下课铃声响了,齐邵文收起了所有东西,小心翼翼地放回箱子里,复杂地看了栗笑天一眼,又得意地瞥了唐铮一下,然后大步走出了教室。

他刚回到办公室,电话就响了起来。

“老巍,找我有什么事啊?”齐邵文问道。

“老齐,上次我们讨论的那件东西有新发现了。”

“什么东西?”

“那个玲珑塔啊,我们不是讨论了许久最后才判定为是近代所造的吗?其实不是,我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这件玲珑塔的出处了,它竟然是一千多年前的一个铸器大师所造,而且是专门进贡给皇室的,可在进贡途中遗失了,而只有一篇古籍之中记载了此事,并且还附有图画,就是我们讨论的玲珑塔。”老魏激动地说道,显然,这个发现太出人预料了。

齐邵文连忙从箱子里取出玲珑塔,端详起来,惊疑不定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了,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我几时骗过你?”

齐邵文脸色骤变,飞一边地冲向了办公室,几乎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向教室,让沿途的老师和学生看的目瞪口呆。

这是齐教授吗?那个以严谨著称的齐教授?他怎么像发了疯的一样奔跑?那老胳膊老腿也不怕摔出个好歹来。

砰!

齐邵文推开教室门,发现里面已经空空如也,考古系一班的课程已经上完了,所以都撤退了,哪里还有人。

“那小子究竟叫什么名字来着?”齐邵文皱着眉头,一拍脑袋,“哎呀,我竟然忘记问了,真是老糊涂了,这么重要的讯息都忘记了。那小子究竟怎么做到这一点的?他怎么能那么确定那个玲珑塔就是真品?莫非真的靠感觉?”

齐邵文陷入了深深的震惊之中,说靠感觉,他觉得太玄乎了,在这一行摸爬滚打了一辈子,他也从没听说过这种事。

“他肯定有窍门,我一定要找到这小子。”他的眼神渐渐变得坚定起来,不一会儿,又大笑起来:“哈哈,老天有眼,我终于见到一个有天赋的家伙了,这样的小子一定要重点培养,对,绝对是重点培养,这就是考古界的未来之星啊。”

他激动的无语伦次,全然不记得自己方才否定唐铮的事了。

“喂,老齐,你怎么了?一会儿笑,一会儿还说什么未来之星?你感觉你怎么疯了呢?”手机里响起了老魏的声音。

齐邵文大笑道:“哈哈,老伙计,我终于找到我这一生见过的最有天赋的学生了,对,我一定要把他收入我的门下,这样的天纵奇才绝对不能让其他人抢了去。”

“你说什么天纵奇才?”

“没什么,没什么,你没事的话,我就挂电话了。”齐邵文说着啪的一下挂断了电话,喋喋不休地嘀咕道:“这老家伙也早就想找一个得意门生继承自己的本事,我绝对不能让他找到那小子,嘿嘿,那小子是我的了,不行,事不宜迟,不能让这样的天才溜掉了,我去学院领导,一定要让他们查出那小子是谁,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他。”

说罢,他又飞快地冲向了考古系的办公大楼。

这一幕又让许多熟悉他的人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心说齐教授今天究竟是怎么了,疯疯癫癫的?

考古系被齐邵文搞的一阵鸡飞狗跳,但不少人都知道了从来不收徒的齐教授要破天荒地收徒了,而且据说收的是考古界的未来之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