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334章 化身为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黑影从门口走了出来,这人悄无声息,犹如鬼魅,也不知在这里隐藏了多久。

“你是谁?滚出去!”龙腾宇正在火头上,勃然大怒。

泽田一郎则像是见鬼一样,浑身一颤,抽出了武士刀,戒备地说:“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你认识他,他是谁?”龙腾宇好奇地问道。

泽田一郎面色铁青,先前他还没有多畏惧对方,可自从龙腾宇告诉他修者的种种神奇手段之后,他就真的是被吓着了。

原来这世界上还有着这么一群本领超凡之人。

“他就是魔神,你所说的修者。”泽田一郎惊悸不已地谁道。

“修者?”龙腾宇若不是重伤在身,肯定会被吓的拔腿就逃,他惊恐不安地看着魔神,问道:“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滇南龙家的少爷,你若是杀了我,我爸不会放过你的。”

魔神轻蔑地扫了他一眼,道:“武者,等魔族降临,你们这些武者都要死。”

“魔族降临?”

“方才我确实想杀了你们,不过听了你们的对话,我又不想杀你们了,我觉得可以收几个奴仆,替我去做许多事,哈哈。”魔神狞笑道。

二人都拿不准他的意思,忙问:“你什么意思?”

“我收你二人为奴,等魔族降临之时,你们就可以不死,并且还可以得到许多好处。”

“做你的奴仆?”龙腾宇和泽田一郎怒不可遏,二人都算得上是人上人了,这个魔神竟然口出狂言想收他们为奴,简直痴心妄想。

“做梦,你他妈从哪里来滚哪里去。”龙腾宇也顾不得恐惧了,破口大骂。

魔神眼中红光一闪,道:“看来我还要花费一点心思。”说罢手指向上一抬,一股诡异的力量就弥漫开来,龙腾宇发觉自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束缚住了,然后他的身体就慢慢地腾空而起。

“你干什么?”龙腾宇惊慌失措地大叫起来,“快点放我下来,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要捏死你跟捏死一直蚂蚁一样,还敢和我叫板,哼!”魔神杀气腾腾地说。

泽田一郎见状,吓的六神无主,忽然一咬牙关,挥动武士刀向魔神砍去,却发现双腿在原地徘徊不前。

登时,他眼珠子快要爆出来了,这是怎么回事?魔神根本没有接触到他,他为何就陷入了这样的绝境?

魔神冷笑道:“这是画地为牢的阵法,你想逃,逃得掉吗?”

画地为牢?

泽田一郎一头雾水,虽然是第一次听说这个阵法,却也亲身体会到了这阵法的恐怖之处。

他心中的恐惧更加强烈了,原本还有一点反抗的念头,可如今是一点这种点头都不敢有了。

魔神要杀他易如反掌,若是他不归顺,那就是死路一条。泽田一郎虽然在到国内地位显赫,但这个国家的人是出了名的欺软怕硬,你越强横,他才会越怕,越崇拜你,若是你对他友善,他反而会不停地与你做对。

毫无疑问,魔神所展现的实力是泽田一郎无法抗衡的,为了保命,他选择了屈服,只听噗通一声,他跪在了魔神面前,沾沾紧紧地叫道:“主人!”

魔神得意地大笑起来:“聪明人,我保证魔族降临后,你会得到足够的利益。”

“谢谢主人。”泽田一郎匍匐在地。

其实,魔神施展画地为牢地阵法并非表面看起来这么容易,那是他先潜伏在了门外,秘密地施展阵法,而屋内的两人根本没有丝毫察觉,若是当初他们就逃跑,那画地为牢的阵法未必困的住他们。

魔神又望向龙腾宇,龙腾宇已经腾在了半空中,张牙舞爪地挥动手臂,惊慌失措地尖叫着。

“怎么样,想好答案了吗?”魔神走到龙腾宇面前,问道。

龙腾宇是真快被吓破胆了,忙不迭点头:“我答应你,主人,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主人,我什么都听你的。”

魔神满意地含笑点头:“不错,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过,我这人最不相信别人,一切主动权掌握在我手中,我才会放心。”

话音方落,他手中射出两道红光,分别没入了龙腾宇和泽田一郎的眉心,两人大惊失色,叫道:“你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真心做我的奴仆呢?不过现在无论你们真心与否都不重要了,我已经在你们身上种下了噬魂印,这天底下除了我,没有其他人能解,若是门背叛我,敢对我不利,只要我心念一动,你们的魂魄就会烟消云散。”

两人如坠冰窟,打了一个寒,太狠毒了,这简直不给二人留后路,即便二人心中有不满或者其他想法,这下也没有丝毫反抗的念头了。

“放心,只要你们不起二心,噬魂印是不会对付你们的,只要你们乖乖听话,一切都会好起来。”

龙腾宇和泽田一郎不约而同地弧线看了一眼,然后争先抢后地说:“主人,我们一定不会有二心,一定忠于主人。”

魔神满意地点头:“那我们离开京城去滇南吧,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办,耽搁不得。”

翌日清晨,唐铮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柳轻眉的公寓,昨晚折腾了大半宿,柳轻眉的战斗力完全释放出来,比方诗诗更加凶猛,差点把唐铮给榨干。

大清早就看见小白无精打采的样子,这小家伙听了一夜的墙脚根儿,根本没有睡好觉,不时地唐铮几眼,眼神幽怨,还夹杂着一丝鄙视。

唐铮选择无视,并没有把小白带走,而是留在了柳轻眉身边保护她。

当他来到学校门口,一辆越野车就停在了他身前,车窗降下,一个热情的声音响起:“小帅哥,我们又见面了,上车。”

“咦,风姨,你怎么来了?”唐铮上车好奇地问道,发现叶叮当也在车上。

“哈哈,来保护你啊,你小子能耐啊,竟然和离宫圣女也扯上了关系。”风四娘意味深长地说,还有意无意地瞥了叶叮当一眼。

叶叮当不禁回忆起昨晚母女俩的促膝长谈,知女莫若母,虽然平时风四娘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但其实她内心也有着女人天生的细腻。

她从叶叮当的描述中听出了叶叮当对于唐铮与栗笑天二人关系的担忧,虽然现在二人水火不容,但男女之间的关系谁也说不准。

叶叮当以前不也与唐铮矛盾重重吗?

风四娘听了女儿的担忧,便给她制定了一个详细的计划,那就是不要在唐铮面前表现的吃醋,那是傻女人才会干的事。

唐铮这种优秀男人身边肯定不会缺少女人,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所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表现的像一个妒妇,而要表现的宽宏大度一般,最重要是体现出自己的价值。

唐铮如今面临巨大的威胁,陪伴在他身边,与他同甘共苦,这就是最大的价值。

男人最看重这种经历,也会尊重这种同甘共苦的女人,渐渐地就可以打开唐铮的心扉。

叶叮当听了风四娘的计划,如梦初醒,也暗自下定了决心,所以此刻见唐铮上车,她立刻抛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唐铮猛地一怔,这笑容好诡异,他不禁回忆起了昨天叶叮当的亲吻,表情变得有些尴尬,忙借助说话掩饰尴尬,道:“风姨,你来保护我?这太小题大做了吧。”

“嘿嘿,这可不是小题大做,这是老爷子的吩咐,况且魔神已经出现在了京城,我们推测武宗肯定还会有人来京城,上次常衡的事你也知道,这武宗就没有一个庸手,这次对方出动的肯定是大人物,不得不小心啊。”风四娘解释道。

唐铮心头一沉,武宗终究是他的心头大患。

况且,上次在山谷之中武还认出了事关他身世之谜的玉佩,他也没有查明原因,或者他心底深处就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

他有些烦恼,摇摇头,把这些复杂的念头抛之脑后,道:“我们尽可能地小心,只要不出意外,武不恢复记忆,暂时不急的常衡之事,那我们就是安全的。”

“希望如此吧。小帅哥,最近几天我会住在学校附近,有什么情况随时打电话给我。”

“谢谢风姨,风姨,我到了,我先去上课了。”越野车来到了教学楼前,唐铮说道。

“风四娘,我也去上课了。”

“好。”风四娘笑眯眯地看着二人下车,啧啧赞叹:“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这丫头终于开窍了,小帅哥跑不掉了,哼,谁敢抢我女儿的男人,我风四娘决不答应。”

说罢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老三,你终于来了,出大事了,辅导员昨天就在找你,你小子夜不归宿的事连辅导员都知道了,据说辅导员很生气,说你一点也不把学校纪律放在眼中。”周炎几人拦住了唐铮,焦急地说道。

“对啊,你小子电话怎么也关机了。”

“没电了。”唐铮对于辅导员没有太明显的印象,只记得是一个经常板着脸的三十多岁的男人。

“他找我有什么事?”

“我们怎么知道,只是叫你回学校就去找他,小心一点,我们的辅导员脾气很暴躁,不少人吃过他的苦头呢。”王世纪叮嘱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