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336章 御宝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前都是人千方百计地想拜师,如今竟然有人千方百计地想收徒,而且还是德高望重的齐邵文。

许多路过之人纷纷侧目,考古系也有许多人不认识唐铮,纷纷猜测这究竟是哪一号猛人。

严亮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靠,这还有天理吗?这小子究竟有什么厉害之处?

齐邵文双目灼灼地盯着唐铮,等待着他的答案,却见唐铮依旧摇头,道:“谢谢你的厚爱,我志不在此。”

齐邵文咬紧牙关,道:“你先别急着拒绝,你是还不了解这一行,不知其中的魅力,今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让你领略咱们这一行的魅力,你再做定夺如何?“

“这——”盛情难却,唐铮反倒不好意思继续推辞了,既然老头子如此热心,那就跟着他去看看究竟还有什么魅力。

“好,那我们去什么地方?”

齐邵文眼睛一亮,激动不已,道:“走,我们到了你就知道了,但我保证肯定是好地方。”

说罢拽着唐铮的衣袖,似乎深怕地他跑了,在众目睽睽之下,二人消失了踪迹。

可两人还没到校门口,就被栗笑天给拦住了。

“你们去哪里?”

“咦,同学,竟然是你。”齐邵文对栗笑天印象深刻,对那一幅《九天仕女图》更是念念不忘。

“同学,我们可以不可以再商量一下,可否借《九天仕女图》的真迹一观?”齐邵文问道。

关于《九天仕女图》是赝品的消息已经在小范围内传播开来,在考古界引起了巨大的震动,许多人都向齐邵文打听究竟是怎么发现那个破绽的。

当听说是他的一个学生时,众人都觉得匪夷所思,更想知道真品究竟在何处,是否有机会欣赏真品的魅力。

栗笑天依旧摇头:“真品并不是我保管的,我也拿不到,所以没有办法给你看。”

“真是可惜,可惜啊。”齐邵文喟然长叹。

栗笑天岔开话题,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去?”

“哦,我是唐铮去见识一下考古的魅力。”

栗笑天灵机一动,问:“我可以一起去码?”

“当然可以,咱们一起。”齐邵文欣然同意。

栗笑天走到唐铮身旁,低声问道:“这老头子怎么如此热情,和昨天判若两人?”

唐铮摇头苦笑:“他想收我为徒。”

栗笑天忍俊不禁地笑道:“哦,这么说来你还是香饽饽呢?对了,你昨天究竟是怎么判断出那些东西的真伪?”

“感觉。”唐铮淡淡地说。

栗笑天撇了撇嘴,故作神秘地说:“这是不是修者的秘密技能?”

唐铮心中一动,他并不确定这是否是修者的共同技能,尤其是那青铜面具中的气流,若是其他修者也可以感知到那种气流,然后吸收掉,岂不也可以迅速地提升修为?

另外,那个青铜面具究竟有什么奇特之处?他一时之间也判断不出,只能敷衍道:“或许是吧。”

“修者竟然有这么多神奇之处,看来传说确实不假,难怪武宗的人对你们恨之入骨,你们在许多方面确实占据太多优势了。”栗笑天意味深长地说道。

“武宗为何要对修者如此赶尽杀绝?我看并非所有武者都对修者存在偏见吧。”

“这天下也就只有武宗对你们十分憎恨,这是有历史原因的,因为武宗是努尔哈的后代专门创建的,就是为了防范你们修者。”

“努尔哈的后代?”唐铮悚然一惊,对于几百年前的这个传奇人物,他印象太深刻了,他竟然凭借着天大的手段把如此强大的修者一脉都驱逐到了天外天。

“当年修者不是全被驱逐了吗?创建武宗多此一举吧?”唐铮狐疑地问道。

栗笑天摇头道:“看来你也并不是很了解当初之事,我也只知道只言片语,但当初修者被驱逐之后,没过多久又冒出了七七八八的一些修者,这是一些机缘巧合之人得到了修者遗留的功法,武宗的目的就是消灭这些人。”

唐铮恍然大悟,却也感觉有些心寒,努尔哈果真是对修者赶尽杀绝,不想让一个修者存在于这个世界。

“这几百年过去了,修者几乎是寥寥无几,所以我很惊讶你竟然还可以成为修者,而且你那师父功力如此之高,这么多年都躲过了武宗的猎杀,当真是一个奇迹。”栗笑天啧啧赞叹。

唐铮心说天禅子根本就不是一点点修炼到那么高的境界的,而是还阳重生后的结果。

“你们俩在嘀咕什么呢,快点上车。”齐邵文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叫道。

出租车直奔潘家园,唐铮与栗笑天都是第一次踏足此地,这是一个巨大的古玩交易市场,人声鼎沸,门庭若市,各种或真或假的古玩琳琅满目。

齐邵文带着二人来到了名为御宝斋的古色古香的店铺之中,方一踏进门槛,唐铮就感觉到一股浩瀚的古朴沧桑之气扑面而至。

他不由倒吸一口气,心说,这家店铺之中的宝贝不少啊,这股气息是许多真正的古董凝聚而成的。

一个穿着长衫的花白胡子的老者信步走了过来,大叫道:“老齐,你怎么舍得来我这一亩三分地?今天没有课吗?”

齐邵文满面红光地说:“老魏,今天我带我徒弟来见识一下考古的魅力,当然要选你这铺子了,这整个潘家园就你这谱子里真宝贝最多。”

这白胡子老者真是昨天与齐邵文通电话之人,也是他发现了玲珑塔的真正奥秘。

老魏像看外星人一样盯着齐邵文,道:“老齐,你什么时候收徒弟了?你不是从来不收徒弟吗?”

齐邵文嘿嘿一笑:“那是以前,我现在遇到了一个天纵奇才,乃是考古界的未来之星,我当然不能放过这样的一块璞玉了。”说着眉飞色舞,目光炽热地看着唐铮。

老魏恍然大悟:“昨天你的什么未来之星,莫非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我告诉你,你没戏了,别想那些好事儿,这个徒弟我收定了,其他人谁也别想和我抢。”齐邵文像宣誓主权一般,迫不及待地说道。

老魏惊疑不定,他与齐邵文年轻的时候就是同学,而这么多年更是莫逆之交,他可从来没有看见齐邵文对谁这么上心过。

他不禁好奇地看着唐铮与栗笑天,咦,这少年身上的气息真奇怪,竟然有一种霸气,这在一个少年身上几乎不可能出现,而只会出现在一些位高权重之辈的身上。

老魏眼眸精光闪烁,仿佛想把唐铮给看透似的,但最终以他看了几十年古董的眼光依旧没有把唐铮给看透。

咦,这小姑娘的气质也不简单,隐隐约约透出一股凌厉的气息,这二人年纪轻轻,为何给人的感觉这般不凡呢?

这就是眼光,平常人看唐铮和栗笑天绝对没有这么多感受,而老魏是这个御宝斋的老板,几十年来与不同的人打交道,并且还整天在各种真假古玩之中摸爬滚打,早已练就了一双晶晶火眼。

“老齐,你说的徒弟是哪一位?”老魏拿捏不定主意问道。

齐邵文一指唐铮说:“偌,这位,考古界的未来之星。”

唐铮脸皮厚,听了这种谬赞之言也没有羞的脸红,反而是好奇地打量起了这个御宝斋。

店铺之中摆放着许多古玩,玉石、字画、陶瓷、青铜器,铁器等等,不一而足。

并且每一件上面都有一种沧桑古朴之气,这就说明这一个古玩店中都是真品。

这就是厉害之处了,一个店铺能够保证所有货物都是真品的古董,实属难能可贵。

听了齐邵文的介绍,老魏的目光便直勾勾地盯着唐铮,半晌才道:“老齐,你去哪里找的他?”

“他就是这一届燕京大学的本科新生啊,我真是捡到宝了。”

“你说他是天纵奇才,有何凭证?”老魏将信将疑,他活了这么多年,见过太多所谓的天纵奇才,因此并不感到多么惊艳,因为许多天纵奇才都是吹嘘出来的。

齐邵文哈哈大笑:“我今天就要让你开一开眼,咱们去后堂说话。”

他显然对御宝斋十分熟悉,大步朝后堂走去:“你们俩快点跟上,告诉你们,老魏可是藏了不少好宝贝,今天要让你们大开眼界,明白这一行的真正魅力。”

御宝斋的宝贝之多在潘家园是众所周知的,只不过一般人只能够见到这大堂之中摆放的古玩,这些都是售卖的,而许多宝贝是不对外售卖的,是御宝斋的珍藏,这就是御宝斋的底蕴,是其他人无法比拟之处。

见老友如此兴奋,老魏并没有制止,反而与他们一起来到了后堂,这后堂比前厅略小一点,装修的也稍显简单,甚至木架上摆放的古玩也少了许多。

但是,当唐铮走进来的时候,就禁不住浑身一震,目光凛然,因为这次他不但感受到了更为浓郁的沧桑古朴之气,并且还感知到了几股缓缓流动的气流,尤其是其中一股气流犹如清泉在石板上流淌,清脆悦耳的声音令唐铮心神震荡。

【作者题外话】:今天脑袋有点浆糊,写的太慢了,今晚是截止抽奖的最后时间了,明天抽奖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