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004章 老巫婆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直都在这里捡破烂,这里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地盘儿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不忿地反驳道。-www.ZiYouGe.com-

“草,还敢胡咧咧,找抽是吧!”砰的一声闷响,有人栽倒在地的声音响起。

唐铮心中一紧,怒火蹭蹭地往上蹿,那个苍老的声音再熟悉不过了,就是爷爷唐大海的声音。

三步并作两步,他已经来到了事发现场,发现爷爷倒在地上,被一个大汉踩在脚下。

“放开我爷爷。”唐铮怒吼。

“那里来的臭小子?快滚!”大汉斜睨了唐铮一眼,丝毫没放在眼中。

“小铮,你怎么来了?快走。”老人大口喘着粗气,虚弱地喊道。

“爷爷,我来帮你。”唐铮脚尖一点,迅速地到了大汉面前。

大汉微微一愣,没料到唐铮速度如此之快,但见他一个学生娃也也敢挑衅他的威严,当真是怒不可遏,咆哮道:“小子,找抽老子就成全你。”

呼!

一拳挥出,拳头落空了。大汉还未反应过来,肚子就吃了一拳,翻江倒海,痛彻心扉。

“你……。”大汉刚想破口大骂,却又看见硕大的拳头直奔面门而来,他吃痛惨叫,鼻血横飞,向后倒去。

“爷爷,你没事吧。”唐铮急忙扶起老人,关切地问道。

老人气喘吁吁,虚弱地说:“我没事,小铮,你快走,这人凶神恶煞,不是善茬儿,不好惹。”

“爷爷,有我在,谁都不能欺负你。”唐铮斩钉截铁地说。

“唉,你要好好学习,不能为了我一个老头子打架,若是让老师知道了,肯定会被批评的。”老人焦急地说。

唐铮心头一痛,任何时候爷爷都把他放在第一位,这让他对大汉更加愤怒。

“爷爷,你休息一会儿,我先对付这人。”唐铮转身冷冷地瞪着大汉。

大汉已经爬了起来,怒不可遏,道:“臭小子,你简直就是找死,既然如此,那就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唰!

大汉抽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凶相毕露。

老人吓了一跳,急忙喊道:“小铮,你快走,我来拦住他。”

“爷爷,他伤不了我。”唐铮安慰道,然后狠狠地盯着大汉,“你为什么要伤害我爷爷?”

“草,这里是虎哥的地盘儿,必须征求虎哥的同意才能在这里讨生活,你们胆敢挑衅虎哥的威严,不弄死你就算是仁慈的了。”大汉气势汹汹地吼道。

“虎哥?”唐铮是乖乖学生,根本没有听过虎哥的名头。

大汉名叫东子,是虎哥手下的一个马仔,被派到这里来看管地盘儿,这一带拾荒的人捡到好东西都必须上交给他。

虎哥是城北这一带的大混子,真名叫林虎,手下纠集了一帮马仔,在常衡市江湖上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原本他是看不上垃圾场这块地盘的,可前几天竟然有人从垃圾场刨出了一件古董,卖了上百万。

林虎这才重视起这块地盘,派了一个小弟专门来看场子,拾荒的人捡到东西后都必须上交鉴定,值钱的都会被抢走。

唐铮的爷爷这段时间一直在生病,并不知道这一个新规矩,今天拖着重病之躯来捡破烂,才发生了这一系列冲突。

“怎么,怕了吧,告诉你,已经晚了。”东子得意洋洋,以为虎哥的名头吓住了唐铮。

“我管你什么虎哥牛哥,敢伤我爷爷,我都不会让你们好过。”唐铮已经是修者了,岂会害怕几个混混。

东子吃了一惊,这小子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连虎哥的名头都吓不住他。

“哼,小子,你敢这样说,你死定了,去死吧!”东子冲杀过来,匕首直刺向唐铮胸膛。

唐铮侧身让过,擒住了对方的手腕,咔嚓,骨头断裂,大汉惨叫起来,豆大的汗珠唰的一下冒了出来。

砰!

唐铮一脚踢中东子的膝盖,双膝一软,东子直接跪在了地上。

“以后再敢到这里来,我连你的两条腿也一样打断。”唐铮厉声说道,“滚!”

东子敢怒不敢言,痛彻心扉,道:“小子,你知道得罪虎哥的下场吗?”

“草,还敢聒噪!”唐铮冷哼一声,咔嚓,东子的另外一条手臂像麻花一样扭曲起来。

“啊,痛死我了,快放开我,我再也不敢了。”东子显然没有料到唐铮如此杀伐果断,撕心裂肺地求饶起来。

老人像看陌生人一样盯着唐铮,惊慌失措地劝道:“小铮,快放开他,要出人命了。”

唐铮松手,东子就像是丧家之犬一样逃走了,再也不敢有半句豪言壮语。

“糟了,这下闯大祸了,这种人躲还来不及,怎么能遭惹呢。”老人苦着脸,唉声叹气。

“爷爷,他们敢来一次,我就打一次。”唐铮安慰道。

“小铮,他们人多势众,都不是好人,你怎么会是他们的对手?况且你是学生,怎么能打架呢?”

“爷爷,我会武功,他们不是我的对手。”

“胡说,你会什么武功?”老人板着脸,“人最重要的是有自知之明,不要狂妄自大。”

唐铮无可奈何,在爷爷的心目中他始终是一个乖学生,打架这种事是万万做不得的。

“唉,算了,大不了他们下次来,你躲起来,我这老头子让他们揍一顿算了,等他们消气就没事了。”老人自言自语道。

唐铮鼻子一酸,捏紧了拳头,暗暗发誓,若他们真的敢来,一定打断他们的狗腿。

爷孙俩回到家,唐铮便开始做饭,这些年爷孙俩相依为命,他练就了一手好厨艺,几样简单的食材也可以做出独特的美味。

“小铮,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多吃肉。”老人把盘子里的肉丝夹到唐铮碗里叮嘱道。

“我在吃呢,爷爷,你也要吃,这段时间你都瘦了。”

“呵呵,我这一把老骨头能活到现在已经很知足了,况且还有小铮你陪着,老天真是待我不薄。”老人脸上洋溢着幸福而满足的笑容。

他们俩并不是亲爷孙,唐铮是老人在垃圾堆里捡到的,他是一个弃儿。

老人心地善良,收养了他,取名唐铮,十多年来,相依为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给予唐铮所需,好在唐铮聪明伶俐,学习成绩优秀,是老人家最大的安慰。

“小铮,爷爷若是不在了,你自己要好好地照顾自己,知道吗?”老人暗叹口气,语重心长地叮嘱道。

唐铮悚然一惊,筷子掉在了桌子底下,直勾勾地看着爷爷,“爷爷,你不要乱想,你会没事的,明天我们就去医院把你的病治好。”

老人咧嘴一笑,露出深深的皱纹,道:“我没有乱想,我这身体没事,都是老毛病了。我前几天才去医院看过,医生说休养一下就没有大碍了。”

唐铮知道爷爷一直就身体不好,据说是年轻时内脏受了损伤,落下的病根,可具体什么病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前段时间,他旧病复发又去了一趟医院,医生开了药,这几天看起来要好了一点。

“小铮,你马上就快十八岁了,到时候你就是大人了,爷爷知道你从小就懂事,爷爷没能给你什么,以后的路要靠你自己走下去了。”

唐铮心头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爷爷这番话就像是交代遗言一样,他的病绝对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唐铮正准备细问,屋外却响起了一个声音:“唐铮是不是住这里?”

“老巫婆!”唐铮立刻认出了这个声音。

“小铮,有人找你。”老人说道。

“爷爷,你先吃饭,我出去一会儿。”

“是你朋友吗?”

“是我们班的班主任。”

“是老师啊,那我要去见见她,小铮你在学校成绩这么好多亏了老师的教导与帮助,爷爷还从来没有当面谢过老师呢。”老人抖擞了精神,激动的快步走了出去。

唐铮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心中却泛起了嘀咕,老巫婆来这里做什么?

他高中快三年了,老巫婆从来没到他家做过家访,不过倒是听说她常去乔飞和方诗诗家做家访。

“老师,您好,屋里请。”老人佝偻着身子,和蔼地邀请道。

吴翠红皱起了眉头,看着一脸皱纹,头发花白,衣着寒酸的老人,冷冷地说:“你就是唐铮的爷爷?”

“对,我就是,多谢老师在学校里对小铮的照顾,免去了他的学费,这对我们家真是天大的恩赐啊。”老人感激涕零地说。

唐铮走了出来,见爷爷小心翼翼、而吴翠红趾高气扬,他心中憋着一股气,问道:“吴老师,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唐铮,我来是通知你几件事。”

“老师,有什么事进屋说吧。”老人继续邀请。

吴翠轰看了一眼低矮的房屋,撇了撇嘴,难掩鄙夷之色,道:“我就站在这里说,唐铮,明天你就不用去一班上课了,以后你去七班上课。”

“什么?”唐铮大吃一惊,一班是全校最好的尖子班,七班是垫底的“垃圾班级”,被誉为地狱班级,里面都是一些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两个班级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老人虽然不清楚其中的细节,但从吴翠红的口吻与唐铮的反应也看出了一点端倪,脸色一僵,声音颤抖着问道:“老师,是不是小铮犯错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