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018章 做一个好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铮听了点点头,转身对唐大海说:“爷爷,他们不是来找麻烦的,你放心,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www.ziyouge.com)”

唐大海难以置信,指着人群中几人,道:“小铮,你不要骗我,这怎么可能,上次就是他们来砸我们家的,你快走,再晚就来不及了。”

“他们就是凶手。”唐铮目光一寒,落在了人群中几个垂头丧气的家伙身上。

“滚出来!”林虎大吼一声,几人如丧家之犬似的乖乖地走了出来,大气也不敢喘。

“小兄弟,我已经把人给你带来了,上次就是这几个小王八蛋捣的鬼,他们不是我的人,只是几个不入流的闲散人员,竟然也敢在我虎哥的地盘上闹事,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林虎大动肝火地说。

几人瑟瑟发抖,忙不迭地求饶:“虎哥,我们再也不敢了,你放过我们吧。”

“哼,放不放你们不是我说了算,是这位小兄弟和老爷子说了算。”林虎给足了唐铮面子,朗声说道。

几人怯怯地看了唐铮一眼,实在不知道比自己还小的他有什么能耐,竟然让虎哥如此兴师动众。

“他妈的,见到受害者了,不知道道歉吗?”东子一脚踹在一人身上,怒骂道。

几人连忙躬身道歉,道:“两位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

唐大海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原以为又是来捣乱的,没想到会演变成这样,这一切变化似乎和唐铮有关,他愣愣地看着唐铮,隐约间发现他与以前不一样了。

“你们就是这样求饶的吗?”唐铮强压住动手的怒火,冷冷地说。

林虎心领神会,大喝一声跪下,东子几脚就把人踹翻在地,骂道:“他妈的,求饶不知道要跪下才有诚意吗?”

几人跪在地上,颤抖不停,磕头如捣蒜:”对不起,对不起,我们知道错了,有眼不识泰山,你把我们当个屁放了吧。”

唐铮冷哼一声,看着唐大海,说:“爷爷,你说怎么处置他们?”

唐大海不知所措,他这一辈子都规规矩矩,逆来顺受,从来没有欺负过别人,偶尔被人欺负也只有忍气吞声,息事宁人,一时之间看到有人跪地向他求饶,他就像是做梦一样,动了动嘴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唐铮看着他的样子,更加心疼,对几个凶手更生气,道:“我爷爷不原谅你们,你们就永远不用起来了。”

几人一听,更加惶恐,哭爹喊娘地大声求饶,不停地给老爷子说好话。

“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唐铮没有怜悯,他信奉以直报怨,而非以德报怨,你做初一,那就不要怨我做十五。

唐大海看看几人,又看看孙子,唉声叹气地说:“小铮,算了,放了他们吧,他们岁数也不大,也是可怜的孩子。”

“谢谢老爷子,谢谢老爷子……22几人如蒙大赦,喜极而泣。

“好,那就依爷爷的意思,爷爷,你先回房间休息,我一会儿就进来。”唐铮把爷爷扶回了屋,又关好门,走了出来,道:“虎哥,谢谢你。”

“小兄弟,说谢就生分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过就这样放过这几个小子,太便宜他们了。”

唐铮眼中闪过一丝凶光,回想起那天一片狼藉的家以及爷爷心痛的样子,他心如刀绞,道:“我也这样觉得。”

林虎眼睛一亮,哈哈笑道:“英雄所见略同,那小兄弟说怎么处置他们?”

唐铮扫了几人一眼,道:“哪只手动手就打断哪一只手,让他们涨一下记性。”

林虎向几个马仔使了一下眼色,道:“动手,注意别惊扰老爷子休息。”

几个马仔立刻捂住了几人的嘴,啪啪啪,几声闷棍,几条手臂立刻耷拉下来,断了,几人呜呜地挣扎着,却无济于事。

林虎摆了摆手,示意把他们拖走,笑盈盈地看着唐铮,递来一支烟:“来一根。”

“不用。”

林虎点燃烟,吞云吐雾,道:“他们先前已经招了,幕后真凶是一个纨绔子弟。”

“哦,叫什么名字?”

“乔飞。乔氏集团的少爷,乔氏集团是做贸易的,大本营在南边,那不是我的地盘。”

唐铮目光一凛,咬牙切齿:“原来是乔飞。”

“你认识他?”

“他是我原来的同班同学。”

林虎恍然大悟,说看来是你们有矛盾,不过这也太过分了,祸不及家人,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唐铮没回答,心中恨死了乔飞,若不是他诬陷自己偷钱,也不会被赶出一班,还有那班费失踪的很蹊跷,究竟是谁偷的?就像乔飞说的其他人不差这几百块钱,犯不着偷,那这就更耐人寻味了,这说明就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他。

“肯定是乔飞干的。”唐铮结合这次乔飞的行动下了结论,“我原来一直压他一头,他肯定耿耿于怀,如今我已经不是第一了,他还要赶尽杀绝,太狠了。”

另一点让他愤怒的是乔飞向他爷爷下手,爷爷与他相依为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是他的逆鳞,敢动他爷爷,他就敢和你拼命。

看着他眼中闪烁的怒火,林虎心中一动,问:“需不需要我帮忙?”

“暂时不需要,这次谢谢虎哥,以前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请虎哥见谅。”唐铮说。

林虎哈哈大笑,揽着他的肩膀,道:“我们兄弟俩说这些多生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敢动你,天王老子也不行。”

唐铮笑了笑,心领了他释放的善意,但他与这些混社会的人毕竟不一样,并不打算深交,两人又寒暄了几句,林虎便带着人离开了。

唐铮进了屋,发现爷爷坐在椅子上,灼灼地看着他。

“爷爷,你快休息吧。”

“过来,我有话给你说。”唐大海严肃无比。

唐铮一怔,静静地坐下,望着爷爷的脸颊,满是皱纹,他只有六十岁,看上去却像是七八十了,老态龙钟,他见证了爷爷的衰老,没有他这个负担,爷爷不会衰老的这么快。

“小铮,你长大了。”唐大海意味深长地说。

唐铮笑了笑:“我再大也是爷爷的孙子。”

唐大海目光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说:“你大了,你的翅膀就硬了,我就管不了你了。”

唐铮心头咯噔一下,爷爷的口吻很奇怪,“爷爷,你究竟怎么了?是不是觉得不解气,那我再把他们抓回来让你解气。”

“站住!”唐大海怒吼一声,唐铮从来没见过爷爷这么凶,吓了一跳,“爷爷,你究竟怎么了,你别吓我。”

“哼,我怎么了?我要问你怎么了才是,你和那些人怎么搅合在一起的?”唐大海声色俱厉,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心痛。

“我没和他们搅在一起。”

“那他们为什么会把那几个人抓来?”

“我……”

“没话可说了吧?小铮,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混混!那都是不学无术的坏人,你怎么能和他们搅合在一起,你是学生,你的全部精力应该投入学习,我以前教你的都忘了吗?”

“没忘。”

“我看你是忘了才对,否则你怎么会做出这些事,这几天你的变化太大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了。”唐大海痛心疾首地说,“爷爷这辈子没有太大的愿望,就希望你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也不一定要你成龙成风,只盼着你有一份工作,娶妻生子,别像我一样,什么都不会,只能捡破烂为生,你知道吗?”唐大海说着,老泪纵横。

唐铮心就像是针扎一样痛,两行热泪夺眶而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爷爷,我错了,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唐大海把他扶了起来,语重心长,“我知道你从小就苦,没了爹娘,但你是一个坚强懂事的孩子,我只是让你记住一点,爷爷希望你做一个好人。”

唐铮重重地点头,“爷爷,我没有忘记你的教导,我一定会做一个好人。”

轻轻地擦掉他脸上的泪水,唐文海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别哭了,爷爷相信你,这次的事就让他过去吧,无论是谁对谁错,你都不要去追究了,你应该好好地学习,知道吗?马上就要高考了,爷爷还盼着看你考上大学呢。”

唐铮犹豫了,幕后真凶已经暴露出来,若让他什么都不做,任由乔飞逍遥法外,他不甘心,可望着爷爷期盼的眼神,他又不忍心让他担忧,最终他点头了:“爷爷,我答应了,再也不追究了,好好学习。”心中暗暗发誓,乔飞,这一次为了爷爷放过你,若是你执迷不悟,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唐大海摸了摸唐铮的脑袋,咧嘴笑道:“我的好孙子。好啦,快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课。”

唐铮回到自己房间,盘膝坐下,收敛心神,天禅子嗤之以鼻,道:“你爷爷就是妇人之仁。”

“闭嘴!”唐铮冷喝一声,闭上了眼睛,运转通天古卷,开始练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