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021章 活见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大海心急如焚地来到派出所,被一个凶神恶煞的警察劈头盖脸地一顿训斥,说他怎么教育孩子,竟然教出了一个强X犯。……www.ZiYouGe.com……唐大海大呼冤枉,说不可能,要见唐铮,却被拒绝了,说唐铮正在接受审讯,闲杂人等,一律不见。

老人慌了神,怎么也不知道为何会天降横祸,可让他相信唐铮强X绝对不可能。他又气又急,浑身颤抖不停,忽然,翻了一个白眼,直接晕死过去……

刺眼的灯光让唐铮几乎睁不开眼,他微眯着眼睛,看着灯后的警察刘刚。

刘刚猛拍桌子,恶狠狠地说:“老实交代,你干这个究竟有多少次了,是不是以前做过案子?你不要想隐瞒,我们警察会一件一件地挖出来,你休想心存侥幸。哼,现在的学生怎么变成你这样,你这种害群之马必须清除掉,我们已经通知你的学校了,等会儿老师就会来。”

“什么,你们为什么要通知学校?”一直沉默的唐铮终于爆发了,警方竟然通知了学校,那也就是说爷爷肯定会知道,不知他会怎样担心,他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哼,做了这样的事还怕别人知道吗?你做之前就应该想好后果了。”刘刚鄙夷地说。

唐铮知道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那女人和警察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否则哪有那么巧,他先前已经一再辩解,自己没有强X,自己是见义勇为,可警察怎么可能听他的,况且那女人一口咬定他强X,他百口莫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无耻,你们太无耻了!”唐铮咬牙切齿地说。

“哈哈,无耻?小子,你犯了事还说别人无耻,你太逗了,你这种冥顽不化的人我见得多了,不过任你骨头再硬,嘴再紧,我也要让你认罪。”刘刚的脸色变得凶狠至极,猛拍桌子站了起来,威风凛凛地走到唐铮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小子,让你知道警察的厉害。”说着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垫在他胸口。

“你要刑讯逼供?”唐铮脸色骤变,没想到对方这么无耻。

“你可以不说,但我保证等会儿你会像竹筒倒豆子一样通通告诉我。”

砰!

警察一拳打在了书本上,力道透过书本传达到唐铮胸口,他只觉得一阵窒息,不停地咳嗽起来。

“小子,反抗吧,你被陷害了,若是不反抗,你就要被整死了。”天禅子劝道。

唐铮咬紧牙关,不行,若是反抗就遭了对方的道儿,更是落人口实。

砰砰砰……

唐铮连着吃了几拳,胸口发疼,连咳嗽都咳不出来了,他的脸色一阵涨红,忽然,真气从奇经八脉向胸口汇聚,疼痛感消失了,他的脸色恢复了正常。

刘刚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咦,这小子还挺抗打,其他人吃了这几下早受不了了,他竟然挺了过来,看来身体素质不错。

“小子,这只是开胃菜,正餐还在后头。”刘刚冷冷地说。

“你今天对我做的,他日我会加倍偿还给你。”唐铮死死地盯着对方,丝毫不惧地说。

“草,还敢威胁老子,不见棺材不掉泪。”刘刚怒了,猛地挥动拳头,闷响声不绝于耳。

“小子,教你一个办法,把真气布置在胸口,任他打多少次,也不能真正的伤害你。”天禅子见他决心已定,给他支招。

“那你不早说。”唐铮抱怨了一句,连忙运转真气,胸口的力道完全被阻挡在体外,一点疼痛感都没有了,他面色如常,戏谑地看着挥拳如雨的警察,刘刚暗道邪门儿,真是见鬼了,这小子是钢筋铁骨吗,怎么这么抗揍?

“草,不打了,老子手都打痛了。”刘刚气急败坏,狠狠地扔下了书本,气急攻心,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这样是隔靴搔痒治不了你,老子还有其他办法。”他挥动拳头直接朝唐铮脑袋砸来,他已经顾不得留下伤痕之类的,他就要让唐铮跪地求饶。

唐铮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偏头躲开,怒喝道:“你再动手,我可就不客气了。”

“哼,你还能怎么不客气,你双手都被拷住了,难道你还能反抗不成?”刘刚轻蔑地说。

“小子,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若是一味的懦弱,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修者被普通人这样欺负,我都替你害臊。”天禅子激将地说。

嗖!

刘刚又挥拳袭来,唐铮双手无法动弹,但两条腿却是自由的,闪电般地踢出一脚,直接踢在了他的胯下,杀猪般的惨叫声顿时响了起来,刘刚捂着裤裆,直接摔倒在了地上,额头青筋毕露,脸部肌肉更是扭曲到了一起。

“你……你敢袭警。”

“你也配当警察,败类!”

吱呀!

审讯室的门开了,几个人冲了进来,只听一个冰冷的声音愤怒地说道:“你们要是敢伤害我的学生,你们一定会后悔……”

突然,声音戛然而止,来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地上惨叫的刘刚和坐在椅子上的唐铮,这……怎么回事?

进来的警察也是一头雾水,他们知道要对唐铮上手段,所以万般阻拦,奈何柳轻眉带着一尊菩萨,让他们无力抵抗,连通风报信都来不及,一群人就闯了进来。

派出所所长邓茂才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让刑讯逼供的刘刚背黑锅,可映入眼帘的一幕却让他大跌眼镜,弄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唐铮好奇地看着来人,目光落在了柳轻眉身上,她怎么会来了?

“唐铮,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柳轻眉急忙走了过来,在他身上左摸摸,右瞧瞧,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柳老师,你怎么来了?”

“你是我的学生,难道我不能来?”柳轻眉冷冰冰地扫了他一眼。

邓茂才在一旁看的直咽口水,这美女真是极品,一颦一笑都透着销魂蚀骨的魅力,不过他也只可远观而已,虽然没有弄明白她的真实身份,但和她一起来的另外一个人却让他不敢有丝毫造次的念头。

柳轻眉旁边站着一个西装革履,三十来岁的男人。

宋东华,常衡市市长的秘书,代表着市长的意志,他的干预让邓茂才心头打颤,原本以为这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毕竟他做这种事已经驾轻就熟了,没想到竟然踢到了铁板,如今只有一条道走到黑,咬牙坚持,绝对不能承认是陷害,否则他这个所长都会被一捋到底。

“所长,这小子袭警。”刘刚艰难地爬了起来,指着唐铮说道。

唰!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唐铮身上,柳轻眉冷眼一扫,道:“胡说八道,他的双手都被铐住了,怎么袭警?”

“他不是用手,是用脚。”刘刚到吸着凉气地说。

大家又看向唐铮的脚,柳轻眉不假思索地说:“你有证据吗?”

“我……”刘刚哑口无言。

“唐铮,他们对你做了什么?”柳轻眉问道。

“他打了我胸口。”

“胡说,我没有。”刘刚立刻否认,阴险地笑了起来,“你说我打了你,你有证据吗?”

“唐铮,你别怕,有我在,他们敢伤害你,我一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柳轻眉横眉冷对地说。

宋东华也点头说:“同学,若是他们有任何渎职的地方,你尽管说,我们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

邓茂才悚然一惊,狐疑地看了刘刚一眼,似乎在询问究竟唐铮身上有没有伤痕。

刘刚心领神会地摇头,意思是绝对没伤痕,绝对没有证据,让邓茂才放心。

唐铮看了宋东华一眼,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他相信柳轻眉,于是说:“我有证据。”

“笑话,你怎么可能有证据?”刘刚明显不相信,这一招他已经用过无数次了,从来不会留下伤痕,唐铮哪里来的证据。

“你的意思是你真的伤害了他,却故意不留下证据?”柳轻眉抓住了刘刚话中的破绽,争锋相对地问道。

刘刚慌了神,连忙否认:“不是,我从来没有伤害他,他若一口咬定我伤害了他,拿出证据来,否则我要告他诽谤警务人员。”

“唐铮,别怕,快把证据拿出来。”

“他打了我胸口很多拳,很疼,我觉得肯定有伤痕,解开我的衣服就可以看得到了。”唐铮信心笃定地说。

邓茂才狐疑地看着唐铮,他很了解刘刚,知道他做这种事已经驾轻就熟,怎么可能留下证据,可唐铮一口咬定,莫非有变故?

唐铮的手被铐住,不能动弹,柳轻眉直接解开了他的衣服,光溜溜的胸膛露了出来,所有人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了过去。

啊!

登时,惊呼声响起。

刘刚一屁股坐在地上,活见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