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059章 同床共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亮了。(ziyouge.com)

唐铮醒来,咦,怎么有重物压在身上,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入眼是雪白的天花板,这才记起这不是在自己家,而是在叶叮当的卧室。

不对,叶叮当。

他直勾勾地看着压在身上的重物,这是一个人——叶叮当。

她几乎半边身子都压在他身上,而且双手还抱着他的腰,就像是抱着一只毛绒玩具。

她的头靠在他肩膀上,唐铮微微一扭头就看见了他美丽的容颜,有一丝慵懒,一缕头发盖在白皙的脸蛋上,显得有些俏皮。

唐铮甚至能够感受到她平缓的呼吸,热气扑打在他的脖子上,暖暖的,痒痒的。

“她真美!”唐铮发出一声暗赞,她就是一个十足的睡美人,惹人犯罪。

她半边身子压在他身上,胸口毫无保留地与唐铮亲密接触,他清晰地感受那两团软绵绵的宝贝,而且她的领口也张开了,一抹雪白跳进了他的眼帘。

他的呼吸不由自主地急促起来,身体仿佛要燃起来了。



忽然,她嘤咛一声,砸吧了一下樱桃小嘴,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忽然,她的眼珠瞪的浑圆,直勾勾地盯着唐铮。

“啊——”她失声尖叫。

唐铮眼疾手快,在她只喊出第一个音节的时候就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不准叫。”

“呜呜呜”叶叮当不停地挣扎着,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你答应我不大喊大叫,我就松开手。”唐铮说。

“呜呜呜”她依旧狠狠地瞪着他,那眼神似乎要生吞活剥了他。

“我就当你答应了,我松手,你若是大喊大叫,把其他人招来,出丑的也会有你自己。”

这句话果然管用。

唐铮松开了手,叶叮当深吸一口气,怒喝道:“禽兽!”

一招擒拿手使出,想制住唐铮。

唐铮早就料到她会动手,闪电反击,两人扭打在了一起,被浪翻滚,时而你上我下,时而我下你上,各种姿势,千奇百怪,最后两人就像是麻花一样扭在了一起,叶叮当掐着唐铮的脖子,唐铮抓着叶叮当的脑袋。

“放手。”叶叮当恶狠狠地说。

“你先放。”唐铮回道。

“你先放。”

“你放,我就放!”

“禽兽,我和你拼了。”

“你凭什么骂人?”

“你对我做了那样的事,你不是禽兽是什么?”

“我对你做什么了,你说清楚。况且,你看清楚,这是在床上,昨晚是我睡的床,分明是你半夜爬上我的床,对我图谋不轨。”唐铮说。

“……”叶叮当这才猛然记起自己是在床上醒来的,而且和他做着那么亲密的举动,难道真的是我半夜爬上床的?

不,即便是我做的,我也不能承认,否则羞死个人。

“我在床上醒来就能证明你没干坏事吗?没准是你趁我睡熟了之后把我抱上床,然后图谋不轨。”叶叮当大义凌然地说。

“……”唐铮目瞪口呆,这世上还有这样强词夺理的人。

“哼,没话说了吧。”叶叮当洋洋得意,忽然,她眉头一蹙,狐疑地问道:“你拿什么东西顶着我?你还带了武器?”

“啊!”

唐铮羞愧难当,大早上兴致本来就很高,这一番扭打,两人的身体不可避免地产生了许多接触,所以他的身体产生了反应。

叶叮当也不是笨蛋,一会儿就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当真是羞怒交加:“唐铮,你这个禽兽,我要杀了你!快放开我。”

唐铮深知这样纠缠下去会越来越尴尬,连忙松开手,就像是泥鳅一样滑下了床,退避三舍。

叶叮当纵身一跃,一招白鹤晾翅,扑了上去,唐铮脚下一滑,不与他正面接触,顿时,房间内人影闪动,充斥着危险的气息。

咚咚!

风四娘敲门:“起床了,吃了早餐去上学。”

两人的动作戛然而止。

“快开门,别赖床。”

“妈,别敲了,我们已经起来了。”

“起来了就给我开门。”风四娘不罢休地说。

叶叮当无可奈何,只能开了一条门缝,说:“看见了吧,真起来了。”

风四娘从门缝中瞄了一眼,恰好看到了凌乱无比的床,顿时心领神会地笑了,低声叹道:“唉,你们年轻就是不知道节制,床上弄的那么乱,等会儿又要收拾好久了。”

叶叮当的脸红到了脖子根,怒道:“风四娘,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嘭的一下关上了门。

“唐铮,都是你的错。”

“哪里是我的错,分明是你让我演这一场戏,还非让我和你住一个房间,现在却说是我的错,真是太不可理喻了。”唐铮不爽地说。

“唐铮,昨晚的事不准对别人说,否则我真的要杀了你。”

“放心,我不会对别人说昨晚有人爬上我的床,最后还倒打一耙诬陷我。”

叶叮当气的跳脚。

两人洗漱完毕,换上衣服,走出房间,早餐早就准备好了,现在时间尚早,其他人还没起床,吃完早餐,风四娘送两人去学校,一路上,风四娘笑的很诡异,不时意味深长地打量二人,心说年轻真好,折腾了一晚上,白天还龙精虎猛的。

“小帅哥,今晚还是来家里吃饭吧。”下车时,风四娘邀请道。

“不行,他今晚不能来。”叶叮当忙不迭说。

“为什么?”

“他……有事。”叶叮当才不想今晚又面对唐铮,保不定还会发生一点什么事,那就太便宜他了。

唐铮也不想继续去,演戏太辛苦了。

“对,阿姨,我今晚有事,不能去了。”

“哦,那真是可惜。”风四娘遗憾地目送两人走进校园,没有人发现远处有人用手机记录下了这一幕。

今天上课,叶叮当一直心不在焉,魂不守舍,脑海中不停地回忆起昨晚两人之间的事。

“便宜他了,以后我要更加小心,现在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天啊,我叶叮当怎么这么命苦啊。”

她自怨自艾的时候,唐铮却发现了惊人的收获,他体内的真气增加了不少,可昨晚又没有练功,那就只有一个原因——吸收纯阴之力。

昨晚几乎一整夜他和叶叮当都有身体亲密接触,源源不断地吸收纯阴之力,所以真气才会增加的这么快。

“小子,这下知道我没有骗你了吧。只要你搞定了一个女人,你的功力就会突飞猛进。”天禅子又蹦了出来,蛊惑人心。

唐铮真想送他一个白眼,继续认真听课,他虽然对考试有信心,却也不能掉以轻心,毕竟他与老巫婆有赌约,若不能考上全校第一,那就不能让老巫婆兑现赌约。

放学后,方诗诗与唐铮一起走下了教学楼,一边说着情侣之间的悄悄话。每当这时候,唐铮就会觉得特别的安宁。

“唐铮,我想找机会请你来我家吃饭,可以吗?”方诗诗问道。

“去你家吃饭?”唐铮吃了一惊。

“是的,我知道你和我妈之间有点误会,所以我想化解这个误会。”方诗诗楚楚可怜地说。

唐铮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当初她母亲的话,又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心说要和她站一起,还是必须得过她母亲这一关,若是能够化解误会就最好了。

“没问题,你定好时间告诉我,我一定登门拜访。”

方诗诗笑靥如花,道:“你真好,我还以你会反对呢。”

“我是那样小气的人吗?”

“当然不是,你是世界上最大公无私的人。”

“哈哈,我没那么伟大,只不过是你要求的事,即便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会努力办到。”

方诗诗心里甜滋滋,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嘟嘟!

汽车喇叭声在唐铮背后响起,柳轻眉从窗户探出头来,示意唐铮上车。

“那我先去补课了,明天见。”

“好,加油,明天见。”

唐铮上了车,柳轻眉瞥了一眼如清水芙蓉一样的方诗诗,冷冰冰地说:“我不反对你们谈恋爱,但必须把学习放在第一位,知道吗?”

“柳老师,我知道。”

“知道就好,以后没有特别的事,最好不要缺席补课。”

“是。”

“你的学费准备的怎么样了?”

“还在准备。”

一路沉默,两人又在路上买了晚餐,然后回到家,这次她家经过精心的收拾,明显整齐了许多,与第一次来有天壤之别。

“你先休息一下。”柳轻眉进了卧室,不一会儿就换了一套宽松的居家服,遮住了婀娜多姿的身材,稍显平易近人。

两人吃了晚餐,开始补课,有了第一次的磨合,这一次更加顺畅,唐铮虽然已经恢复了实力,却依旧受益颇多。

“唐铮,你的考试成绩为什么会那么差?”突然,柳轻眉直勾勾地盯着他,那眼神仿佛看透他的心底。

“呃……我也不知道。”唐铮没料到她会问的这么直接,看来自己故意隐藏实力,还是没有瞒过她的眼睛。

“紧张?”

唐铮苦笑道:“或许是吧。”

“不,我认为你一点都不紧张。”柳轻眉仍然记得当初他在警局的样子,淡定自若,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紧张的样子,试问一个面对暴力机关都不会紧张的人,在考试场又怎么会紧张。

“你说谎的本领一点也不高明。”柳轻眉冷冷地说。

唐铮尴尬地张大了嘴,不知该如何回答。忽然,他脸色骤变,体内的真气猛烈地震荡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