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065章 看不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邓所长,你什么意思?”乔夫人难以置信地问道。|ziyouge.com|

邓茂才看了她一眼,心说这人怎么不会听话,我叫你闭嘴,这事我自有定夺。

不过他还是没有这样说,毕竟乔家在常衡不是普通家庭。

“都说一说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邓茂才没有给柳轻眉和唐铮打招呼,却故作大公无私,公事公办地说。

乔夫人已经发现了不对的苗头,但她还是说:“我儿子昨晚被人打伤了,我怀疑和这个女学生有关。”

邓茂才目光转向方诗诗,暗道一声真是漂亮,问道:“同学,你可以说一下昨晚在干什么吗?”

“昨晚我一直和他在一起。”方诗诗镇定自若地说。

邓茂才看了唐铮一眼,点了点头,表示知道,然后说:“那你知道乔飞是怎么受伤的吗?”

“我怎么可能知道?”

“不对,她在说谎。”乔夫人立刻叫道。

“你说的就是真理,别人说的就是谎话,你别把自己看的那么厉害。”柳轻眉冷冷地说。

邓茂才看了柳轻眉一眼,发现她眉宇间怒气很浓,甚至比上次在警局还要严重,他心头咯噔一下,她若是真的发起火来,那他说不定也会遭殃,于是连忙道:“这位老师言之有理,既然双方各执一词,而且又没有实际的证据,所以还是等乔飞醒了再说,他肯定知道自己是怎么受伤的。”

校长插话道:“是啊,乔飞醒了,一切不就真相大白了?”

方诗诗目光一动,紧张地望向唐铮,唐铮却面不改色,用眼神安慰她。

乔夫人本就是想趁着儿子醒来之前把事情搞定,见邓茂才这么不给力,已经知道这事有自己不知道的变故,不甘心地瞪了方诗诗一眼,道:“那你给我等着,等我儿子醒了,无论凶手是谁也别想好过。”

叮铃铃!

话音方落,她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她接通后脸色骤变,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我儿子变成了植物人……”

她怔怔地拿着手机,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失魂落魄。

其他人也听明白了,乔飞竟然变成了植物人,这……绝对是爆炸性的新闻!

许多人瞧不惯乔夫人的行为,已经暗自喝彩了。

活该!

谁让你这样目中无人,老子天下第一,这下该你哭了吧,不,哭都没机会了。

乔夫人没有哭,她的小宇宙爆发了,就像是高音喇叭一样大吼一声:“我要杀了你,为我儿子报仇。”然后就冲向了方诗诗。

唐铮挡在了方诗诗面前,顺手一带,她就直接扑向了旁边,最后狼狈不堪你地摔倒在地上。

但她立刻又爬了起来,像疯了一样又要冲上来,面目狰狞,就像是一个恶鬼。

“你们警察就这样眼看着她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吗?”柳轻眉问道。

邓茂才也终于反应过来,他实在是被乔夫人的举动给弄蒙了,看见她疯狂的样子,知道她暂时失去了理智,于是急忙向旁边两个手下命令道:“还不快把她抓住。”

“抓我,你们敢抓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一句话就可以扒了你们身上的皮。”乔夫人张牙舞爪,一个警察不小心,脸上还被抓出了血痕,不过她终究不是警察的对手,不一会儿就被控制住了。

“袭警是犯法吧。”柳轻眉淡淡地说。

邓茂才悚然一惊,柳轻眉终于发怒了,这是要对付乔夫人的节奏吧,不过双方都不是善茬儿,他只有秉公执法才能让自己不落人口实。

况且,唐铮还捏着他的把柄呢,他即便不看柳轻眉的面子,也不得不顾忌唐铮。

“带走,这里是学校,不是菜市场,在这里大吵大闹,成何体统。”邓茂才严厉地说,看着乔夫人的泼妇样子,他瞬间领悟,其实乔夫人与柳轻眉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柳轻眉始终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凤凰,而乔夫人虽然咋咋呼呼闹腾的厉害,却还是像一只叽叽喳喳的麻雀。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我要为我儿子报仇。”乔夫人大呼小叫道。

校长见状,道:“警官,这是一场误会,可不可以先把人放了?”

毕竟乔夫人身份特殊,就这样让警察把她带走,他也不好交差。

邓茂才却并不吃他这一套,铁面无私地说:“把她放开,那她伤了人,你负责?况且她还袭击警察,必须带走,走,回派出所。”

“你们为什么不把伤害我儿子的凶手带走,把那小贱人带走,我要让她生不如死。”乔夫人还在歇斯底里地吼着,邓茂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人怎么就这么没眼力劲儿。

“那我们先回去了。”邓茂才恭敬地对柳轻眉说,虽然他竭力克制,但明眼人仍然看出他对柳轻眉似乎颇为敬畏。

这边闹腾的这么厉害,门口和窗户已经聚集了不少学生和老师,不少人纷纷看向柳轻眉,目光复杂。

大家对柳轻眉根本没有多少了解,只知道她生性冷傲,似乎不愿与人打交道,有一种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感觉,却从来没有人想过她有什么过人的身份。

但从今天邓茂才的反应来看,她的来头似乎很大。

人群中,最五味陈杂的人之一就要数吴翠红了。

这一出闹剧有她顺水推舟的功劳,她就是想让柳轻眉难堪,见乔夫人目中无人的撒野,她高兴极了,心说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可最后的发展让她大跌眼镜,乔夫人叫来的警察竟然不帮她,反而最后还把她抓走了。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她有些看不懂了。

当最后看到邓茂才对柳轻眉的态度,她终于明白了,为何警察的态度会如此诡异,原来都是因为柳轻眉。

“她是什么人,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能量?”

吴翠红心中的恐惧渐渐扩散,她与柳轻眉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是公开的秘密,她本以为仗着自己年级组长的职务可以压制柳轻眉,没想到她的来头这么大。

“糟糕,万一她报复我怎么办?”

吴翠红的心里七上八下,瞬间脸色变得苍白,失魂落魄地挤出了人群,自己顺水推舟的这一场闹出演变成这个样子,这完全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啊。

另外一个百感交集的就是高大志了,他一直默默地关注事态的发展,当他听说乔飞昨天受了伤,他马上就猜到这事与方诗诗脱不开干系,因为他是唯一知道乔飞昨天行动的人。

方诗诗不足以伤害乔飞,那就只有另外一个人——唐铮。他恨不得立刻冲上去说唐铮是凶手,可当着全班人的面他不敢这么说,否则肯定会变成公敌,以后就没办法在七班混下去了。

事情的发展要远远超乎他的预料,乔飞竟然变成了植物人,这着实吓了他一大跳,他忍不住偷偷地看了唐铮一眼,发现他面色如常,仿佛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一样,但高大志很清楚这事肯定就是他做的。

他竟然把乔飞变成了植物人。

高大志心头一寒,恐惧油然而生,就像是一头猛虎一直在他身边盯着他,随时可能张开血盆大口把他吞下去。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我与唐铮的矛盾已经不可能化解,现在乔飞完蛋了,下一刻就可能就会轮到我了,我必须做点什么。”

“对,我若告诉乔夫人实情,那她肯定就不会放过唐铮,即便没有真凭实据,他们也会用其他办法为乔飞报仇。”

高大志眼睛一亮,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嘴角露出了若隐若现的狞笑。

闹剧结束,观众散场,唐铮和方诗诗被柳轻眉叫到了楼下。

柳轻眉直勾勾地看着两人,唐铮沉稳,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方诗诗漂亮,脸上故作镇定,但眉宇间的那一丝异样却没有逃过柳轻眉的眼睛。

“这件事肯定与他们有关!”她在心中下了结论。

不过,乔飞变成了植物人这件事依然让她震惊,这手段不是一般的犀利,她的目光落在唐铮身上,犀利的像一把刀,仿佛要剖开他,把他看个一清二楚。

唐铮泰然自若,在这犀利如刀的目光下平静的有些诡异。

“这事与你们有关?”柳轻眉终于发问了。

方诗诗心头一颤,下意识地握紧了唐铮的手。唐铮茫然地抬起头,与柳轻眉对视,道:“柳老师,这种玩笑可不能开。”

“那你的意思是与你们无关?”

“当然无关,我们是学生,怎么会做这种事。”唐铮发觉自己真的有撒谎的天赋,面不红,心不跳,连呼吸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如今他对自己的身体控制能力很强,只要他不想露出破绽,别人就绝对难以发现。

柳轻眉发现自己不得不重新审视唐铮了,她已经猜到他在考试中故意隐藏实力,但这还不是最让她惊讶的,唐铮今天的表现才是最让她惊讶的,做了那么多事,他却能够镇定自若,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当初在派出所的事。

难道那一次他也是在演戏?

她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看不透他了,她感到很郁闷,自己竟然看不透一个小男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