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070章 诅咒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铮定了下心神,问:“你可以给我讲一讲囡囡的病情吗?”

沐红颜原本绝望了,这句话仿佛又给了她一丝希望的曙光,她顾不得伤心,连忙说:“囡囡从出生开始就体弱多病,身体温度不高,而且随着她年龄的增加,她的体温越来越低,前段时间直接变成了冰凉的感觉。(ziyouge.com)除此之外,她每个一段时间还会发病。”

“发病的症状是怎样?”

“她发病后就会昏睡,最开始昏睡一天,后来两天、三天,到现在几乎要昏睡一周了,医生都说下一次发病就有可能直接睡着再也醒不过来了。”沐红颜痛苦地说。

“囡囡一点也不喜欢睡觉。”囡囡嘟着嘴说。

“嗯,囡囡现在不用怕睡觉了,囡囡已经好了。”沐红颜连忙安慰道。

囡囡眉开眼笑,道:“是啊,吃了神医哥哥的丸子,囡囡就好了。”

唐铮从来没听说过这种病情,听起来很邪门儿,不过他似乎找到了原因,因为与囡囡接触的越久,他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她身上的一股气息——邪气!

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儿怎么会有邪气?她的病十有八九就是这股邪气导致的。

但他没想到这股邪气竟然是从娘胎里面带出来的,这说明母亲怀孕时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神医前辈,你一定有办法救囡囡,对不对?”沐红颜紧张地问道,深怕唐铮给出一个否定的回答。

“我可以尝试一下,但也不敢保证就一定成功。”唐铮没有打保票,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也确实摸不清楚具体情况。

“前辈,你一定行的,我相信你,你是囡囡唯一的希望,也是最后的希望了。”

“我尽力而为。不过我还要问你一个问题,你当年怀孕的时候有没有发生诡异蹊跷的事?”

“诡异蹊跷?”沐红颜一片茫然,“显然不知唐铮指的是什么?”

“就是一些奇怪的事,或者用常理无法解释的事。”

“听前辈这样话,倒是有件事确实奇怪。我当年怀孕时在外面无缘无故晕倒过一次,后来医生推断可能是低血糖的缘故,可我分明没有低血糖症,不过后来再也没有发生过,所以有没有去多想。”沐红颜回忆许久,说道。

“当时你醒来后有什么感觉?”

“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觉得有点冷,我还以为是吹了风着凉的缘故。”

唐铮心中一动,邪气十有八九就是那时候侵入她体内的,但却没有在她体内残留,反而传到了婴儿体内。

见唐铮突然问题这件事,沐红颜不是笨蛋,立刻就想到了一种可能,惊呼道:“前辈是说囡囡的病与我那次晕倒有关?”

“应该是。”

沐红颜脸上的痛苦之色更加浓烈,原来这些年女儿受的苦都是因为她,这是任何一个做母亲知道后都会无比痛苦的事。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让囡囡受这么多痛苦,受苦的为什么不是我?”

见她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唐铮忙劝道:“这并非是你的错。”

“不,就是我的错。”

唐铮坚定地摇头,说:“这真的不是你的错,因为当年那人就是要害囡囡。”

“害囡囡?可那时候囡囡都没有出生,为什么会有人想害她?”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做手脚这人不简单。”唐铮若有所思地说,这股邪气从母体侵入婴儿体内,这并非是武学的范畴了,而是法术。

“小子,你倒是有几分眼光了。”天禅子忽然说道。

“我本来就有眼光好不好?”

“哼,夸你一句,你尾巴就翘上天了,这小女娃是中了别人的诅咒术。”

“诅咒术?那是什么法术?”

“这是一门阴狠毒辣的法术,一般都是魔族这种邪派中人才会使用,诅咒术持续时间长,而且隐蔽性强,那施法是故意想用这个办法让这小女娃受尽折磨而死。”

“好歹毒!”唐铮看着囡囡天真无邪的样子,却被这种法术所害,不禁勃然大怒。

“魔族比这歹毒的法术多了去了,你以后见到就知道了。”天禅子见怪不怪地说。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祛除这诅咒术?”唐铮赶紧问。

“诅咒术可不是那么容易祛除的,稍不注意,被诅咒之人就会死掉。”

“我是问你有不有办法,而不是让你在这里危言耸听。”

“笑话,我怎么会没有办法办法。我这是先告诉你诅咒术的危险性。”

“那以我现在的实力可以办到吗?”

“本来你是办不到的,不过这次施法的人水平不怎样,所以你也办得到。”

唐铮松了口气,他先前做的决定就是帮助囡囡,这个小女孩儿太招人疼了,他不希望十年之后她就香消玉损。

“诅咒之术破除后,她的寿命就可以延长了吧。”

“这是自然的,而且她已经吃了续命丹,会因祸得福,比一般人得到更多的好处。”天禅子说。

“前辈,你什么时候治疗囡囡,需要什么医疗设备,我为你安排。”沐红颜停止了自责,迫不及待地问道。

“不需要其他的设备,只是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家里可以吗?”

“只要不吵就行。”

“绝对不吵。”沐红颜保证道,“前辈,这次你救了我们家囡囡,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昨天你已经付了钱。”

“啊,对了,我差点忘记了,昨天的尾款都存在这张卡上,密码是卡号后六位。”沐红颜今天权衡许久,最后还是向卡里存了五十万,囡囡的性命是无价的,她若是只给十八万尾款,她心里过意不去,所以才存了五十万,这笔钱不多也不少,刚好可以表达她的谢意。

不过今天听了唐铮这席话,她又有了新的想法,原本唐铮拿了钱直接走人即可,根本不必说囡囡身上残留的问题,但他这样做了,并且还答应为囡囡治疗。

这让她对唐铮更是好感倍增,尊敬无比,她决定回去后再向卡里打四十八万,凑齐一百万。

唐铮终于拿到了钱,心头松了口气,自己果然没看错人。

“前辈,不知何时可以开始治疗?”沐红颜期待地问道。

“当然是越快越好,我也不想看到囡囡承受痛苦。”唐铮说。

这句话无疑说到沐红颜的心坎里去了,她大喜过望,道:“谢谢前辈,不知今晚可以吗?”

“可以。”唐铮最近晚上时间特别紧张,这两天是好不容易从柳轻眉那里请来的假,再请假,她恐怕会发飙了。

“那我们这就回家。”她结了账,然后风风火火地离开了茶楼,向停车场走去。

囡囡似乎很喜欢与唐铮待在一起,始终一手牵着沐红颜,一手牵着唐铮,在别人看来似乎是温馨的一家人,虽然这一家人的打扮其气质有点不搭调。

沐红颜的车就停在不远处的停车场,几人穿过马路就到了。

绿灯亮起,三人走上了人行道,这时候天已经黑了,所以人并不是太多。

忽然,一辆轿车疾驰而至,却并没有停车,反而加速向着三人猛冲过去。

“啊!”其他人看见这一幕,纷纷尖叫起来。

唐铮发现了危险,几乎瞬间就反应过来,左手一抄就把囡囡抱在了怀里,右手则拉住了沐红颜的手,飞快向后退去。

砰!

一声枪响,唐铮的心弦猛地一颤,他对枪声太敏感了,在枪响的同时,他大叫一声卧倒,已经把沐红颜和囡囡压在了身下扑倒。

咔嚓!

街道旁的一扇窗户被子弹打碎了,人群终于反应过来,尖叫声四起。

唐铮扭头一看,发现那一辆疾驰的轿车已经停了下来,一只握枪的手探了出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唐铮的方向。

砰砰砰……

一连串枪声响起。

若是唐铮一个人,他会有许多办法应付,但他身下还有一大一小两个人,所以丝毫不敢怠慢,抱着两个人飞速后退,几乎是擦着子弹躲到了一堵墙后面,子弹追着他在地面溅起一道道粉屑。

“你们有没有事?”唐铮低头看着怀里的两人,焦急地问道。

“囡囡没事,神医哥哥的怀抱真温暖,真舒服。”囡囡全然没有意识到危险,反而满足地笑了起来。

沐红颜的脸上竟然也没有恐惧,而是愤怒,对,非常愤怒。

“这枪手似乎是冲着我们来的。”唐铮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对方汹涌澎湃的杀气,不过他并不知道这杀气是针对他,还是针对这一对母女。

唐铮虽然对沐红颜母女没什么了解,但她们既然能够让魔族的人下手,那就说明对方身份不一般。

反正迄今为止,唐铮遇到的都是武者,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会法术的人。

因此,这也不排除这枪手的目标是这一对母女。

“冤魂不散,当年害了囡囡,现在竟然又来害我们,真以为我们母女是任人宰割的吗?”沐红颜气急败坏,红着脸愤愤不平地说。

这一刻,她身上除了成熟、妩媚和高贵之外,又多了另一种气质——杀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