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085章 大索全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红颜见状,解释道:“药王前辈,这都是孩子太小不懂事,乱叫的。(www.ziyouge.com)”

囡囡嘟着小嘴,说:“我才不小呢,我已经长大了,他本来就是神医哥哥嘛,这是我和他的秘密。”

沐红颜哑然失笑,全然没有当一回事,但药王却慎之又慎地看着囡囡,说:“囡囡,你可以讲一下你和那位神医的事吗?”

囡囡眼中露出小小的得意之色,道:“神医哥哥是一个帅哥哦。”

“帅哥?”沐红颜与药王不约而同地一惊,两人都下意识地把对方想成了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老人和帅哥可搭不上边。

况且囡囡显然不会撒谎,于是,两人迅速地抓住了这一个疑点,药王迫不及待地追问道:“囡囡,你和他有什么秘密?”

“哎呀,这是我和他的秘密,我们拉过勾不能说的。”小丫头一惊一乍,后悔不跌地说。

认真的样子格外可爱。

沐红颜完全没想到女儿与神医前辈还有约定的秘密,完全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

药王却灵机一动,问:“囡囡,你是不是见过他的真面目。”

囡囡为难地嘟起了嘴,低下了头,喏喏地说:“我答应过神医哥哥不能说的。”

药王与沐红颜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囡囡这一句话显然已经默认了,沐红颜心中一动,她一直对神医前辈很好奇,没想到女儿竟然见过对方的庐山真面目。

她又惊又喜,说:“囡囡,这件事很重要,你告诉妈妈好不好?”

“可神医哥哥叮嘱过我不能对外人说的。”囡囡一副为难的表情。

“可妈妈不是外人啊,妈妈是你的亲人呀。”沐红颜循循善诱。

“可神医哥哥说过也不能对妈妈说呀。”

沐红颜为之一囧,却灵机一动,问:“好,那不用告诉妈妈,妈妈也知道,神医前辈肯定是一个老爷爷。”

囡囡瞪着大大的眼睛,不停地摇头,说:“才不是呢,神医哥哥怎么会是老爷爷,他很年轻,他是个大帅哥。”

小丫头中了小小的计策,以她的小脑袋显然也不知道。

“怎么可能?”沐红颜故作不信,但内心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原来自己的推断全是错的,对方根本就不是什么德高望重的老人,竟然是一个年轻人,这完全颠覆了她的想象。

药王的表情也很复杂,他最开始也认为对方和自己一样是一个钻研医学数十年的老人,可对方却是一个年轻人,饶是他见多识广,也觉得匪夷所思。

“我说的是真的。”见她不相信,囡囡焦急地跳了起来。

“好,我相信你,囡囡说的都是真的。”沐红颜难掩心中的惊讶,连忙安慰女儿。

囡囡这才心满意足地笑了。

其实,知道这个真相,沐红颜的另外一个疑问就迎刃而解了,当初她很好奇为何神医为让囡囡叫哥哥,显然这是不符合常理的,现在知道了对方的年龄,这个问题才说的通。

“囡囡,那你现在还认得出他吗?”药王又问道。

“当然了。”囡囡骄傲地扬起了头。

沐红颜若有所思,低声道:“药王前辈有什么好办法?”

“我们一定要找到他,他简直就是医学史上的奇迹,我有许多问题向他请教,况且,我一位故人身患顽疾,时日无多,若是他还有续命丹,那我这位故人就可以度过这一关了。”药王说。

沐红颜点点头,原来如此,道:“可即便囡囡见过他的真面目,常衡这么大,数百万人口,要找到他也绝非易事。”

药王却信心十足,道:“我这位故人可不是普通人,而是叶家家主叶玄机,他儿子叶天雷在常衡经营十多年,势力不可小觑,要找一个人应该不是太难。”

“叶家?”沐红颜大吃一惊,旋即点头,说:“若是其他人真的没有办法,可叶天雷或许真的会成功,我来常衡这几个月听说了不少这一对夫妻的事,着实不是一般人。”

沐红颜并非常驻常衡市,只不过此地乃是当年她和丈夫相遇之地,所以在女儿最后的时期带着她来到此地走走看看,也算是一种慰藉。

可亡夫的在天之灵仿佛真的在保佑女儿一样,让她碰到了千载难逢的一次机遇。

“那我现在就通知他们,让他们大索全城。”药王迫不及待地说。

当叶玄机与药王见面后,得知了这个内幕,也着实惊讶不已,道:“那小女孩儿的事在圈子里几乎人尽皆知,她竟然也获救了。”

“是啊,这真就是奇迹,所以你的伤势也落在此人身上。”药王不胜唏嘘。

叶玄机心神颤动,他以前已经不抱希望了,可如今生还的希望摆在他面前,他怎么可能不受触动。

越是这种德高望重之人,对生命就越是珍惜,因为他们知道只有活下来,一切才皆有可能。

叶天雷也陪在老爷子旁边,神色激动地说:“那药王前辈需要我们做什么?”

“把他找出来,这人很年轻,没有具体的面部特征,但这种人的活动范围不会太大,重点搜索药店、医院之类的地方,一切行迹可疑之人都值得关注。”药王叮嘱道。

叶天雷点点头,却全然没有想到这个神医就是自己的老熟人唐铮,于是一场大索全城的寻找神医的行动开始了。

然而,千算万算,就根本没人算到这个神医并非什么医生,而是一个正在为高考冲刺的高三学生,他们完全找错了方向。

此刻的唐正已经被柳轻眉抓了壮丁,其实,这一天他都过的很煎熬。

方诗诗不理他,而叶叮当又时不时地找他说话,火上浇油,作为一个初哥,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一团乱麻。

柳轻眉这里反而是一个避风港,不过今天柳轻眉的眼神很古怪,时不时地扭头看他。

“柳老师,我脸上有花儿吗?这么看我?”唐铮古怪地问道。

柳轻眉冷冷的眉宇间有几分促狭,酝酿许久才说:“唐铮,你真的深藏不漏,竟然让叶叮当都对你表白了。”

唐铮立刻变成了苦瓜脸,没想到这件事传播的这么迅速,连老师都知道了,他连忙否认说:“柳老师,这都是别人瞎说的,你可不要相信。”

“是吗?当时我恰好经过那里,可是听的一清二楚。”

“什么?”唐铮大吃一惊,柳轻眉竟然也亲耳听到了,那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苦着脸,唉声叹气。

“这么沮丧做什么?你年纪轻轻就脚踏两只船,道行不浅嘛。”柳轻眉揶揄道,这种狗血的事情竟然让她在校园里遇见了。

唐铮苦着脸摇头道:“柳老师,你就不要笑话我了。”

“我才没兴趣管你们的事,不过我提醒你一点,马上就要高考了,你们可不能松懈,必须抓紧最后的时间复习。”柳轻眉叮嘱道。

见她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深究,唐铮终于松了口气,忽然看见外面有些陌生的街道,诧异地说:“柳老师,这不是回你家的路吧?”

“不是,我有一点事,你先陪我去一个地方,然后我们再回家补课。”柳轻眉淡淡地说。

唐铮没有多问,但当汽车停在一家高档西餐厅外时,依旧忍不住惊讶,他以前可没来过这种地方,因为太贵了,他根本消费不起。

不过他依旧保持沉默,与她一起走了进去。

服务员带着二人直奔靠窗的卡座,已经有人在向她招手了,显然是早就等在这里了。

等看清楚对方的样子,唐铮吃了一惊,竟然是宋东华,显然,对方也看见了唐铮,不易察觉地愣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

宋东华起身,颇为绅士地为柳轻眉拉开椅子,然而,柳轻眉却没有坐下去,亭亭玉立地站着,冷冰冰地说:“宋秘书,我今天来不是吃饭的,我等会儿还有事,我是想和你说清楚一件事。”

宋东华嘴角抽搐了一下,依旧淡淡地笑着说:“有什么事可以吃了饭再说嘛,唐铮同学,你也一起坐下吃饭。”

唐铮没有坐,而是看着柳轻眉,他已经猜到宋东华是在追求柳轻眉,所以也很好奇这两人怎么发展。

见两人不为所动,宋东华格外尴尬,却依旧不动声色。

柳轻眉面无表情,继续自顾自地说:“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我想给你说清楚,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我们没有可能,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了。”

宋东华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依旧面不改色地说:“柳小姐说这话为时过早了,大家都是朋友,可以先相互接触,增进了解嘛。”

他可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飞黄腾达的机会溜走。

宋东华说话不急不缓,彬彬有礼,尽显风范儿,连一旁的服务员都忍不住露出花痴的样子。

“那我再说的直白一点,我不喜欢官场中人,甚至我很厌恶官场中人,你认为你可以为我离开官场吗?”柳轻眉直截了当地说。

这在这个官本位思想的国度,官场中人无疑是最吃香的职业之一,许多丈母娘选女婿都喜欢官场中人。

但柳轻眉不是,她从小就见识了太多官场中的交易和肮脏的东西,所以有一种天生的抗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