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092章 危险降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天雷打电话找唐铮,提示对方关机,并不清楚车祸让唐铮的老爷机提前退休了。-www.ZiYouGe.com-他唯有叮嘱叶叮当第二天再把唐铮请回家。

而此刻唐铮已经做完手术躺在了病床上,巨大的撞击力让他断了两根肋骨,而且人还是在昏迷之中。

方诗诗坐在病床旁,抓着她的手,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诗诗,太晚了,明天你还要上学,我们先回家吧。”佘梦琴劝道。

方诗诗坚定地摇头,道:“不,我要陪着他,要等着他醒来。”

“他哪里有那么容易醒,医生都不能断定他什么时候醒来,你现在留在这里也没用,马上就要高考了,你要为高考为重。”佘梦琴苦口婆心地劝道。

方诗诗猛地抬起头,决绝地说:“他不醒来,我就不参加高考了。”

佘梦琴大吃一惊,嚷道:“那怎么行,你不能为了他连高考都不参加。”

方崇国也劝道:“诗诗,听你妈的话,你在这里陪着他也没用,他该醒来的时候自然就会醒来。”

方诗诗固执地摇头道:“这一切都是我害的,他若是不醒,我就陪他一辈子。”一双大眼睛里满是坚定之色。

方氏夫妇对视一眼,看来他们还是低估了女儿的决心,佘梦琴狠狠地瞪了昏迷的唐铮一眼,恨透了他。

“你们回去吧。”方诗诗挥了挥手,便不理会父母,专注地看着唐铮,这一张平静的脸颊似乎也多了一层异样的光彩,让她为之着迷。

佘梦琴正想说话,却被丈夫拉住了,向她使了一个眼色,两人退出了病房。

“你干什么,为什么不让我说?”佘梦琴生气地问道。

“你认为这个时候说这些她听的进去吗?反而适得其反,把女儿推向对方。”方崇国分析道。

佘梦琴不甘心地说:“那难道就不说,你没听见医生说吗?他这种情况醒不醒的过来还两说,难道就这样让女儿不上学,陪在他身边?这像话吗?”

“先别说了,毕竟是他救了诗诗。”

佘梦琴眼神一闪,道:“他救了诗诗?哼,我看未必,诗诗太单纯了,我看是被他骗了,万一这是一场苦情戏呢?他就是想牢牢地套住诗诗,然后想借着我们家一步登天,这种人的心思我还不了解。”

见妻子越说越离谱,方崇国连忙呵斥。

但佘梦琴哪里肯这么轻易地作罢,眼睛一亮,仿佛找到了一条方向一样,兴高采烈地说:“对,这件事要调查清楚,必须找到那个司机,要看看他是不是和这小子勾结起来故意演戏,崇国,人心险恶,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件事一定要彻查清楚。”

方崇国心中一动,他纵横商场这么多年,人心险恶这个道理他太明白了,别说演苦情戏这种事,即便更匪夷所思的事他都见过。

况且他只有一个女儿,这女婿的人选确实是重中之重,否则他一辈子打下的事业就毁于一旦了。

虽然他早就打定主意高考后就把女儿送去国外,可毕竟还有一个多月,这段时间可以发生许多事,看女儿的样子,真的是用情很深了。

若这一切真的是唐铮所为,那他必须有所防范,斩断情丝。

“我会调查,你就留在医院照顾女儿。”方崇国郑重地说。

佘梦琴大喜过望,忙不迭点头:“放心,我会盯着这小子的。”

与此同时,一家夜总会中,樊大头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一个浓妆艳抹的女郎趴在他胯下卖力,忽然,樊大头一挺身,抓住她的头,半眯着眼使劲地耸动几下,咝咝地倒吸凉气,然后舒坦地靠在沙发上,轻飘飘地看了门口的小弟一眼,道:“说吧,有什么事,打扰老子的雅兴。”

女郎收拾了一下,半边身子挂在他身上。

小弟艳羡地看了女郎一眼,咽了一下口水,道:“老大,你让我监视那小子,今天他终于有动静了。”

“哦,怎么回事?”樊大头的身子坐直了几分,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自从上次在唐铮手中吃了亏,不但丢了枪,关键是丢了面子,他就派人监视唐铮,想抓住他的把柄,伺机报复。

虽然黄子阳已经答应会收拾唐铮,可要等到他功力突破到后天武者,不知道猴年马月,所以樊大头想看看自己有没有办法解决掉唐铮。

“这小子今天被车撞了,受了重伤,现在躺在医院呢?”小弟嘿嘿一笑,幸灾乐祸地说。

“哈哈,天助我也,真是老天开眼啊,这小子太嚣张了,连老天爷都看他不爽,要收拾他了。”樊大头愣了一下,旋即狂笑起来。

小弟连忙点头附和道:“是,他敢和老大你做对,就是自寻死路,这是自找的。”

“那他现在怎么样了?”樊大头又问。

“送去了医院,究竟怎么样我还不知道,不过被泥头车撞了一下,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嘿嘿,好啊,你派人去医院摸底,老子要知道他死了没有,若是没死,那老子不介意送他一程。”樊大头拽紧了拳头,捏的咔咔直响。

……

叶叮当坐在汽车中,嘴角不由自主地洋溢起了笑意,昨晚她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修炼玉女心经。

无价之宝果然非同凡响,仅仅一晚上他就感觉内劲增强了不少,隐隐有突破到炼体七品的迹象。

要知道她在炼体六品已经徘徊了将近一年了,始终没有突破的迹象,这仅仅是一晚上,她就有了这么大的收获。

顿时,她对玉女心经越发喜欢,当然,对唐铮也更加感激了。

知女莫若母,风四娘欣慰地说:“叮当,记住今天的任务一定要把唐铮请回家,而且对他态度好一点,别咋咋呼呼,一点也不像个女孩子。”

“我哪里对她态度不好了。”叶叮当撅着嘴反驳道。

“你看,我说一句,你就顶嘴,这怎么行,虽然女孩子需要个性,但你和唐铮在一起的时候,还是要展现温柔的一面,毕竟男生还是吃这一套的。”风四娘言传身教。

叶叮当脸色一红,道:“风四娘,你胡说这些干什么?况且我就没看见你那里有一点温柔,那老爸还不是娶了你。”

“呀,死丫头,你以为你可以和我比吗?我这叫天生丽质,风情万种,所以你老爸是乖乖地自动送上钩,你就不行了,你没有遗传我这些优秀的基因,所以只有勤能补拙,靠后天的努力牢牢地抓住唐铮的心。”

“风四娘,你的脸皮也太厚了吧,大言不惭。”

“我这是实话实说,以前你不觉得唐铮好,如今和他接触越来越多,知道他的不凡之处了吧。所以,我的眼光还是比你好,乖乖地听我的话,我保你把他拿下。”

叶叮当心头一动,却没有反驳了,似乎唐铮离他心目中的盖世英雄的形象正在一步步接近。

可到了学校,直到上课铃响起,他都没有看见唐铮,顿时,她的脸色变得不好看了,因为方诗诗竟然也没来上课。

这两个从未翘课的人却一起不见了,那这事就太蹊跷了。

“莫非他们俩昨晚做了坏事,所以今天下不了床……”她听过一些这方面的事,不由自主地朝这方面想。

渐渐地,她的心开始慌了,有一丝酸楚:“他怎么能这样?太禽兽了,不行,我必须弄清楚。”

她偷偷地拨通了唐铮的电话,却提示关机,顿时,她就怒了,竟然敢关机,肯定在干坏事。

她五味陈杂,连课都听不进去了,呆呆地趴在课桌上,无精打采地生闷气。

下课铃响起,任课老师离开,柳轻眉走了进来,她的脸色冷冰冰的,比平时还是要冷。

大家忽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不约而同地停止了说话。

果不其然,柳轻眉看了大家一眼,凝重地说道:“我很沉痛的告诉大家一个坏消息,昨晚我们班有同学被汽车撞了,现在正躺在医院,所以我在此郑重提醒大家千万要注意安全,生命是自己的,切不可掉以轻心。”

哗!

顿时,大家议论纷纷,纷纷把目光转向那两个空座上。

叶叮当心头咯噔一下,忽然有一种强烈的不祥预兆,忐忑地看着柳轻眉,只听她继续说:“唐铮同学昨晚出了车祸,等会儿我要去医院看望他,希望大家推荐代表和我一起去。”

“我去!”

“我去!”

两个声音异口同声地说,是叶叮当和冯勇,两人都是一脸的焦急之色,柳轻眉深深地看了叶叮当一眼,点头同意:“那好,我们现在就走。”

三人走后,教室里议论纷纷,实在是唐铮身上的事太多了,一桩接一桩,表白风波还没过,现在又出了车祸,仿佛他就是要不停地赚足人的眼球。

没有人注意高大志,他的嘴角泛起了笑意,他真想大笑三声,默默地祈祷唐铮一定要挂掉,这样就没人和他争叶叮当了。

MINI风驰电掣直奔医院,片刻后就来到医院,当三人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时候,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现在三人眼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