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093章 刺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见方诗诗俯下身,正吻在了唐铮双唇上,这少儿不宜的一幕恰好被柳轻眉三人看见了。(ziyouge.com)

三人脸色各异,却不约而同地保持了沉默了。

方诗诗显然听见了开门声,连忙抬起头就看见三人,俏脸唰的一下全红了。

“柳老师,你们怎么来了?”她连忙站起来招呼道。

柳轻眉咳嗽一声,掩饰住彼此之间的尴尬说:“唐铮出了事,我们来看一看,他怎么样了?”

方诗诗神色一黯,唐铮还没醒,方才自己趴在床沿边醒来,看着他沉睡的样子,情不自禁地就吻了上去,恰好被这三人看见了。

“他还没醒。”方诗诗黯然说道。

“老大,你醒一醒啊,我们来看你了。”冯勇坐在床沿边,喊了一声,唐铮却一动不动。

叶叮当心头七上八下,她实在没有料到那么厉害的唐铮也会被车撞,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情愫,暂时忘记了方才暧昧的一幕,连忙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为了救我才撞车的,这一切都是我害的。”方诗诗伤心欲绝地说。

叶叮当心中一紧,他为了救方诗诗竟然不惜自己的生命,她有一点嫉妒了。

“老大太勇敢了,这才是真正的英雄救美。”冯勇不吝赞美之词。

柳轻眉眼神闪烁了一下,这小子竟然还有这份勇气魄力,值得嘉奖,原本因为那晚的事对他的怒气稍稍平息了一点。

“医生怎么说?”柳轻眉问。

“医生说他断了两根肋骨,不过这并无大碍,最主要的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可以醒来。”

柳轻眉拍拍方诗诗的肩膀,宽慰道:“放心吧,吉人自有天相,他会醒过来的。”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若不是因为我,他就不会变成这样了。”方诗诗还沉浸在巨大的自责之中。

“你有什么错,别胡说,这都是他自己的事。”佘梦琴突然走了进来,大声说道,还不停地给女儿使眼色,但方诗诗却恍若未见。

“你是?”柳轻眉蹙了下眉头问。

“我是诗诗母亲。”

“你好,我是她班主任柳轻眉。”柳轻眉伸出了手。

佘梦琴冷哼一声,并没有理会柳轻眉,一把拉过方诗诗,说:“诗诗,话不能乱说,他受伤不关你的事。”

“不,这就是我的错,她抱开我,我才侥幸逃过一劫。”方诗诗却固执地摇头,绝不改口。

佘梦琴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戒备地看了柳轻眉三人一眼,道:“既然你们来了,那就照顾他,我们回家了,诗诗,我们走。”

拽着方诗诗就向门外走去。

这一夜对佘梦琴而言简直就是煎熬,养尊处优的她哪里受过这种苦,一夜都没有合眼,而且医院的那股消毒水的味道也不好闻,让她简直要崩溃了。

岂料方诗诗一把甩开她的手,又坐回到床沿,抓着唐铮的手,道:“我说过,他不醒来,我就不回离开,你自己回去吧。”

说完就直勾勾地盯着唐铮,不理会其他人了。

佘梦琴狠狠地跺了跺脚,却没有离去,戒备地看着三人,深怕女儿牵扯进这件事,担责任。

柳轻眉厌恶地看了佘梦琴一眼,这一对母女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不过她没有理会别人的家务事,只是叮嘱方诗诗好好照顾唐铮,有什么需要给她打电话,若是唐铮醒了赶快联系他。

方诗诗心不在焉地应下,至于冯勇和叶叮当又看了唐铮一阵子,也离开了,但叶叮当却没有回学校,而且直接回家了。

“叮当,咦,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有什么事吗?”风四娘看见女儿,吃了一惊。

叶叮当仿佛没有听见一样,直接走到叶玄机面前,说:“我要找药王前辈。”

叶玄机好奇地问道:“你找他做什么?”

“救人。”

“药王很忙,救人去医院。”叶玄机淡淡地说。

“他在哪里?”叶叮当的声音陡然提高,大声问道。

叶天雷与风四娘吓了一跳,可从来没有见她这个样子,连忙拉住几乎要暴走的叶叮当,问:“叮当,要救人谁,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唐铮被车撞了,现在躺在医院,昏迷不醒。”

“什么,唐铮被车撞了?”叶天雷几乎要从沙发上蹦了起来,脸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风四娘也难掩惊骇,连忙追问是怎么回事。

叶叮当也解释不清楚具体情况,直说是救方诗诗被撞的。

风四娘眼睛一亮,当然记得自己女儿的这个情敌,不过现在没时间关系这个事,连忙给丈夫使眼色。

叶玄机冷笑了一声,戏谑地说:“看来这小子也不怎么样,自身都难保,哪里还用请他来给我诊治。”

“我要找药王前辈,快点告诉我他在哪里?”叶叮当没理会他的冷嘲热讽,固执地追问道。

“药王前辈不是一般人,若是什么人都要救,那他岂不是要忙死了。”叶玄机拒绝道。

叶叮当眼珠一瞪,顿时就发飙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不知道吗?快点告诉我地址,我去找他,不用你出面。”

叶玄机被自己的孙女吼,面子有些挂不住,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一甩衣袖,道:“一个臭小子,凭什么让药王救,他的命不值钱。”

“生命没有高低贵贱,你不要以为就你高人一等,在死亡面前任何人都是平等的。”叶叮当大声驳斥道。

叶玄机的脸色阴沉起来,死亡就像是悬在他头顶的一把利剑,确实在死亡面前,位高权重的他与普通人也没有两样。

虽然道理是这样,可若是直接说了出来,无疑狠狠地刺了他一下。

“平等?哼,笑话,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子,凭什么要平等,这世上想要平等,只有拿实力说话。”叶玄机抬腿便走。

叶天雷连忙劝道:“爸,你消消气,叮当就是太着急了,无心之言,不过唐铮对我家有天大的恩情,确实不能见死不救,我们请药王前辈出手,唐铮肯定可以获救。”

“药王还在找那个神医,我警告你,你不要去打扰他,跟我进来。”叶玄机一声命令,叶天雷不得不从,客厅中只留下叶叮当气喘吁吁的声音。

“过分,太过分了!”她狠狠地一跺脚,真有一种要冲上去暴打叶玄机的冲动。

风四娘暗叹口气,这就是阶级,在这些顶级权贵眼中,普通人的生命真的和纸一样薄。

不过风四娘从来不标榜自己是那个阶层的人,她不屑地撇了撇嘴,拦住女儿的肩膀,说:“你光闷气有什么作用,跟我走,不要以为只有他才知道药王的下落。”

“风四娘,你知道?”叶叮当大喜过望。

风四娘骄傲地扬起了头,道:“这点小事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走,我们去救小帅哥。”

说罢拉着女儿风风火火地驾车离去,片刻后,他们敲响了一户人家的大门。

“风四娘,你确定药王前辈在这里?”

“当然了。”风四娘信心十足。

“请问,你们找谁?”一个中年妇女开门问道。

“我们找药王前辈。”叶叮当迫不及待地大声说道。

中年妇女脸上闪过一抹异色,道:“稍等。”退了进去,还不忘关上了门,不一会儿,一种美丽的少妇走了出来,连风四娘都忍不住闪过一丝惊艳。

这少妇自然就是沐红颜了,举手投足之间,风情无限。

“二位是何人,为何要找药王前辈?”沐红颜看出对方不是一般人,客气地问道。

叶叮当又要急吼吼地说话,却被风四娘拉住了,风四娘当然也看出了沐红颜的不凡之处,光是这一身气质都不是一般人家拥有的,于是彬彬有礼地说明来意。

“真是不巧,药王前辈出去了。”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晚上吧。”

“若是不介意,我们可以进去等吗?”

沐红颜犹豫了一下,点头同意了。

叶叮当心急火燎地为唐铮寻医,但却有人巴不得唐铮挂掉,当樊大头确定唐铮重伤昏迷的消息后,真想仰天长笑。

夜幕降临,他乔装打扮,独自来到医院,为的就是报仇,要唐铮的性命,由于他太恨唐铮了,所以这一次并没有让小弟动手,而是亲自出马,他要亲手收割唐铮的性命。

他径直来到唐铮的病房外,这是一个独立病房,只有唐铮一个病人,但方诗诗却守护在他身边。

佘梦琴实在熬不住了,独自回了家,方诗诗留在了医院。

“靠,怎么还有一个小妞儿,这小妞儿真是漂亮,妈的,这小子艳福不浅啊,上次陪在他身边的小妞儿也是极品。”樊大头舔了舔嘴唇,艳羡地说道。

不过樊大头还是颇为忌惮,没有直接冲进去,既然是刺杀,那就不能有大动静,必须悄无声息。

他在等,等方诗诗离开,这一等就是一个消息,樊大头几乎要不耐烦地冲进去了,方诗诗终于站了起来,亲昵地摸了摸唐铮的脸,然后走向洗手间。

“嘿,机会来了。”樊大头一闪身就进了病房,手中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