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095章 邪魔外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药王行医数十载,从未见过这种骇人的情况,只见九枚银针竟然在向外退,仿佛有一股力量一分一毫地把银针推了出来。(www.ziyouge.com)

嗖嗖嗖……

忽然,银光一闪,九枚银针冲天而起,就像是一道道箭矢全扎进了天花板中,嗡嗡地颤抖着。

药王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太阴神针可是师门绝技,他一般都不会轻易施展,只不过今天着实被唐铮这疑难杂症给难住了,才施展这一门绝迹。

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良久,他才砸吧了一下嘴,把目光移到唐铮身上,眼睛渐渐亮了起来,就像是猎人看到猎物,又像是美食家看到了珍馐佳肴,总而言之,他对唐铮有了前所未有的兴趣。

一个医生,尤其是他这样的名医,最喜欢的就是疑难杂症,若是他轻而易举就药到病除,他反而没有多少治疗的兴趣,只有这种高难度的挑战才可以让他热血沸腾。

此刻,他热血沸腾,但有人却如坠冰窟,樊大头从医院离开后,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

他杀不了唐铮,那唐铮醒来肯定就不会放过他,他虽然与唐铮接触并不多,但从他在拳赛上的风格就可以判断他并非心慈手软之辈。

若不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杀死唐铮,那他肯定死定了。他咬了咬牙,直奔黄子阳的住所。

其实说起来,他很不想见到黄子阳,因为他发现对方身上的气息愈来愈诡异,那种阴冷的感觉就像是地狱一样。

可为了自己的性命要紧,地狱也要闯一闯了。

他走进了黄子阳的别墅院子,一股夜风吹来,一股阴冷的感觉扑面而至,让他打了一个冷颤。

“靠,天气不是暖和起来了吗,还这么冷。”他嘟囔了一句,抬眼望去,别墅黑漆漆一遍。

“看来没人在家,我改天再来吧。”

忽然,一个诡异的声音从黑漆漆的屋内传来:“樊大头,来了就进来吧。”

樊大头吓的一个激灵,这声音飘忽不定,关键是就像是从坟墓中挤出来的一样,有一股阴森的味道。

不过他还是艰难地分辨出了这是黄子阳的声音,虽然有了些许变化。

“黄少,是你吗?”他忐忑地问道。

“是我,进来。”话音方落,紧闭的大门无风自开,黑漆漆的门口就像是猛兽的血盆大口。

他心头一凛,踌躇了一下走了进去,还一边说:“黄少,你这怎么不开灯呢,是家里没电了吗?”

“嘎嘎,你来找我做什么?”一股劲风掠过,一股寒气吹到了樊大头耳根,他浑身一凛,连忙转头看去,一张阴森的脸就在他旁边,借着外面的月光看的一清二楚。

“啊!”

他大惊失色地尖叫一声,急忙后退。

“你叫什么啊?你很害怕我吗?”黄子阳如影随形,犹如鬼魅一般,又到了他面前。

樊大头心惊胆战,他是道上混的,当然胆子也不小,可面对此刻的黄子阳,却没来由的心底嗖嗖的冒寒气。

“不……我不怕。”樊大头壮着胆子,不知道今天来这里是对是错。

“嘎嘎,不怕我,我看你其实很怕我,怕我好,我就喜欢别人怕我。”黄子阳又发出尖厉的怪笑。

樊大头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说:“黄少,我来是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唐铮出车祸受了重伤,现在正躺在医院里昏迷着,现在是杀他的最好时机。”

“唐铮!”黄子阳的声音陡然一变,冰冷异常,房间内的温度更是骤降,让樊大头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一样。

“对,就是唐铮,黄少这下出马,他死定了。”樊大头鼓起勇气,战战兢兢地怂恿道。

“嘎嘎,天助我也,我神功大成,这下就用他的鲜血来庆祝。”黄子阳狂笑起来。

樊大头的心脏突突猛跳,连忙拍马屁:“恭喜黄少,贺喜黄少,以后常衡就没有人敢和你作对了。”

“唐铮只是第一步,我要统治常衡,叶家才是我真正的敌人,不过我先对付了唐铮这小子再说。”

嗖!

一阵冷风掠过,樊大头只见人影一晃,黄子阳已经消失在了门口,他这才松了口气,自言自语道:“黄少这是练了什么邪门儿的功夫,如此诡异。”

他又连忙摇摇头,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既然黄少出马,那唐铮肯定完蛋了,他的麻烦就解决了,要琢磨着对付林虎了。

囡囡回到家,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一言不发,沐红颜丈二和尚莫不脑袋,这小丫头怎么出去一趟不开心了。

她连忙询问缘由,囡囡却并不回答,反而是思考了一会儿才说:“妈妈,明天我们去医院好吗?”

沐红颜闻言一愣,吓了一大跳问:“囡囡,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们马上去医院。”

囡囡摇头:“不是我,我明天想去看哥哥,你带我去。”

“哥哥,是今天药王前辈去治疗的病人吗?”沐红颜好奇地问。

囡囡认真地点头,沐红颜松了口气,哑然失笑道:“为什么呢?”

“因为囡囡喜欢哥哥。”

“喜欢?”沐红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囡囡嘟着嘴,抗议道:“不准笑,我说的是真的。”

“好,我不笑了,可病人不是昏迷了吗?你又没和他说话,怎么就喜欢他了呢?”

“因为……”囡囡想说因为他是神医哥哥,可想到两人之间的约定,又不说了,撒娇道:“反正我就喜欢他,明天你陪我去嘛,妈妈。”

“好,我陪你去,陪你去,我们离开老家也有段时间了,这几天就带你在常衡好好地玩一玩,然后我们回家。”

“我不想回家。”

“呵呵,我们都离开这么久了,爷爷会想你的。”

“那……好吧。”囡囡垂下了头,“不过一定要等到哥哥好了我们才能走。”

沐红颜摸着女儿的脑袋,笑道:“好,一切都依你,我们明天就去看你的哥哥。”不过对于这个陌生的哥哥,她着实好奇是什么人。

囡囡从小体弱多病,比较认生,除了对那神秘的神医前辈,就没有对其他人表现过太多的依恋和感情。

……

药王施展太阴神针失败了,便不敢再贸然动针了,却没有停手,一会儿在唐铮这里捏捏,那里摸摸,总而言之,唐铮的身体几乎被他摸了一个遍。

若是他知道后不知道会不会打一个寒颤,不过医者父母心,药王明显没有其他坏心思。

呼!

一道冷风吹过。

药王猛地停下了动手,抬起头,盯着门口,那里多了一个人,浑身笼罩在一件宽大的黑色大衣之中,看不清楚面容。

药王皱起了眉头,开门见山地问:“你为他而来?”

黑衣人当然就是黄子阳了,他是来杀唐铮的,看着这个老者,他没有害怕,反而狞笑起来:“是的,所以你还不乖乖地退开。”

“想让我退开,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装神弄鬼,邪魔外道,不以真面目示人。”药王厌恶地说。

“想看我的庐山真面目,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动手之前,我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要杀他吗?你和他有什么仇?”药王实在是对唐铮太好奇了,忍不住打听。

“把他留在世间就是一个隐患,我当然要清除隐患了,我和他的仇恨可不少。”黄子阳一直认为唐铮和他都是修炼的一套功法,既然这套功法如此厉害,他当然不能留下唐铮了。

药王还想再问,但黄子阳却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老头儿,你的问题太多了,等到黄泉路上去问这小子吧。”

黄子阳动手了,快,快如闪电,一眨眼就到了药王面前,药王的动作也不慢,脚后跟一点,嗖的一下就扑了出去。

他就像是一头猛虎下山,气势如虹。

五禽戏,是通过模仿五种动物的修炼方法,这五种动物分别是熊、鹤、虎、鹿、猿。

药王出手就是用的虎步,所谓龙行虎步,就可以想象气势是多么强大,双手一探,就像是猛虎的两个利爪,直接抓向黄子阳的胸口。

黄子阳嘎嘎怪笑,随手一挥,五指成爪。

噗噗!

两道撕裂声,只见药王的肩头被撕裂了,鲜红的鲜血流了出来,而黄子阳的胸口也破了一大块,五道血痕鲜血淋漓,但他的鲜血却呈现黑红色,十分诡异。

“果然是邪魔外道。”药王直勾勾地盯着黑红色的鲜血,脸色严肃起来,“你这是修炼了什么功法?”

“嘎嘎,当然是杀人的好功法,怎么,怕了?”

“哼,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今天我就要把你留在这里。”药王双臂一展,白鹤晾翅,双臂一煽,劲风四起,病房的门嘭的一下就关住了。

黄子阳脚下一动,鬼魅一般地冲了上去,阴冷的气息瞬间就充斥了整个病房,两道人影,腾挪闪动,刹那间,房间内全是人影,两人都很快,快的几乎看不清楚了。

不过,药王一只没敢离开唐铮太远,深怕对方一招调虎离山杀了唐铮。

【作者题外话】:第二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